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逆来顺受

 《停滞的帝国》

(1793年11月18日-20日)

  高明的外交并没有使英国人忘了他们的“技术情报工作”;他们的固执将又一次战胜中国人的猜疑。印度总督康华里勋爵曾希望把蚕丝和茶叶的生产引入孟加拉。这个设想也得到东印度公司的赞同,并专门告诉了马戛尔尼。可能这就是促使他“恳求”松筠让他从陆路去广州的理由之一。

  南京的蚕丝在原地加工,洁白无疵,而到异地加工便发黄。是什么原因呢?这就要研究桑树的质量、蚕种、土质、加工用水的成份等等。显然,马戛尔尼不了解这样要求太高了。他没有得到预期的成果。然而他弄到了蚕卵。

  在长达20个世纪里,蚕丝一直是中国的独家产品。蚕茧的生产秘诀都是禁止出口的。但是有几个窃贼把秘诀带到中国境外。公元555年,两个景教教徒把蚕蛾的卵装在白藤手杖里带到了拜占庭。7世纪,文成公主把蚕茧藏在发髻里带到西藏。9个世纪以后,奥利维埃·德·塞尔如法炮制,把蚕茧藏在他妻子丰满的胸口里,从意大利带入维瓦莱斯。马戛尔尼的确也把蚕和生产过程的一些情报送到了印度。但他并未能推动英国的生产技术。

  但他在茶叶方面则取得较大的成功。这种植物引起了英国人的兴趣,因为他们与中国人同样需要饮茶。无论是英国人还是中国人,我们很难想象他们能离得开茶。然而,在中国饮茶是在公元500年前后才普及的。孔子还要过100年才能喝上茶。至于英国,回忆录撰写人萨缀尔·佩尔斯是于1660年在伦敦的一个咖啡馆里品尝了第一杯茶 (cup of tea——原为英文)。总之,在18世纪,对茶的爱好形成了英国人和中国人之间少有的共同点之一。当然,在这共同的爱好中有着不同的文化背景。

  这批旅游者不断谈到有关茶叶的信息。吉兰说:“它是中国人从早到晚的饮料。”斯当东则像一个熟谙供求规律的经济学家那样在计算:“在中国,茶叶的消费量极大。即使欧洲人突然全部不再饮茶,它的价格在中国市场也不会下跌。”他认为喝茶是一种美德:“茶的最大好处是使养成这种习惯的人十分喜欢它,从此就不再喜爱饮发酵过的烈性酒了”。这一评语出自霍格斯的同辈的书中则别有一番风味,因为他们不但对喝茶颇有兴趣,而且对杜松子酒和啤酒也同样嗜好:“茶在英国就像啤酒一样,在城市的小酒店里或大路边上都有出售:付一个小额硬币,喝上一杯,然后继续赶路”。

  英国人是否知道“喝茶时嘴里要含一块冰糖?”他们是否知道,漂亮的女子在给她的情人准备刺激性欲的茶时,放入“一种会起泡沫的胡桃加咸笋混合物”?茶的魅力是无限的。

  饮茶把他们带到茶叶生长的地方。在南下途中,他们已发现茶树。斯当东对“一层层排列在山坡上的茶树”赞叹不已——沼泽地则用来种稻。“为了便于采摘茶叶,要设法不让它长得太高。”安德逊把它描绘成一种类似醋栗的植物。他记录了10月18日第一次见到茶树。显然,他把日子至少提前了半个月。那时他们还在北方;在这个纬度、这个时间,英国人第一次发现的是棉田。不过,作为植物学家,他倒没有弄错:“贡茶”是用最早开的花制成的。新叶焙制成“炸药茶”。

  1794年2月28日,马戛尔尼从澳门写信给康华里勋爵:“如有可能,我想弄几株优质茶树的树苗。多亏广州新任总督的好意——我与他一起穿越了中国最好的茶叶种植区——我得以观察和提取优质样品。我责成丁维提博士把这些树苗带到加尔各答。他将搭乘‘豺狼’号前往。”在经过一片精心种植着漆树、马桕和茶树的平原时,马戛尔尼的确顺利地叫人挖掘了这些树苗:中国的陪同人员这一次未加干涉。把优质树苗引入印度,光这一项也就不枉此行了,而且在下个世纪将要百倍地偿还这次出使的费用。

