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明天的中国

 《停滞的帝国》

(1793年1月13日-15日)

   我们是未来的信仰者,我们信赖的是希望,望着的是曙光。

于勒·米什莱

  在离开中国之际,马戛尔尼在专心做总结;他以前在解释对话者谜一样的行为时经常出错,但他总结的预言性质直至今天仍令人感到吃惊。

经验使他擦亮了眼睛。他对此进行了思索,并最后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当时这些英国人在吸烟室里评论起(尽管在自己人之间)各人幻想的破灭。这次使命失败后,还有“更直接的途径”可以使英国的贸易订入中国。勋爵不同意这些头脑发热人的意见。他陈述了中英交恶可能给两国带来的危害。

只要几艘三桅战舰,中国就会分崩离析

  首先,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中国将吃苦头。“如果中国禁止英国人贸易或给他们造成重大的损失,那么只需几艘三桅战舰就能摧毁其海岸舰队,并制止他们从海南岛至北直隶湾的航运。”更严重的是:“朝鲜人将马上就会获得独立。”“把中国和台湾维系在一起的联系是如此脆弱”,只需外国介入,它立即就会被切断。还有“从孟加拉只需稍稍鼓动,在西藏就会引起动乱”,这是易如反掌的事。

  “葡萄牙人在地球的这部分土地上已经死亡”,澳门“依赖着英国的金钱’”,葡萄牙人的“存在只是个幽灵”。来自马德拉斯的一支小武装力量可以轻而易举地从葡萄牙人手中夺走这个宝贵的半岛。“我们也可以定居在伶仃岛”,澳门“就会在很短时间内自动崩溃”。

  现在我们是在1794年,19世纪中国的全部历史好像已展现在我们面前。马戛尔尼出使使我们可以画出这段历史的轮廓,我们只需按着轮廓就能确定未来的面貌。

  1月和2月,巴瑞托上尉乘“豺狼”号察看了地处澳门和香港间的岛屿。他的报告指出,伶仃和香港适合殖民。1842年,英国确定把香港变为殖民地。正如马戛尔尼所预言的,这种安排造成了“澳门的衰落”。勋爵的另一个预言也将实现:守卫虎门的两个要塞在鸦片战争中将被“六门舷侧炮”摧毁。

  他预言:封锁这个海峡,“广州就会窒息”;数百万依靠外贸或捕鱼为生的中国人将“被迫挨饿、抢劫或起义”。中国将处于混乱的境地,这“将使俄国有机会在黑龙江流域建立统治权并攫取蒙古诸省;面对如此有利的时机,叶卡捷琳娜二世原有的野心就会暴露无遗”。马戛尔尼拥有在俄国供职以及与松筠会谈的经历,他很清楚两次被哥萨克攻克,而两次被中国人收复的阿尔巴赞要塞造成了中俄两国在黑龙江流域的冲突。

  但是,发动战争就等于中止贸易。联合王国也将遭受巨大损失。“我们在印度的殖民地,因贸易中断,将受到最大的损失”,因为中国是“棉花和鸦片的销售市场”——是的,这词终于说出来了。“在英国,毛纺工业很难从这样的冲击下恢复过来”:估计每年将损失五、六十万英镑,几年后的损失将翻一番。一个正在发展的白铁、铅、五金制品、钟表和其他机械制品市场亦将关闭。英国不仅会失去丝绸,而且也会失去一件“生活必需品”——茶叶(马戛尔尼例确实带了不少幼苗可以在印度栽种)。这里还没有把“商船”和“国库”的那些一点也捞不回来的损失计算在内。

确实,这些损失都是可以弥补的。中国对于英国并非必不可少。随着时间的推移,失去的市场可以在别处再找回来。对侵略性经济的强烈信心使马戛尔尼兴奋不已。

破败不堪的旧船

  不管英国人进攻与否,“中华帝国只是一艘破败不堪的旧船,只是幸运地有了几位谨慎的船长才使它在近150年期间没有沉没。它那巨大的躯壳使周围的邻国见了害怕。假如来了个无能之辈掌舵,那船上的纪律与安全就都完了”。船“将不会立刻沉没。它将像一个残骸那样到处漂流,然后在海岸上撞得粉碎”。但“它将永远不能修复”。

