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内宫秘史,床第隐私

 《停滞的帝国》

  3个月后,当马戛尔尼准备离开中国时,护送他的两位官员乔大人和王大人向他吐露了令人瞠目结舌的隐情。难道他竟赢得了他们如此的信任?两位官员是考虑到在这无疑是永别的前夕,他们已没有任何得失的问题,就说话随便起来?在分析这位使热河所有人都感到胆战心凉的、没有血肉的人物时,我们应把他们的说法同当时的环境联系起来。

  乔、王两位大人首先向马戛尔尼谈了皇帝的起居。他生活里的一套仪式与唐、宋两朝的皇帝没有什么区别。天朝皇帝的生活本身就是个一成不变的惯例。

  清晨3点起床去私人佛堂拜佛。拜佛之后,他便开始批阅获准能给皇帝写信的高级官员们的奏章。7点用膳。早饭后就去花园或宫内找他的后妃。

  然后,他召见中堂商谈日常事务。其余军机大臣与内阁大学士前来召开内阁扩大会议。他们徒步进入朝廷,不准坐轿靠近皇帝。在御座前叩头9次,即使当时皇帝不在场也须这样做。他们跪地接旨,从不抬眼。

下午3点,皇帝午餐,花一刻钟时间,身边只有一位太监伺候;满桌菜肴,皇帝只是品尝一下就作罢。厨房很远。菜都用双层碗盛着,用木炭使菜始终保温。下午是娱乐活动时间。之后,皇帝回房读书,直到睡觉,从不超过晚上7点钟。

皇帝与女人

  “一位太监在夜间值班,由他给皇帝领去一位他希望宠幸的妃子。”王、乔两人说到这里就不再往下说了。实际上他们完全可以往下说,因为即便是这些嬉耍也遵循着一定的仪式。

  确立这套惯例是防止皇帝对任何女人产生眷恋、大太监向皇帝献上写有名字的牌子供挑选。皇帝用手一指。被选中的美人就赤身裸体地裹在一条毯子里。由另一名太监扛进来,放到御床边。入选的女子必须先叩头、然后再爬上床。

  大太监及辅助他的太监等候在窗下。若床上嬉耍超过了正常时间,大太监就会大喊一声,直到皇帝回答。两名太监就进入屋内,把女子拉下床,像来时那样用毯子把她裹着带走。任何一名妃子不得与皇帝过夜。

  大太监在走前要问皇帝:“您的奴婢是否会有喜?”如果说会,就要取出一本册子,上面不仅要记下这次相遇的日期、时间和过程,还要记下一些更为详细的情况。若回答不会,大太监就负责不再安排她再次亲近皇帝。

  在热河和圆明园里,皇帝召幸嫔妃的规矩比起在紫禁城内要随便得多。事实上乾隆很会摆脱这套规矩的束缚。他与和珅上床时,当然毋需求助于太监。

  东方国家的后宫,一向今只准一夫一妻的欧洲人神往。对得不到女人的游客来说更是如此。或许不必把他们所说的事完全信以为真,但也不必马上就完全不信。赫脱南说:在鞑靼,所有达到结婚年龄的女子都必须让深知皇帝口味的太监过目,为皇帝逐个检查和挑选。要等太监宣布她们不适合为可汗服务后,这些女子才可获准结婚。斯当东写道:“据说,皇帝驾崩后,他的所有后妃都要集中住在一所特殊的房子里,与世隔绝,了此残生。这所房子名为贞节宫。”

皇帝与皇后生有4子,皇后去世后,皇帝仅有8名后妃,前两名为贵妃,剩下6人为妃,尚有上百名官人。同各朝的末代皇帝相比,这些嫔妃的人数就少多了,那些昏君拥有数千嫔妃,究竟有多少连他们自己也说不上来。这至少是战胜他们的后朝皇帝给他们按上的罪名。因为胜者可以左右历史事实。乔、王两位大人最后透露:皇帝的女儿只嫁给鞑靼王公贵族。从不嫁给汉人。

既是君王又是人的乾隆

  王、乔两人把皇帝描绘成一位学识渊博的学者。他信奉宗教,和蔼可亲,对臣民百姓充满感情,对敌人则毫不留情。他们并不掩饰地的缺点:骄傲,困难前显得急躁,唯恐失去他的权力,对大臣们的不信任,易怒。皇帝对自己的儿子同样也不信任,在承继问题上让人捉摸不定。他的一名孙子绵恺似乎受到他的宠爱,有时还参与一些政务。

