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但愿庆典仍继续

 《停滞的帝国》

(1793年9月17日-18日)

  庆祝活动结束,勋爵尽管没有见到皇帝,却受到和珅及陪同游览东园的高级官员们邀请,又去参观了西园。

  东园妩媚优雅,而西园却充分显示出大自然“荒芜壮丽的本色”:岩石嶙峋,森林辽阔,常有野鹿和猛兽出没。当然就成了猎人的乐园。杉树、松柏、栗树伸向峻峭的山顶,或延伸到谷底。处处可见宫殿、庙宇、寺院。近处,溪水潺潺,远处,瀑布咆哮。

  在石阶路上骑马漫游,几小时后到了建在山上的一座宫前:“极目远眺,至少可看出30多公里,我从未见过这么雄伟的全景。”这种远景产生了幻觉:宝塔、宫殿、城镇、牛群、平原、山谷都像是伸手可及。马戛尔尼觉得这庞大的帝国就在他的脚下——只要迈出一步就能得到。

  和珅指给他看一群被墙围着的建筑,除了乾隆、后妃和太监之外,谁也不准入内。任何一名真正的男子都不能看皇帝的后妃。不知郎世宁神父是如何为被后妃簇拥着的皇帝画像的?他正是在那位桀骜不驯、身上散发香味的穆斯林女子香妃边上。或许这位耶稣会教士是在自己画室内,根据他教的一位太监画的西洋画素描画的。

有些旅行者随便对这座宫里皇帝寻欢作乐的情景作了富有想像力的描述。“不计其数的太监让他们的主子及后妃寻欢作乐,穷奢极欲,并绞尽脑汁搞些新花招。但我并不相信真有那些所说的荒唐事。”马戛尔尼仍然持怀疑态度。

糕点、小丑与布达拉宫

  皇帝的慷慨大方仍有增无减:英国人参观一座宫殿时,给他们庄重地送上了各色甜食。“中国人制作的甜食与糕点比世界上任何人都远为出色。”这种赞扬今天则显得有些离奇了。是不是制作的方法失传了?

  要带走的礼品有:整箱的丝绸、瓷器与景泰兰,都是皇帝的赠品。马戛尔尼单腿跪地领赏致谢。在中国人看来,他又犯了最初的错误。但他们装箱时,却没有流露出丝毫的不满来。

  游园活动的最后一项节目是观看木偶戏。马戛尔尼为驼背丑角,他的妻子潘定迷及斯开莫的经历开怀大笑:这个故事他是熟悉的,尽管演员们穿着中国服饰。角色的类型世界上都是一样的。观众的口味也是永远不变的。这些人物使儿童着迷,并在各个时代与各人的身上唤醒了他们对童年的回忆。

  马戛尔尼感到他的使命没有进展,他已发了一个照会;后来又口头谈过:对方很有礼貌地听他讲,但却听而不闻。中堂回避问题,然后告辞了,让大学士松筠陪同大使游览仿照西藏布达拉宫造的庙宇。

  这座庙宇周围有几十座塔,都建筑在不同高度上,每座塔都有围墙隔开,整个庙宇则被一堵更大围墙围住。这座拉萨宫的复制品是为纪念满、蒙、藏各族团结在喇嘛教之下而盖的。乾隆这样写道:  

  岁庚寅为朕六帙庆辰,辛卯恭遇圣母皇太后八旬万寿。自归隶蒙古喀尔喀青海王公台吉等,暨新附准部回城众蕃,联轸偕徕,胪欢视嘏,念所以昭褒答、示惠怀者,前期咨将作营,构斯庙。

  今天这座巨大的建筑物空着,而在马戛尔尼参观时,那里住着800名喇嘛。他让人丈量了这座共有10层高的方形寺院的大小。寺院中央还有一座金礼拜堂。喇嘛们过去曾在这里念经拜佛。“这里的祭坛、神像、圣体龛、灯与蜡烛都与罗马教会的那一套东西惊人地相似。”马戛尔尼还是流露出这种反教皇的情绪,它是伏尔泰时代的特点。

