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天朝文书

 《停滞的帝国》

(1793年10月11日-15日)

延缓执行圣旨者杖五十。逐日增加,可至杖一百。

《大清律例》

  松筠竟迷住了马戛尔尼。特使为在热河和北京时他未作为中间人而直遗憾。勋爵也一度想过:“如果他是在愚弄我呢?”“不会的,他表现出真诚和友谊。他要是不真情实意,那他就是世上头号伪君子。”他必定具有很大的魅力。十几年之后,他当了广州总督,他仍然迷住了东印度公司的代理人托马斯·斯当东爵士,当时他已长大成人,并称松筠为“好朋友”。

  天朝文书表明马戛尔尼对正直的松筠和讨厌的徵瑞所作的区分完全是想象出来的。英国人天真地认为天朝官僚机构是由好人和坏人组成的。好人帮助伦敦的意图的实现,如直隶总督、梁肯堂或大学士松筠;坏人则极力使伦敦的目的实行不了,如钦差徵瑞或福康安将军。然而从他们的奏析看出只有神圣陛下的臣仆,只是分寸不同而已——因为还有“方式方法”的问题……

  当西方人在20世纪同极权制国家打交道时,这种幻觉仍然盛行:他们试图不断地从中区分出“鹰派”和“鸽派”。这些政权则维持这种神话。

  “十足的伪君子”?如果说不泄露密令就是虚伪的话,松筠确实是个伪君子。他避而不谈他受命在必要对动用军队弹压英国人之事。但是他也奉命“不要稍露形迹,致涉张皇”。要严守秘密:让夷人自我暴露,而自己则什么也不要泄露。

  但是最后档案暴露了一切。在读过英国对这些交流的说法后,我们现在来看看中国的说法。先是用套皮头花剑进行的绅士式的细腻的决斗,到10月11日给松筠和有关督抚下达了下面的谕旨:这就是大刀砍杀了。

  “原船当在宁海停待调治患病之人。并查出从前该国夷人曾在浙江贸易,现已密行骁谕铺户严行禁止。该贡使等经赴浙江乘坐原船回国,较为简便,较之赴粤可省过半路程。松筠务须会同长麟,妥协办理,勿任借词稍有逗留。

  “夷人等欲在宁波置买货物一节,惟当凛遵约束,按例置买茶叶丝斤。长麟查出从前乾隆二十一年该国夷商曾至宁波贸易拖欠铺户银1.5万余两末偿,已密谕铺户等以前事为鉴,毋庸与之交易,借可杜勾引之弊。此事向未闻之,长麟所查甚为周细。

  “若该贡使等向松筠恳请置买物件,当谕以尔等夷船现在宁波停泊,已准就近酌买茶叶丝斤,其沿途经过地方不得再行买物,致违天朝体制。

  “浙江人郭姓从前曾经勾结夷商,今已病故,伊子郭极观已经严行管住。著即派要员伴送由别路进京备询,不必全带刑具。”

还算运气。可怜的郭。

皇帝与奴才的对话

  松筠10月13日从天津回复这个诏书时详细叙述了前一天他与马戛尔尼的谈话内容——英国人认为这次谈话非常鼓舞人心。他的陈情书将在15日被荣幸地加上未批。

  “该正副贡使免冠屈膝恭聆恩旨。口称我等曾于何地上船放洋事踌躇再三……令蒙传旨知浙江留船俱未开行,我等寔感激不尽。

  “该贡使出至舱外,复转入舟中向奴才述称:“我等意欲沿途经过镇市买些物件。”该夷使贪冒成性。

  ——小器可笑,朱批写道。

  “奴才当即遵旨,谕以内河经过地方,天朝体制,此等处贸易商人向不与外国交易。

  ——所阻止甚当,乾隆批示。

  “该贡使听闻之下点首凛遵尚知感畏。奴才经过各处时亦总不令该贡使随从人等上岸,亦不许民人近船观看。

  ——好,圣上指出。

  “奴才到浙会晤长麟即催令放洋回国。不令与牙行铺户人等经手,致启奸商勾结之事。

  ——甚是!不可姑息,皇帝强调。”

  这不是一份报告,而是给皇上的一面镜子。乾隆喜欢在其中见到自己的形象。与此同时,还有奏折呈给皇上。一份来自广州,出自巡抚郭世勋之手,送到北京时是10月底:“一得该贡使等到境消息,即派拨文武大员多带员弁兵丁列营站队,旗帜甲仗务令严整以壮观瞻。夷人性情诡橘,难以深信。侯其到粤时,如有妄行渎请之事,当严加驳饬。”

