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会合

 《停滞的帝国》

(1793年12月24日-1794年1月1日)

如果说马戛尔尼深居简出,他的随行人员就自由多了。这使我们得到几个中西合壁的广州的珍贵镜头。当然,与以往一样,最生动的描写来自小斯当东。

游览手工业区

  “12月22日。今天我们摆渡到对岸的英国代理行去,这条河要比泰晤士河宽得多,代理行的建筑确实非常漂亮。我们逛了附近几家大店铺。令我惊讶的是商店的名字,甚至他们所卖商品的名字都用罗马字写在每家店铺的门上。更令我惊讶的是:大部分商人都能用英语交谈。他们的英语还相当不错。我们看到一家很大的瓷器店,品种之多不亚于任何一家英国瓷器店。街道很窄,两旁商店林立,没有住家,很像威尼斯的梅斯利亚区。”

  广州已不再完全是中国了。今天在那里仍然可以看到许许多多用罗马字写的招牌;在那里,常常可以听到人们说英语。这些现实已有很长的历史了。

  “12月24日。我们再次过河。在众多的店铺中,我们参观了一间画室和一家泥人店。我们在画室观赏了几幅画着船的油画。这些油画或运用英国手法、或运用中国手法绘制。我们还欣赏了几幅极美的玻璃画。在泥人店里,我们看到许多用粘土捏成的泥人儿。它们像大玩具洋娃娃,险上着色,身穿衣裳。有人告诉我们,在衣服里面,泥人儿的身体像它们的脸和手一样逼真。”孩子除了手和脸就看不到别的了:中国的廉耻禁止赤身裸体,即使是玩具娃娃也不例外。我们还发现“在英国见到过的、头能转动的瓷娃娃”。

  托马斯和家庭教师一路闲逛。这位先生也给我们留下了他对广州这个“集市”的印象:“他们把所有在欧洲制造的产品模仿到了以假乱真的程度:从各种家具、工具、银餐具等器皿直至箱包。所有这些仿制品的工艺与英国制造的一样好,而价格要便宜得多。”在欧洲市场上出现过仿造中国的假古物,现在轮到中国来仿造欧洲的新产品了。

  这一伪造工业大有发展前途:只要看看今天的广州,如离夫子庙不远的自由市场就行了。“中国裁缝简直可与伦敦的相媲美,但价格要低一半。”由于许多丝、棉织品在原地生产,因此“没有一个地方穿衣服能比广州更便宜了”。现在价格没有变;但想穿英国的面料和裁剪式样的衣服,那么最好到香港去买。

  “在广州,浆洗内衣的技术非常好,而且比欧洲任何一个首都的洗染店的价格都便宜。”中国洗染店已经有了使他们日后征服加利福尼亚的名声了。”“只要不受骗上当,总是有好生意可做的。”因为“中国人认为对洋人不老实是机灵的表现。”这些讨厌的中国人把诈骗提高到一门艺术的位置:“很少有欧洲人没有遭受过这方面的教训。”可以猜想赫脱南并不属于那些“幸运的少数人”(happy few)之列。

  另一个有关语言的信息:当时就有人说一种英-葡语混杂起来的洋泾洪语。赫脱南听到一个中国人不客气地回答说:You nosavey english talkey(你不会英国话)。多灵的听觉!德国家庭教师的面目被揭穿了。

  赫脱南不知疲倦地又把学生领进一家制造自动木偶的工场:“一个耍杂技的在一根绷紧的绳子上跳舞、一个画画画得好极了的小家伙、一只会叫的狗。所有的动作都伴有悦耳的铃铛声。”中国人酷爱这些小玩意儿,并着手仿造。大家就能理解为什么丁维提的机器并没有对玩腻了的朝廷产生惊人的效果了。

但托马斯至少还没有玩腻:每次他都争着过河去对岸。“我们去看了中国人是如何切割玻璃的。他们使用的是一种钢具,而不是钻石。我们还看了镜子的制作。中国人把水银涂在锡片上,然后再把涂有水银的锡片贴在玻璃上。接着我们还观看了瓷器的烧制和上色。先把瓷器放在温度递增的火上烧,一直烧到它能耐炉温,它在炉中被烧得通红。瓷器上的图案是趁热画的。”

