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一批要人出庭作证

 《东京大审判》

  国际法庭出了什么问题?说来话长。

  一九四六年一月二十日,美国参议员伯纳德在国会发表题为《战后美国之劲敌》的演说中说:“战后美国及自由世界之最大敌人是以苏联为首的共产党执政国家。对付这样的敌人在不排除武装进攻的前提下,应多从特殊的政治手段、外交手段、经济手段、文化手段进行渗透。行使上述特殊手段,当务之急是培养一批高水平的间谍人员。我为这种渗透取个新名词,叫做冷战。”同年五月,英国前首相丘吉尔发表的富尔敦演说,对伯纳德提出的冷战大加赞赏:“妙极了,冷战!冷战,能够帮助自由世界冷静地思考问题,进而想到了冷箭,冷却,冷面,冷眼,冷处理,冷加工,实在是妙!”一九四七年三月十日,杜鲁门发表国情咨文,提出新殖民主义纲领。咨文宣称:“美国有领导自由世界,援助某些国家复兴的使命”,“以防止共产主义的渗入”。“面临战后特殊的国际环境,伯纳德参议员先生提出的冷战政策,应为美国之基本国策。”紧接着,美国资产阶级政治理论家李普曼在美国报刊上连续发表六篇鼓吹冷战的文章。杜鲁门的国情咨文发表七天后的三月二十日,苏联外交部长莫洛托夫发表《警惕冷战》的讲话,号召社会主义阵营保持高度警惕。从此,冷战一词开始广泛流行。

  一九四六年十二月十八日,美国政府出于冷战的需要,由国务卿贝尔纳斯写信给麦克阿瑟。他在信中说:“一场冷战已经开始,我们认为,从宽处理日本战犯,同样是进行冷战的特殊手段之一,也就是在战犯的处理上要与苏联针锋相对。”

  麦克阿瑟马上就如何从宽处理日本战犯问题,与基南进行研究。基南的意见是,对已定为甲级战犯嫌疑犯起诉的四十多名被告,至少有一半人不能定罪;在押其他战犯嫌疑犯也要无罪释放一批。麦克阿瑟问释放多少人?基南说至少要释放一半,也就是四千多人。

  这时,麦克阿瑟最宠爱的女秘书良秀子,正在隔壁房间里为麦克阿瑟处理来信。麦克阿瑟和基南交谈释放战犯的事,她听得十分清楚。五天前,麦克阿瑟的妻子已回美国看望重病的母亲,为他与良秀子厮混提供了更多的方便。这天午饭后,麦克阿瑟来到良秀子的卧室,把良秀子抱在怀里时,良秀子踮着脚,吻着麦克阿瑟的脸颊,悄声问:

  “你们准备无罪释放一批尚未经过预审的在押战犯?”

  “对你不保密,但你必须保密。”麦克阿瑟的一只手己伸向良秀子高高隆起的胸脯。

  “我要求将我的在押亲戚都释放。”

  “等会儿你把他们的名字写给我。”

  两人厮混过去,良秀子穿上衣服,拿出纸笔,写了八个人的姓名。他们是关东军朝鲜军管区第一百十一师团长饭沼守和第一百十九师团长盐泽清宣,驻新加坡第十方面舰队司令官福留繁,驻缅甸第十八师团长中永右二郎,驻泰国独立混成第二十九旅团长佐藤原八,驻新几内亚第十八军司令官安达二十三,驻棉兰老岛第三十五军司令官铃木宗作,驻印度尼西亚独立混成第二十六旅团长岩部仲雄。

  “他们是你的什么人?良秀子小姐?”麦克阿瑟边看名单边问。

  良秀子说:“饭沼守、盐泽清宣、福留繁三人是我的表哥的亲戚,中永右二和佐藤原八是我的表叔,安达二十三是我兄嫂的舅父,铃木宗作是我姐夫的父亲,岩部仲雄是我的姑父的弟弟。”

  麦克阿瑟沉思片刻,说道:“安达二十三不能释放,因为他指挥日军进攻新几内亚时,杀害了美军、澳大利亚军和新西兰军俘虏三万二千多人。还有铃木宗作也不能释放,他与已枪毙的原日军第十四方面军总司令山下奉文犯有同样的罪行。巴丹死亡行军,山下奉文是罪魁祸首,铃木宗作是主犯之一!”

  “我把一切都交给了您,这一点情面也不能给!”良秀子紧紧抱住麦克阿瑟,“您不同意释放安达二十三和铃木宗作,我现在就离开您!”

  “你真的要离开我?”

  “真的。”

  “那我就枪毙你。”

  “能够死在心爱者的枪口下是幸福。”良秀子从他的手在她臀部上的两拍中知道他的口是心非。

  他又拍了拍她浑圆的臀部:“就凭你这句话,我同意释放安达和铃木。”

  这八个罪犯释放之后,许多人悄悄携带金条和金器来找良秀子。恳求她在麦克阿瑟面前说情释放自己的亲人。送上门来的金条和金器不能拒绝,但又感到不好再在麦克阿瑟面前进言。经过一番矛盾的对立统一,她干脆以麦克阿瑟的名义给基南打电话,先后释放了一百三十八名罪犯。到一九四七年四月二十日为止,加上麦克阿瑟亲自批准释放的罪犯近二千人。

  然而,尽管这些罪犯是不声不响释放的,但纸终究包不住火。

  四月二十六日上午,中国法律代表团派向哲浚携带战犯提审单,前往巢鸭监狱提审日本驻台湾军第六十六师团长中岛吉三郎、独立混成旅团长村田定雄进行预审时,典狱长阿尼斯看了提审单,淡淡地说:

  “在我的记忆里,一百五十六号囚室、二百八十五号囚室没有关押这么两个人。你们是不是把姓名写错了,向先生!”

