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南下广州

 《停滞的帝国》

(1793年12月6日-14日)

  12月6日,继续溯赣江而上,船队穿行于群山间,山坡上的梯田里种着甘蔗。赣州府是一座大城市,四周围有城墙。使团受到士兵的列队欢迎。旌旗招展、锣鼓齐鸣、礼炮阵阵、人山人海。

7日。河道太浅了,必须换乘更轻巧的船只,除非“把河底的石块搬开,再用铁耙在砾石中耙出一条航道来”。经过两天的缓慢航行,于9日来到南安府。显然,船再也不能前进了。这已是第二次从陆路穿过一片高地了。这是梅岭山口。此山并不是因为高而闻名,它还不到300米高,而是因为它地处北京——广州的正常航线上,它是2500公里航程中的唯一的一次间断。前面的那个山口是因为英国人要绕道浙江才遇到的。

梅岭山口马乱跑

  马戛尔尼的叙述很简单:“12月6日。根据各人所好,我们坐轿子或骑马上路了”。多么幽默!除了斯当东,其余人的选择只限于在不同的马中进行。“赣粤交界处的群山构成一幅罗曼蒂克的景色,让人叫绝”。山腰里凿出来的崎岖小道使人免得绕大弯子。下山后,来到一片稻田中间。从一条江到另一条江中间有50公里的山路,我们用了9个小时才走完。据耶稣会士马国贤说,1710年时这条道上游客云集,说它像一条山路,倒不如说它更像一条去集市的路。而在1793年,这里的情况就不能同日而语了。

  马戛尔尼舒舒服服地坐在华盖下,欣赏着四名轿夫的矫捷步子。你可能以为轿子作为体面人的交通工具是以庄重的步子向前走的。这就错了:他们的轿夫“走得很快,比飞鸟还要快”。给当官抬轿的轿夫每天从早到晚要走100里。他们这一行可不让人羡慕。乾隆年间的一首叙事诗对他们的命运有所描写。

  按日轮派听驱使,

  扛抬迎送奔长途。

  赤足击地茧重裂,

  秃肩磨扛血缕濡……

  这些中国人是多么的勤劳!“从杭州开始,我们的船夫每天至少有20次双腿齐膝被河水弄湿。河水浅时,他们干脆拉着船走。我看到两名脚伕把一个几乎重达一吨的货物从一条船抬到另一条船上”。

  他们的诀窍是什么?“他们只吃米饭,可是结实极了”。中国人的人种是否优于其他人种?“我们不相信在安的列斯群岛上的黑人会干那种使人筋疲力竭的活。而对欧洲人来说,仅仅干活时的叫喊声就会使他们疲惫不堪”。见过中国人干活的欧洲人,有时难免会有一种颠倒过来的种族主义:对本民族的蔑视。

  使团的其他人只能在圈着300匹马中挑选。每人交出在下船时发的号,挑出归他骑的马。大家都上马出发!安德逊运气不佳:一匹尚未完全驯好的劣马:“可我已交了我的号,不管它有多差劲,是我挑的,也只好认了”。就这样,”外交团成了骑兵团”开始出发,大队中国士兵紧跟在两侧一起行进。

  这支英国骑兵队里不是只有认可合格的骑兵:“我们全神贯注地在看着自己出洋相。从没有人见过这样的马队。大多数机械师、士兵和仆人都是些可怜的骑手,他们都是第一次骑马”。绅士就值得骄傲了,因为他们所受教育的第一项就是骑马……现在听到的是一片嘻笑声,看到的是他们惊惶失措的滑稽样。

  爬山时,因为道太窄,只得下马步行。在顺利到达李公乡后,就在那里用午餐;又是士兵列队欢迎、鸣炮致敬。安德逊对妇女更感兴趣:“这里的妇女比起已经路过的那些地方的妇女享受有更大的自由”。

