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一名官员当众遭受鞭笞

 《停滞的帝国》

(1793年11月23日-27日)

   国家设立法制,原以禁暴止奸、安全良善。

康熙,1662年-1722年

  11月22日。尽管有雾,船继续行驶。沿途景色像幽灵般展现在眼前。马戛尔尼有这样一段记载:“我们周围的东西在夜雾朦胧中变得那样巨大,那样令人提心吊胆”。小斯当东对耸立在江边布满松树的群山印象深刻。傍晚,天色渐渐晴朗起来,我们第一次看见了甘蔗地。托马斯的记载:“一些榨甘蔗用的小磨坊,有几个建造在河里,因为河水很浅。这样建造并不费事,磨用水力驱动”。在此以前,英国人在中国还未见过磨坊,感到非常奇怪,因为这里既不少风也不缺水。

  次日,江水在巨大的岩石中突露而出。“一些中国人在忙着把岩石凿成砖那样大小;有些石块呈鲜红色。好几个岩洞里还住着百姓。我们船队过时,他们走出来看。在岩石的开阔处建有花园和房屋。这种奇观一直延续了六英里远”。只有到了中国,才能看到在悬崖坡上开凿出来的路,还有悬空在深渊上方的房子。

  11月26日。船队驶出山区。江面突然变宽。这就是著名的鄱阳湖。说大实话的托马斯指出,他们根本没见到鄱阳湖:“我醒来时,有人对我说:昨天夜里,我们穿过了一望无际的鄱阳湖的一角”。

  真是不可救药!父亲不曾料到会被儿子出卖。他不能放过这个大湖而不谈谈……谈谈他所没有看到的东西:“船队进入鄱阳湖,它是中国最大的湖,附近的许多河流从四面八方通到那里。”它给好几条运河供水,这些运河两岸都筑了坚实的高堤,以防湖浪。“据中国船员讲,湖里的大浪同海浪一样危险”。湖边是渔民的草房:“住在里面的穷苦人以打鱼或在浮动竹疏篱上种植蔬菜为生,每家都有自己的一块地段,可以在那里捕鱼或饲养各种沙丁鱼,俺好后晒干行销全国”。

船队在这四通八达的湖上重新沿着北京——广州的正常路线航行。

爱得深,罚得严

  托马斯说船队总是被安排在夜间穿过城市。船队的生活几乎是千篇一律,没有变化:驻军站放一通炮表示欢迎;士兵模样的人穿着露出虎牙的短褂,用鞭子招募来的纤夫,用鞭子驱赶着拉纤;老百姓被小心翼翼地隔离,不让他们与蛮人接近。使人厌烦的惯例。

  11月25日,发生一极意外事件。托马斯说:“我们的两位先生上岸步行。他们被两名士兵推倒在地,还挨了揍。这一切都是在一位蓝顶珠三品官的眼皮下发生的”。斯当东指出,王大人和乔大人先叫人把这两名士兵鞭打一顿,尔后,又在总督面前告了一状,惩办那位官员。托马斯说得更明确:“总督摘掉了那位官员的顶子,还鞭笞了他。两个遭鞭打的士兵还被上了枷。要不是勋爵求情,他们还得挨几十竹板的打”。

对我们的旅行者来说,这是探讨中国司法的一个机会。伏尔泰对这一微妙的主题是这样写的:“帝国的宪法是世界上最好的。唯一的一部以宽大为怀作基础的宪法,但这并不妨碍官吏让自己的子民挨板子”。“爱得深;罚得严”’这句格言在中文里也有对应的说法。

中国式的惩罚

  “中国政府关心社会安宁,而很少考虑对个人人身安全的保障”,斯当东解释道。由巡抚或知府宣判的死刑,“在叛乱的情况下,有了总督的命令就可以立即执行”;犯普通法犯人的案卷要送到北京并由“大理寺”核准。死刑“一年执行一次,在秋季”——落叶的季节也是脑袋落地的季节。“死刑犯每次很少超过200人。在人口这样多的国家里,这个数目是非常小的”。比较普遍的惩罚是:“罚款、坐牢、充军和鞭笞。只有对犯有危及国家安全以及“杀人罪”的人才处以死刑。不管杀人是否预谋都不能得到特赦”。盗贼只有在使用“暴力或作案手段残忍”的情况下才处以死刑。“中国处刑的仁慈说明犯罪的人不多”。斯当东举戴枷作为处刑仁慈的例子。这种处罚比起英国用绳子套在脖子上,把小偷勒死要宽大得多。“枷”这种刑罚是把一块大木头当中挖一个洞套在犯人的颈部,另挖两个小洞套住犯人的两只手。犯人带着枷仍然可以行走,也允许他们时不时地休息一会儿。“不过,休息时间稍长一些,解差就要用鞭子抽打,逼使他继续行走”。

