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内破裂

 《停滞的帝国》

(1850年-1911年)

  天道不仅由于外来的打击而遭到了动摇。它在满清王朝无法再平衡的民族主义反应的压力下从内部破裂了。

  在中国国内侮辱中国人,外夷证明了“天命”已不再授予这王朝。马戛尔尼谈到秘密会社策动的叛乱。这并不是一种新的现象。但在1850年,它的规模空前壮大,这就是太平天国起义。它特别反映了中国的民族主义,但具有时代特征的是这种民族主义开始借助西方的武器——为了更好地同西方作斗争。这次起义的领袖是广东的一个年轻农民洪秀全,他在广州曾同欧洲人有过往来。他从这些接触中记住了两件事情:西方的技术优势和对基督教新教的一些初步概念。尽管方式简单并带有空想的性质,他是把西方思想与中国民族主义结合起来的第一个人。

  他宣布自己是“耶稣——基督的弟子”;他的信徒组成了“拜上帝会”,每月祷告两次,遵守十诫,禁止酗酒、吸烟、抽鸦片和赌博。他们主张男女平等,要求均分土地。因为他们反复提出后一个口号,便成了毛的先驱。他们关注由于19世纪人口爆炸加上社会保守所引起的农民日益贫困问题。

1851年,洪自封皇帝,称为“天王”。数百万与满清王朝敌对的中国人追随他。1853年,他攻占了南京。自封的皇帝很快就控制了18个省份中的11个。但他的力量却分裂了。在进攻上海时,他遇到了劲敌:西方人从1861年起向满清王朝提供了武器弹药、顾问与雇佣军,以把清朝从太平军手中解救出来。他们的军事机器把原已被内哄削弱了的人民起义军的进攻粉碎了。“天王”服毒自尽,人们把他碎尸万段。在起义导致的2000万死者中又增加了一名新的殉难者。

慈禧太后

  1861年也是咸丰皇帝死的一年。他的儿子,4岁的同治即位。但同治的母亲,贵妃慈禧将在半个世纪里掌权。她聪明,但毫无顾忌,并与乾隆或嘉庆一样坚信满人优于汉人,汉人优于西方人——就像坚信儒家的思想永远适用一样。

  但一切已不同于以前了。她也极力要重视军队,建设军火库与轮船,反对腐败,使用西方科技教材和鼓励外语教学。只是她不准备触动体制。这些权宜之计既不能恢复儒家权威,也不能把中国变成现代国家。孔夫子自己就说过:“朽木不可雕也。”

强大的天朝官僚制度既挫败了太平军,也挫败了改良派。农民起义尽管没有推翻帝国的统治,但已威胁到官僚——文人——地主集团的利益。接受改革就会让位给已经初露锋芒的新的精英:作为西方人中介的“买办”商人以及1895年到1900年的改革中产生的军人,黄埔军校未来的学生,其中有在日本培养的蒋介石或从法国回国的周恩来。因此要打击一切变动的事物,但又不能就此平息起义的旋风。掌权的官僚阶级还将顽固地生活在梦呓之中。

瓜分

  外夷却在继续瓜分中华帝国:1885年法国从他手中夺去了安南,1886年英国夺走了缅甸。7年之后的中日战争更使中国无地自容。那些被称为“矮子”的人从中国汲取了他们文化中的精华,现在却反过来战胜了这个国家。朝鲜成了中国这个理论上的宗主国和靠着迅速现代化而想成为实际上的宗主国的日本之间不和的原因。1894年9月17日,日本人在鸭绿江口击沉击退了中国的舰队。他们进入清王朝的本土满洲里不到一年后,中国不得不求和。“瓜分”在继续下去。

  战争前夕,一艘英国通信舰把日本舰队司令伊东(佑亨)的一封信带给已成为他敌人的当年的同学和朋友——中国统带丁汝昌。这封军人之间的信件十分清楚地说明了日中两国在“剧变的世界”里的反差。这份罕为人知的文件写道:

  “贵国目前的处境……源于一种制度。你们指定某人担任一项职务时只考虑他的文学知识。这是几千年来的传统:当贵国与外界隔绝时,这一制度可能是好的。现在它却过时了。在今日的世界里已不可能与世隔绝了。”

  “您知道30年前日本帝国处于何等艰苦的境地,您也知道我们是如何抛弃旧体制,采取新制度以求摆脱威胁我们的困难。贵国也应采取这种新的生存方式。如能这样,就会一切顺利,否则它就只能灭亡。