  过了山口,从攀登陡峭山坡的危险中解脱出来的骑手们,“欣喜若狂地”从南面的缓坡上往下冲。到达地处平原的南雄时已是傍晚。店铺和住家都已点上了灯笼。士兵为我们在人群中开出一条道,一直到知府衙门。晚宴设在灯光通明的院子长廊里。“中国人不能设想,豪华的场面能不张灯结彩”。

马戛尔尼谢绝邀请,不在“巡抚官邸”过夜。他的随行人员却都留在那里。他急着赶回停在码头的船上。不讲情面的托马斯指出,这根本不是“巡府官邸”,而又是“贡院”。运来装船的行李都有一个标签,上面标明该下哪条船。工作是多么的仔细!

总督先行一步

  进入“他的”省界,总督就要离开使团。马戛尔尼想他可能要为在广州接待英国人作准备。事后,他就明白:长麟到了他职务所管辖的地区再陪夷人就不合适了。他先行的原因,不是因为迎接使团,而是要与它保持距离。

  又一个说好话的机会。总督“给皇帝的奏折里措辞极佳,所以他敢说使团在离开中国前,一定会再一次得到皇帝的恩典”。马戛尔尼将计就计:“皇帝对我的最大恩典,就是对在广州的英国臣民表示仁慈”。这下,他对长麟的善意,对王大人和乔大人的乐于助人都充满了信心,他认为王、乔两人很受总督的器重。

托马斯在日记中写道:“河道太浅,尽管船吃水不深,还是不时要用人力在缺水的河道上拉拽”。英国人缓缓前进,而长麟却兼程赶路。这次动身时,赫脱南突然充满了怀乡之情:“我们离非常想去的那个地方只有几里之遥。在这个多事之秋,我们已有15个月没有来自欧洲的消息了”。

任务完成

  不管英国人在做什么,龙的眼睛总盯着他们。12月12日,江西巡抚陈淮终于摆脱了英国人,上本皇帝说:

  “两广督臣长麟带领该贡使于十月十八日入江西境,计正副贡使及随从各夷共七十七名,行李什物一百九十七抬。赣州镇臣在交界地方接护。十九日各船装放行李,二十日开船行走,二十六日经过省城南昌。臣渡江会晤督臣长麟,知该贡使等沿途甚属小心恭顺。十一月七日,轿扛人伕马匹早经齐备,即于次日登岸过岭,进入广东境。并接督臣长麟来札,备述江西一路墩台营汛队伍俱整齐严肃,夷人等均知凛畏。”

驿差快马传信。夷人顺利撤走。龙可以重新入睡了。

多种用途的船女

  沿北江到广州的一段航程有260海里。广东是最富庶的省份之一。但其北部还是比较贫瘠。小斯当东记道:山岗上种着落叶松。在田野里,相隔一段很长的距离可以看到一座小房子。石坝调节水流,有口子的地方水以很大的速度流了出去。

  韶州位于北江与一条从西北方流来的河流的汇流处。巴罗说:“它周围的风景美丽动人。这一带平原上种植稻米和烟草。山岗上则种棉花”。托马斯则说:“山区多岩石且险峻。很少或根本不种树木。今天我们看到船由妇女划桨掌舵”。安德逊写道:“沿途我们常常看见这样的妇女,她们手划着桨或掌着舵,一个孩子捆在背上,另一个孩子挂在前胸。”但划船的多半是年轻妇女。她们身穿白色衣裙,头戴草帽。

  巴罗又说教起来:“她们除了撑船外,还操一种不那么体面的职业。但她们是得到父母和官方同意的。只要能分享好处,他们是允许这种下流买卖的”。家庭和国家是可耻的同谋……令人反感!

  当拉弥额特神父发现斯当东也怀疑国家同这些妇女分成时,他真的惊呼起来并补充道:一个拉皮条的丈夫是要受到“鞭笞和发配充军的。”但法律不是对同已婚或未婚女子发生婚外性关系判处有“罪”吗?杖八十。按仁慈的遣使会教士的说法,道德秩序在广州和北京都已占了支配地位。有谁相信呢?

