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生的海岸

 《美国人:开拓历程》

  “从某种意义上讲,他们开辟了一个新世界。” ——贾雷德·埃利奥特

  威廉·布雷德福总督一六二○年十一月中旬亲眼目睹“五月花”号船上的乘客登上北美大陆海岸时的情景,他作了如下报道:

  “他们双膝跪下,感激上帝带他们越过了浩瀚汹涌的大洋,把他们从危险和苦难中解救出来,使他们安全无恙地又一次踏上了坚实的大地……现在他们越过了茫茫大洋和苦难之海之后……没有亲朋来欢迎他们,没有旅店来招待他们,为他们洗尘,也没有房屋,更没有城镇可以让他们歇脚,向他们提供帮助。圣经上记载基督的使徒及其同船的难友受到野蛮人热情的接待,恢复了精神体力,这是上帝对他们的怜悯,而这里残忍的野蛮人,当他们遇上时……却是最乐意用乱箭射他们。当时正好是冬天,他们在国内知道冬天是什么滋味,所以部能想象这里的冬天是寒冷的,常有凛冽的大风和凶猛可怕的风暴,这种天气,即使到熟悉的地方会也是危险的,更何况是去探索陌生的海岸呢?此外,他们在这里除了阴森可怕的、荒无人烟的原野、野兽和蛮人之外,还能看到什么呢?而到底有多少野兽和蛮人,他们也不得而知。事实上,他们永远也不能登上毗斯迎山,从这荒凉的原野上看到美好的前景,产生希望,因此,他们只好乞求于苍天,他们从任何外界事物中既得不到安慰,也得不到满足。夏天已经过去,眼前是一片严冬萧瑟景象,整个大地树木林立,杂草丛生,满目是荒凉原始之色。回望身后则是他们刚越过的浩瀚大洋,而现在大洋已变成了他们与文明世界之间的重大障碍和鸿沟。”

  没有一块“希望之乡”看是如此毫无希望的。但在一个半世纪之内——甚至在美国独立革命之前——这块与世隔绝、令人生畏的地方却变成了世界上比较“文明”的部分。一个新的文明国度的轮廓已经形成。这一切又是怎样发生的呢?

上一篇:作者简介

下一篇:第一部分 幻想与现实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19 针对检察长的匿名信 - 来自《国家公诉》

向市长林永强汇报是事先约好的,时间是下午三点,地点在市政府林永强办公室。叶子菁赶到市政府时差十分不到三点,林永强办公室的门紧关着,秘书让叶子菁先到接待室等一下,说是林市长正代表唐书记和市委和周秀丽进行一次很重要谈话,不准任何人打扰。叶子菁便坐在接待室里看了一会儿报纸。对门林永强办公室里时不时地传出啜泣声,显然是周秀丽在哭泣。   三点零三分,对面办公室的门开了,周秀丽红着眼圈走出来,林永强紧随其后,面带微笑,一连声地说着:“周主任,要正确对待,一定要正确对待啊!”   周秀丽勉强笑了笑,“林市长,请你和唐书记放心……去看看 

第六讲 实用主义的真理概念 - 来自《实用主义》

据书上说,当克拉克·马克斯威尔还是一个孩子的时候, 他有一种万事都要人对他解释得清清楚楚的怪脾气,如果别 人对任何现象的解释用含糊的话来敷衍他,他会很不耐烦地 打断人家的话,说:“是啊,但是请你告诉我,那到底是怎么 一回事。”如果他问的是关于真理问题,那末只有实用主义者 才能告诉他那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相信当代的实用主义者, 特别是席勒和杜威两先生,对于这个问题已经给了我们唯一 有条理的解释。这本是一个十分棘手的问题,它的微妙的根 须深入到各个缝隙,用公开讲演这种简单的方式,是很难说 得清楚的。但由于席勒和杜威……去看看 

第三部分 实践知识学的基础(下) - 来自《全部知识学的基础》

A8.第五定理感觉本身必须被设定和被规定起来。  为了给现在要提出的极端重要的研究作准备,首先作几点一般的说明。  1.在自我里原来就有一个要去充实无限的努力。这个努力与一切客体相对抗。  2.自我在其自身中有反思其自身的规律,将其自身反思为充实于无限的东西。但是,现在自我不能对其自身反思,甚至根本不能对任何东西反思,如果它不是有了限界的话。因此,要实现这个规律,或者换个说法也一样,反思冲动的满足,乃是有条件的,而且是取决于客体的。没有客体,反思冲动就不能满足,——因而这种反思冲动也可以说是一种指向客体的冲动……去看看 

内容提要 - 来自《政治中的人性》

(导言,第1页)  政治学的研究目前正处于令人不满的境地。在全欧美,代议民主已被公认为最佳政体,但是那些对代议民主的实际作用体会最深的人却常常感到失望和忧虑。民主并未扩及非欧洲种族,而在过去几年里,许多民主运动已告失败。  这种不满已导致对各种政治体制做了大量研究工作,但是晚近的政治著作对人性的各个因素却甚少注意。从前,政治学主要是以人性概念为依据的,但是由于19世纪初期教条主义政治学家声名扫地,现代政治学研究者引以为戒,竭力避免做任何能使人回忆起他们过去所采用的方法的事情。因此,心理学的发展虽已改造了……去看看 

爱弥儿 6-4 第四节 - 来自《爱弥儿》

即使说我们所有的教义都是同样的真实,但不能因此就说它们是同样的重要。是不是在任何事物上都要看出上帝的荣耀,这关系不大;对人类社会和社会的每一个成员来说,重要的是:所有的人都要认识到上帝的法律要求他必须对他的邻人和他自己尽种种的义务。我们彼此之间应当时时刻刻互教的,就是这一点,尤其是做父母的人更应当拿这一点来教育他们的子女。是不是一个处女做了造物主的母亲,是不是她生的上帝,或者是她单单生了那么一个男人,而上帝进入了这个男人的身体同他合而为一;圣父和圣子的本质是相同的还是相似的;圣灵是来自圣父还是来自圣……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