  “没有。”向哲浚说,“中岛吉三郎是一九四六年三月被逮捕入狱的,村田定雄是同年五月被逮捕入狱的。我们查了,他们分别被关押在这两间囚室里。”

  “噢!记起来了,这两个罪犯因病被保释监外治病去了。”阿尼斯搪塞一句。

  向哲浚说:“我们也查了,保释监外治病的战犯名单中没有这两个人。”

  这时,阿尼斯的助手特伦茨走过来,煞有介事地拿起提审单看了看:“典狱长记错了,保释监外治病的没有中岛吉三郎和村田定雄,这两个人于上月的一个深夜越狱逃跑了。”

  阿尼斯顺水推舟:“监狱里关押着几千人,的确记不清楚了。”

  “中岛吉三郎和村田定雄越狱逃跑,你们怎么没有向国际法庭报告?”向哲浚多思虑的两撇眉毛往上一挑,“一定是你们把这两个罪犯释放了!中岛和村田分别在台北和高雄各屠杀了五千多个中国人,是两个双手沾满了中国人民鲜血的刽子手,你们为什么无罪释放他们。”

  阿尼斯皱了皱眉头,只得承认:“老实说,我们是按上级的命令行事。”

  “谁的命令?”

  “国际法庭。”

  向哲浚愤然离开巢鸭监狱,将情况向梅汝璈作了汇报。事关重大,梅汝璈马上和向哲浚会见商震。

  “岂有此理!”商震怒不可遏,“这肯定是麦克阿瑟先生的意见!而且,还可肯定,释放的决不止中岛和村田两个人,可能是一批人,甚至是一大批人。”

  他点燃一支香烟吸了一口,敏锐地认为:“这件事,肯定与美国进行的冷战有关。等会儿,我与迪利比扬格先生商量一下对策。看来,又一场斗争不可避免了!”

  迪利比扬格很同意商震的分析。他说:

  “这是美国实行冷战政策在处理日本战犯问题上的一个突出表现,我的意见,我们分头与除了美国以外的其他军事代表团通通气,看他们要预审的引渡对象是否也有被释放的。如果情况与中国发现的问题一样,就联合起来与麦克阿瑟先生斗!”

  他沉思一会,又说:“对了,不必与阿基诺先生联系了,去年七月四日,美国承认菲律宾独立,菲律宾与美国的关系相当密切。”

  结果,情况与中国发现的问题完全一样。英国、法国、澳大利亚、荷兰、新西兰、加拿大、印度计划预审的乙、丙级战犯中,都发现有几名,乃至十多名罪犯已被无罪释放了。

  二十六日晚上,这些国家的驻日军事代表团团长聚集在苏联代表团驻地研究对策。大家虽然气愤到了极点,但都表现出一种成熟政治家的老练和冷静,一致决定先由各法律代表团团长与基南斗,把释放罪犯的内幕揭开之后,再由各军事代表团团长与麦克阿瑟斗。

  二十七日上午,梅汝璈和苏联的格伦斯基,澳大利亚的曼斯菲德尔,新西兰的奎西安,荷兰的穆尔德尔,英国的卡尔,法国的欧涅特,加拿大的诺兰,印度的帕尔,相约来到基南在国际法庭的办公室。韦伯想到自己是国际法庭审判长,地位与基南相等,而对释放罪犯的事一无所知,十分不满,也为各法律代表团团长助威来了。

  基南已从阿尼斯的报告中知道了来者的目的,也早有应战准备。他显得很沉着他说:

  “诸位先生请坐。不用说明,我已知道先生们的来意。巢鸭监狱释放一千九百八十五名在押战犯的事,是我头脑发热,自作主张。我花了近三个月时间,对这些人的犯罪事实进行过了解,尽管他们有过这样那样的犯罪行为,但都不能立案。因为我们不是狭隘的复仇主义者,凡是可杀可不杀的一律不杀,可判刑可不判刑的一律不判刑。因此,将这些人无罪释放了。”

  他一副很内疚的表情:“我的错误是自作主张,既没有向麦克阿瑟最高总司令请示报告,也没有征求韦伯审判长和各法律代表团团长的意见。不论麦克阿瑟先生怎样处分我,不论在座诸位先生怎样批评我,我都甘领甘受。”

  基南说完,没有惯常的那种沉默,韦伯马上发言。他说:

  “最高总司令部之所以下令逮捕这些人,因为他们有罪;现在,近二千名罪犯没有经过国际法庭预审,却被无罪释放了。请问基南先生!这是东京审判战犯条例哪一条规定允许你这样做?这是谁给予你这么大的权力?”

  基南说:“我刚才说了,是我头脑发热,自作主张,总之,我引咎自负。”

  “你为什么敢于自作主张?”曼斯菲德尔说,“你无罪释放这么一大批人,决非什么头脑发热,而是有其目的所在,必须把问题说清楚。”

  “我已经说了,因为我们不是狭隘的复仇主义者。”基南说。

  “真正的目的不在这里!”格伦斯基一针见血地指出,“无罪释放这些罪犯,是你们控制日本的需要,是你们对以苏联为首的共产党执政国家进行冷战的需要!”

  格伦斯基从基南瞟过来的一眼中发现了他的反感,紧接着说:“也许基南先生会说,苏联没有乙、丙级战犯的引渡,释放这些人与苏联无关,用不着我在这里多嘴多舌。”

  他理直气壮:“谁也不能剥夺我们坚持真理,主持正义的权力!”

  基南怔了片刻,说道:“格伦斯基先生有权力这样认识问题。”

  “基南先生不愿意把释放这些人的真正目的说出来,我们也不勉强。”卡尔说,“但我们有理由要求基南先生重新逮捕他们!”

  “是的,必须重新逮捕他们!”穆尔德尔说,“经过预审,的确不能定为乙、丙级战犯的可以释放,这才符合法律程序。”

  “重新逮捕他们已不可能了。”基南说,“被释放的人绝大多数已移居国外了。”

  “即使如此,仍然可以重新逮捕他们。”梅汝璈说,“他们是罪犯,可以由最高总司令部和日本政府出面引渡。”

  “我等待最高总司令部给予我以处分。”基南想一个人承担责任,又感到承担不起,陷入了深深的窘境。

  诺兰说:“即使处分了你,你还得重新逮捕他们。”

  “如果不重新逮捕这些罪犯,我们法国法律代表团就退出国际法庭!”欧涅特威逼了一句。

  帕尔紧接着说:“如果不重新逮捕这些人,我们印度法律代表团也退出国际法庭!”