  前几年,乾隆就确定了退位的日期。但随着日子的临近,他总找出种种借口设法推延。现在确定在1796年退位。他身体健壮,没有任何老年病,乔和王怀疑他到时是否会让位。

  皇帝对历史很感兴趣,对艺术富有感受力,他写了许多诗词。他厌恶荒诞的做法。连他的宠臣和珅都穿上了大红色的上好衣料,乾隆却仍然衣着朴素。

  然而他一点也不使人扫兴。他是一位不知疲倦的猎手,并喜欢美女和佳肴。他认为在这几个方面都得天独厚。他也不讨厌来次感情冒险,有时甚至钻进众多住宅中的一座或骑马穿越热河伊甸园式的山丘,去作逍遥游。但他总是照顾家庭;这位家长式的多妻丈夫珍惜妻妾们的尊严,对她们总是彬彬有礼,慷慨大方。他严厉的监督着儿子们的学业。

马戛尔尼忠实地记下了乔、王二人的谈话,因为他认为两人十分了解情况。不过乾隆的实际年龄又让他觉得乔、王两位在皇帝的风流艳史上的能力有些夸大其词。他觉得中国的君臣关系在他看来过于拘泥于仪式,他们两位伴同官能对他们的君王作这样的评价令他十分奇怪。现在他听到的是真正的人在评论一个人。性格、事件,传记都透过了神圣的君主国的外衣暴露出来了。

回族香妃

  乾隆一生有过三次热恋。还在他十分年轻、但已是太子时,他已爱上了他父亲雍正皇帝的妃子马佳。与皇帝的任何一位嫔妃保持暧昧关系是一种不可饶恕的罪行、格杀勿论。但犯罪的是皇帝的亲生儿子,还得多加一条乱伦罪。当时的皇后、乾隆的母亲召见了马佳,用白绫赐死了这位妃子。

  他始终未能使身上发出沁人心脾的天然香味的“回族香妃”顺从。这位异族的女囚一心怀念着在喀什附近被乾隆的士兵杀死在身边的丈夫。她对乾隆这样说:如果想用武力占有她,她会把他杀死。一天她不就从袖内抽出一件匕首来了吗?而在天子面前谁也不准亮出武器的。当卫兵们从她手里夺走武器时,她不是傲慢地高喊:“我还有许多呢!”皇帝想方设法来改变她的冷淡态度,甚至在中国鼓励伊斯兰教,甚至让耶稣会的建筑师在紫禁城内仿照她故乡阿克苏为她建筑一座清真寺。耶稣会士为信喇嘛教的君主建造一座清真寺,真是各种教会合一了。

  皇帝日见衰弱。太后第二次出来中止这桩令人议论纷纷的爱情故事,让肇事者自尽了事。乾隆对她说“天地灵秀之气,都让你一人占尽了”。为她的死而久久地痛哭。他为她写了碑文:

  浩浩愁.茫茫劫;

  短歌终,明月缺。

  在喀什绿洲几公里外,在戈壁沙漠和苏联突厥斯坦的边上,为纪念“回族香妃”而建立的清真寺内供人凭吊的碑石上仍然可见这篇碑文。

  最后,乾隆60岁时爱上了和珅,在乾隆看来,他就是马佳再生,并把他当成了嬖幸。他违背了天朝的规矩,把未为公众建立过任何功勋的情人提拔到了首要的位置上来。二年之后就要去世的母后这次对这事情未加干涉。因为这不是女眷们的事;而是男人间的事,与她无关。不过这次是最严重的。

亨利三世和他的嬖幸、路易十四和蒙特班夫人、路易十五和蓬帕图夫人或迪巴里夫人,还有修顿写的《十二位恺撒》。所有的朝廷里都有这些嗜好,它们孕育了、同时又扼杀这些事情,能否要求一位深感寂寞的君主完全避免这些事情呢?

太监的权力

  与马佳、香妃不同,和珅一直是他的主子和情人的心上人。他既有权欲,又贪污成性,他已逐渐在首都和外省建立起忠于他的一个庞大关系网。这些做法腐蚀了公共事业,激起了百姓的不满。

  为除去对他的晋升表示不安的大官,和珅依靠除了高官外唯一能接近天子的一类人:太监。马戛尔尼和斯当东发现由于太监们又找到了干预朝政的方法,乾隆时代满人政权的腐败与公众和个人的道德下降是联系在一起的。

  受贿、淫荡好色、任人唯亲,在大权在握的和珅的坏影响下又大量产生,宫廷太监重新获得明末之后已被剥夺的参政权力。斯当东对这些令人畏惧的人物作了辛辣的描写:以卑贱下等的仆人开始,太监是主子暗中寻欢作乐的积极服务者,他们阿谀奉承,逐步接近主子博取他的欢心。然而他们到得了威信与权力。在明朝覆灭之后,曾驱逐过一万名太监,但以后他们的人数又增加了。目前,至少在北京宫内和圆明园内所有下级职位都由他们担任。