绅士们一起过圣诞节

  勋爵把下人打发到“狮子”号上去,与陛下的士兵一起欢度圣诞节。其余人则过河到代理行午餐。有身份的英国人,相聚在天涯海角是多么高兴!托马斯在日记中是这样写的:“我们在一个挂着巨幅油画的漂亮大厅里用餐:有代理行的先生们、东印度公司船队的大多数船长和我们。”丁维提透露:在这张节日的餐桌旁就座的至少有60位绅士。

  安德逊指出了奇怪的一点:“英国商行的大班们得到特使的允准,请随使团来的乐师去他们的教堂演奏,因为他们对我们已经没有用处了。”我们从偶尔听说的一桩小事中了解到:在广州的英国人并非全都抛弃了基督教信仰。两年前去世的卫理公会创始人约翰·韦斯利半个世纪里没有在英国骑着马白跑:结果是卫理公会的复兴。为什么东印度公司没有从他们那里给广州带来一点火苗呢?

  总是别出心裁的天文学家随身携带科学仪器飘洋过海,现在竟在讲授一系列物理课程。一些“英国和欧洲”常驻代表和侨民表现出“极大兴趣”。一些懂英文的中国人听起来困难就多些:“一个满脑子生意经的本地人”以为丁维提“要推销他的产品,所以才讲得这样头头是道”,就问他“要拿多少佣金”。了维提记下原话,但不再为此激动:“中国人的观念与欧洲人的观念形成多么奇怪的对比。”一个公行的商人问他能否“不站起来就变掉挂在墙上的一幅画。”对于天文学家,这真是在另一个星球!

  元旦那天,绅士们再次相聚庆祝。3点左右,在英国代理行摆了一桌与圣诞节同样的筵席。小斯当东饱餐一顿,但天黑时就被带回住所。他有点儿嫉妒了:“其他先生都留下来晚餐。”这个12岁的孩子的处境真是奇怪。700个英国人中唯独他能用中文应付,也唯独地被打发去睡觉……因为他毕竟还是个孩子。

  英国人在一起生活:但并不总是这样令人愉快。托马斯告诉我们:“狮子”号在舟山锚地停泊的数月中,有6名英国军官发生过三次决斗。中国人对这种野蛮的习俗有所了解吗?在他们的书信中未提及此事。否则,他们从中更能证明英国人的“残忍”了!在中国,人们也同样重视名誉;但他们不认为非要用剑捅破胃来“挽回面子”。

在欧洲,法国国民公会议员没有理由抱怨这第一个抛弃基督教信仰后的圣诞节:胜利指引着他们前进。12月21日,旺代人在萨韦内被打败。韦斯泰曼将军当晚在国民公会骄傲地写道:“不会再有旺代了。我刚才正把他们埋葬。我让马把孩子踩死,对妇女进行了屠杀。我没有留下一个俘虏。我消灭了一切。”

花会

  中国人会纵情玩乐吗?巴罗有幸参加过他们的一次活动。使团的总管与护送团的总管乔、王两位大人成了好朋友。因此,他应邀出席了一次娱乐,没有其他宾客。由于使命的重要性,使团过着封闭的清教徒似的严格生活。巴罗是唯一能看到中国官员不总是严格的儒教徒的人。他为我们掀起了帷幕的一角:“中国人在一起时的表现与在外国人面前的表现大不相同;如果他们彼此信任,他们就无拘无束。”

  王大人、乔大人遇见了他们一位做官的朋友:“晚上,此人在一艘豪华的游艇上为他俩摆花酒,我也应邀参加。”巴罗到时,发现三位官员都有女人相伴。每人身边都有“一个穿着华丽的年轻女子”,她们“嘴唇、面颊和下巴都施了胭脂”,脸的其他部分和脖子上“抹了一层铅白粉”。这三个美人儿一一向巴罗敬“一杯热酒,同时自己先用嘴唇在杯里抿一下”。与日本上流艺妓完全一样。

  晚饭的菜肴之多,质量之好都是巴罗所从未见识过的。席间,年轻女子吹萧唱曲。穿得挺花哨,可唱得并不好。没关系:“我们毫无拘束、自由自在地度过了一个十分愉快的夜晚。”在告辞时,主人让巴罗对此只字不提;他们担心“同僚们听说让一个夷人参加这一放浪形骸之事会不高兴的”。因为巴罗知道——当然这并不难——这些女人在当时“出租了服务后”,在他走了之后还将把她们的服务延长下去。如果王、乔两位大人请巴罗留下来,他会承认这事吗?

