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 图书

本书实录了50年前以美国为首的反法西斯盟国对日本发动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战犯进行军事审判的过程,揭露了日本军国主义在中国、亚洲、太平洋地区犯下的不可饶恕的滔天罪行。书中塑造了自恃功高盖世的麦克阿瑟、敢与蒋介石分庭抗礼的商震将军、日本天皇及重要战犯等诸多形象。全书资料史实鲜为人知、故事情节悬念迭起、历史场面生动真实、令人荡气回肠、回味无穷。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末代书生的心灵 - 来自《当代眉批》

夜凉如水,闲挑灯芯,顺手将孔尚任《桃花扇》摩玩手中。卷首“小引”上作者几句感慨先逗人眼:“今携(按指剧本原稿)游长安,借读者虽多,竟无一句一字着眼看毕之人,每抚胸浩叹,几欲付之一火。转思天下大矣,后世远矣,特识焦桐者,岂无中郎乎,予姑俟之。”作者的处境是哀怨可感的,如此珠玑璀璨、刮垢磨光的诗文奇品竟然不获认同,任谁也会唏嘘长叹。然而,真正触动我的乃是作者的信念,即作者坚信若干年后定有博雅君子命世,届时自会使自己枯木逢春,杨柳翻新。   这份信念其实也渊源甚古,我们可以方便地在神话中找到它的源头。我们知道,所有神话都是……去看看

序言 - 来自《回家的路》

远处一只白色风帆刚好驶人金红色的半轮落日里,被暗蓝色的波浪吞吐着,头顶上是火一般燃烧的云朵。沙滩上撒满多少年前死去的灰白色珊瑚骨质,白骨之下露出凝固了的铁色的火山岩浆。我在海滩上徒劳地寻找着,寻找我想要找的东西。其实我并不知道我想要什么,我只知道我不想要什么。   我不断地想要卸去肩头那份沉重感,我不想放弃“滚石”酒吧和“感谢上帝又是星期五”餐厅里一杯啤酒的逍遥,我不想放弃任何尚未体验过的生活,我不想对自己说“我活过了”。因此,我不断地想要中止我的飘泊,我想回家,我想沉人宁静的睡乡,我想再看一眼遥远……去看看

后记 - 来自《经济解释(卷一)》

《经济解释》既然说明是复古之作,那我就要「复」得似模似样。西方经济学的古人著书立说,除章与节之外,还有book之分。book者,卷也。史密斯的《原富》分五卷;米尔的《政治经济原则》分五卷;马歇尔的《经济学原则》分六卷。我打算《经济解释》写三至五卷,要看自己的体力将会怎样而定。第七章末是需求分析的一个段落,是分卷出版成书的一个理想分界。我替《经济解释》这「卷一」起了一个书名,叫作《科学说需求》。此卷之后的第八章是《利息理论》,那是开始谈生产与成本了。然而,依照古人的编法,新卷开头的是第一章,章数从头算起。所以《……去看看

附录六:如何“亲历历史”(作者:许纪霖) - 来自《往事并不如烟》

来源:文汇报  从史学家的专业角度来看,情节越具体,它的可信度越低,市面上有许多传记作品,学生们常常搞不清什么样的书是可靠的。我告诉他们,凡是有许多对话,还有大量细节描写的,皆不足信矣!   不过,在这里,我很愿意为章诒和作一个辩护  1.   自陆健东的《陈寅恪的最后二十年》之后,那种让人满街争说的人物传记书籍似乎已经久违了。2004年伊始,章诒和女士的一册《往事并不如烟》,终于再次点燃了读者们阅读的热情。   因为我是研究民主党派历史出身,章伯钧、罗隆基、史良、储安平、聂绀弩、张伯驹、康同璧母女这些名字,大多是……去看看

