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戈洛夫金——半途而废的使团

 《停滞的帝国》

(1805年秋)

  不是荷兰,而只有俄国才能在北京同英国人竞争。叶卡捷琳娜二世曾追击逃往中国的原住伏尔加河两岸的鞑靼人,派过一支军队警戒中国边界,并收容被天主教国家驱逐出来的耶稣会教士。她做这些好事时,当然在亚洲暗中有着自己的打算。

  当马戛尔尼坐船航向中国时,一个由拉赫曼中尉率领的使团在北海道登陆,想潜入日本,但未成功。伦敦就像圣彼得堡关心马戛尔尼使团一样,仔细地关注着这个规模极小的使团的一举一动。我们还记得松筠在陪马戛尔尼去杭州前刚在蒙古同俄国人进行了一次成功的会谈。

  叶卡捷琳娜二世死于1796年,但她的继承人执行相同的政策。亚历山大一世设法同中国不是在边境而是在北京建立关系。沙皇的外交部长波兰的恰尔托雷斯基亲王助了他一臂之力。他贪婪地阅读了马戛尔尼使团的叙述。俄罗斯帝国是中国的近邻,它不能比遥远的英国还不如。

  事情发生在1805年秋天,当时欧洲——包括俄国——正第三次结成联盟来反对法国。指定的使臣是戈洛夫金伯爵,他要一大群随行人员,包括60名卫士和一大队骑兵。波兰的大贵族任·波托斯基伯爵毛遂自荐,提出要以“伽伐尼科学方面的学者”即电子专家的身份陪同前往。恰尔托雷斯基的这位表亲和朋友既聪明又有教养,他像马戛尔尼一样自信能让中国人相信同科学技术先进的俄国交往他们会得到好处。他特别想当戈洛夫金的高级政治顾问——但后者不想听从任何人的意见。波托茨基是否向他建议过读读传教士、斯当东、巴罗等人的著作呢?但戈洛夫金是以法国方式教育大的,他的答复是“天下任何东西都比不上一位好厨师和美酒。”他打算以华丽的随从、沙皇的威望以及自己的才能来使嘉庆——乾隆的儿子和继承人——赞叹不已。

而波托茨基写道:“全是因为没有阅读马戛尔尼使团的叙述,我们才陷入让我们使团遭受失败的这场误会中去的。戈洛夫金让人在他的马车上写了这样一句话:上帝是仁慈的,前进!然后就带着一列引人注目的轻便队伍上路了。”

三封信

  使团向伊尔库茨克前进。它未到喀山,封库伦(乌兰巴托)王的信就提出把大部分随从留在边界上;另外马上要礼品的清单。戈洛夫金答复说像他这样身份的使臣至少要带250名随员。

  使团在色楞格斯克收到了第二封信,库伦王再一次强调:“减少随从人数并送上礼品清单。”戈洛夫金感到震惊,尽量把随从减少90人。在抵达边境前的最后一站特罗伊次克,库伦王的第三封信到了:“使臣若要一睹龙颜,就只能有70人入境。”

  波托茨基在给他兄弟的信中指出:“我的所见所闻都证明:由于他们制度的惰性,他们久而久之总会战胜别人的极力反对。”

  然而,只要使臣正式答应叩头,就可同意带124人入境。戈洛夫金为取得了进展而得意忘形,就作出了许诺。他不知道库伦王受命让使团在中国新年前随无数朝贡者一起进京。他们在1805年12月18日——即奥斯特金茨战役和普莱斯堡和约之间——在俄国的礼炮声中和中国的鞭炮声中进入中国。

那天数九严寒。热茶一倒出来表面就结起一层冰碴儿。在库伦王由他的满族办事大臣伴随着,再一次向戈洛夫金表示急于看到他们进京。他们请他第三天参加御宴。

圣体存在

  戈洛夫金由一批威武的俄国和蒙古骑士伴同着来了。库伦王把他带到香案前对他说:“皇上在库伦赐宴,实为皇恩浩荡。你应当拜谢。我对这些点燃的香施礼,你也同我一起施礼。”使臣只肯脱帽。库伦王训斥了他。俄国人回答无法相信这几支蜡烛就是皇上。嗓门越来越高。库伦王动了怒,后来语气又缓和了。大家冷冷地分了手。

  两天后重开谈判。但戈洛夫金遇到了障碍:“必须满足礼部的要求。它的规定是必须服从的。”库伦王又补充了一句早先使英国人大为惊讶的话:“你看,施礼并不是一件国家大事。”当然不是,但却责任重大,若要拒绝,使命便会失败。库伦王说他已向北京汇报情况,在答复到达之前,他什么也不准备谈。这需要20天。蒙古包里冷得令人无法忍受。

  北京的答复到后,库伦王请使臣重新进行会谈。“我现在执掌着撵走你们的权力。你到你们的皇上面前如何交差呢?”“我们的皇上会奖励我们的!你若要撵我们,悉听尊便。”王反驳说:“我对你们无法理解。派你们来北京,而你们却想方设法地不去。”