  第二份是两江总督长麟的奏折,它将于18日送到北京:“江南境内营讯墩台已饬预备整肃,足壮观瞻。臣复密札经过所属道府将备不动声色,严肃弹压,俾该贡使知所畏慑,不敢少有逗留。臣仍遵旨不与该贡使接见。”

  为了驱逐这些讨厌的人,一切都已准备就绪。在巴黎,办事更为迅速。玛丽——安托万内特的案子10月10日开始审理。而16日她就上了断头台。

上一篇:第五十章 一位文人大学士

下一篇:第五十二章 劳动和日常生活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七章 保守主义还是自由主义? - 来自《海耶克》

一、海耶克与保守主义   保守主义乎?   聚讼纷纭,毁誉交加,海耶克是本世纪争议最多的思想家之一。   有一个长期流行于部分知识圈子的定见,即,把海耶克归类为保守主义者;缓和一点的说法是,海耶克在自由主义阵营中属於保守的一翼。但是,海耶克本人并不同意这一指称,他并不自认是保守主义,并强调这是严重的误解。   这就引起了一个耐人寻味的问题。本来,保守主义并无褒贬色彩,无非一个相当大的思想流派的名称而已。用海耶克的说法,保守主义本身乃是对於激烈变迁的合法反对态度,它有其必要性。以海耶克对於标签的无所谓态度,对于……去看看 

第二章 移民:参加者(上) - 来自《美国人:建国历程》

“能够在一个新的国家里自由流动,真是太好了。”——约翰逊·胡珀  “美国人见到什么,就一拥而上。‘无论如何,也要向前闯’,这就是他们的座右铭。因此,美国文明的特点必然是……包罗万象的……美国人民……在整个大陆上开枝发时,发挥他们的精力,扩充他们的资本。”——詹姆斯·斯特林  在北美大陆的心脏,出现了一种“新的美洲人”。这些人更容易从他们的流动性、而不是从他们的栖息地识别出来。从美国独立革命到南北战争这段岁月,他们开始控制局面;而到了这时,他们则从事于把一个新的国家建设成为一个新的世界。  这些享有……去看看 

第廿六章 论民约法(市民法) - 来自《利维坦》

我所谓的民约法指的是成为一个国家的成员就有义务要服从的法律,而不是成为某一个国家的成员才有义务要服从的那种法律。因为关于特殊法律的知识,属于以研究各该国法律为业的人的范围,但关于一般民约法的知识则是大家共同的。古罗马法被称为他们的市民法,是从城邦一字而来的,而城邦的意义就是国家。罗马帝国治下受该法管辖的国家至今仍然保留着他们认为适宜的部分,并把这一部分称市民法,以别于他们本身其余的国法。但我在这儿所要谈的却不是这种法律,我的目的不是要说明某地的法律情形如何,而是要说明法律本身是什么,就象柏拉图、……去看看 

十七、急转 - 来自《官场女人》

就在杨鹤鸣返回地区的当天晚上,栗宝山和张言堂也坐车回到了地区。他们找到杨鹤鸣家里,先向杨鹤鸣汇报了大字报案件的新情况和他们的看法,尔后就详述不能纠掉银俊雅县长助理的理由。杨鹤鸣听后问他们,下午刚同意,怎么晚上又变了?栗宝山不说怀疑那屋子设有机关,只说怕当时顶了老部长不合适。杨鹤鸣虽然觉得他们说的有道理,但也不能答应他们,因为这是辛哲仁书记的意见。他又不能把这个告诉给他们,只能反复做工作,要他们还按他说的办。栗宝山和张言堂见夜已深了,只好告辞出来。   “我们先回家看看,想想主意,明天早晨在地委大院碰面后,……去看看 

5-2 需求和供给的暂时均衡 - 来自《经济学原理》

第一节 欲望和劳作之间的均衡。在偶然的物物交换中一般不存在真正的均衡。   一个人用自己的劳动来满足自己的一种需要时,就可以发现欲望和劳作之间的均衡的简单例证。当一个小孩采摘黑莓以供自己食用的时候,采摘工作本身也许暂时觉得有趣,时间稍长,吃的快乐除补偿采摘工作的辛苦外,而绰绰有余。但是当他大吃了一顿以后,就不愿多吃了。对采摘工作开始产生厌倦,它也许是一种单调的而不是疲劳的感觉。最后当他的玩兴和对采摘工作的厌恶与吃的欲望相抵销时,就达到了均衡。而他从采摘黑莓所能得到的满足达到了最高限度。因为,直……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