  礼拜堂的中央,有三座神龛,“供奉着三座巨大金佛像”。马戛尔尼认为是菩萨,他的妻子及一位鞑靼神道——实际上是菩萨的三个变身。今天这些佛像已不是金子铸成,要是金的,也只是些镀金的木头。

  这座圣庙起名布达拉——也就是菩萨山的意思。菩萨骑着龙、犀牛、象、骡、狗、鼠、猫、鳄鱼等,并化身于这些形象。这些巨大的神像使马戛尔尼感到恐惧,他不无讽刺地说:这么多的菩萨真可以同“天主教的教历相媲美”。

  马戛尔尼说乾隆自认为菩萨再生。他评论道:“他对自己想入非非,他慷慨地修建塔宇不是没有目的的。他的花费全是为了他本人及他的家族。”这座庙宇的建成不是出于虔诚,而是反映了世界上最有权力的君主的专横暴虐。

  他说这些不满的话,疲倦也是一个原因。马戛尔尼已骑了14小时的马。他可不像鞑靼人那样习惯于“一动不动地整天骑在马背上度日”。

  他的奚落或赞赏本可涉及到一个问题,但他却一直没有发现。拉萨的布达拉宫并不是热河唯一的复制建筑物。中国许多著名建筑都被仿造,尽管不是按实际大小,而是按照它们的精神。有些风景也是如此。就像路易十四一样,在凡尔赛宫复制了兰斯教堂和圣·米歇尔山,以及为了安抚他的新阿尔萨斯臣民而复制了斯特拉斯堡教堂。在这点上,蒂沃利的哈德良别墅早就如此了。康熙和乾隆当然不是从他们那里得到的启发。先定的和谐,人的普遍性……

  热河就这样搜集了全中国的景色,从而也掌握了全世界的精华。鞑靼皇帝把它们都禁锢在热河,但他自己不是也遭到禁锢吗?世界上难道还有比他更有权势而更不自由的人吗?

9月17日这天,巴黎通过了有关可疑者的法律,下令逮捕出逃者亲属,以及一切以关系、言论或文章支持“暴政”或吉伦特派的人。

对先人的幼稚崇拜症

  第二天,9月18日,马戛尔尼和斯当东应邀进宫。皇上请他们看戏。整个上午,即从8点至12点,中间没有间歇,皇帝坐在正中,面对舞台,两侧的观众都站立着。上面包厢用帘子挡着,女眷们在那里看戏,而又不被人看见。

  小托马斯又受到一次特殊待遇,他是否意识到了这点呢?很奇怪,他没有把这件事记下来,但他父亲却写了:皇帝内眷从她们封闭的包厢内接见了他。“可能从她们所在的地方见不到最低一层的厢位,皇帝就根据她们的要求让她们见一位英国人。他令太监把年轻的见习侍童领到台上,她们就能很方便地看到他。”第一位也是最后一位被天子的女眷接待的英国人,也就成了她们的宠儿。

  乾隆客气地欢迎大使,谦逊地说:“我们国家疆域广大,政事纷繁,我平时处理庶政,很少空闲娱乐。”在他成年后,有次为庆祝母后万寿,他亲自登台演戏。他扮演老莱子这一传说中的八旬老翁,这是一位典型的孝子,为使父母不为年迈烦恼,他在他们面前总跟孩童一般。皇帝四肢爬行,把一个玩具一直推到舞台边上,蹦蹦跳跳,做着鬼脸,手舞足蹈,最后到乐坏了的母亲面前虔诚地叩头。虚伪和真实的界线在哪里呢?

