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子

 《东京大审判》

  这是一个举世瞩目的特殊日子!
  这是一桩举世瞩目的重大事件!
  这是一段不能忘却的历史!
  这是一曲正义与和平的颂歌!

  此时此刻,是一九四五年九月二日上午八时五十五分。日本国向同盟国投降签字仪式,即将在停泊在日本东京湾的美国超级战舰密苏里号上举行。因此,这一天又是一个庄严的日子!仿佛地球上所有的大山都在肃然静默,所有的大河都停止流淌,空气也似乎变得格外凝重!

  尽管战舰是超级的,主甲板也有足球场那么大,但仍然显得狭窄,人们走动不开。本来,日本裕仁天皇宣布无条件投降,同盟军最高总司令麦克阿瑟将军率领四十六万美军于八月下旬进驻日本以后,整个日本已控制在最高总司令部手里,仅东京就有好几处可以容纳万人的大会场所,为什么偏要在密苏里号上举行签字仪式?事情决非偶然。

  原来,美国总统杜鲁门出生于密苏里州拉玛尔市,而麦克阿瑟又出生于阿肯色州小石城密苏里巷,只因为此战舰与这两位特殊人物的出生地同名。在这艘战舰上举行签字仪式,虽然不是光宗耀祖,但也足以告慰家乡的父老兄弟。

  战舰上,虽然人多场地小,但秩序井然。以一张铺着象征和平的绿色桌布的长条桌为中心,东面站着衣冠楚楚的各同盟国一百二十多个将领。站在第一排的第二、第三位是中国的军令部长徐永昌、中央军委办公厅主任商震。徐永昌右边和商震左边各有个空位,是留给最高总司令部总参谋长萨塞兰、美国太平洋舰队总司令米尼兹的。第一排以下依次为英国、法国、苏联、加拿大、澳大利亚等国的代表。将军们背后站着一千二百名美国陆军士兵。二百四十多名新闻记者站在西面,他们身后站着一千二百名美国海军士兵。南面站着二百名美国宪兵,北面站着二百名美国陆海空三军青年军官。战舰炮台上,有门十六英寸口径的大炮,威严地斜指天空。战舰的桅樯上飘着一面美国国旗。这大炮,显得那么孤单;这国旗,显得那么孤高。

  昨天晚上八点,在麦克阿瑟主持召开的受降预备会议上,出席投降签字仪式的苏联远东第二方面军总司令普尔卡耶夫,代表与会国将领提出,密苏里号上应升所有与日本作战国国旗。麦克阿瑟愣怔片刻,不以为然地说:“就让美利坚合众国国旗作总代表吧,她满有这个资格!是吗?朋友们,哈哈!”他笑得很轻松,很诡秘,也很自豪。大家吃惊地面面相觑。普尔卡耶夫想到自己是第一次与麦克阿瑟打交道,又见其他代表不再坚持,也只好哈哈大笑:“是这样吗?哈哈!”然而,这件事却给其他国家的代表在思想上蒙上一层阴影。普尔卡耶夫进而惊疑地想:这是大国沙文主义?还是别的什么主义在作怪?

  密苏里号四周的海面上,战舰如林,甲板上都站满了荷枪实弹的美国士兵,上万双眼睛注视着一个目标。

  从上午九点开始,扩音器里反复传出美国国歌《星条旗永不落》的歌声。九点过六分,日本投降签字的代表一行十一人,由二十多名美国宪兵护送,乘坐一艘美国小舰艇驶过来。首先从舰艇上站起来的是日本外务相重光葵,他身着黑色西服,系殷红色领带,头戴深灰色礼帽,右手拄着黑漆拐棍,由一个宪兵扶一把才登上密苏里号。一九三二年五月六日上午,时任驻上海总领事的重光葵,怀着胜利的喜悦,与进攻上海的二万名日军代表一道,参加在虹口公园召开的庆祝《淞沪停战协定》的顺利签订大会,被朝鲜志士尹奉吉安放在主席台下的定时炸弹炸断了右腿。走在重光葵身后的是参谋总长梅津美治郎,他身上那没有领章肩章的土黄色呢料军装,说明他是一名败将。他是一九三五年六月九日使中国进一步丧失华北地区主权的《何梅协定》的日方签字人,当时他是天津日本驻屯军司令官。曾几何时,今天却将代表拥有三百万大军的日本大本营在投降书上签字!侵略者必败,正义者必胜,这是历史发展的必然规律。

  这天的天气是阴沉的,这使他们的脸色更显得阴沉而灰暗。重光葵带头摘下礼帽,与同行者列队向站在东面的各国将领行鞠躬礼。没人答礼,都受之无愧。他们敬礼之后,自觉地转向面对签字条桌立正站定。

  九点过八分,美国国歌声陡然停止。一位美国青年军官喊道:“驻日同盟军最高总司令麦克阿瑟将军到!”

