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领袖与群众

 《斯大林与中国革命》

  所有中国的工人组织,都被莫斯科的「领袖们」利用,去约束、压制和破坏革命群众的斗争。

其塔罗夫继续他的陈述:

  「原定在武汉开的工会大会一天天地拖延下去,当牠终于招开的时候,也没有做出任何努力,以对反革命进行有组织的抵抗。反之,在大会最后的一天,牠还决议在国民政府公署之前,举行群众游行,目的是表示他们对政府的忠诚。(洛佐夫斯基(注五)插言:「我在那里警告了他们」。)」

  洛佐夫斯基这时候出来说话,简直不知羞耻。他「警告」了中国的工会干部;其实呢,中国的工会干部,就是被他们这号"领袖"的指示弄得昏头涨脑的。洛佐夫斯基跑到中国去,转了一圈打道回府,他没有帮助中国同志分析形势,预见革命和反革命的发展,没有做任何对革命有用的事。这个「领袖」从中国回来写道:「无产阶级,在中国民族解放的斗争中,已经变成支配的力量。」(「工人底中国」第六页)。

  无产阶级,已经被蒋介石的铁蹄踏在脚下了,洛佐夫斯基还说出这样的混帐话。他身为赤色职工国际总书记,这样欺骗全世界的工人,不以为耻,反以为荣。正是由于各种不成器的「总书记」(斯大林也是“总书记”——追梦注)的破坏,中国工人遭受了历史性的失败。洛佐夫斯基竟嘲弄中国的工会干部,说那些「懦夫」受到提前警告了,所以后来受到屠杀,也是自作自受。这种"警告",就是他在武汉的那次演说。在这小小的插话里面,可以看出现在的「共产主义领袖们」保住官位的手段,看出他们以势压人的权术,他们为了个人前程,置千百万人于不顾的卑鄙!

  革命性群众运动的力量,确实是无可匹比的。我们已经看见,虽然犯下足足三年的错误,1927年春天上海的形势还是有救的,如果工人不把蒋介石当作解放者,而当作势不两立的敌人来"迎接"。更有甚者,甚至在上海政变以后,共产党仍然有机会在各省加强自己的力量。不过斯大林要他们服从「左派」国民党。

对于武汉国民党掀起的第二个反革命浪头中最"辉煌"的一页,其塔罗夫有如下的叙述:

  「武汉方面的政变,发生于五月二十一到二十二日。……政变是在简直不可信的情形下发生的。在长沙的军队有一千七百人,集合在长沙周围的农民武装则有近二万人。虽然有这样的优势,反动军官还是夺取了政权,枪杀了所有的农民积极分子,解散了一切革命组织,建立了他们的独裁。这完全因为长沙和武汉领袖们的懦怯,犹疑和退让的政策所致。农民们听到了长沙政变的消息,他们便自己准备起来,打算围攻长沙。这进攻是五月二十二日决定的。农民从各方面调动他们的队伍,向长沙进发。很明显,他们不要很大的努力,便可取得长沙城。可是正当这个时候,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发来一封信,在这封信上,陈独秀教他们最好避免公开的冲突,把问题转到武汉来解决(注六)。湖南省委根据这封信,便下了一道命令,通知农民武装退却,不要向前进展。但是这个命令,没有送达到某两个分队,这两个分队,便向长沙进发,结果是被军队消灭了。」(记录三十四页)。

   事情的进展,在其它各省,都很相似。在鲍罗庭的领导之下--「鲍罗庭在那里干得不错,没啥可担心的」--中国共产党奉命执行了莫斯科的训令:不要与"命中注定"要做民主革命领袖的左派国民党决裂。长沙的沦陷,是五月二十一日发生的,就是说,在共产国际第八次全体执委会决议后几天以内发生的。中国共产党完全履行了这些决议。

  领袖们确实尽了一切可能,去毁灭群众的事业!