  “谁想忠诚地为自己的国家效力,谁就不应该让自己被面临的大潮所席卷。最好是改革这个有着光荣历史、幅员广大的世界上最古老的帝国,以使它永远立于不败之地。

  “请来我国等待您的祖国要您回去从事维新的时刻吧。”

海战之后,收信人海军提督丁汝昌恭敬地面向北京自尽了。

百日维新,最后的机遇

  文人作出了反应:中国必须改变!光绪皇帝在1878年24岁时承继同治登上了帝位。他受到这些文人的影响,设法摆脱他姨母兼继母慈禧的桎梏。他向百姓发出了呼吁:“西方诸国困我天朝,如我国不能效法,则毁之于一旦矣”。

  这是满清王朝的最后一次机会。年轻的皇帝在1898年6月11日至9月20日间的100天里孤注一掷,但丧失了这个机遇。他受到彼得大帝与明治的启发,采取了许多改革措施:向国外派送留学生;公开预算;科举时废除八股;在北京创办京师大学堂;设农、工、商、铁路各总局;颁布有关发明与实业的法律;重组衙门;把不用的军队所占土地分给农民;鼓励开办政治性的报纸;帝国所有臣民都有权上书言事等。

皇太后周围的人则对这些接二连三的鬼点子感到气愤。慈禧斥光绪为“痴儿”,并宣布光绪为低能儿,把他关在现在颐和园湖中的一座楼里。他住的那屋子称为“空房”。她下令逮捕和处决了维新派人士。

令人窒息的无窗铁屋

  为了挽救王朝,慈禧利用了仇外情绪。她玩弄两面手法,鼓励建立乡团,准备反夷的全国起义。在乡团中一个名叫“义和拳”,即“义和团”的秘密会社发展起来了。百姓中最为落后的那部分人受到文人寡头政治中极端守旧集团的鼓励而起来反抗了。而根据鲁迅的说法,正是这个文人寡头政治使中国成了“绝无窗户”的“一间铁屋子”,“里面有许多熟睡的人们,不久都要闷死了”。

  1900年6月,慈禧向夷人开战,并令百姓“啖其肉,寝其皮。”群情愤激之下首先遭殃的是传教士及他们的教徒,还有外交官。但她终究不敌在天津仓促登陆的日本与西方联军。朝廷逃跑了。后来又谈判,但北京已经遭到了劫掠。

西方又一次挽救了被他们破坏的政权,这就把中国禁烟住了——也就使新的革命在这个国家逐渐成熟起来。西方既充满活力,面对能从中取得巨大利益的这个无穷的劳力智力库时也就眼花缭乱。例子呢?“要开发这些资源,就应该像埃及、突尼斯或土耳其那样让欧洲人来管理。”上海法租界的董事长就是这样说的:中国受到的监护还不够……这看法可笑吗?就在同一时代,严复也在考虑“在开始做一二事前”,中国是否应“走印度或波兰的道路。”遭受奴役难道不是他的祖国为达尔文阐述的规律付出的代价吗?

姗姗来迟的改良

  串通一气的盗贼最后总会打起架来的。争夺横贯满洲的大铁路的控制权导致了1904——1905年的日俄战争。世界惊讶地看到一个亚洲国家竟能在军事上打跨欧洲幅员最为辽阔的国家。

  所以,西方人并非是不可战胜的!因袭传统者与进步人士都从自己的家门口发现了进行结构改革的理由:从1868年起,“日本帝国”正是借此成了新的强国。军队重建了:那种“百步穿杨、百发百中”的骑兵射箭表演可以休矣!

  但上面进行的革命与下面进行的革命互相竞争着。1906、1907、1908三年都发生了叛乱。慈禧1908年死时,“天命”降于一个3岁的孩子溥仪之身。他的叔父摄政,并向起义让步,在1909年成立了各省的咨议局,1910年成立资政院。中国是否在向君主立宪制过渡呢?满清王朝遭到越来越多的批评。1911年10月10日,几乎纯属偶然,一个阴谋在汉口的法国租界得逞了。驻军投向起义者,革命迅速地蔓延开来。汉人把满人从1644年以来强迫他们蓄留的辫子剪了下来,作为解放的象征。

  共和国在南京宣告成立。1912年元月1日,新的国家正式产生了。格里历代替了中国的星相历时,孙中山当了总统。2月14日他让位于一名独裁者袁世凯。中国在4000年的历史中至今就有过这45天的民主。