  基德上校在加尔各答建立了一所植物园,他想在里面增加新的品种。为了满足他的要求,几株带上块的树苗被小心翼翼地运到了孟加拉。他说服东印度公司在印度大规模栽种茶树,这种树以前在印度鲜为人知。当丁维提带着这批货抵达加尔各答时,不幸的基德已不能为此而感到欣喜:他刚刚去世。但他的夙愿得偿:茶树、乌桕和漆树在那里落了户。随着它们的繁衍,加尔各答植物园向印度所有的苗圃送去了使团挖来的中国树苗的后代。1823年,在阿萨姆邦发现了一棵野生茶树,于是把这两个品种进行杂交。但可以说当今相当一部分“印度茶叶”来自马戛尔尼挖来的中国茶树苗。

巴罗将向世界揭露“邦蒂”号起义的事实并把这史诗般的行动描写出来。此时,这艘船已前往塔希提岛寻找面包树。仁慈的陛下政府想把它移植到安的列斯群岛。启蒙时代是醉心于植物的时代。伦敦懂得科学、航海、殖民、贸易和工业的进步是合成一体的,只有它们互相补充才能在世界上建立霸权。

一次离奇的会见

  夜色降临。船队在绵延的山脉前停止行进。王大人和乔大人登上马戛尔尼的船,向他介绍两位琉球国王派来的使臣,也就是他们的同事。该国王每两年都要派人到福建厦门进贡,那是允许他们上岸的唯一港口。

  据马戛尔尼所说,这两个人皮色白净。而托马斯却说:“他们皮肤黝黑”。但两人对他俩的印象极好。马戛尔尼说他们“讨人喜欢”,他的年轻侍从则认为他们“相貌漂亮”。两人所穿衣服的样式同中国的差不多,但衣料质地精细,外套一件好看的棕色披肩,衬以松鼠皮。他们头上分别缠着一黄一紫的丝巾。

  马戛尔尼一直在伺机进入中国。机会来了。这些岛屿离大陆不远,它附属于中央帝国,对外国人来说,这是一个既陌生又好客的地方。能否在琉球群岛重温法国人在交趾支那的旧梦呢?这是在英国东印度公司唾手可得的地方实现的路易十六的中国梦。假如就在离中国近在咫尺的地方开设一个对华贸易商行,又不受中国官员的控制……因为这两个人善于交谈,特使收集了许多情报。

  最重要的情报是欧洲船只从未到他们的国家去过,但只要欧洲人愿意去,在该国一定受欢迎。该国在京城附近有一个很大的深水港。

马戛尔尼带回去的情报并非没有结果。当1816年英国派遣第二个使团时,阿美士德勋爵搭乘的船到琉球群岛进行过察看。当然,最终是日本攫取了这个处于战略要地的群岛。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时,大家能看到它起的作用:它的主要岛屿叫冲绳。

皇帝再度不安

  11月19日,乾隆发了一道焦躁不安的御旨。他获悉两艘英国小型护卫舰将在虎门靠岸;“狮子”号可能随后就到。

  “所称现到小船二只催令购办食物后即开行回国一节所见尚欠周到。所有该国先到船只务令其在粤停泊等候,其续到之大船二只一并饬令湾泊等候贡使。英咭利贡使到粤后若希图在黄埔地方盖房居住,当严行斥饬,并禁止内地奸人指引。并着长麟于途次接奉此旨,带同贡使攒程行走,以便及早到粤乘坐原船回国。若即饬令开行,将来贡使抵粤必更借口耽延,复萌知智,别有干求,此为最不可行之事,彼必更多一番枝节。

  “若原船已经开行,伊等在黄埔居住等候,止当密为稽察,毋许勾结滋事。

  “其一切食用可以不必照内地之例,官为料理,致令贡使等得以从容坐食,免有耽误。

  “免其纳税系指此次贡船而言。外省办事往往胶柱鼓瑟竟将该国别项贸易商船概行免税,转致西洋各国心生冀望,纷纷吁请一体免税,成何体统?惟当按照定例收纳,以昭平允。”