在同一演说当中,其塔罗夫说:

  「在这里,我有责任说,很长时间以来,中国共产党确实犯了空前的机会主义错误……可是我们决不应责备党的群众,让他们为这些错误负责……我深信(我曾见过许多共产国际地支部),没有哪一个支部能像中国支部那样献身于共产主义,能像中国同志在为理想的斗争中那样英勇。任何国家共产党员都没有中国同志英勇」(记录三十六页)。

   无疑,中国的革命工农,在斗争中表现了巨大的自我牺牲精神。毁灭他们与革命的,是领导层的机会主义路线。然而这个领导层,不是广州,上海和武汉的中共领袖,而是从莫斯科发号施令的"总书记"们。这将是历史的定评!
————————————————

  注六 据陈独秀说,此非事实。事实上中央特派员及湖南省委书记在马日事变突发后,并未报告中央委员会就逃走了。--原译者

上一篇:十一、斯大林与武汉的国共联合政府

下一篇:十三、广州暴动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16章 同意底各种等级 - 来自《人类理解论(第四卷)》

1 我们底同意应该为概然性底各种根据所调节——我们在前章所说的概然性底各种根据,既是我们同意所依据的基础,因此亦就是调节同意底各种程度所用的尺度。不过我们应当知道,概然性不论有多大根据,而一个人要想追求真理,判断正确,则他只应该以第一次判断和研究中所见的根据为凭,不应该妄事增益。我自然承认,世人所以固执某些意见,所以同意某些事情,并不一定是因为他们实在看到原来使他们发生信仰的那些理由。在许多情形下,即在记忆丰富的人,亦难以记得原来所以使他们接受问题底某一面的那些证明(自然这些证明都是经过适当考察的)。人……去看看 

文献 - 来自《温斯坦莱文选》

温斯坦莱的著作  (按年代先后为序)  1.《关于创造全人类的上帝的秘密》(TheMysteryofGodconcern-ingtheWholeCreationofMankind),1648年,1649年第2版。  2.《上帝的日子的黎明》(TheBreakingoftheDayofGod),1648年5月20日,1649年第2版。  3.《圣天堂》(TheSaints’Paradise),1648年。  4.《真理胜过诽谤》(TruthLiftingUpItsHeadaboveSeandals),1648年10月16日,1650年第2版。  5.《新的正义的法律》(TheNewLawofRighteousness),1648年1月26日(新历1649年)。  6.《真正的平均派举起的旗帜》(TheTrueLevellersStandardAd-vance……去看看 

第十七章 资本理论与利率(下) - 来自《价格理论》

存量、流量分析的推广   把住宅单元的例子推广到资本一般以及利率的决定问题上是容易做到的。在图17.3中,我们从对持久收入流量的存量需求开始,而不是像在图17.2中那样从对住宅单元的存量需求曲线开始。而是引入建设住宅单元的供给曲线,代替引入住宅单元的供给曲线,我们引入由建设住宅单元而提供的持久收入美元的成本问题,这种成本不仅来自建设住宅单元且来自任何生产或消费服务资源的增加。这一转换把资本存量增加对它所产生的对服务价格的效应从需求方转移到了供给方,这是由于租金降低例如当住宅存量增加时显示了提供一美……去看看 

第一部分 第十二章 金钱与商品的杂货店 - 来自《和谐与自由的保证》

今天我们在大街上无论往那里看一眼,几乎每一座房子的底层都有一个杂货商在那里安下了窝,在那窝里囤积着别人劳动的产品。  有多么大一群强壮的人整天在商店和饭馆里,在柜台边上磨着鞋底子团团转,白白地消磨掉可以应用到社会有益事务上去的大好时光。这也能叫作劳动吗!问问他们,他们是不是在劳动。当然从事这种事务也有它不舒适的一面,因为我相信,多数手工业者在他的劳动中不会象商店伙计那样单调无聊,店伙虽然费力较少,但是他比工人要更受他那主东的束缚。  就算按照杂货商的看法杂质店也是一种业务,但是人们很容易看出来,那是……去看看 

第廿四章 自食苦果 - 来自《麦克阿瑟》

自以为是频发难,目空一切招人嫌;   两枚炸弹投华府,坏了和谈又丢官。   话说1951年元旦前夜,三八线上炮声隆隆,中国人民志愿军和朝鲜人民军全线发起进攻,迅速突破"联合国军"防线。被部署在第一线的南朝鲜军一触即溃,夺路而逃。李奇微坐着他的吉普车在前线跑来跑去,试图阻挡住滚滚后退的洪流,但毫无成效,被迫于1月3日下令全线向汉江南岸撤退。中朝军队立即转入追击,于4日进占汉城,5日渡过汉江,8日占领仁川,并推进至北纬37度线附近地区,歼敌1.9 万余人,胜利结束了第三次战役。   中朝军队的新年攻势再次引起华盛顿一片恐慌。但随着……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