上一篇:第七十章 标志进步的火柴

下一篇:第七十二章 那里憎恨洋鬼子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4-6 民主国家害怕哪种专制 - 来自《论美国的民主(下卷)》

我在美国逗留期间已经注意到,象美国那样的民主社会情况,会为建立专制提供非常便利的条件;我在回到欧洲后发现,欧洲的大部分君主已在利用这种社会情况产生的思想、感情和需要去扩大他们的权力范围。这使我感到,基督教国家最后也会受到类似古代的一些国家曾经受到过的某种压力。对这个问题进行的细致研究,以及五年来的反复思考,都没有减轻我的担心,但担心的对象变了。在以往的时代,从未有过一位君主专制得和强大得能够不用次级君主政权的帮助而亲自管理一个大帝国的全土;也没有一位君主试图毫无差别地让全体臣民一律遵守划一的制度……去看看 

中国哲学简史 第廿八章 - 来自《中国哲学简史》

中国哲学在现代世界  讲完了中国哲学全部的演变和发展之后,读者可能要问这样的问题:当代的中国哲学,特别是战争时期的中国哲学,是什么样子呢?中国哲学对于未来的世界的哲学,将有什么贡献呢?事实上,我经常被人询问这些问题,而且感到有点为难,因为提问的人要问某种哲学,而他对这种哲学所代表的、所反对的各种传统并不熟悉,那是很难向他解释清楚的。现在就好了,读者对于中国哲学的各种传统已经有所了解了,我打算继续讲前一章所讲的故事,来回答这些问题。哲学家和哲学史家  这么办的时候,我想只限于我自己的故事,这完全不是因为我认为这……去看看 

第八章 耕作集约度增加:作物选择模式、单位产出及边际生产率(上) - 来自《佃农理论》

我们可以回想一下,减租后,耕作集约度增加假说告诉我们,存在着一种在单位时间内单位土地作物总价值最大化的趋势。由于不同的价值与不同的作物相关联的,由于各种作物的不同物理特性要求有不同的耕作投入集约度,因此,也就要求有正确的作物选择模式。就是说,对地租施加限制后,作物的种植也存在着可以预期的选择模式变化。所观察到的不同作物产量的变化与所预期的作物选择模式相一致,提供了证明以下观点的证据,即:减租后,在佃农的耕地上,土地的边际产出增加,而佃农投入的边际产出下降。  因此,在这一章中,我将试图做两件事情。一是探讨台……去看看 

第二封信 - 来自《历史深处的忧虑》

卢兄:你好!   我尚在犹豫如何继续写下去的时候,你的回信已经来了,说是很有兴趣看我写下去,我试试看吧。   美国的自由不身临其境是很难想象的。 我一旦动手写, 就发现,要写美国的 “自由”,好象必须从它的“不自由”写起。在中国的时候,我觉得周围的人都认为,美国既然是以“自由”而出名的地方,那就是行为可以非常放任,没有什么约束。我差不多也是带着这样的概念踏进这个国家的。但是,才住了没几天,一个女孩子告诉我,她的一个好朋友被拘留了。前一天正好是周末,那个年轻人和他的朋友在自己家的河里划船,钓鱼。但是,他们越出了自己的……去看看 

第二十一章 应变能力:生死攸关的问题 - 来自《未来时速》

兵之情主速。                                 ——孙子,《孙子兵法》   这是一次技术的胜利。在大部分人的回忆中,1991年的海湾战争正是如此。巡航导弹紧贴着几百英里的地面飞行,击中了严密设防的目标;偷袭的战斗机躲避了雷达在通信中心和桥梁上投下了智能炸弹。在沙漠风暴战役的38天时间里,美国军队和它的盟军掌握了制空权。盟军的空军部队每天出动2500架次飞机,伤亡数却最低,他们发动了“左钩拳”地面袭击行动,在地面行动100小时后就把伊拉克从科威特驱逐出去,并结束了战争。   但是海……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