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中山《国父遗教》不可不读也!——竹联帮必读

 《孙中山研究》

  竹联帮老大陈启礼跟我说:“李先生,你学问太大、文章太好、读书太多。我们不能跟你比,我们只在管训时读读国父遗教,我们是不读书的。”我说:“《国父遗教》如果读书得间,也开卷有益。我就喜欢读《国父遗教》。”

  如今,陈启礼又坐牢了,牢中管制读物,准读之书恐怕不多,不过读《国父遗教》绝不虞匾乏,我要是他,就可读出这些史料:

一、蔡元培、张相文联名戳孙中山函

中山先生大鉴:

  顷接方兄寰如来函,欣悉国史征集,荷蒙先生允为间日演讲,逖听于余,至为佩慰。盖以民国成立以来,群言淆乱,是非不明,不有信史,另以昭示来兹?且饮水思源,尤不容忘其本来,故元培与编纂诸君公开斟酌;拟自南京政府取消于日止,上溯清世秘密诸党会,仿司马公通鉴外纪之例,辑为一书,名曰国史前编,所以示民国开创如斯其难也。唯兹诸党会既属秘密组织,迄今事过情迁,往往不能言其始未,再阅数十年间,窃恐昔年事迹不免日益湮没,滋可惧也。所幸先生以创始元勋,不吝教诲,征文考献,皆将于是赖于矣。手此,即颂
  勋安

  蔡元培 张相文 谨启
                                 

二、孙中山批互蔡元培、张相文函

  答以方君云云,乃彼想当然耳,文实未于知也。成此事亦文所乐为者,但以近方从事于著述,其中一段为革命缘起,至民国建元之日止,已略述此共和革命于概略,可为贵史于骨格也。至其详细,当从海外各地再行收集材料乃可呈采。此事现尚可办,文当发征文于海外各机关也。各秘密会党于共和革命,实无大关系,不可混入民国支中,当另编秘密会党支。

三、孙中山复蔡元培、张相文函

孑民、蔚西先生惠鉴:

  顷诵惠教,知方君复如函称,国史征集,文已允为间日讲演。此乃方君之意,以为当然,文实未之知也。然述革命于概略,为信史于资,此固文所乐为者。唯以文近方从事著述,无暇以兼及此耳。文所著述,盖欲以政治哲理,发挥平生所志,与民国建划暨知难行易于理,撰为一编,以启这国人,傅的知共和政治于真相为何,国民于所宜自力者为何。草创将半,再阅数月,或可杀青。其中一章,所述者为(革命缘起),至民国建元于日上,已略述此数十年来共和革命于概略,足为尊处编纂国史于干骼。若更求其详,当从海外各地征邸材料,乃可汇备采择。此事现尚可办,文当通告海外各机关征集材料;然事颇繁重,欲汇集其稿,恐亦需一载于时。顾国史造端宏大,关系至重,亦不宜仓卒速成,要须经以岁月,几经审慎,是非昭然,事实不谬,乃足垂诸久远,成为信史耳。至尊函主《国史前编》上溯清世秘密诸党会,文于此意,犹有异同。以清世秘密诸党会皆缘起于明末遗民,其主旨在覆清扶明。故民族于主义虽甚溥及,而内部组织仍为专制,阶级甚严,于共和原理,民权主义,皆概乎未有所闻。故子共和革命,关系实浅,似宜另编为秘密会党史,而不以杂厕民国史中,庶界划井然不紊;此亦希注意及于也。文所著述于稿,现尚未有定名,顾卒业以后,意在溥及国民,广行广布,若完全由沪印行,恐卷帙繁重。

  分运为艰,拟备资于京沪分别印刷。执事闻见较详,倘知北京有优良之印局,足以印行,或完全由沪印行分运,如何为便,均望以办法见示,俾得有所折衷,甚幸。专此奉复,并颂撰祉。

    孙文 八年一月十四日

四、蔡元培、张相文联合复孙中山函

中山先生大人尊鉴:

  捧诵来教,感佩无量!清世党会,来源最古,大要以天地会为鼻祖,确系明末遗老所创立,递衍而为三合、为哥老,蛛丝马迹,具有线索可寻,彼其初意,不过反清复明而已。至同盟会兴,乃与共和有直接关系,然固亦秘密党会也,丑亦多吸收各会分子,此中离合于迹,戏未易分明,要非广年搜罗,不足以资考证,诚如尊谕所谓,须经以岁月,凡经审慎,乃可成为信史者也。可恨者,前此处专制时代,国内书籍几无一字可考,元培前亦曾托旅外诸友代为搜集,迄今年余,报告尚属寥寥。

  先生以开国元老,望重环球,海外各机关大半亲手创造,幸蒙俯允,通告征集,此诚元培相文等所翘首跂踵,日夜所祷祀以求者也。并恳就大著中所述关于《革命缘起》一章,先行抄示,庶乎先睹为快,得以略识指归也。京中印刷诸局,相文因印行地学杂志,曾有数家相识,近就询之,皆以先须告以书于格式,及用何纸张,刷印多少,乃可定其价格云云。大著杀青后,如蒙在京分印,请即先将样本见示,是荷。肃此敬复,并请大安
    蔡元培 张相文 同叩
    八年一月二十一日
                       
  陈启礼如果会读书,至少能从这四封信里,看到极有趣的“前事不忘”:

  第一、国民党革命成功,本来是靠着黑社会的帮助,所以老同志蔡元培、张相文写信给孙中山,说我们写历史,对黑社会的帮助“饮水思源,尤不容忘其本来”。

  第二、不料孙中山却批复他的老同志,竟说黑社会“于共和革命,实无大关系,不可混入民国史中!”