这几句翻来覆去的老话反映了天朝的本身逻辑。在我们的逻辑用逐条详细陈述进行逐步推理的地方,他们却用赘言。语法同逻辑学,也同帝国一样,是建立在不知疲倦地重复的基础上的。

准备派新的使团

  这是第二次有礼貌的较量,它与那种反复咆哮形成了对比:总督用可能再派一个使团来华作诱饵。英国人不是希望两国的交往更为频繁吗?“11月20日这天,总督来访。他自称对可能有的怨恨情绪表示不安,因为它将通过我给国王的报告引起中英两国间的关系紧张”。

  马戛尔尼一再否认有此事,但长麟仍然疑云不散:“为了证实我的诚意,他请求我同意他对皇帝说:英国国王将保持同中国的友好关系,并将派遣第二个使团来华”。

  这种做法很巧妙:如果英国同意定期派遣使团,那么最终不就成了像琉球群岛一样的纳贡国吗?马戛尔尼避免正面回答:尽管他的要求遭到拒绝,他还是体面地受到皇帝的接见;但是,“只有有了充分的理由,可以希望从中得到适当的好处,第二个使团才会来中国”。

  “适当的好处”指什么?长麟没有接茬儿。他可不愿意让对方来提派遣第二个使团的条件。他要对方提出具体的时间。马戛尔尼避而不答。可是长麟却说他很满意:他要给朝廷写信,说蛮夷国王将在“某日”召见另一位使臣。

  让我们再看看真相的另一方面。长麟在给皇帝的奏折中,说马戛尔尼作了这样的声明:

  “该国王此次进贡实是至诚。我们未来之前,国王曾向我们商议,此次回去隔几年就来进贡一次是早经议定的,惟道路太远,不敢定准年月。将来另具表文再来进献。若蒙恩准办理,即将表章贡物呈送总督衙门转奏,也不敢强求进京,只求准办就是恩典。”

  还能想象出比这更假的报告吗?但长麟并不以为自己在作假。他按照天朝的意旨来解释含义不清的话。遵守原则远比尊重事实来得重要。长麟通过马戛尔尼的嘴说出朝廷唯一能接受的安排:其中包括在广州先预交礼品单。这次马戛尔尼一踏上中国领土就没有按此办理,所以使北京很为恼火。

  而在这种吹毛求疵的描写中,我们又发现了钱德明神父的忠告:“在中国人的国民意识中,只要有点新意的东西他们就一概抵制……”。朝廷认为重要的是:英国人再次表示敬意。而英国人认为重要的是:不要切断来往。

  老传教士掌握了双方内心深处的愿望。他具有在两个世界之间架设桥梁的天赋!然而,这两个世界相距又是多么遥远!

  特使像他的护送人一样满意:“每同长麟会见一次,我对他的敬重就增加一次。他会使东印度公司得到各种好处,对此我抱有希望”。他认为长麟是“一位有个性,非常谨慎又富于洞察力的人”。虽然这种不变的制度是那样的僵化,他仍继续幻想不顾这种千古不变的僵化制度,通过私人交情来解决问题。

  应长麟的要求,特使交给他一份有关英中贸易备忘录。这篇有十五个条款的文章,重申以前提出的要求:包括从澳门和广州间的过境税直至“有权赛马”和“进行各种喜爱的体育活动”。里面还添上了一些新的要求:

  “英国人可以与所有的中国商人,而不局限于只与公行有接触。准许中国人教英国人汉语。遇到因刑事犯罪而起诉的情况,涉嫌者的同胞不应受到追究”。

  最后一点要求承认了美国的存在,这个国家是在凡尔赛条约签署后十年诞生的:“不要把英国人与另一些在广州做生意、讲英语的人混同起来,这些人属于另一个民族,他们居住在世界上一个完全不同的名叫美洲的地方”。

