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革

 《美国人:民主历程》

  一八六八年,当一条横跨北美大陆的铁路接近竣工的时候,小查尔斯·弗朗西斯·亚当斯便曾预言美国发展历程的转变已逼在眉睫:

  “此际突然向人类释出了……一种不可估量的巨大力量……发挥着社会、道德和政治等方面的种种影响力;并把一些需要立即解决的新问题骤然抛到我们身上;新事物尚未成熟,而旧事物已在废弃;种族反感尚未消除,国家之间就出现了密切的联系;我们的历史因而充满了盛衰沉浮,也充满了戏剧性的插曲。然而,由于处在一个物质非常艰难的时代,我们往往只把这种新的力量看作是一种赚钱和节省时间的手段……在那些天真地认为自己控制了这种力量的人当中,也很少有人把它看作是……社会变革的最巨大和意义最深远的推动力,这种推动力要么造福人类,要么为祸人类。……如果现存社会不辞辛苦去回顾一下它已经目睹过的变革,它或许会对接连发生的、而且必然接连在它眼前闪过的种种革命不那么震惊;它或许会更大方地接受那不可避免的事物,而且不再徒劳地强使整个新世界去迎合过了时的文明的条规和理论。”

  南北战争后的一百年乃是一个革命的年代——无数不为人们注意的革命,不是发生在议会大厅里、战场上或街垒旁,而是发生在家庭、农场、工厂,学校和商店等处,无所不在,无远勿届。它们之所以很少受到人们的注意,乃是因为它们来得迅速,因为美国人随时随地都会碰到它们。不仅北美大陆,而且整个人类经历的本身,以及社会、时空、现在与未来的确切含义,都在不断修改;不论美国人在哪里生活,他们都在创造和发现新的民主世界。

上一篇:作者简介

下一篇:第一部分 遍地社区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6-1 真实的精神 - 来自《精神现象学(上卷)》

精神在它的单纯的真理性中本是意识,它现在把它自己的环节拆散开来。行为将它分解为实体与对实体的意识;并且既分解了实体又分解了意识。实体,一面作为普遍的本质和目的,一面作为个别化了的现实,自己与自己对立起来了;      其无限的中项,乃是自我意识,这个自我意识自在地本是它自己与实体的统一体,而现在则自为地成为其统一体;它统一普遍本质及其个别化了的现实,使后者上升为前者,以成全伦理的行为,并使前者下降为后者,以求那只被思维了实体亦即目的见诸实行;它创造出它的自我与实体的统一体,使之成为它的业绩〔或作品〕从而成为现……去看看 

二 - 来自《葛定国同志的夕阳红》

秀娟伸出手一挡,像是要截住西西的话头:“你们的态度我是知道的。不过姑姑刚才您说了,法律不允许。既然法律不允许,就不是口头赔个不是的问题,应当依法解决。”  西西无奈地说:“那依你说怎么办?”  秀娟:“经济赔偿。”  西西:“怎么个赔法呢?”  秀娟胸有成竹地:“首先,爷爷应该公开向我赔礼道歉——公开的意思,就是在我、姑姑、姑夫面前,向我赔礼道歉,小蓓就不一定参加了——承认自己打人不对。考虑到爷爷年事已高,书面检查倒也不必写了。至于赔款数额,你们可以商量商量,拿出一个方案来,五百,八百,一千,或者更多一些,你们不必有什么……去看看 

第六章 靖港惨败 2、出兵前夕,曾国藩亲拟檄文 - 来自《曾国藩 第1部 血祭》

杨江一带头,其他绅商都跟着捐了些,几天之内,居然募到了九万两银子。各种规格的大炮近日内陆续运来一百座,曾国藩将银子拨到各营,命令作好启程准备。  看着水陆各营人马这些日子来忙着擦磨刀枪,发放军备,搬运粮草,修缮战船,一派热火朝天的战前繁忙景象,曾国藩心里又兴奋又激动。已是午夜时分,蒸水和湘水交汇之处的石鼓嘴下,临时搭起的修造厂里,仍然灯光明亮,炉火熊熊。清脆的金属撞击声,一声声传进赵家祠堂。曾国藩站在顶楼上,深情地向石鼓嘴方向望去,似乎看见了从铁砧上飞溅的火星,看见了围观湘勇红通通的笑脸,一时心潮起伏难平。  曾……去看看 

第11章 笑的故事 - 来自《一百个人的十年》

1968年30岁男  F省S市某外贸公司干部   头一个发现他不会笑的是个政工干部——一顶宁静的小帐篷——“忆怪事”时被“忆” 出来——面对毛主席像的表情像哭——工宣队土法上马——一个不会笑的人成了笑料——突 然间竟然大笑不止   这个千载难逢的好故事,本来是我自己想把它写成小说的。特别是昨天晚上发生一个奇 妙的情节,它自我就完成为一部绝对精彩的荒诞剧。可惜我不能写!一是因为这故事的主人 公是我亲戚,二是这故事完全不用再虚构,照原样写出来就足能把贝克特、尤涅斯库那些荒 诞派大师们气死。我一想,你的“一……去看看 

第十一章 帝国残阳 - 来自《铁血卫队》

●希姆莱德国的独裁者●华沙起义威胁着德军防线●党卫军无法改变整个德军失败的局势●希姆莱没有觉察到鲍曼递给他的是一把刀口向上的刀子第一节希姆莱苦撑残局在希特勒帝国日渐破碎的时候,海因里希·希姆莱完全沉缅于武士道式天降大任于己的梦幻世界,7 月20 日叛乱事件失败后,他是最大的受益者,占据了几乎是无与伦比的实力地位。有些人认为,似乎他只是等阿道夫·希特勒一死就能最终登上国家元首的宝座。列举他所担任的职务就一清二楚,希姆莱那双精心修饰过指甲的手已攫取了多少权力。他是第三帝国内仅次于党的最重要组织党……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