上一篇:第七十三章 广州

下一篇:第七十五章 与外界联系的修士和奸商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五章 西汉 - 来自《历代职官沿革史》

==============第一节 西汉的政治概况==============公元前202年,刘邦打败了项籍,做了皇帝,立国为汉,建都长安(今陕西西安市西北)。刘邦做皇帝的时候,汉朝廷直接控制的领土仅十五个郡,其余领土都分封给诸侯王,几乎恢复了战国时期的割据局面。分封在当时是政治的需要,不这样做,就不能取得这些人的协力相助,共同打败项籍,也不能换得这些人对皇帝名义的承认,自然也就不能取得和平和统一。刘邦成帝业后,在位七年间,为巩固其地主阶级政权,首先建立起一系列的制度,分别诏令萧何定律令,韩信定军法,张苍定历法及度量衡程式,叔孙通定礼仪。汉朝的各种……去看看 

第一章 导言 - 来自《佃农理论》

A.论述范围本书由两部分组成。第一部分推导出了一种分成租佃理论,用它来探讨在一种主要的土地租佃形式下资源配置的性质。分成租佃制是一种土地租佃方式,在该安排下,合约规定了每一时期佃农按其产出的多少缴纳一定比例的地租。一般说来,土地所有者提供土地,佃农提供劳动力;其他投入可由当事人任何一方提供。因此,分成租佃制也是一种分成合约行为,在这里,我们可以把它定义为两个或更多当事人为生产出某种相互同意的产出而把私有资源组合在一起,然后合约当事人根据他们所放弃的生产资源的某些权利来约定一个共同所接受的报酬比例,据……去看看 

第十二章 奥康纳的势力日益衰落 - 来自《宪章运动史》

关于这一时期各党派的情况,恐怕没有详细介绍的必要。 宪章团体内部显然缺乏和衷共济的精神。奥康纳1848年4月 10日的策略是造成分裂的主因。暴力派和这个宪章运动领袖 显然互不相容。他们力图掩藏这一点,但他们的情绪过于激 烈,要长期隐忍是很难做到的。欧内斯特·琼斯虽比部分同 事审慎一些,但他对奥康纳策略的厌恶也是众所共知的。然 而,奥康纳采取放弃游行的方针却是正确的:群众尚未具备 与政府进行武力较量的条件。他的错误不在于放弃游行,而 在于长期鼓励那些大言不惭的空谈家和代表大会中热心有余 而观点错误的人们,甚至……去看看 

2-4 纯粹理性之历史 - 来自《纯粹理性批判》

在此处揭示此一标题,仅为指示今后之从事哲学者在此体系内尚留有彼等必须完成之一部分耳。我自先验的观点,即自纯粹理性之本质,对于在此领域中曾努力从事之人士所有著作予以概括一览,即为已足——此一览中发见无数庄严之结构,顾仅在废墟中耳。   人在哲学之幼稚时代所以之开始者,实为吾人所欲以之为终点者,即以关于神之知识开始,专心从事于另一世界之期望,或宁谓为从事研讨另一世界之特殊性质,不能别有其他途径,此实为极可注意之点。自各民族野蛮时代遗留至今之古代宗教仪式所产生之宗教概念,虽极粗鄙,但此并不妨阻较为开化之人士……去看看 

第十八章 穿插敏铁拉 - 来自《蒙巴顿》

平原围歼计未成,蒙氏速把新策生;   遣派铁军去奔袭,腹背插刀敌入瓮。   盟军大规模进攻缅甸的行动,首先从强渡印缅边境东侧的亲敦江开始。   1944年11月10日,斯托普福德将军指挥的第33军在亲敦江西岸完成攻击部署。黄昏时分,阿萨姆团的一个突击营在炮火的掩护下,向江对岸的莫莱发起冲锋。士兵们乘坐的橡皮舟在湍急的水流中如同一片树叶,他们不顾东岸日军阵地射来的子弹勇敢地向前挺进,在付出一半伤亡的代价后,终于登上了东岸。接着,该军的第 20师主力也陆续渡过了亲敦江,并占领了莫莱。与此同时,第11东非师在皇家空军准确无误……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