  全场肃立。昂头挺胸凸肚的麦克阿瑟,头戴大盖帽,身穿四星上将黄色呢料将领制服,鼻梁上架副墨镜,由萨塞兰和米尼兹陪同,从战舰指挥室来到签字场所。这时,重光葵和梅津美治郎等人向麦克阿瑟致礼。他同样没有答礼。他缓步走到摆在受降席上的扩音器前,神色肃然地宣读投降命令。在投降命令里,他重申敦促日本投降的《波茨坦公告》基本内容之后说:

  “今天,我们各交战国的代表,聚集在这里,签署一个庄严的文件,从而使和平得以恢复。涉及截然相反的理想和意识形态的争端,己在战场上见分晓,我们无需在这里讨论。作为地球上大多数人民的代表,我们也不是怀着不信任、恶意或仇恨的情绪相聚的。我们胜败双方的责任是实现更崇高的尊严,只有这种尊严才有利于我们即将为之奋斗的神圣目标,使我们全体人民毫无保留地用我们在这里即将取得的谅解,而忠实地执行这种谅解。”

  麦克阿瑟的话义正辞严,也引人动听。他继续说:“我本人的真诚希望,其实也是全人类的希望,是从这个庄严的时刻起,将从过去的流血和屠杀中产生一个更美好的世界,产生一个建立在信仰和谅解基础上的世界,一个奉献于人类尊严。自由、容忍和正义的世界。”他在一片掌声中命令道:“现在,我命令日本国天皇和日本国政府的代表,命令日本国大本营的代表,在投降书指定的地方签字!”

  重光葵提着礼帽拄着拐棍,一跷一拐,钟摆似的走到签字桌前,将礼帽放在桌上,将拐棍倚靠在桌边,侧身入座,将投降书细看了一遍,从上衣口袋拿出钢笔,将两只白手套都脱下,十分艰难地写上了自己的名字。梅津美治郎没有入座,脱下右手上的白手套,立着欠身执笔签字。

  重光葵和梅津美治郎退回原位后,麦克阿瑟说:“同盟军最高总司令代表与日本作战诸国总受降签字!”他说到两个“总”字时,都加重了语气。他说罢,微笑着邀请徐永昌上将、菲律宾失守前最后指挥部队抗拒日军的美国中将魏锐德、指挥部队在新加坡与日军决战的英国少将潘西凡陪同签字。从表情看,被邀者都感到十分荣幸。麦克阿瑟端坐在受降席上,掏出一支派克钢笔签字。他只写了他的名字的头一个英文字母,便转身把笔送给徐永昌。因事先有预约,徐永昌马上掏出一支国产最好的上海牌钢笔送给麦克阿瑟。他又写了个字母,将钢笔送给魏锐德。魏锐德也将一支钢笔送给他,写了第三个字母,又将钢笔送给潘西凡。他用潘西凡的钢笔写了第四个字母,将潘西凡的那支钢笔送给徐永昌,并向他伸出两个指头示意。于是,徐永昌掏出两支上海牌钢笔递给麦克阿瑟。他用其中一支写了第五个字母,用第二支写完他的名字,以表示中国在抗日战争中做出的牺牲最大。麦克阿瑟一共用了六支笔签名,也许是受中国文化的影响,取“六军”之意吧!中国古代以六军称朝廷军队的雄壮和强大,故唐代诗人白居易的《长恨歌》里有这样的句子:“六军不发无奈何,宛转峨眉马前死。”

  接着,米尼兹代表美国政府在投降书的受降位置上签字,徐永昌代表中国政府签字。各同盟国代表签字完毕,是九点十八分。这使在场的中国人不禁一震:“九·一八”!一九三一年九月十八日,日本制造沈阳事变,随即侵占中国东北三省;不禁想起一九三三年三月,日本强迫蒋介石政府与所谓满洲国通车,列车从长春开到北平车站时也是九点十八分。十四年过去了,日本侵略者竟然在这个时刻,在密苏里号上签字投降!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这时,阳光透出了云层,把万道金光射在辽阔的东京湾海面上,到处是闪闪的的的粼粼波光。紧接着,四百架B-29战斗机和停落在航空母舰上的一千五百架各式飞机腾空而起,编队盘旋在东京湾上空。一千九百架飞机的轰隆声,奏响了维护世界和平的最强音。

  待重光葵等日本人拿着一份双方代表签字的投降书离开密苏里号之后,麦克阿瑟说:“日本代表在投降书上签字,标志着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但是,这只是执行《波茨坦公告》的一个形式上的步骤。下一步,我们将具体执行《公告》所说的‘日本战犯将被处以严厉的法律制裁’。同盟军最高总司令部已委托美国著名法律专家基南先生牵头起草惩办战犯条例,并决定在最近组织国际军事法庭,有计划地逮捕和审判日本战犯!”