  斯当东向王大人、乔大人了解各种情况。这两位大人除了回答客人因好奇而提出的问题外就无事可做了。托马斯写道:“拖欠债款而坐牢是暂时的。皇帝的利益高于一切:任何财产都不受其权利的保护。”中国人不好吹毛求疵:因此,在中国“遗产的转让很简单,家庭很团结”。

  这一评语与耶稣会会士的评语一样使人“得益匪浅”。为了逼问口供在堂上严刑拷打,用来夹脚和手指的夹棍和拇指铐,把犯人的屁股打得皮开肉绽的竹板,这一切英国旅行者则从未听人说过。对我们知道的过去存在、并沿袭至今的监狱生活里的一大弊病——腐败——他们也一无所知。这些犯人,如果家里无法或不愿供养他们,就得饿死。对此他们一无所知。对关政治犯的监狱里的秘密也一无所知。我们在想,这里,英国人是否在想透过中国来批评西方。对于他们,中国过去是,而且在将来很长时期里也将是一面反的镜子。西方人的丰富的受虐狂正在里面寻找那些残酷的现实。

上一篇:第六十七章 “我国的造化”

下一篇:第六十九章 旅行者的失望和幸福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5-2 我们后代在经济上的可能前景 - 来自《预言与劝说》

一   现在,关于经济前景的悲观论调正不绝于耳。我们常常可以听到人们说,作为19世纪特征的经济突飞猛进的时代已经结束;而一度迅速提高的生活水平也开始放慢了脚步——无论如何至少在英国是如此;在未来十年中,经济的繁荣程度将会衰退而不是高涨。   我认为上述说法是对目前状况的一个粗暴的误解。现在我们所遭受的痛苦,不是老年性风湿病,而是由于发育过速引起的发育性阵痛,是两个经济阶段之间重新调整的过程所引起的痛苦。技术效率的提高速度超过了劳动力吸收问题的解决速度;生活水平的提高,步子也稍大了一些;世界的银行和货币……去看看 

第十一章 理性与社会 - 来自《帝国的年代》

他们相信理性,就好像天主教徒相信圣母玛丽亚一样。——罗曼·罗兰,1915年  在精神病患者身上,我们看到侵略的本能受到抑制,然而阶级意识却予以解放。马克思说明了文明如何使得侵略的本能合理化;借助了解压抑的真正原因,也借助适当的组织。——阿德勒,1909年  我们不同意下述那种陈腐说法,即认为文化的整体现象可以被推论成“物质”利害的产物或函数。不过,我们却相信:特别注重用经济条件去分析社会现象和文化事件,是富有创意和想象力的。只要能谨慎应用这个原则并不受武断偏见的束缚,在可预见的将来,这种方法仍会继续下去。——……去看看 

导论 - 来自《法律与资本主义的兴起》

我们在论述革命和法律时,力求从具体事件说起,然后才讲到一般原则和趋势。我们知道“历史的统一性在于,任何人试图叙述它的一小段,必定会感到第一句便扯破了一面无缝的大网。”波洛克和梅特兰告诫我们的话,一直在指导、甚至警告我们。本书描述欧洲资产阶级政权的崛起并探索它反抗敌视它的法律制度的斗争。我们更一般性地论证:法律变革乃是社会各阶级之间冲突的产物,这些阶级谋求把社会控制制度转变到适合于自己的目的,并将某种具体体制强加于社会关系之上以及予以维护。   对我们来说,研究法律史——或者更确切地说是研究法理……去看看 

第九章 希望 - 来自《论人的天性》

传统宗教神话及其世俗翻版看来是不可避免的没落,导致了我们的第一个困境,随之而来的,是道德规范的丧失,关于人类处境更深的孤立无助之感,以及向自我的收缩和急功近利等等,第一个困境的理性的解决,可以通过对人类天性更深刻更勇敢的考察而达到,而这就必须把生物学的种种发现与各门社会科学相结合、将来会更严格地证明,精神是大脑神经无机制的附生现象,这一机制本身又是遗传进化的产物;自然选择在上百万年的时间内作用于古代环境中的人类群体,导致了这种遗传进化,神经生物学、个体生态学以及社会生物学方法和思想的适当延伸,将为社会科……去看看 

“文化”基督徒现象的社会学评注 - 来自《这一代人的怕和爱》

一   自本世纪中叶以来,基督教的合法传言活动在大陆实际中断,无神论意识形态取得了实质性的社会法权,以至于基督教的信仰和社会生活只会引起人们的政治警觉意识。然而,近十年来,社会层面对基督教的政治警觉意识至少在城市区域有明显减弱,基督教的认信在已成为社会基础意识的无神论语境中自发漫生。尤为引人注目的是文化知识界中出现了宗教意向和对基督信仰的兴趣。这一精神意识之趋向在文学、艺术、哲学和人文科学领域中,尽管实际上不仅丝毫不具普遍性,而且显得脆弱孤单,但确有增长的趋势,以至于某些教会权威人士声称,基督教将……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