  于是,亚洲及世界各地的贸易将受到“扰乱……各国的冒险家都将来到中国”,企图利用中国人的衰败来建立自己的威望。而“在他们之间将展开无情的斗争”。在这种对抗中,富的愈富,穷的愈穷。“英国靠着它的创业精神已成为世界上航海、贸易和政治的第一强国;从这样的急剧变革中,它将获得最大的利益,并将加强它的霸权地位”。

  从最近的将来考虑,“只要尚有一线希望可以通过温和的方法取得成功”,英国的“利益”以及它的”人道精神”应促使它不入侵中国。

  马戛尔尼认为克莱夫勋爵的征服天朝帝国领土的计划实在“荒唐无稽”。他要给中国人时间,让他们抓住使团刚刚提供的机会:即对英国人有个好评价,并从而“更礼貌地与他们相处”。

  那怎么办呢?应该在广州安排一位由国王委派、同东印度公司分开的全权公使。特使又采纳了钱德明神父的建议。我们的一位见证人夏庞蒂埃·德·科西尼对此是这样评论的:“这位代理人在贸易活动中没有直接的利害关系。他代表国家,这样他在中国政府面前比一个商行就会更受到尊敬。”

  马戛尔尼明确指出:这位国家代表的任务是,“保持使团所赢得的一点进展”,因为它“已使中国政府对英国人有了一个有利的评价”。因为“帝国的最高层人士”由于使团做了工作而抛弃了“偏见”,进而到了“尊敬英国,表示了对英国人的友谊”。证据就是私下交谈时“十分愉快”和辞别时的恋恋不舍。一位精明的外交官应会通过与总督、巡抚、海关监督的直接联系把这种好感维持下去。

  马戛尔尼深信,在北京让他负责转交国王的表示中国拒绝与英国保持经常联系的那封信,因为有了最后一份诏书而过时了。在这一点上,他错了。他不明白,中国人之所以谨慎地对待他,那是因为他们不想给英国人以报复的理由。他却以为所有中国人对他的看法都同王大人与乔大人的一样。

  他那发自内心深处的人道主义使他透过不同的习俗来看他的同类。在作为中国人之前,中国人首先是人。他们有些怪,确实如此。“但他们同我们一样也是有血有肉,也受七情六欲的支配。他们不信任外国人,但难道他们的怀疑没有道理吗?在英国人去过的世界所有地方,他们哪有不因为意识到自己的优越而不向对方表示蔑视的?”“既敏锐又自负”的中国人必然会发现“英国人的这种乖戾”。

  马戛尔尼是人道主义者,所以也是乐观主义者。他像孟德斯鸠一样,认为偏见来自对自己和他人的无知。歌德读了中国小说《玉娇梨》后发现,人类感情的相同点超过了异国情调。马戛尔尼也许会同意这种判断。

  只要在广州有一位英国常驻代表就能促进两国人民之间的友谊了吗?中国当局给予这位代表多大的自由呢?问题不会提出来,因为建议还没有下文:东印度公司消极抵制。

  法国人皮隆看见马戛尔尼登船回国:“使团没有取得预期的成功。”10年后,他这样分析了马戛尔尼的失败:“我们看到他带着全体随从人员和一部分礼品回到广州,而从中国政府那里什么也没有得到。他们为什么要来呢?当然不是为了扩大贸易,英国的贸易情况很好。中国人在想:他们要干什么?他们要像在印度那样干涉我们的内务。”

  1月8日,罗伯斯庇尔同时揭露了他的“左”派和“右”派——“忿激派”和“宽容派”——对手。13日,“宽容派”的一员,法布尔·德格朗蒂纳由于在清理法国东印度公司财产时渎职而被捕。