  各国代表很自然地想起在密苏里号升各国国旗的事,对即将建立的国际军事法庭的前景,也蒙上了一层阴影。

  这是智者的预感。于是,就有了该重判的却轻判,该轻判的却重判,该判死刑的却无罪释放,一些罪大恶极的战争罪犯竟然逍遥法外,许多人呼吁应定为首要甲级战犯的人却不追究其战争责任,这样一系列错综复杂、致使历史学家至今感到是谜的历史疑点。

  时间如同烈日,终于把重重迷雾蒸散,使事物显露出本来面貌。半个世纪过去了,现在是揭开这些历史之谜的时候了!

上一篇:返回列表

下一篇:01 一开始就出现裂痕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4节 乡土社会的秩序和“法治”(2) - 来自《道路通向城市》

另一个冲突之维度可能是时间的。任何社会都会有发展,因此可能构成旧秩序与新境况、旧规则与新秩序之间的冲突。但是,在正常的农耕社会中这种理论上必然存在的社会发展、变化,在实际生活中,相对于个体生命而言是很小、很缓慢的。即使有些许的变化,在许多情况下,仅仅通过生命自然发生的周期性更替而带来的秩序和规则的缓慢演变就足以应付(因此,孔子只要求“三年无改於父之道”) ,不会引出令人瞩目的秩序变动。正是在这种环境下,产生了“天不变(社会生产方式和生产力水平不变),道亦不变(社会规范和社会组织构成方式)&……去看看 

第十五章 再革命(下)(一九二五至一九二八) - 来自《近代中国史纲》

第一节 蒋中正的领导   一、早期军事成就   国民党改组为中国近代史上的大事,黄埔军官学校的设立,又为国民党史上的大事。不及一年,这个学校所培植的新武力,即有惊人的表现,虽得力于苏俄的协助,而蒋中正实为关键人物。蒋为浙江奉化人,九岁丧父,由母抚育督教,初在私塾读经史,十七岁开始接受新式教育。因受日俄战争影响,一九〇六年春,东渡日本,拟习陆军,未果,获交陈其美。同年冬回国,一九〇七年夏,入保定陆军速成学堂,识张群,次年以公费生再赴日本,与张群入振武学校,因陈其美的介绍,加入同盟会,并参加黄郛领导的“丈夫团”,创办《武学杂志》……去看看 

第31章 - 来自《永不瞑目》

李春强的生日聚会终于不欢而散,也使欧庆春那个处心积虑的亲和计划彻底破产。但那天晚上肖童的克制和无辜,进一步加深了她的好感。在她的生活里,肖童越来越成为一个让人惦念的角色。由此她也证实了情感的力量,她对肖童投入的每一分关爱,如今都结出了厚重的果实。肖童已经完全走出了吸毒的阴影,她相信她已经让他脱胎换骨成了一个新人。如果你不说的话,有谁会相信他这样一个有着健康的外表,开朗的性格,强烈的自尊和正常的克制力的阳光少年,不久前还是一个病恹恹的大烟鬼呢?她觉得李春强实在没有理由再歧视肖童,而且不管是有意无意,不该……去看看 

20 查铁柱推翻了原先的供述 - 来自《国家公诉》

受检察长叶子菁的指派,起诉处处长高文辉拟代表检察院出庭支持对查铁柱和周培成的公诉。接过查铁柱和周培成放火案全部卷宗,准备起诉材料时,高文辉发现了一个重要细节:查铁柱八月十五日承认故意放火,而八月十四日晚上,查铁柱的老婆喝农药自杀未遂。这就让高文辉想到了一个问题:查铁柱承认放火时,是不是知道了他老婆自杀的事了?如果知道,是不是会产生绝望情绪,自诬其罪?   这事关系太重大了,涉及到整个案子的定性,两条人命,还有检察机关将来的错案责任,高文辉不敢大意,向叶子菁做了汇报。叶子菁没任何犹豫,责令高文辉和起诉处把这事彻……去看看 

第四章 风起黑土地 - 来自《解放战争全记录第四卷》

9.林彪“拉条子”  东北的秋天,风猛雨勤。雨,浙浙沥沥的落着,敲打着黑色的泥土,宛如珍珠帘带,覆盖着黑油油的原野,覆盖着哈尔滨南边一座名叫双城堡的小镇。  在双城堡众多的土屋构成的街区中,坐落着一座由砖瓦结构建成的小院。这个小院古色古香,房屋齐整,白灰抹墙,青砖铺地,六根红漆木柱,擎着两米宽的廊檐,檐下青砖雕着凤凰、花草,做工精细,栩栩如生。整个房屋建筑虽年久失修,但仍不失往日富门宅邸的气派。  东北野战军的前线指挥所就设在这里。  院分两处,东西各成一体,一道月亮门由中间打开,把两处联结起来,西院为东北……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