  梅汝璈、卡尔、曼斯菲得尔、奎西安、格伦斯基、穆尔德尔、诺兰除了相继表明同样的态度之外,并表示向同盟国战争犯罪调查委员会和远东委员会反映。

  双方僵成了这一步,问题已经够严重,够复杂的了。无怪乎赫伯特从南京与麦克阿瑟通电话时,麦克阿瑟说他正在处理一件棘手难办的事。

  事情的处理的确很棘手。将被释放的罪犯重新逮捕吗?麦克阿瑟面子上过不去。不重新逮捕这些人吗?已经有九国法律代表团提出退出国际法庭。从主观愿望说,麦克阿瑟巴不得这些国家退出国际法庭,那样他可以一手遮天。可是,两个国际组织一定会从中进行干预;尽管这种干预起不了多大作用,但“闹春的蛤蟆不咬人却噪人”,再说,九国政府也不那么好对付,国际舆论的抨击更是意料之中的事。

  麦克阿瑟一时乱了方寸,望着面容憔悴的基南,焦急不安地问:“你说怎么办?基南先生!”

  “现在看来,我们考虑问题过于简单了。”基南深深叹了口气,“如果不重新逮捕这批被释放的人,国际法庭势必造成严重分裂。反正我已承担了责任,最高总司令可以顺水推舟,也不至于影响阁下的声誉。”

  基南见麦克阿瑟紧锁着眉头不吭声,又说:“定谁为乙、丙级战犯的审定权在最高总司令手里,经过各国法律代表团预审之后再释放他们,谁也奈何不得。”

  “我们一共释放了多少人?”麦克阿瑟眉头一展。

  “一千九百八十五人。”

  “我记得只有一千八百多人呀!”

  “没错,是一千九百八十五人,都是最高总司令审定的。”

  麦克阿瑟的思想左右摇摆了一阵,终于无可奈何他说:“那就请基南先生通知国际间谍局重新逮捕他们。”

  他的话音刚落,特曼娜前来报告说:“赫伯特先生从南京来东京,要求见最高总司令。”

  麦克阿瑟说:“请他进来。”

  待赫伯特挨着基南坐下,他问:“赫伯特先生说你们三位监审官在中国无法开展工作,究竟是怎么回事?”

  赫伯特将他与阿尔达克、霍西三人坚持只判处谷寿夫三、五年徒刑,而中国方面非处决谷寿夫不可,而且已经处决了的情况说了一遍,然后说:

  “在上海、广州、南昌、长沙、武汉等地的军事法庭也同样不尊重我们的意见,我们认为不该判死刑的却被判死刑,我们认为不该判刑的却被判处无期徒刑或有期徒刑。因为在中国,监审官形同虚设,所以我们要求返回东京。”

  麦克阿瑟产生一种失落感,真想发泄一通,但还是控制住了。他面向基南:“派往其他国家的监审官的情况怎样?”

  基南说:“报告最高总司令!与中国的情况大抵相似,都说发挥不了什么作用,有的也要求撤回东京。”

  “基南先生的意见撤不撤?”麦克阿瑟问。

  “我主张撤。”基南说,“原来派监审官的目的是想对被引渡的乙、丙级战犯少判死刑或少判徒刑。现在看来,这一目的很难达到,因为引渡国政府根本不尊重监审官的意见。我的意见,最高总司令在审定乙、丙级战犯时严加控制,也就是可定可不定的一律不定。这样,比派监审官的作用大得多。”

  麦克阿瑟点点头:“好,撤!”

  重新逮捕战犯的第二天上午九点左右,有名叫玉子、莲子的两个中年妇女,来到最高总司令部找良秀子。因为良秀子于两天前经麦克阿瑟批准了一个星期的假期,与母亲赴菲律宾为定居马尼拉的外祖父祝贺八十寿辰去了,由麦克阿瑟的助手菲勒士接见她们。

  菲勒士问:“你们是良秀子小姐的亲戚?”。

  “不是。”玉子眼眶里噙着泪水,“两个月前的二月二十五日上午,我送了良秀子小姐三根金条和一条十五克的金项链,才将我的丈夫皆内武久释放了。可是,昨天上午我丈夫又被逮捕了。我来找良秀子小姐,要么重新释放我的丈夫,要么退还我的金条和项链。”

  菲勒士惊疑地问:“竟有这种事?”

  “我决不敢说假话。良秀子小姐是麦克阿瑟最高总司令的秘书,我绝对不敢无中生有诬害她。”玉子手指莲子,“她是我的兄嫂,我将金条和金器送给良秀子小姐时,兄嫂在场。”

  “是的,我在场。”莲子说。

  菲勒士问:“你丈夫原在日军任什么职务?”

  “独立混成第三十七旅团长。”玉子边说边抹眼泪。

  莲子紧接着说:“我的丈夫渡边雅夫,原是独立混成第五十二旅团长,前年十一月二十五日被逮捕。也是在今年二月二十五日那天,我也送了良秀子小姐三根金条和一条十八克的金项链。现在,我丈夫释放又被逮捕了。”她泣不成声,说不下去了。

  玉子啜泣着说:“我们要求见良秀子小姐,当面与她把事情说清楚。”

  “她因事外出了。”菲勒士说,“我们负责进行调查,如果你们说的确有其事,一定如数退还你们的金条和金器。”

  他见两个女人越哭越伤心,安慰说:“请你们相信,国际法庭是依法办事的,经过预审,如果你们的亲人是一般的犯罪,不会定他们为乙、丙级战犯的。你们放心回去吧!”