  这样一位百姓之父在他的双亲面前还像一个孩子,这里触及到的或许就是中国之所以一成不变的关键所在。“在这样一个帝国中。父亲般的远见通过训斥与惩罚等方式维持整个国家的统一”,黑格尔从斯当东的叙述中见到了“一个臣民没有获得权力的国家[……]历史上的幼稚阶段”。弗洛伊德则更一计见血:“人不能永远停留在孩童时期,要投入敌对的生活中去。”“因同父亲对立而产生的故意得不到自由发展”是有害的。因为不能象征地杀死父亲,男人就会受到神经症的威胁,处于压抑状。若父母想得到持久的爱,就必须无限期地抑制杀父的愿望,……。

  马戛尔尼想把乾隆拉到外交事务上来:“我竭力向他表明我这趟使命的目的,但他好像不准备与我进行这方面的谈话。”皇帝的回答却是再一次赐给礼物。马戛尔尼得到一本乾隆画的画册,斯当东获得了一个景泰蓝盒子,所有英国人都收到了礼物,没有一个人被忘记。王公大臣们则“恭敬地”接受了丝绸、瓷器等物,演出就开始了。

  演了好几出戏:有悲剧、喜剧、历史剧、神话剧。唱与道白交替进行,间有武打与杀人。演员都“戴双面面具,因为永远不能把背朝向皇帝”。钱德明神父说这是表示最高敬意的一种方式。

  最后一个节目是大型哑剧:象征大地的演员由龙、象、橡树与把树围着同海怪出没的大海结合。演员都戴面纱,“演得都很出色”。最后一条鲸鱼“喷水,水流入在地板上打的洞内。”“看到这精彩场面,观众掌声雷动。坐在我身边的两名官员喊着‘精彩!真棒!’以引起我的注意。”

可能观众都想舒展一下腿,马戛尔尼接待了数名鞑靼人。有两位不像别人那么拘谨,他们问大使是否会讲波斯语。这是两名额尔麦克人,他们受俄国人迫害,却被中国人保护。

压轴戏

  上午看戏,下午是杂技演出。4点钟马戛尔尼来到了大幄前。皇帝就了座,“演员就表演变戏法和歌舞。”因为在他出任驻印度总督时常看杂技,马戛尔尼对此已经腻烦了。他所描写的杂耍与两个世纪之后上海或北京杂技团演出的节目完全一样,简直无与伦比:“一个人背贴地躺着,两腿竖起与地面成直角,在脚尖上放一个大坛子,让它转劫并越来越快。又让一个孩子坐在坛子边上,做着各种姿势,然后跳回地面。”’

  另有一位手技演员同样背着地躺下,让插在轮子上或拿在手里的9根棍子上的9只盘子转动,““9只盘子以同样的速度连续旋转几分钟之后,演员一只只地将它们收回,没有一只被打碎”。永恒不变的中国:未能在18世纪当过马德拉斯总督的西方来访者,对如此高超的技巧都赞赏不已。

  马戛尔尼因为疲劳,越来越不能专心致志地看戏了。他对未能看到的节目深表遗憾,而对看到的节目又说没有太大的兴趣。他想:“那些神奇的鞑靼骑手怎么不出场?”王大人和乔大人可能轻率地同他讲过。这些节目原定是有的,廷宗的书信证实了这点。马戛尔尼可能没有看到这些节目。

  最后是焰火。马戛尔尼承认,这些焰火,无论从花色优美及创作造型上“都比我看过的同类焰火高出一筹”,包括在巴达维亚看的中国焰火在内。一个巨大的火网,有圆的、方的、六边形、八边形和菱形的,发出各种颜色的光亮;接着“一声爆炸,天上布满了像太阳、星星和金蛇般的焰火”。

  皇帝没有忘记大使,但始终不谈及使团来的目的。“他遣人给我们送来各式饮料与点心,尽管刚用餐不久,我们还不得不吃上几口。”整个演出期间,“寂静无声,甚至没人敢笑一下”。

  庆祝活动的高峰时这样寂静无声,马戛尔尼和我们对此都感到十分惊讶。像这样神圣的典礼是以前任何一位西方旅行者都从未见过,也从来描绘过的。

上一篇:第三十九章 鞑靼皇帝

下一篇:第四十一章 内宫秘史,床第隐私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10章 一对夫妻的三千六百五十天 - 来自《一百个人的十年》