  但无论如何,上天安排的一个时代结束了。马戛尔尼的可悲预言实现了,也许是因为他在120年前伸出的手没有被握住的缘故。

上一篇:第八十七章 耀武扬威

下一篇:结束语 天文地理音乐钟与景泰蓝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十章 法律与进攻力量的关系 - 来自《论法的精神(中文版)》

第—节 进攻力量进攻力量是由国际法予以规定的。国际法是国家间相互关系的政治性的法律。第二节 战争国家的生命和人类的生命具有相同的含义。人类在进行自然的正当防卫时拥有杀人的权利;国家为了保卫自身的生存也拥有进行战争的权利。在进行自然的正当防卫时,我有权杀人,因为我的生命属于我,就如同攻击我的人的生命属于他一样。同样,一个国家之所以进行战争,是因为它保卫自己国土的正义性与任何其他国家的自卫权利完全一样。在公民之间,其自然的正当自卫权没有任何必要诉诸武力。不必攻击,只需向法院申诉即可。只有在紧急情况……去看看 

第四章 一时走入唯心论 - 来自《我的哲学的发展》

直到一八九○年的十月我去剑桥之前,除了弥尔之外,我不曾接触到专业性的哲学家,无论是他们的书,或是他们本人。虽然在头三年里我不得不把我大部分的时间用于数学,我还是念了不少哲学书,做了大量的哲学上的辩论。一位默尔敦的哲学教授,并且是布莱德雷的信徒,名哈勒德·究钦的,是我们在赫泽尔米尔的邻居,后来成了我叔父的连襟。我告诉他,我对哲学有兴趣。承他的善意,给我开了一个必读的书单。我现在只记得书单里的两项:其一是布莱德雷的《逻辑》,他说这本书很好,但是难读;另一本是鲍桑葵的《逻辑》,他说这本书更好,但是更难。也许出乎他意料……去看看 

第四章 黑洞 - 来自《大棋局》

世界上领土最大的国家1991年末的解体,在欧亚大陆正中心造成了一个“黑洞”。这就如同地缘政治学家所描述的“心脏地带”突然从世界地图上被挖走了一样。这一复杂的地缘政治新形势给美国带来严峻的挑战。可以理解,美国的紧迫任务当然是减小这个正在分崩离析却仍拥有强大核武库的国家陷入政治混乱或重新成为敌对的专制政权的可能性。然而美国的长期任务则依然是:如何促进俄国的民主改革和经济复兴;同时避免重新出现一个欧亚帝国,阻碍美国实现建立一个能把俄国稳定安全地联在一起的更大的欧洲-大西洋体系这一地缘战略目标。俄国……去看看 

35 苏阿福还活着 - 来自《国家公诉》

伍成义根本不相信面前这三陪人员会有什么重要情况,挥挥手,“行了,行了,歌唱家,你就和具体管你的王科长汇报去吧!我明白告诉你,你这次进来就别打算出去了,这里完事后,下一站是劳教所,好好去脱胎换骨重新做人吧,你!”   刘艳玲大叫起来:“所以我得立大功,苏阿福还活着,你们知道吗?”   伍成义一开始没当回事,迄今为止,苏阿福的死还处于严格保密状态,社会上知道的情况全是此人活着,正在医院治疗,于是便道:“这种事还用你说?我能不知道啊?苏阿福不一直在医院救治着嘛!好了,好了,走吧,你快走吧!”   刘艳玲不走,又叫:“不对,苏阿福没受伤,也没烧死,我……去看看 

03 - 来自《卖官》

祁云作难透了,心里苦不堪言。关于儿子的婚事安排,她并非就事论事,光是个婚事问题。而是关系到丈夫退休之后这个家庭能否正常运转。他们的晚年能否无忧的重大举措。可是遭到这么多人的反对。单是丈夫和儿子反对还好说,她可以讲好多道理说服他们。这一点她充满自信。可面对苦苦哀求的聂小芳,她就毫无办法了。她可以向丈夫和儿子大讲特讲的道理,对聂小芳却没法开口。现在,三个人六只眼都盯着她,她无路可走了,沉默片刻,朝靠背一仰,无可奈何地说道:“那好吧,你们觉得怎么好就怎么来吧。”   “谢谢妈!”聂小芳高兴道。   “还是爹英明……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