  斯当东从官员和传教士口中了解一些情况,详细描述了这些人的经历:“为担任这些职务,他们必须接受外科手术。这种手术在欧洲某些地方也做,它能使声音变好,但同时也使被施手术的人失去生育能力。为照看宫内的妇女,为了靠近她们的住房,必须先失去男性的一切标记。手术即便是给成人做也很复杂,既要成功,又不会危及生命。因为中国人不仅不懂解剖学,而且他们对此十分厌恶;加上外科在中国知之甚少,他们连放血都不会,所以施行这种手术更令人吃惊了。实际上他们不用铁器,而用涂上苛性溶液的结扎线。手术后几天,病人就能若无其事地外出。如果一个人想脱离平民身份去当太监,他立刻可以去宫内领一个差事,这就会给他带来好处,也就成了一名有身份的人了。”

  传教士把这些太监称为“耳目”。这些“耳目”小心地把他们失去的身上的那些器官泡在酒精里,以便在他们死去时再放回到尸体上。

上一篇:第四十章 但愿庆典仍继续

下一篇:第四十二章 天气转阴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4-8 主题的总括 - 来自《论美国的民主(下卷)》

在结束我所做的研究之前,我想以最后一次观察综述一下可以显示新世界的面貌的各种特点,并判断一下平等应对人的命运发生的一般影响。但是,这项工作的艰巨性使我有些犹豫;在如此重大的题目面前,我感到自己的视野不够宽阔和自己的智力不能胜任。我试图描绘和打算评述的新社会只是刚刚诞生。时间还没有使它定型,使它产生的大革命还在继续,从我们今天所看到的一切当中还几乎不可能断定哪些东西将要随着革命本身的结束而消失,哪些东西在革命结束之后还要存在下去。新兴的世界还有一半陷在正在衰败的世界的残垣破壁之中,在世间事物呈现……去看看 

1-1 北美的外貌 - 来自《论美国的民主(上卷)》

北美分为两大地区,一个伸向北极,一个延向赤道——密西西比河大河谷——见于这个流域的地球变迁痕迹——建起英国殖民地的大西洋沿岸——南美和北美在被发现时的不同外观——北美森林——大草原——到处漂泊的土著部落——这些部落的外表、习俗和语言——一个早已消失的民族的遗迹。北美在外貌上有一个一看即易于分辩出来的总特点。陆地和水系,山岳和河谷,都布置得井井有条。在这种简单而壮观的安排中,既有景物的杂陈,又有景色的多变。两大地区几乎各占北美的一半。一个地区北抵北极,东西各临大洋。它向南伸展,形成一个三角形。……去看看 

第十一章 两个国家,两种标志,其二:受压抑者 - 来自《立法者与阐释者》

列夫·托洛茨基在谈到俄国“知识分子”的时候说:“他们被剥夺了在社会生产中的一切独立作用,他们人数不多,在经济上缺乏独立性,……他们正确地意识到自己的无能,始终想找到一个可以依靠的强大阶级。”寻找这样的一个强大阶级的愿望,其如饥似渴之程度,可以说,俄国比任何西欧国家要强烈得多。因此,在俄罗斯,便更容易考察这一现象。在西方世界,知识分子承担其使命的诸种活动方式,已经稳固地建立起来并且有了一个世纪之久,而俄罗斯知识界对使沙皇变成一个开明君主,对使这一个由沙皇所统治的国家变成一个为理性之进步而组织起来的政治体制……去看看 

从乡村政治研究到建构乡村政治学——《岳村政治》的学术启示 - 来自《岳村政治》

吴淼(原载《中国图书商报》2002年5月30日)近年来,由于“三农”问题的凸现和村民自治在乡村社会的崛起与全面铺开,农村问题,尤其是农村政治问题,逐渐成为学者们研究的焦点性领域,不少学术性刊物也以刊载涉农文章为卖点。然而,研究场面的繁荣并不意味着研究论题的深化和学术价值的递增。实际上,当拨开对农村政治一些焦点性事件的热炒和研究成果低水平重复的迷雾时,我们会很失望地发现,在现实层面上,不少研究并没有使人们对农村问题的认识前进多少;在理论层面上,能够自觉运用规范的学科方法、理性的学术思维和严密逻辑论证来表述农村政……去看看 

第四章 论怀疑主义哲学体系和其他哲学体系(二) - 来自《人性论(第一卷 论知性)》

第五节 论灵魂的非物质性  在关于外界对象的每一个体系中,和我们所设想为那样清楚和确定的物质观念中,我们既然已经发现有那样一些矛盾和困难,那么在关于我们内在知觉和心灵本性的每个假设中,我们自然会预料有更大的困难和矛盾,因为我们总是认为后者是尤其模糊而不确定的。不过在这一方面,我们却是自己欺骗了自己。理智世界虽然纠缠于无限的含糊暧昧之中,却并不被我们在自然界中所发现的任何那一类矛盾所困惑。我们关于理智世界所有的知识都是白相符合的;至于我们所不知道的,那我们就只好听其自然了。  的确,假使我们倾听某……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