  美国人的确在获得独立之后不久,即于1784年就派出第一批商船到广州,并于1790年任命第一位驻广州领事。他们没有浪费时间。为了不使人把他们与自己的前主人混淆起来,他们也不落后。

上一篇:第六十四章 在南方内地

下一篇:第六十六章 一段旱路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七篇 第九章 对防御阵地的进攻 - 来自《战争论》

我们在《防御》一篇中已经很仔细地分析了防御阵地如何能迫使进攻者向它进攻,或者迫使他停止前进,只有起这种作用的防御阵地才是有用的,才能全部地或部分地消耗敌人的进攻力量,或者使它不起作用。根据这种情况来看,进攻者对防御阵地是毫无任何办法的,也就是说,它没有办法抵销防御者的这一利益。但是并不是所有的防御阵地实际上都是这样的。假如进攻者发现不进攻防御阵地也可以达到自己的目标,那么进攻防御阵地就是一个错误。相反,如果他发现不进攻防御阵地就不能达到自己的目标,那么他首先就应该考虑,能否利用威胁敌人侧翼的办法迫……去看看 

第16章 维塞尔 - 来自《边际效用学派的兴起》

Ⅰ   弗里德利希·冯·维塞尔在门格尔的《原理》问世后13年发表的《经济价值的起源和主要规律》,是对门格尔著作深感兴趣的首批公开标志之一。关于维塞尔和边际效用理论的联系,以及促使他写这本书的各种因素之类的故事,人们有许多说法。这些说法可大体概括如下:维塞尔的父亲是一位成功的政府官员,儿子本想继承父业。他在中学和维也纳大学(他于1866年入学)时有一位同窗好友庞巴维克。维塞尔研习法律,尤其喜爱法律史,他认为经济学应能说明法律史。然而,当时执教经济学的劳伦·冯·斯廷的讲授不能使他满意。而另一方面的经济学即……去看看 

第三章 灾民理性的社会文化(一) - 来自《灾变论》

浩浩昊天,不骏其德,降丧饥馑,崭伐四国。——《诗·小雅·雨无正》   长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艰。——屈原   在自然界,任何反复出现的冲突往往会引起冲突者适应性的变化,以增大竞争中战上风的可能性。——萨洛韦   人定胜天。——墨子   一、重新审视“地理决定论”   人类首先是环境的产物。而生存环境首先是地理环境。一旦遇到这个问题,学者们就狼狈地逃跑了,因为存在着一个叫“地理决定论”的经典批评。这个批评已经成为一种学术专制,妨碍了问题意识的充分解决。特别是社会科学的学者往往被逼迫得逃到了“纯粹……去看看 

第十四章 绝对剩余价值和相对剩余价值 - 来自《资本论(第一卷)》

劳动过程最初是抽象地,撇开它的各种历史形式,作为人和自 然之间的过程来考察的(见第五章)。在那里曾指出:“如果整个劳 动过程从其结果的角度加以考察,那末劳动资料和劳动对象表现 为生产资料,劳动本身则表现为生产劳动。”在注(7)中还补充说: “这个从简单劳动过程的观点得出的生产劳动的定义,对于资本主 义生产过程是绝对不够的。”在这里要进一步研究这个问题。   就劳动过程是纯粹个人的劳动过程来说,同一劳动者是把后 来彼此分离开来的一切职能结合在一起的。当他为了自己的生活 目的对自然物实行个人占有时,他是自己支配自……去看看 

廿九 社会机制条件 - 来自《未来中国的选择》

传统社会主义以社会成员高的精神素质为基础,以合理的任务分工、正确的决策和有效的决策执行机制为前提。只要这些条件具备,那么这个制度就能够高效运行。可是,由于社会成员精神素质的正常乃至加速回落,致使传统社会主义制度难以良性运行了,突出表现为理想与现实的背反、要求与可能的背离。既然社会机制条件与社会基础条件已经出现很大的不协调,那么,对传统社会主义的机制因素进行改革就成为必然的要求。时至今日,通过十多年的改革,中国社会主义的社会机制条件在众多方面发生了深刻的变化。从有利于社会发展的角度,对这些变化及其……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