第三十三章 赢啦!

 《停滞的帝国》

(1793年9月10日)

  9月10日,徵瑞、王大人、乔大人3人再次来访。小斯当东不加考虑就在他的日记本上记下了一个变化。“第一位的官衔降了二级,气氛变糟了。”

  尤其对徵瑞说来,确实糟了,但为什么要处罚他呢?他一转身,两位汉人就急于向马戛尔尼介绍这位鞑靼上司受处分的事。他们对此十分开心。在“狮子”号的大厅内,马戛尔尼挂过一幅皇帝御像。乾隆从徵瑞的报告中获悉了此事。当他见到这位钦差时就问他这幅肖像画得是否像。徵瑞惊慌失措,不得不承认他未亲眼见过,因为怕晕船,所以他没上去。但圣旨明确地要他上船拜见贡使。圣旨说得十分明确,所以他在奏文中只说已遵旨办理。这件事充分说明了乾隆头脑清醒,所以诸臣对此十分害怕。可以对任何人撒谎,但对皇帝必须说真话,否则就是犯罪。

但通过皇家档案我们了解这次王大人和乔大人也对马戛尔尼撒了谎,或许是别人让他们这样说的。钦差失宠的主要原因不是“御像事件”。当皇帝听说“狮子号”上挂着自己画像时,他当然感到诧异。这幅像是如何到英国人手里的呢?为什么没有列入赠品的单子?但皇帝在8月初的一个朱批中已责怪过徵瑞不上“狮子号”。此事已了结好长时间了。

钦差丢脸丢官的症结所在

  这位鞑靼族钦差失宠的原因远比这严重得多,事情发生在最近,但很简单。8月11日在天津晚宴后,大家记得徵瑞曾说过贡使曾在赏赐的吃食前“叩谢”。这下他却作茧自缚了。而马戛尔尼的照会却揭穿了谎言。到了热河,当问及此事时,面对特使的照会,徵瑞不得不承认没有此事。马戛尔尼没有在宴会上“叩头”,也没有每天练习叩头。王大人和乔大人不便直截了当地向贡使作如此解释:这会动摇整个礼仪系统。而有关御像的轻微过失受到重罚,反倒增加了皇帝陛下令人生畏的权威。

  钦差过于乐观,以为隐瞒没有问题,这为今天爆发的危机创造了条件。惩罚不只是因为他撤了谎,而是这件事反映出他没有能力操纵英使。中国的档案材料记载他被降了一级。他原来因为担任这次使命而专门升了一级。他这工作没做好,就被退回到原来的位置。皇帝还褫夺了他的翎子,他得到了乌鸦毛,预示着要带驴耳纸帽。

  这种惩罚方式一直延续到现在。西方的惩罚往往体现在职务上:你会被停职,调动……或者更多的是升级,官运亨通。中国的惩罚往往涉及到人的尊严。可以留在原职,但需蒙受耻辱。一眼就能看出预珠的颜色。被降级的中国官员要在他们的书面档案中注明:“曾任过哪一级,现降到哪一级。”

  徵瑞本该得到更坏的处境,杖刑,流放。巴罗说,被罚去“监督建造皇陵”是所有惩罚中最耻辱的。这说明此人“已不能为活人所用,只配去为死人办事”。

今天在中国可以看到一些部长或党内官僚突然受到公开批判:他们只要稍稍作些自我批评,就还会有官职。新闻和布告运动替代了被褫夺的翎子。

快到头了!

  然而,徵瑞仍在继续他的使命。为重新博得君主的宠信,他该更加卖力工作。但英国人仍是毫不动摇。

  忽然显露出一个缺口,中国官员正在焦急地寻找解决办法。在皇帝御座后面挂一幅英王乔治三世的像如何?这样马戛尔尼或许可以叩头了;他是在向他的国王叩头,而在所有中国人眼里,他是在皇帝面前叩头。这是一个既保留特使面子,又不违反天意的迂回办法,很得体,又纯属中国式的。

  然而,马戛尔尼认不向他的君主叩头,不叩九次,甚至连一次也不叩,只是行单膝下跪礼,而向上帝他才双膝下跪。

他重申决不对别国君主施高过自己国君的礼节。中国官员只有改变自己对世界的看法,才能承认他的看法正确。他们困惑地询问谒见英王时行什么礼?马戛尔尼单腿跪地,作吻手状。为什么不能以同样方式谒见皇帝呢?马戛尔尼奇怪地发现3位官员似乎非常满意。