第五章 斯人寂寞——聂绀弩晚年片断 - 来自《往事并不如烟》

聂绀弩⑴是当代作家。许多年轻人、甚至中年人不知道他是谁。我所供职的中国艺术研究院,算是高级知分子的一个密集点。最近和同事一起吃饭。提及聂绀弩,竟十有八不知。而知者,则对他佩服得五体投地。   聂绀弩在小说、诗歌、杂文、散文、古典文学研究方面的贡献,是继鲁迅之后的第二人。特别是他的旧体诗,形类打油,旨同庄骚,读来令人欲笑而哭,自成一格,人称“聂体”,是“异端”诗的高峰。   聂绀弩敢想、敢怒、敢骂、敢笑、敢哭。鲁迅说:“救救孩子。”聂绀弩“孩子救救我们。”鲁迅撰有《我们怎样做父亲》;聂绀弩写下《怎样做母……去看看

前言 - 来自《迈向一种法律的社会理论》

在马克斯·韦伯所处的时代,德国乃至整个欧洲正处于动荡不宁的状态。有四个重要问题始终困扰着韦伯那一代的知识分子和政治家,那就是:自由主义的衰落、社会主义的成长、实证方法在社会科学中占据主导地位以及文化悲观主义的蔓延,这些问题也便构成了韦伯一生学术活动的主要背景。[1]韦伯是一个对自身处境有着清醒认识的思想家,他敏锐地觉察到了资本主义发展所面临的问题,也深深知道自己接受法学教育所获得的知识背景和研究方法无法解决这些问题。因此,他最终没有选择“法学教授”或“法律家”作为自己的职业,而是转向了经济学,进……去看看

第二篇 理论进路的历史回顾(上) - 来自《社会制序的经济分析导论》

苏格拉底认为,承认我们的无知(ignorance)乃是开启智慧之母。苏氏的这一名言对于我们理解和认识社会有着深刻的意义,甚至可以说是我们理解社会的首要条件;我们渐渐认识到,人对诸多有助于实现其目标的力量往往处于必然的无知之中。——哈耶克(Hayek,1960,P.22)2 社会制序的经济分析中演进理性主义的理路:从斯密、门格尔到哈耶克 我无为也,而民自化;我好静,而民自正。——老子《德经·第57章》 自休谟和康德之后,思想几乎无有进展,从而我的分析将在很大程度上是在他们停止的地方对他们的观点予以恢复。——哈耶克(Hayek,1973, p. 6)2.1 社会制……去看看

第十一章:形势险左调稍敛 - 来自《人祸》

进口粮食可以救急于一时,却消除不了灾难的根源。有两个小例子可以点明问题的征结所在。   一九六○年,在安徽的农民被饥饿折磨得濒于死亡时,宿县一位七十二岁的老农向公社党委书记要求,要带他有肺病的儿子到山里去生产、休养。他保证若产粮有馀便交给公社,若自食不足也不向公社伸手。获准后,这个没有牛也没有犁,只有一把铁锹和一把四齿钩的老农就进山去了。当年秋收,他除了留足自己及他生病的儿子的口粮、种子、饲料以外,还交给公社一千八百斤,超过了自己留的。除此之外,他又交给公社六十元现金(养猪养鸡的收入)。   云南省弥勒……去看看

第五讲 实用主义与常识 - 来自《实用主义》

在上一讲里,我们放弃了通常把宇宙的一性作为一种原 则的谈法(这种原则貌似崇高,但却极其空虚),转而研究宇 宙所包含的种种特殊联合。我们发现这些联合有许多是和种 种同样真实的隔离并存的。每种联合和每种隔离在这里都提 出了这样的问题:“我已被证实到什么程度了?”因此,要做 一个好的实用主义者,我们就必须面向经验,面向“事实”。   绝对一性仍旧保留,但只作为一个假设;而这个假设现 在已变为一个全知者的假设,在他看来,全部事物毫无例外 地形成为一个单一的有系统的事实。但这个全知者仍可被理 解为一个绝对或一个最后。反对……去看看