丈夫  1966年  26岁  T市某机械厂工人   妻子  1966年  20岁  T市某机械厂工人   这是一对夫妻共同的一段往事:   1968年元旦结婚——共同生活六十天祸从嘴出——抄家后她用十七块钱养活老少三辈 ——军代表用意不良逼她离婚——狱里狱外几封通信——她千辛万苦等了他三千六百五十天 ——他奇特的复仇记   丈夫:我真不想提那段事,我们两口子,现在也避防提。只要一提,几夜就甭想睡觉。 甭她,我也是。再说总提它有嘛用呢?不是让咱往前看吗,把帐全算在“四人帮”头上。过 去那段事都按下算啦。受过苦的人太……去看看 

贡布里希论情境逻辑以及艺术中的时期和时尚 - 来自《通过知识获得解放》

Gombrich on Situational Logic and Periods and Fashion in Art   我有时真怀疑,一些为害的作为怎么不能被更清楚地看到。同时,虽然有人几乎是蓄意阻碍年轻男女们的成长,但他们仍然善良地成长起来。有些人无疑深受其害且延及一生;但很多人似乎不那样糟糕,还有一些人甚至更好。这缘故似乎是:年轻人在大多数情况下出于本能,坚决地反抗对他们所施的培养,不管老师们怎么办,他们都无法使年轻人认真地言听计从。——塞缪尔·巴特勒[Samuel Butler]   恩斯特·贡布里希爵士的论文以其创见及才情使人振奋。但到未尾,有一点悲观的低……去看看 

03 - 来自《卖官》

祁云作难透了,心里苦不堪言。关于儿子的婚事安排,她并非就事论事,光是个婚事问题。而是关系到丈夫退休之后这个家庭能否正常运转。他们的晚年能否无忧的重大举措。可是遭到这么多人的反对。单是丈夫和儿子反对还好说,她可以讲好多道理说服他们。这一点她充满自信。可面对苦苦哀求的聂小芳,她就毫无办法了。她可以向丈夫和儿子大讲特讲的道理,对聂小芳却没法开口。现在,三个人六只眼都盯着她,她无路可走了,沉默片刻,朝靠背一仰,无可奈何地说道:“那好吧,你们觉得怎么好就怎么来吧。”   “谢谢妈!”聂小芳高兴道。   “还是爹英明……去看看 

第二章 联邦立法权 - 来自《美国宪法概论》

第一节 国会权力范围  在“麦克洛克诉马里兰州案”(1819年)中,约翰·马歇尔首席大法官说:“该政府被所有的人都看成是享有具体列举权力的政府。”根据这一原则,在美国立宪制度中,固有立法权力说是不成立的,至少在国内领域是如此。每当提出国会立法的合宪性问题时,必须找出该立法与宪法条文中具体列举权力的某种联系。老实说,这种联系有时是“硬找出来的”,理智一般的人可能看不出来。实际上,从最终结果看,无固有权力说和在形式上遵循列举权力说并不像乍看上去那样关系重大。  根据我国宪法第十条修正案规定,未授予联邦政府的权……去看看 

第09章 我这三十年呀 - 来自《一百个人的十年》

1966年  50岁  男  T市某设计院高级工程师   三十九岁定为高级知积分子——四十岁打成“右派”赶到农场掏粪——帽子一天比一天 重——五十岁“文革”遣送农村老家——糊里糊涂当了十年地主——六十岁开始自己奔落实 政策——六十四岁回到城里一切全完——七十岁人的梦想   我老了,人一老毛病就多了,说话爱絮叨,可别嫌我啊。嫌吗,不嫌我就说了。我这一 辈子呀,打哪说起呢?要说“文革”十年的事儿,还得说这前十年和后十年。加在一块这是 三十年。这三十年前因后果都是连在一起的。   四十岁打成“右派”,五十岁遣返……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