肚皮战

  正当一道曙光在最高层出现时,基层的焦虑不安情绪却在上升:这就是时间差。头头们在讨论,手下人则在相互观察。清室官员的鞑靼随从仔细地察看英国仆役的法式制服,触摸磨擦衣服的饰带:不是金的,而是单纯的黄色料子。安德逊感到满族人在嘲笑。要是他们发火呢?又一个误会:黄色是皇帝的顾色,任何人没有特准是无权穿戴这种颜色的衣服的。

  被排除在谈判之外的英国人显得不耐烦了。他们对满族人的傲慢态度难以忍受。温德叮嘱他们:要是对食品供应表示不满只准把意见对大使提。为什么呢?伙食供应一向过剩,而且质量很好。下一顿午餐时我们对这警告就恍然大悟了:这顿饭菜只够使团的四分之一人员食用。勉强糊口而已。全体人员的反应与马戛尔尼的预料相符:有挨饿与被监禁的可能,但决不会屈服!他们把这种恶劣待遇看成是“对他们伟大国家的尊严的侮辱。”这一耻辱应该落到肇事者的头上!英国人把饭菜放着不动,通知了大使。后者立即派李先生向负责供应的官员要求“遵守最基本的待客之道。”5分钟后,桌上都摆满了各式热菜:这些菜已做好了,准备上桌的。为什么不端上来呢?不就是想折磨一下英国人吗?“是想开个玩笑。”这种假设很可笑。想节约开支?“对一个如此富有的大国来说这算不上是一笔很大的开支。”“下一顿饭菜一端上来,大家就谁也不想去刨根问底了。”

  惩罚一下蛮夷;向他们表明若不遵守礼仪,慷慨的招待随时可以中断;给他们的精神上施加压力,这是一种变相的骚扰……

饭后乔大人马上告诉马戛尔尼,他刚与阁老进行了长时间的讨论,正在朝从适合英国人的两种方式中选择一种:要么双方都行中国式的叩头礼,要么按英国方式单膝下跪。

马戛尔尼胜利何在?

  不久,钦差通知已采纳了屈膝下跪的方式,只有一点不同:吻皇上的手不符合中国的习惯。作为补偿,马戛尔尼也必须双膝下跪。马戛尔尼答复说,他早就明确表示过,只是在按照习惯中国人要叩头时,他才行单膝下跪礼。对方坚持“取消吻手礼”。马戛尔尼同意,并指出:“按你们的意愿办,但请记住,是你们提出,我才只施半礼的。”不仅是徵瑞,整个朝廷及和珅本人都作了让步。

  马戛尔尼赢了,他拯救了这次使命,免去吻手礼使他开心;他都不必对乾隆表示对本国国王表示的那点敬意。欧洲人认为是表示谦逊的行动,中国人认为是对皇上人身的亵渎。英国人正求之不得!

  在他眼里,这次事态圆满结束要归功于皇帝本人。是皇上克服了下属的生硬态度,因为下属总是“比国王还要王权主义”。马戛尔尼认为已经穿透了皇帝周围的人筑起的这堵沉默之墙。另外,皇帝陛下若知道那里发生的事,广州形势也会好转。只要向不了解情况的君主上诉,只要求助于了解清况的君主。这样使团的任务就说清了,前景明朗了;一切都接上茬儿了,对话也畅通了。

  马戛尔尼形式上取胜,但从他自己的日记里仍能见到他实际上失败的痕迹,但他似乎没有意识到这点。11日,他提到了皇帝寿辰的准备工作,阁老几乎把所有时间都花在这上。13日的日记是这样写的:“明天宫内将举行盛大庆典。这天又被定为我们谒见皇帝的日子,我们忙于准备工作。”

  英国人被安排在大喜日子去谒见皇帝,但这个庆典不是为他们,而是为皇帝准备的,英国人不过演个吸引人的节目罢了。他们如此狂热地准备表演,但从中能获取什么呢?误会并没有消除,却在越来越加深。