  第三、孙中山批复以外,又回信说他不赞成肯定黑社会的帮助,——“文于此意,犹有异同。”黑社会“于共和革命,关系实浅”,所以不要“杂厕民国史中”!

  第四、老同志不服气,他们再写信表示:“至同盟会兴,乃与共和有直接关系,然固亦秘密党会也,且亦多吸收各会分子。……”老同志话说得很客气,但是历史就是历史,是抹杀不掉的!

  从这些“前事不忘”的文件中,陈启礼早该看出国民党“利用黑社会,然后踢掉黑社会的章法,早就载诸史册了。早就载诸史册还不提高警觉,敬国民党而远之,宜乎有今日之下场也!陈启礼不好好读《国父遗教》于先,以致空呼负负于后,不亦悲乎,不亦悲乎!故黑社会什么书都可不读,唯《国父遗教》不可不读。切记呀,切记!

上一篇:孙中山反对双十国庆

下一篇:孙中山蒋介石为什么不殉国?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65章 - 来自《英雄出世》

秋凉后,张天心真到省城来了,还和岳大江一起阅了兵。   方营长的手枪营也在被阅之列,散场回来后,方营长就故意气玉环说,手枪营队列排得最齐,正步走得最好,立在阅兵台上的天帅直夸手枪营是威武之师,还三次向手枪营举手敬礼。   玉环看着方营长那副故意做出的神气样,恨得直咬牙,真想先杀了方营长,再去杀张天心。   方营长存心要把玉环气死,又在玉环身前身后踱着方步,阴阳怪气地说,天帅就是天帅,威风不减当年,连岳大江都还怯他三分,能杀天帅的人只怕现在还没出世呢!   玉环实是受不了了,当天便带着儿子铁娃住到了三江货栈汤太太那里。……去看看 

第六章 尚需做的事。若干原则的阐发 - 来自《论特权》

三个等级一心只考虑抵御政府的专制,准备联合起来反对共同敌人,那个时代已经过去,尽管国民利用目前的时机,朝着社会秩序哪怕只前进一步,第三等级也不会不从中得益;可是,前两个等级看到王国的各大市镇正在要求属于人民的政治权利中的小小一部分时,他们的自尊心便大大受伤。这些特权阶级如此热衷于维护其多余之物,如此急于阻止第三等级取得此类实在不可再少的必需之物,他们到底希望什么?他们是杏要让大家引以为傲的振兴专为他们一己服务?他们是否要把始终不幸的人民只当作盲目的工具来加以利用,以扩大和延长他们的贵族统治?当后代人听说……去看看 

2-8 今评 - 来自《选举社会及其终结》

本章先大略观察一下二十世纪以来对于八股的批评,尤其注意九十年代以来大陆学者文人的一些最新看法,然后,我将试图回答历史上八股之得人及人得八股的问题,最后以八股的应试功能为题收结。今人对八股的批评  八股先于科举而亡,1 而科举随后亦不能不废。2 既然八股所附之体的科举已随之偕亡,批八股也就等于打死老虎,故在废八股科举之前,还不乏人激烈地批判八股,3 废除之后十多年,反而没有多少对八股的激烈攻击。人们只是已不屑于再说八股。  但是,当对传统社会的反叛与改造深入到思想文化、价值体系的层面,五四新文化运动开始兴起……去看看 

第一编 微观经济(二) - 来自《谁妨碍了我们致富》

为什么商品要明码标价?   通常的回答是说:减少顾客受骗的机会。但经济学家却看到远为复杂的缘由,用简单的一句话来概括:经济效率最高的定价原则是“价格定在边际成本上”。这里包含着深刻的经济学理论。   从经济学理论未看,商品有两种互小相关彼此独立的价格。一是消费者愿意出的价格,它随某一具体的消费者而定。同样一件商品,不同的消费者由于收入水平不同,兴趣不同,会出不同的价。这被称之为需求价。二是生产者为了不致赔本而按成本定的价,称力生产价。生产价对于不同的生产者也是不同的,管理得好的企业成本较低,反之则成本……去看看 

凯撒和他的《高卢战记》 - 来自《高卢战记》

该犹斯·犹理乌斯·凯撒出生于公元前102年, 正是罗马共和国发生严重政治危机的时代。这时,罗马的经济基础已经经历了巨大的变化,它已经变成西方古典时代奴隶制度最发达的国家,原来的小农业已完全被大规模使用奴隶劳动的大庄园取代,直接的军事掠夺和以贡赋等方式向被征服地区进行的压榨,使地中海沿岸各地的财富大量涌入意大利,加速了罗马的社会分化。   经济上的巨大变化,自然要影响到罗马的政治生活,被征服土地在日益扩大、由雇佣军组成的常备军在不断扩充,奴隶人口在急剧增加,由失业小农民和释放奴隶构成的游民阶层也在大量涌……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