  玉子和莲子走后约十分钟,又有一个青年女人、两个中年女人和两个年过花甲的老太太来找良秀子,同样由菲勒士接见她们。她们反映的问题与玉子、莲子说的完全一样,只有金条的多少和金器的重量不同之分。释放又被逮捕的是原日军第五十八师团长川俟雄人、坦克第一师团长细见惟雄、第六十四师团长船引正之、第三十师团长两角业作和第三十五师团长池田浚吉。他们分别是青年女人的父亲、两个中年女人的丈夫、两个老太太的儿子。菲勒士送走了五个女人,马上去向麦克阿瑟汇报有关情况,麦克阿瑟大吃一惊:“良秀子小姐会干出这种事来?”他对良秀子的宠爱与严酷的现实怎么也统一不起来。

  旋即,他又想起一千九百八十五人这个数字,吩咐菲勒士说:“请你把释放那批人的名单找来,看是否有这七个人的名字。”

  菲勒士把名单找来一看,上面没有这七个人的名字,并发现释放的不是一千九百八十五人,而是一千八百四十六人,少了一百三十八人。

  麦克阿瑟立即打电话给基南问明原因。基南在电话里说:“其中有一百三十八人是良秀子小姐打电话通知我,说是最高总司令的意见要释放他们的。她先后打了四次电话给我,第一次释放的是十八人,第二次是三十二人,第三次是三十九人,最后一次是四十九人。”

  麦克阿瑟抑制心中的愤慨情绪,语气平淡地说:“噢!原来如此。请你将这一百三十八人的姓名和原任职务造个花名册,再派人送给我看看。你亲自送来?好,好,再见。”

  他放下话筒,回头对菲勒士说:“估计陆续还会有人来找良秀子,一律由你接见他们。请注意,必须把良秀子受贿的金条和金器记载清楚,策略上注意暂时保密。”

  “是不是拍电报催促良秀子提前回来。”

  “暂时不要惊动她。”

  七月三日下午,良秀子从马尼拉飞回东京。

  第二天上午八点,她提着一大包吕宋烟丝,兴致勃勃地来到麦克阿瑟的办公室。

  时间,一向对年轻漂亮的女人施以特殊的恩惠,拂去良秀子来到麦克阿瑟身边工作两个寒暑的痕迹,沐浴着清朗的煦风,她如同桃花从晨雾中脱颖而出,秀丽的脸颊上平添了朝霞似的红晕。一对黛眉更显得又弯又长,一对水灵灵的眼睛更显得又黑又亮,顾盼间闪着湖水般的波辉。她穿件翠绿色无袖连衣裙,更加衬托出窈窕轻盈的体态。

  “最高总司令好!”良秀子喜眉笑眼,“我准时回来了!”

  “好,好,请坐!”麦克阿瑟望着这位美女,觉得把“犯罪”两个字眼加在她身上,实在太残酷了。

  “我特地买了四斤吕宋烟丝送给您。”良秀子将烟丝放在麦克阿瑟面前,“您说过,没有女人您可以生活,若没有吕宋烟丝您一个小时也活不下去。”

  “谢谢你的馈赠,谢谢你对我的理解。”

  他对送来当天日本出版的报纸的特曼娜说:“我与良秀子小姐去小会议室交谈一个问题,若有人找我,你就说我不在办公室,要他一个小时之后再来。”

  但是,他却把良秀子领进他不经常使用的临时卧室,良秀子已明白了一切:“我才离开您一个星期,就迫不及待了。”

  她主动把卧室的门闩上。

  “我曾经对你说过,你是引起所有雕塑家和画家灵感的姑娘中最美丽的姑娘。”麦克阿瑟用充满欲念的目光注视着良秀子,欣赏着她那轮廓清秀的脸和曲线优美的身段。

  他严肃的脸庞神经质地痉挛着,明显他说明了他内心的剧烈痛苦。

  良秀子甜甜他说:“我也曾经说过,我要献出我心灵中的全部力量来爱您。”

  她已经习惯了,只有喜悦和愉快,没有羞涩和不安。

  两个人的嘴巴粘在一起,颤抖而热烈地吻了好一阵。他和她紧紧地贴在一起,好像僵硬了似的,既不吭声也不动弹。良秀子完全沉浸在无比的狂欢之中,麦克阿瑟却沉浸在无比痛苦之中。

  接着,两个裸体上了床。干完了那种事,两人穿上衣服才去小会议室。

  良秀子从狂欢中冷静过来,柔声问道:“最高总司令与我交谈什么问题?”

  麦克阿瑟实在难于开口,但事到如今,又不能不说:“万万没有想到,你会干出那种事?”

  “什么事?”良秀子一惊,“自从爱上了您,我没有与任何男人有不正当的关系。”

  麦克阿瑟犹豫了一会儿,终于把话说明:“近两个月来,你收了多少金条和金器?”

  “什么,什么,我收到金条和金器?”她的脸色顿时变得惨白,心跳得厉害。

  “不用害怕,只要你把收到的金条和金器交出来,我可以原谅你。”

  “绝对没有这回事!”

  “绝对有这回事!”麦克阿瑟说,“你以我的名义打电话给基南先生,先后释放了一百三十八名在押战犯。现在,由于你不知道的原因,所有被释放的人又被重新逮捕了,包括你的八个亲戚在内。”

  他望了惊恐万状的良秀子一眼,又说:“近几天来,向你行贿的人纷纷找上门来讨还金条和金器,影响是很坏的。”

  实在无法抵赖了,良秀子只好承认:“我把受贿的金条和金器交出来,您真的能原谅我!”

  “不仅原谅你,而且仍然相信你和爱你。”

  “我马上回家去取。”她毕竟太年轻,没有把问题想得那么复杂,更没有想到会有可怕的未来。

  “我让菲勒士先生随你回家一趟。”

  两个小时后,仍在小会议室。

  良秀子将三百九十二根金条,一百二十四条金项链和三十六只金戒指交出来之后,麦克阿瑟对菲勒士说:“这些金条和金器请你转交给日本政府大藏省,然后通知行贿者,行贿是违法行为,金条和金器应该没收。”

  菲勒士走后,麦克阿瑟对良秀子说:“你知道自己犯了什么罪?”