  在广州湾,“狮子”号船尾朝着香港和伶仃岛扬帆南下。而英国的未来却在那里。马戛尔尼已经摸好了这里的行情。

上一篇:第七十六章 后卫战

下一篇:第七十八章 中国人更兴旺发达……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八章 致力于抗日民族统一战线 - 来自《林伯渠传》

在酝酿第二次国共合作的过程中  自从一九三五年底中共中央确定建立全民族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之后,林伯渠即开始参加党的统一战线工作,特别是有关国共两党合作方面,他不仅积极拥护党中央的方针政策,提出自己的建议,还直接参加了同国民党的谈判。   一九三六年初,由于日本帝国主义要把整个中国变为它独占的殖民地,我国广大民众和宋庆龄、何香凝、冯玉祥等爱国民主人士要求抗日,反对国民党进行内战。蒋介石集团为了维持其反动统治,对中共的政策也发生了某些变化。他们在继续调集重兵“围剿”红军的同时,开始试探同中共进行……去看看 

编者前言(上) - 来自《政府片论》

边沁的大量著作已经渐为人们并非不公正地遗忘了。对如此卷帙浩繁,如此带技术性以及由于思路与风格的奇特而如此经常地遭到误解的著作,确实难于使它重新获得生命。可是,这将是不幸的,如果那些最能代表边沁奇特天资并且在英国的思想领域中曾经留下印记的作品,仍然处在那已死的与无用的资料的重压之下。这些著作中,少数由于篇幅不长可以更易于为人所用。在这些少数著作中,主要有《政府片论》与《道德与立法原理》。后者已由克莱伦顿出版社再版。《政府片论》早已绝版,现在才再献之于众。本版所附的编者导言,是为了说明边沁在思想史……去看看 

1947—1955年 “我是工程师” - 来自《江泽民传》

尽管握有名牌大学的电机工程学文凭,江泽民还是遇到了找工作的难题。他虽然听说在中国东北的发电厂有空缺职位,但此刻内战正酣,交通几乎断绝,他去不了那里。由于无事可做,他和他的朋友童宗海只能四处打零工。在空闲时,他们就回学校去碰运气,希望在系里面的公告牌上出现一个工作机会。  “江泽民和我有一个约定,”童回忆说,“如果他发现有适合我的工作,他就告诉我,而如果我发现有适合他的工作,我也会告诉他。”  但不久,因为江一直忙于他事,查看公告牌就成了童的职责。8月,他看到了上海海宁洋行(这是一家中美合资食品企业)的一张招聘……去看看 

第三章 货币的控制 - 来自《资本主义与自由》

“充分就业”和“经济增长”在过去几十年内已成为扩大政府干预经济事务范围的主要借口。据说,私人自由企业经济具有固有的不稳定性。听其自然,它会产生繁荣和萧条这种周期性的循环。因此,政府必须进行干预,使事态保持稳定。在三十年代经济大萧条时期和其以后,这些论点是特别具有说服力的,并且导致这个国家执行新政和其他国家扩大类似的政府干预。近年来,“经济增长”已成为较流行的号召口号.他们争辩道;政府必须保证经济的扩展,使它为冷战提供必要的资金并且向世界上尚未表态的国家显示:一个民主的国家能比共产主义国家增长更快。……去看看 

第八章 通向健全之路 - 来自《健全的社会》

概论  我们发现,人们对资本主义所作的各式各样批判分析都有着明显的相似之处。  虽然人们确实批判了19世纪资本主义对工人的物质福利的忽视,但这决不是主要的批评意见。欧文和蒲鲁东、托尔斯泰和巴枯宁、迪尔凯姆和马克思以及斯韦策所论及的是人,是在我们工业制度下的人的处境。尽管他们以不同的概念表达了这一点,但他们都发现,人失去了他的中心地位,变成了达到经济目标的工具,人已经同他人、同自然相疏离,失去了具体联系,人的生命已不再有什么意义。我也详尽阐述了异化、疏离的概念,从心理学的角度说明了异化在心理上造成的结……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