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简介

 《美国人:开拓历程》

  丹尼尔·布尔斯廷曾任国家历史与技术博物馆馆长,也是首都华盛顿史密森学会的资深历史学家,又曾在芝加哥大学以普雷斯顿与斯特林·莫顿美国历史名教授的身份执教二十五年,他自一九七五年起是国会图书馆负责人之一。

  布尔斯廷在牛津巴利奥特学院时是罗兹学者,赢得令人钦羡的双项第一。他也是伦敦内寺法律学院出身的律师。他曾经在罗马大学、京都大学、波多黎各大学以及日内瓦大学任美国历史客座教授,是巴黎大学文理学院美国历史首任讲座教授,也是剑桥大学三一学院荣誉研究员及皮特美国历史与制度教授。他曾获剑桥大学颁给文学博士街。

  布尔斯廷博士生于佐治亚州,在俄克拉何马州成长,获哈佛大学最高荣誉文学十学位以及那鲁大学博士学位。他现为马萨诸塞律师会会员并曾执业。一九四四年住芝加哥前,他执教于哈佛及斯沃斯莫尔学院。

  《美国人》是他涉猎最广的巨著,这套三部曲对美国历史的观点是崭新的。布尔斯廷博士还得过其它许多奖项,其中包括《美国人:开拓历程》(一九五八年)所得的班克罗夫特奖,《美国人:建国历程》(一九六五年)所得的弗朗西斯·柏克曼奖,以及《美国人:民主历程》(一九七三年)是每月书会的精选,并获普利策奖。

  他的《发现者》(一九八三年)也是每月书会的精选。

  布尔斯廷博士的夫人鲁思·弗兰克尔是他所有著作的编辑。他们有三个儿子。

上一篇:卷首评语

下一篇:陌生的海岸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二十章 陆建华:中国社会学界“四大金刚”之一 - 来自《中国高层新智囊》

陆建华,中国社会科学院公共政策研究中心副主任,社会学博士。研究方向:社会发展、社会问题、形势分析与预测。参与中国社会科学院重点课题“社会形势分析与预测”研究,《中国社会蓝皮书》副主编。1996年当选“北京市十大杰出青年”,多次赴外讲学和进行国际学术交流活动。   务必不要忘记,我们的国民还没有成为真正的现代国民。——陆建华   江泽民思想的重要阐述者   1993年2 月,北京朝华出版社出版了一部长篇历史纪实作品 ——《中国“左”祸》,作者署名文聿。该书以14个章节,全景式地记录了从1927年共产国际代表罗明拉兹……去看看 

无权者的权力——纪念扬·巴托契卡(上) - 来自《哈维尔文集》

[捷克]哈维尔著 吴小洲、张娅曾、刘康译    一   一个幽灵,一个西方称之为“反叛”的幽灵,正在东欧大地徘徊。这个幽灵并非从天而降,它所困扰的制度,正进入了一个历史阶段,它乃是这个历史阶段不可抗拒的自然产物。千万条理由都注定了现制度依赖纯粹和残暴无理的权力来扼杀一切异端的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了。反叛的幽灵应运而生。现制度在政治上已成一具僵尸,因此在体制内的任何异动、背离都是无法进行的。   这些所谓的“不同政见者”们是何许人也?他们的观点来自何方,有何意义?他们合力推动的“独立首创运动”意……去看看 

第十章 论国家的形式 - 来自《政府论(下卷)》

132.正如上面已经表明过的,当人们最初联合成为社会的时候,既然大多数人自然拥有属于共同体的全部权力,他们就可以随时运用全部权力来为社会制定法律,通过他们自己委派的官吏来执行那些法律,因此这种政府形式就是纯粹的民主政制;或者,如果把制定法律的权力交给少数精选的人和他们的嗣子或继承人,那么这就是寡头政制;或者,如果把这权力交给一个人,那么这就是君主政制;如果交给他和他的嗣子,这就是世袭君主制;如果只是交给他终身,在他死后,推定后继者的权力仍归于大多数人,这就是选任君主制。因此,依照这些形式,共同体可以就他们认为适当的,建……去看看 

第十二章 尾声 - 来自《不堪回首》

1978年底我到了家中。就听说了有个55号文件是关于处理右派的事的。便到处去打听其内容。我们的政府是用内部文件来处理人的,被处理的人根本就看不到有关的文件。我去了复旦物理系,钱孝衡装作完全不知道我的情况,说对我的事他们无能为力;事实上,9月份发下的55号文件是明确规定原单位应负责安排工作的。在失望回家的公共汽车上我忽然看见前面站着的人很面熟,便碰了他一下问   “你是宗祥福吗?”这是当时一同毕业又住同一宿舍的同学。他注视了我一下,就认出了我,但他说:   “我早就知道你要回来了。”   “为什么?”我有点惊奇……去看看 

10-8 金山岭长城 - 来自《黄祸》

中国必须走出这片绝望的土地! 只有走出去, 十亿必死的中国人才能活下去! “在现代世界里, 主权的概念就和中世纪的上帝一样神圣不可侵犯。一个完整的地球被无数条由军队、武器和铁丝网组成的国界割裂。有的国家广袤富庶, 遍布沃土森林。有的国家贫穷拥挤, 只有沙漠荒山。有的土地挤榨了几千年, 有的土地从未被开垦。闭上眼睛, 我们能清晰地看到中国边界的形状, 在这个边界里面, 全部所剩只有死亡。可是把我们的眼界放到边界外面去, 不是立刻就能看见大量闲置的空间和资源吗? 历史给我们强加了一个心理框架, 尊重主权, ……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