  “受贿罪。”良秀子怔怔他说,“假传您的命令罪。”

  她把头低了下去:“恳望最高总司令,能够像您两小时前说的原谅我。我不值得您信任,也不值得您爱,想重操旧业当一名新闻记者。两年前,第一次见到您时,我就说过,打算抓住您帮助日本安邦兴国这一主题思想,为您写一部传记文学,这个计划不会改变。”

  “谢谢。”平心而论,如果这件事不是被各驻日军事代表团知道,他的确会原谅她。

  原来,玉子的丈夫皆内武久是日本产业工会委员长菊地清五郎的表哥。那天,玉子从最高总司令回到家里,正好碰上菊地来看望舅母,也就是皆内的母亲,得知玉子没有见到良秀子,也没有要回金条和金器,出于对麦克阿瑟限制日本劳动人民游行示威的反感,积极主张玉子将情况反映给苏联驻日军事代表团团长迪利比扬格。迪利比扬格出于对麦克阿瑟的不满,将情况告诉给除美国军事代表团以外其他军事代表团。于是,布莱又将这件事透露给韦伯。很快,韦伯掌握到良秀子受贿释放一百三十八名战犯的全部情况。接着,各军事代表团纷纷打电话给麦克阿瑟,问他对这件事怎么处理?不得已,麦克阿瑟回答说:“先从良秀子手中追回受贿的全部金条和金器,然后处死她!”

  现在,麦克阿瑟说:“出于我俩之间的特殊感情,我的确想原谅你,但各军事代表团一致要求处死你,我是众怒难犯啊!”

  “您太残酷了,两个小时前您还奸污了我!”良秀子哭将起来。

  尽管两个月前,她对麦克阿瑟说过:“能够死在心爱者的枪口下是幸福。”但是,死终究是无比痛苦的。

  “现在,要请你原谅我了。”麦克阿瑟走到门口,对站在百步外四个等待执行任务的士兵招招手。

  四个士兵猛虎似的扑向良秀子,给她戴上手铐。

  良秀子望着麦克阿瑟,刚哭着喊出:“您太残酷了,两小时前您……”一个士兵将一块毛巾塞进她嘴里。

  麦克阿瑟命令说:“将她押到各军事代表团驻地前的地坪里枪决!”

  良秀子一条命,给麦克阿瑟换来了一个不询私情的美名。

  良秀子被处决后的第十二大,即七月十六日上午,国际法庭收到被告广田弘毅的美国辩护律师戴维德、日本辩护律师柏木山冈要求无罪释放广田弘毅的辩护书。

  辩护书有十六条计五千余字,主要内容是:“广田弘毅长达三十五年的政治外交生涯中,其政治、外交上的观点和政策的主要特征,就是谋求与所有国家之间经常的和平、友好和协调。”“他在出任荷兰、苏联等国大使时,使日本与这些国家的国交有了决定性的改善。”“没有人像他那样为调整日华国交努力奋斗,他在出任外务相期间解决了日华之间的种种悬案,使两国公使馆升为大使馆。”“卢沟桥事变时,他在海滨鹄沼别墅疗养。根本不知道事情是怎样发生的。”“他经常告诫同仁们和日本高级官员应该尊重中国的主权,应该注意维护第三国的利益。”“太平洋战争爆发时,他休闲在家,当他听到珍珠港事变发生之后,十分不安,马上去见东条英机首相,主张日本马上撤兵,并向美国赔偿损失。”辩护书最后说:“被告广田弘毅和辩护人对起诉的诉因,找不到检察方面所追究的起诉事实,故恳求国际法庭宣判他无罪,并立即予以释放。”

  基南看了看辩护书,想到麦克阿瑟对广田的成见,马上持辩护书去最高总司令部见麦克阿瑟。

  麦克阿瑟看了辩护书,极为不满:“居然把广田弘毅说成和平使者,居然用强词夺理的卑劣手段为广田弘毅开脱罪责!”

  他问基南:“这个戴维德是美国的什么人?”

  “著名法律专家。”

  “他一定受了贿!”

  “那倒不一定,不过可以调查。”基南说,“他是根据最高总司令说的,为了顺利治理和控制日本,对在押战犯的审理,尽可能少判或不判死刑、少判或不判无期徒刑的指导思想办事的。”

  “但是,这个广田弘毅非判死刑不可!”

  “既然两个律师提出广田弘毅无罪,应该以充分的事实把他们的辩护驳倒才行。”基南说,“建议由一批知内情的要人出庭作证,加上战犯之间原来的相互揭发,反辩驳的理由就充分了。”

  “你安排吧!”

  “不过,出庭作证的对象不限于广田弘毅,而应该是四十多名被告,据我所知,按照四十多名被告的辩护律师所说,几乎是人人都无罪,包括东条英机在内。”

  “东条英机也无罪?那是混帐逻辑!”麦克阿瑟说,“同意你的意见,出庭作证的对象包括四十多名被告在内。”

  八月二十二日上午,原日本外务相有田八郎第一个被传讯出庭作证。六十三岁的有田,东京帝国大学毕业后,留学英国,归国后入外务省工作。一九二三年为日本驻华公使馆一等参赞,一九二七年任驻天津总领事。后历任驻奥地利公使、外务省次官、驻比利时大使。一九三六年任驻华大使,同年任广田内阁外务相,敕选为贵族院议员后,历任第一届近卫文麿内阁、平沼骐一郎内阁、米内光政内阁外务相。一九四三年被东条英机内阁聘为外交顾问,由于他对甲级战犯被告都比较了解,他出庭作证被告们都被押上法庭。

  这是第四百五十六次开庭了。法庭的布置和庄严气氛、参加开庭的官员、法官、新闻记者、辩护律师、旁听人几乎与去年五月三日第一次开庭完全一样。

  上午七点五十分,麦克阿瑟与各军事代表团团长等高级官员,以及其他与会者全部到齐。作证人席设在法官席前面,隔着十一盆白色玫瑰花,面对被告席,有田八郎一个人坐在那里,显得孤立,也十分引人注目。

  八点正,被告们由美国宪兵押上法庭。比第一次开庭少了三人,因为松冈洋右己病死,永野修身也因病于一九四七年一月死去,大川周明仍然疯疯癫癫。

  军乐声停止,照常的五分钟拍照之后,基南宣布:“今天是第四百五十六次开庭,以后的多次开庭,都是由一批知内情的政界、军界要人出庭作证,也可以说是对被告犯罪行为的揭发。下面,由前日本外务相有田八郎先生作证。”

  有田站起身来,又转过身去,面对十一国国旗深深一鞠躬,再转过身来坐下。他戴上老花镜,从皮料提包里拿出厚厚的一本作证材料,然后说:

  “为了使自己的作证经得起辩驳,我整整花了一个月时间,查阅了我的笔记和日记,查阅了我保留的有关文件,也查阅了多种报刊。”

  他打开作证材料第一页:“第一个作证对象是广田弘毅君。”

  坐在被告席上的广田弘毅怔了一会,赶忙站起身来。他七十岁了,似乎有点站不住,两手撑在前面的长条桌上。

  有田说:“有些朋友说,广田君是个和平使者。不是!他是日本发动侵略战争的策划者之一。”

  坐在辩护律师席上的戴维德和柏木山冈有点不自在,反感地盯着有田。

  有田接着说:“旨在侵略中国的《广田三原则》的具体内容尽人皆知,我不必说了。下面,就广田君积极主张对中国发动军事侵略,说三点事实。”

  他说的三点事实是:第一,一九三五年十一月二十四日,也就是殷汝耕成立冀东防共自治政府之后的第二天,广田发表谈话:“为了维护日本在华利益,日本政府决定从军事上支持这个防共自治政府,帮助他们组建五个师的军队,枪支弹药由驻华北日军提供。”第二,一九三七年六月十四日,近卫内阁制订全面进攻中国的作战计划时,近卫把广田请到首相府,征求他的意见,广田说:“全面进攻中国的头几仗不要在华南地区打,而应该在华北地区打,因为华北与满洲国接壤,那里有强大的关东军为后盾。”第三,六月二十日,广田又主动向近卫献策。他说:“全面进攻中国,应该集中优势兵力,以势不可挡的强大军事攻势,从华北地区长驱直入华中地区,力争在短期内占领中国首都南京,迫使中国政府投降。”

  有田说:“我说的三点事实,都刊登在《首相府工作简报》上。我保留有一九三一年至一九四二年的《工作简报》。我愿意全部交给国际法庭。”

  他说:“事实证明,广田君并不是对卢沟桥事变一无所知,而是全面侵略中国的主谋者之一。”

  这时,戴维德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反感情绪了,他起身说:“请问有田八郎先生!你到底是出庭作证,还是国际法庭的特聘辩护律师?”

  “请戴维德先生注意自己的身份,在这种场合你没有发言的权利!”麦克阿瑟训斥道,“出庭作证,就是用无可辩驳的事实证明作证对象有罪,也是对有意为某个人开脱罪责的辩护!”

  基南说:“请有田先生继续发言。”

  有田有了麦克阿瑟的支持,更加理直气壮:“有朋友说广田君经常告诫同仁们和日本高级官员,应该尊重中国的主权。广田君对哪些人说过,在什么地方说的,有史料可查吗?如果有史料可查,也只能说明他阴一套阳一套。”

  他接着说:“广田君说他听到珍珠港事变,十分不安,马上去见东条君,主张日本马上撤兵,并向美国赔偿损失。事实并非如此。”

  他说:“珍珠港事变第二天,我请广田君和松冈洋右君吃晚饭。席间,广田君对珍珠港事变表示不安是事实,但他告诉我和松冈君,说他见了东条君,对东条君说过,既然已经打起来了,就要猛打狠打,让美国老老实实把太平洋的利益交给日本。松冈君虽然死了,但东条君还坐在今天的被告席上。”

  基南插话:“被告东条英机!有田先生说的是不是事实?”

  东条起身回答:“请原谅,我记不清楚了。”

  基南掏出一个笔记本:“去年六月二十七日上午,松冈的儿子松冈谦一郎先生来见我,说他父亲病危,希望在弥留之际与我见次面,有重要情况对我说,征得麦克阿瑟最高总司令的同意,我与助手布雷布纳先生去医院与松冈见了面,他当着松冈谦一郎、布雷布纳先生对我说了三件事:一,说他在有田先生家里,广田说他见了东条,太平洋战争既然已经打响,就要猛打狠打,让美国老老实实把太平洋地区的利益交给日本。二,一九三八年一月上旬,松井石根由上海回东京治病,松冈和米内光政去医院看望松井。松井说由于他在南京杀了几十万中国人,中国人才望皇军而生畏,他为树立皇军的声威立了功。米内说杀人大多不好。松井说,中国是敌国,中国人是敌人,杀敌人应该是越多越好。”

  他问:“被告米内光政!松井是这样说的吗?”

  “松冈君说的全是事实。”米内起身回答。

  基南继续说:“松冈对我说的第三点情况是,一九三八年九月间。土肥原贤二由中国回东京的第三天,松冈和原驻美大使野村吉三郎先生去看望他,他拿出一只中国殷商时代的青铜酒壶,一只青铜香炉和一匹青铜马给他们看,说是汪精卫先生送给他的。第二年松冈与秘书松本五郎去南京访问,向汪精卫先生问及这件事。汪先生说那是上海古董商刘仲礼埋在地下的文物,有两大箱,全部送给土肥原。”

  他说:“被告土肥原!你这两箱文物必须退还给中国。”

  土肥原起身说:“东京遭盟军飞机轰炸时,我的住房被炸毁,那两箱文物也被炸毁了,实在可惜了!”

  “两箱文物是否被炸毁,你必须拿出确凿的证据来。”基南说,“松冈临死前,还将他的两本笔记交给我,笔记内容记载着被告坂垣征四郎、木村兵太郎、武藤章、平沼骐一郎、大岛浩、铃木贞一、嶋田繁太郎、荒木贞夫、白鸟敏夫、木户幸一、星野直树、梅津美治郎、桥本欣五郎、南次郎等三十余人的部分犯罪行为。”

  基南说完,有田继续作证:“一九四三年六月中旬,东条君访问南京汪精卫政权时,向中国要了四十万苦力和二十万随军慰安妇,也就是军妓。这是随同东条君出访的嶋田繁太郎君告诉我的。”

  嶋田起身说:“是事实。随同东条君出访的还有东乡茂德君。”

  东乡起身说:“是有我,有田先生说的全是事实。”