  他建议使臣请求皇上宽恕他未在库伦叩头,并写信答应到京后重施大礼。信里要按照中国的修辞习惯强调重复,连续允诺三次。戈洛夫金同意写信,但不愿道歉,并只允诺一次,他回去准备写信。但马上一些骑兵把库伦王和他的将官原先已接受的礼品退回俄国人的营地,并给了他一封信:“你们是一群荒唐之徒。请即离开。”戈洛夫金让他冻僵的部队掉转马头,快速奔向俄罗斯。

  英国人曾想敞开南方狭窄的门户;他们失败了。俄国人则想推开北方那窄小的门户,他们连试都没能试成。同英国人一样,他们想通过耀武扬威来取得成功。比英国人更傲慢?皇上不让他们入京,以免再把他们从北京撵走。

  当时,这次失败并没有改变欧洲的命运,到时候,中国南北两方的闭关自守却会改变世界的命运。

上一篇:第八十二章 蒂津——丢了脸的使团

下一篇:第八十四章 阿美士德——被驱逐的使团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1947——中华民国三十六年丁亥(1) - 来自《中华民国史事日志》

1.1(一二,一○)  甲、国民政府公布国民大会制定之中华民国宪法。  乙、蒋主席广播,维护和平统一方针决不变更,中共问题仍以政治解决,政府决不关闭和谈之门。  丙、国民政府发布大赦令。  丁、民主同盟发表声明,对政府公布之宪法,保留其接受之权利,并反对国大所通过之行宪办法。  戊、上海、南京、杭州一部份学生举行反美军暴行示威游行,要求美军撤退。  己、上海教授三十余人声援学生行动。  庚、冀南国军收复大名。  辛、鲁西共军攻占聊城。  壬、东北国军登陆大连附近之长山岛、海洋岛。  1.2(一二,一一)  ……去看看 

第四章 最高权力制定法律的权利 - 来自《政府片论》

一现在我们要讨论他在这段插话中所说的第三个题目,即权利(正如我们的作者所称呼的那样),最高权力所具有的制定法律的权利。这个题目占了相当长的篇幅。我在这里使用的标题,正是他自己在下一段文章中制定的标题。真幸运,我竟然为我自己找到一个标题,而且可能是毫不费力地找到的。给一段文章加上标题,也就标明了这段文章的主旨。但是,说明这段文章的主旨是一项任务,至少,我要强制自己去思考这一段文章本身。为这项工作,我还要尽最大的努力。二我要感谢在另外一节或两节中(我们已经看见,它是在这一段插话的后面出现的)所提出的一些猜测,因……去看看 

中国人的人格结构 - 来自《北大演讲选辑》

演讲者简介:   王登峰,北京大学心理学系教授,北京大学党委副书记。1981年9月入北京大学心理学系本科学习,1990年7月取得北京大学心理学博士学位,此后一直在北京大学心理学系从事教学、科研工作。主要研究方向为人格和社会心理学、临床心理学。已在国内外杂志上发表论文40余篇,出版学术专著4部。     一、人格的界定   讲到人格,是指我们在描述一个人的时候首先想到的是他的什么特点。这里有三个概念经常容易混淆,一个是人格,指一个人的比较稳定的特点。第二个概念是性格,指的是我们对这个人的特点的评价。换句话来讲,人格……去看看 

第三十章 - 来自《生死抉择》

李高成一回来就病倒了。     病得非常厉害,头晕、头疼、高烧、恶心、呕吐、胃痛,重感冒引起的诸多并发症,颈椎骨质增生突然产生的疼痛让他的半个身子无法动弹,脸上的肿胀也似乎进一步加剧了病情。他本来想在家里躺一躺算了,结果只躺了一晚上,第二天一早就被救护车送进了医院。他当时生病的样子,差点没把家里的保姆给吓死。因为他当时已经完全处于一种昏迷状态,而且满嘴胡话,瞎喊瞎说,似乎已经失去了任何意识。     几十年了,这是第一次,以前从来没有过的情况。连他自己也没想到他会病得这么厉害,以至于会在失去知觉的情况下……去看看 

第13章 威斯蒂德 - 来自《边际效用学派的兴起》

Ⅰ   马歇尔、埃杰沃思和克拉克对运用边际效用的优先权均有某种要求,但菲力普·亨利·威斯蒂德则有所不同,他在边际效用学史上多半是一位门徒,而且主要是作为教师而闻名,他在1880年代曾对许多人很好地运用边际效用学说作出了贡献。   我们不知道最初是什么因素引起了威斯蒂德对杰文斯《理论》的注意。威斯蒂德于 1874年来到伦敦,任小波特兰街惟一神教教会牧师20多年。杰文斯于1876年来到伦敦,比威斯蒂德晚来两年,一直在此住到去世(1882年)。他们都住在伦敦期间(1876- 1882年)可能有些来往,但没有什么材料可以说明这些来往的性质……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