没有结束的结语(代后记) - 来自《中国当代文学史》

昨晚,修订毕最后一章的文字时,我依稀有一种情犹未了的感觉,坐在电脑前似乎还想写下去,结果呢?只是在空白屏幕上打下了“结语”两个字,终于没有写成什么。今天打开电脑,又看到了昨夜在睡意朦胧中写下的这两个字,心里暗暗奇怪:我何尝想过要写一篇这样的“结语”呢?我这里所说的“结语”,就是关于这本书所阐述的当代文学的结论,虽然通常的文学史著作都少不了这么一个“结语”,但这与我一贯的文学史观念有违。我一向认为当代文学史是无法有结论的。从远处说,中国2 0世纪的文学史(包括当代文学史)只是一个时间的自然概念,新文学的传统与发展……去看看

第五章 神来之笔 - 来自《解放战争全记录第三卷》

18.“品”字形战略部署  党中央和毛泽东在“前有黄河,后有追兵”的险恶和困难的环境中,一面巧妙与敌人周旋,一面时时在关心着、注视着全国各战场敌我形势的变化。  在把陕北和山东这两个“拳头”紧紧拖住并给以严重打击之后,毛泽东就在思考和部署如何使刘邓大军早日向蒋介石的“胸膛”中原进军了,并逐步形成了一个完整的“三军配合,两翼牵制”的伟大战略部署。  总结第一年战争敌我力量对比的迅速变化,使得毛泽东对于战争的结果更加胸有成竹。  经过一年的较量,国共……去看看

第三章 哲学改造中的科学因素 - 来自《哲学的改造》

哲学发源于对生活难局的一种深刻而广大的反应,但只有在资料具备,足令这种反应在实践上成为自觉的、明显的而且可以传布的时候,才能发荣增长。在前一讲已经说明过,和经济的、政治的乃至教会组织的变化并起的是广泛的科学革命,关于自然、物性和人性的信仰几乎也都起了变化。这个科学的变局一部分是由于先前所述实践的态度和心境的变化而起,但当它得到进展的时候,它付与那变化以一个适当的辞汇,以应它所需,并使它明白了然。科学的进步在它的广博的统括性以及在特定的事实方面,对于这个新心向的形成、助长、传布和扩张,确供给了它所必……去看看

卡尔·冯·克劳塞维茨简介 - 来自《战争论》

   2009/10/01
卡尔·冯·克劳塞维茨在1780年6月出生于普鲁士马格德堡附近布尔格镇的一个小贵族家庭。十二岁时在波茨坦的尤金亲王步兵团中充当士官生。1793年,当普鲁士同革命后的法国作战时,他曾参加围攻美因兹城等战斗。1795年升为少尉。    1801年秋,他被送入柏林军官学校,因学习成绩优异,深得校长香霍斯特的赏识。香霍斯特是以后普鲁士军事改革的倡导者,克劳塞维茨的思想和以后的活动受他的影响很大。在一次谈话中,香霍斯特敏锐地发现眼前这位和自己有着相近之处的朴实青年,头脑中潜存着非凡的天资。克劳塞维茨向香霍斯特坦率地承认了……去看看

第十四章 临终修习 - 来自《西藏生死书》

我记得人们常来看我的上师蒋扬钦哲,只为了请求他在他们去世时给予引导。他在整个西藏,尤其是东部的康省(Kham ),非常受人爱戴和尊敬,有人甚至旅行好几个月,只求见他一面,在他们去世之前获得他一次的加持。我所有的上师都以下面这句话为忠告,那正是你在临终时所最需要的:「放下执著和嗔恨。保持你的清净心。把你的心和佛的心结合为一。」   整个佛教对于临终那一刻的态度,可以归结成莲花生大士在《中阴闻教得度》中所说的偈子:  现在临终中阴已降临在我身上,我将放弃一切攀缘、欲望和执著,毫不散乱地进入教法的清晰觉察中,  并……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