  第二天被传讯出庭作证的是伪满洲国皇帝溥仪。他四十一岁,近两年的监狱生活使他变得苍老了,看去仿佛已年过半百。他三岁当了宣统皇帝,一九一一年辛亥革命成功,他当了三年皇帝就退位了。一九一七年七月,张勋复辟恢复清室,他又当了十五天皇帝而被段祺瑞赶下台。一九二四年十月,冯玉祥率兵占领北京,他被赶出紫禁城,与父亲载沣住在醇亲王府。第二年十二月,由他的英语教师庄士敦帮助,逃到日本驻天津领事馆。沈阳事变后,由土肥原贤二保护潜入长春,先当伪满洲国执政后当皇帝。一九四五年八月,关东军被苏军打败,他正准备逃往日本时在沈阳被苏军抓获,关押在苏联哈巴罗夫斯克监狱。二十天前,他由该监狱八名法警护送,乘飞机经海参威来到东京。八月十二日上午,基南接见他,要他以诚实的态度出庭作证,以争取对他的宽大处理。

  今天的作证人席增加到九个席位,除了博仪以外,还有日本前首相若槻礼次郎和阿部信行,阿部内阁外务相野村吉三郎,第一届近卫内阁大藏相石渡庄太郎,斋藤内阁外务相内田康哉和拓务相永井柳太郎,关东军副参谋长石原莞尔,同盟社驻中国分社社长松本重治。

  法庭的场面完全与昨日一样。八点过五分,基南宣布第四百五十八次开庭,他说:

  “国际法庭对被告的罪证落实十分慎重,为了使作证人的证词得到多方证实,故今天出庭作证的有九位先生。下面,由中国的溥仪先生作证。”

  溥仪身着蓝色西服,系上同样颜色的领带。他扶扶鼻梁上的近视眼镜,起身面对十一国国旗一鞠躬之后,开始他长达两个小时的作证。他说:

  “我是个对自己的祖国有罪的人,也是个破坏世界和平的罪人。我当了三年中国末代皇帝,就被中国的民主革命赶下台。那时,我还不足六周岁,是个不懂事的孩子。沈阳事变时,我是个二十五岁的青年,本想读点书,做个安分守己的中国公民。可是,事与愿违,有天晚上,土肥原贤二君突然来找我,问我还想不想恢复清王朝。我说我不敢。他说,想不想是一回事,敢不敢又是一回事。我说,中国的民主力量相当强大,恢复清室根本不可能。他说,东北三省已被日军占领,目前正在进攻热河省,日本决定将这四个省从中国版图上分割出去,成立独立的满洲国,让你当国家元首。我说,那会犯叛国罪,我绝对不敢!他说,你真的不愿意?我说真的不愿意。土肥原说,那就请你想想张作霖是怎么死的!”

  奉系军阀张作霖,一九二八年六月三日与蒋介石作战失败,由北京乘火车退回东北,由于他没有充分满足日本的全部要求,即允许日本在东北地区自由开矿和建立工厂,允许日本向东北地区移民,以及中国停止在葫芦岛筑建海港等,而与日本发生冲突。四号清晨,他经过京沈路与长大路交叉的皇姑屯车站时,被关东军预埋的炸弹炸死,史称皇姑屯事件。

  溥仪说:“土肥原君一提起张作霖是怎么死的,我就吓得魂不附体。由于我是软骨虫,丧失了民族气节,就答应了他的要求。几天后,由他和一队日军护送我,乘轮船到了大连再去长春。”

  石原莞尔和内田康哉都说他们当时在长春,这件事他们都很清楚。

  土肥原起身说:“我有责任,但我是受首相若槻礼次郎先生的派遣行事的。”

  若槻说:“但我说过,若溥仪先生不同意不要勉强,可以扶植别的人统治东北地区。当时,我对土肥原君说过,还可以让郑孝肯、张景惠两位先生出来。这两个人,后来当了满洲国的总理大臣。”

  溥仪继续作证:“一九三二年三月一日,伪满洲国成立,我当了政;一九三四年三月一日,根据日本政府的意见,伪满洲国实行帝制,我成了康德皇帝。但我是个傀儡,一切听从关东军总司令的指挥。历届总司令都兼驻伪满大使和我的特别高级顾问,先是南次郎君,以后是梅津美治郎君和山田乙三君。我这个傀儡政权的政治、外交、军事、经济权牢牢控制在日本人手里。他们安排吉冈安直先生为皇宫御用挂。我出巡,接见宾客,训示臣民,举杯祝酒,乃至点头微笑,都在吉冈先生的指挥下行事。我能见什么人,见了说什么话;能出席什么会议,在会议上说什么话,一概听从吉冈先生的吩咐。”

  他说着说着哭起来了:“也是这个吉冈先生按照梅津君的旨意,毒死我的继室,那时她才二十三岁呢!他们毒死她,是为了让一个日本女人作我的妻子,其目的就是为了更好地控制我,生怕我不与日本一条心。”

  若槻礼次郎、阿部信行、野村吉三郎、石渡庄太郎都证实,这件事是梅津指挥吉冈干的。

  溥仪掏出手帕抹抹眼泪:“东三省和热河省盛产煤炭、木材、玉米、黄豆、高粱、人参和貂皮。煤炭的百分之八十、其他物资的百分之五十至六十,无偿被日本掠夺去了。记得一九三八年二月,日本向我要十二万立方红松和落叶松木材,我只同意给六万立方。南次郎君气势汹汹对我说:我们可以让你当皇帝,也可以让你成为第二个张作霖!”

  永井柳大郎和石渡庄太郎发言证实这件事。

  溥仪说:“梅津君也如此。一九四二年五月,他要我提供八万立方木材、四十万斤玉米、三十五万斤高粱、三十万斤小麦。我说,粮食是否少一点,上个月仅吉林四平、辽宁丹东、黑龙江爱晖和鹤冈四县就饿死五万八千多人。梅津君说,那我不管,反正这些粮食一两也不能少!他也威胁我,要我从皇姑屯事件中吸取教训。”

  “这事我可以作证,当时我正在东北采访。”松本重治说。

  溥仪接着说:“一九四二年五月,东条君和东乡茂德君强迫我邀请与我有杀父之仇的汪精卫先生访问伪满洲国,井由东乡君一手炮制《中满同盟条约》。《条约》主要内容是两个傀儡政权必须在政治、外交、军事、经济上全力支持日本发动的太平洋战争,粮食和布匹,木材和煤炭,铁和铜,必须首先满足日本的需要,而双方承担的任务,南京比我们多一倍至两倍,乃至三倍。”

  基南插话:“被告东乡茂德!这个《条约》是你一手炮制的吗?”