  德日进称中国是个“既可塑又坚韧的整体”。马戛尔尼将以很大的代价去发现这个事实。

上一篇:第三十二章 礼仪危机

下一篇:第三十四章 各有各的理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没有结束的结语(代后记) - 来自《中国当代文学史》

昨晚,修订毕最后一章的文字时,我依稀有一种情犹未了的感觉,坐在电脑前似乎还想写下去,结果呢?只是在空白屏幕上打下了“结语”两个字,终于没有写成什么。今天打开电脑,又看到了昨夜在睡意朦胧中写下的这两个字,心里暗暗奇怪:我何尝想过要写一篇这样的“结语”呢?我这里所说的“结语”,就是关于这本书所阐述的当代文学的结论,虽然通常的文学史著作都少不了这么一个“结语”,但这与我一贯的文学史观念有违。我一向认为当代文学史是无法有结论的。从远处说,中国2 0世纪的文学史(包括当代文学史)只是一个时间的自然概念,新文学的传统与发展……去看看 

第20章 快乐和痛苦底各种情状 - 来自《人类理解论(第二卷)》

1 快乐和痛苦是简单的观念——在由感觉和反省得来的一切简单观念中,痛苦和快乐是两个很重要的观念。因为522在身体方面,感觉既然有时是纯粹的,有时是伴着苦乐的,因此,人心底知觉或思想亦有时是纯粹的,有时是伴着苦乐或忧喜的(随你立名好了)。这些观念亦同其他简单的观念一样,都是不能形容的,而且它们底名称亦是不能定义的。在这里,我们只有借助于经验;正如我们想知道简单的感官观念,只有借助于经验一样,因为你如果以善或恶底存在来定义它们,则仍不外使我们来反省自己心中所感到的仍不外使我们来反省善和恶在我们心上所起的各种作用(这……去看看 

第四讲 明代 - 来自《中国历代政治得失》

一、明代的政府组织   甲、明代之中央政府   明代是中国近代史的开始时期,同时也是世界近代史的开始时期。从明迄今,六个世纪,五百多年,西方欧洲走上一个新的近代史阶段,中国也复如是。明以后接着就是清,我们要了解清代,该先了解明代,现代中国大体是由明开始的。可惜的是西方历史这一阶段是进步的,而中国这一阶段则退步了,至少就政治制度来讲,是大大退步了。   倘使我们说,中国传统政治是专制的,政府由一个皇帝来独裁,这一说法,用来讲明清两代是可以的。若论汉、唐、宋诸代,中央政府的组织,皇权相权是划分的,其间比重纵有不同,但总……去看看 

第二章 中国封建社会的结构 - 来自《兴盛与危机》

大音希声 大象无形 ——老子2.1”大一统”之谜如果把中国封建社会和世界上其他封建国家作一个对比,首先使我们获得难忘印象的就是它的“大一统”。是的,除中国封建大国以外,世界上绝大多数民族经历的封建社会都是以分裂割据状态存在的。欧洲本土在中世纪时,碎裂为几百个甚至上千个细小部分。仅在德国,就有巴伐利亚、奥地利、萨克森、符腾堡、勃兰登堡、科隆、汉堡、纽伦堡、法兰克福等二、三十个公国、伯国、侯国、主教国家以及城邦。在这些拥有颁布法律、征收赋税、铸造钱币的权力的国家中,又有一群各成独立经济单位的庄园和……去看看 

4 故土 - 来自《九死一生》

一   七月下旬,酷暑难当。   一天清晨,我的一条腿上贴着一大块胶布,一只胳膊吊在绷带里,从上海乘船渡江 北上,于当天傍晚到达南通的天生港。第二天一大早,又从天生港乘坐长途公共汽车, 颠簸了一整天,于当晚踏上了生我养我的故土——苏北阜宁县城南约30里外的沟墩镇。   这是一个依傍串场河,坐落在著名的范公(仲淹)堤(南)通(赣)榆公路上的小 镇。抗战前,全镇拥有数千人口,拥有小学。中学和师范学校,还有几家装有电灯的碾 米厂。抗战开始,尤其在日寇侵占了上海、南京之后,兵荒马乱,迭遭涂炭,全镇一蹶 不振。   抗战胜利后的1946年春天,……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