  东乡起身回答:“是我和梅津君两人起草的。”

  下午,由阿部信行作证:“我曾经在汪精卫政权当了一年多时间的大使,关于日本对这个政权的掠夺比较清楚。不论是近卫内阁和平沼内阁,还是后来的米内内阁、东条内阁和小矶内阁,对这个政权的掠夺,可以说是无休无止。太平洋战争爆发后,这种掠夺更甚了。汪先生几次对我说过,日本要这要那,简直是鸡脚杆上刮四两油。为此,他曾两次决定辞职去法国定居。而畑俊六君和多田骏君都说我对汪先生迁就,都提出:他要辞职去法国定居,你就用皇姑屯事件威胁他!”

  松本重治说:“此事,我曾经问过畑俊和多田君。畑说,若汪不与日本合作,只能这样对待他!多田君说得更加露骨,顺我者昌,逆我者亡,自古皆然。”

  阿部继续说:“珍珠港事变之前,如何麻痹欺骗美国,是东条君、嶋田繁太郎君和死去的山本五十六先生共同研究的。”

  野村吉三郎证实:“是他们三个人共同研究的。我作为驻美大使,是具体执行者,我深深对不起美国朋友!”

  阿部以下的作证内容,是东条和小矶对太平洋的军事部署,以及他们对日军在东南亚地区屠杀和平居民行为的纵容和包庇,并得到永井、野村、石原和石渡的证实。

  下午五点五十分,基南宣布第四百五十九次开庭作证结束,然后说:“被国际法庭传讯作证的还有近四百人,明天上午八点继续开庭。”

  麦克阿瑟刚起身要走,菲勒士前来向他报告:“杜鲁门大总统说要无罪释放两个人,请最高总司令在一小时之内与他通无线电话。”

  “他要求无罪释放哪两个人?大总统为什么这样关心他们?”麦克阿瑟愣住了。

上一篇:13 中国处决谷寿夫

下一篇:15 两封信引起的斗争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1-01 思维是纯能量 - 来自《与神对话》

那一年春天——我记得是在复活节的前后——我的生命出现了一个特殊现象。神开始透过我跟你们说话。容我解释得清楚一些。在那段时期,就个人、事业与情绪而言,我是处于很不快乐的状态中,我的人生在所有层面上都象是失败了似的。由于多年来我一向习于将我的思绪写成信(通常是永不寄出的信),所以,这一天,我又拿起了我忠实的黄色便筏纸,开始倾泄出我的感受。这一次,我想,与其写信给另一个我想象曾欺骗过我的人,不如直接诉诸本源:直接去找最会欺人额那一位。我决定给神写封信。那是一封含着嗔恨与激愤的信,充满了惶惑……去看看 

第十章 初露峥嵘 - 来自《江青传》

飞往苏联疗养  一九四九年三月二十四日,虽然江青通宵未眠,却异常的兴奋。向来很讲究作息规律的她,这一回“规律”完全被打乱了。   江青随着毛泽东乘坐汽车抵达河北涿县火车站时,已是二十五日凌晨两点。   喷着水汽的火车头,带着七、八节车厢,正在车站待命。虽说江青当年往返于京沪之间,火车没少坐,这一回却头一次乘软卧车厢。上车之后,毛泽东、朱德、刘少奇、周恩来、任弼时、叶剑英、滕代远,各占一间软卧房间。   平津战役已经结束。一九四九年一月十五日,中国人民解放军占领天津市,全歼守敌十三万余人,活捉国民党天津警……去看看 

第十三章 意识形态:世俗界 - 来自《革命的年代》

(边沁先生)练习着将木头器具放在车床里旋,他以为也能用这种方法来改造一个人。他对诗歌无甚爱好,几乎不能从莎士比亚的作品中吸取任何教益。蒸汽使他的房子变得温暖而明亮。他是那种偏爱人工制品胜于自然产物,并认为人类智慧无所不能的人。他极为轻蔑户外景色,轻蔑绿色的田野和树林,并且永远以功利性来度量所有事物。——赫兹利特(W.Hazlitt)《这个时代的精神》(1825年)  共产党人不屑于隐瞒自己的观点和意图。他们公开宣布:他们的目的只有使用暴力全盘推翻现存的社会制度才能达到。让统治阶级在共产革命面前发抖吧。无产者在这个……去看看 

1949——中华民国三十八年己丑(2) - 来自《中华民国史事日志》

7.1(六,六)  甲、公布截断共区海上交通办法。  乙、毛泽东发表「论人民民主专政」,说明中共之政治乃以工农阶级作领导,联合小资产阶级及民族资本家共同之独裁,共党政治之最高目的在消灭阶级、政党与国家机构,以达大同之境。中共所需外援,不属于英美方面,而属于苏联。  丙、中共使用「中华人民民主共和国」国号。  丁、江西国军收复樟树镇。  戊、艾契逊电司徒雷登,不准其前往北平。  7.2(六,七)政府改革币制,以银元为本位,并发行银行兑换券。各省得发行一元及一元以下之辅币券。  7.3(六,八)  甲、空军炸上海真茹龙华。……去看看 

2-07 爱,爱,去爱那你们想要的东西吧 - 来自《与神对话》

尼:为什么你创造两性?这可是你认为让我们欢悦和再创造的唯一途径?我们应当如何对待称之为“性”的这妙不可言的经验?神:当然,不用带着羞耻感。不用带着罪恶感,不用带着恐惧感。因为羞耻感不是美德,罪恶感不是善,恐惧感不是荣耀。不要带着贪婪,因为贪婪不是热情;不要带着背弃之心,因为背弃不是自由;不要带着侵犯之意,因为侵犯不是渴望。而显然,不要带着控制或权力之念,因为这些跟爱都没有关系。但是……性是否可以纯为个人满足呢?令人惊奇的是,答案是可以。因为,“个人的满足”正是自爱(Self Love)的另一个……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