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死灰复燃 5、山雨欲来

 《二战全景纪实》

  张作霖被炸死后,即将登基的日本裕仁天皇欣喜若狂。

  他在张作霖遇害后的第九天,在皇宫设宴庆祝。

  这次宴会本是庆祝一年一度的“五摄家节”,以炫耀藤原族五个家系的荣誉。

  但裕仁把谋杀张作霖的六个凶手安排在自己身边,并破例让记者出席和采访,在报上公布他们的姓名。

  庆祝结束后,裕仁天皇授意田中首相对谋杀张作霖事件进行象征性的调查和处理,但不能把责任推到天皇身上。

  田中首相为了应付舆论压力,两次派东京秘密警察头子峰小松少将去满洲现场调查。

  他是这方面的老手,而且铁道边被杀害的两具中国人死尸手中的苏制炸弹就是他提供的。

  这样的调查当然不会实事求是,处理也是故作姿态。

  如:免去河本大佐的指挥权,让他在退伍后和参加第一后备军前的一年时间内进行反省,作为对张学良的象征性赔罪,以便进一步争取张学良。

  这实际上是对河本的一种奖赏,因为这样河本可以以实业家的名义继续留在满洲,为天皇效劳。

  河本也因此在东北积蓄了大量财富,使他的儿子河本敏夫后来成为日本赫赫有名的工业家、议员、在自民党中起主导作用的核心成员。

  其他参与谋杀张作霖的有关人员则有的让他们去欧洲休假,有的去美国疗养。

  张学良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也只能假装确信此事已经了结。

  但他和他的部下暗中仍在追查凶手。

  如对张作霖专列即将爆炸之前,裹着毯子躲在公务员车中的义贺信也,就一直紧追不舍。

  义贺信也是张作霖多年来最亲密的朋友和顾问之一,张作霖死后他被提升为陆军中佐。

  他在张学良及其部属眼中,犹如出卖耶稣的犹大,是一个卑鄙无耻的小人,是一个不共戴天的仇敌。

  他们把义贺信也从奉天追到日本南部的广岛,又从广岛追到日本北部的仙台,接着又追到中国东北的齐齐哈尔。

  1937年,日本闲院宫的儿子把天津一座有围墙的别墅给义贺信也藏身。

  但也未能躲过张学良手下人的追捕。

  终于在1938年1月24日,经过10年逃遁之后,他被张学良收买的刺客一枪结束了生命。

  日本政府和军部为了争取张学良,软硬兼施。

  他们利用参加张作霖葬礼的名义,派林权助代表日本找张学良做工作。

  林权助向张学良说:“日本同令尊大人的交情很好,这次皇姑屯变故,天皇陛下与日本政府深感震惊,大量事实说明,这是坏人从中捣鬼。

  少帅千万不要误会日本,伤了两家的和气。”

  他还说:“日本皇军所向无敌,东北土地肥沃,资源取之不尽,少帅年轻有为,如果与大日本合作,那少帅和东北就如日之东升,前途无量。”

  林权助一面甜言蜜语引诱张学良,一面又施以硬压,迫其就范。

  他提高声音说:“少帅英明,当然知道日本天皇对东北的重视。

  大日本不仅占领了朝鲜,而且在甲午战争中,在南满、山东、台湾等地打败了中国的陆军和海军。

  现在,朝鲜驻有大量皇军,就在满洲的背后,如果皇军挥戈而下,你满蒙还能安宁吗?”他警告张学良:“决不能让其他国家,尤其是美国染指满蒙。

  东亚是东亚人的东亚,决不准洋鬼子插足。”

  在日本千方百计争取张学良的同时,美国也开始了对张学良的拉拢工作。

  美国是一个新兴的帝国主义国家,其吞并中国的野心更大更狡猾。

  由于张学良无论在军事实力上和政治影响上在中国都是举足轻重的人物,美国是绝不会放弃他的。

  张作霖之死是美国插手东北的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于是便压蒋介石去游说张学良。

  蒋介石派方本仁出关向张学良进言:“东北是我中国的东北,决不能让日本人得势。

  如果日本在东北得手,就会把东北作为后方基地,向关内、向全中国进攻,到那时你少帅就被动了。

  不如把五色旗换为青天白日旗,表示少帅已赞成中国统一,这可是千秋功业。

  少帅在这个问题上决不能含糊其辞。

  当然,同意中国统一,也就是同意听蒋总司令的指挥。

  少帅可能不太清楚,现在的蒋总司令可与以前不同了。

  他得到美国的全力支持,而美国又是当今世界上最强的国家。”

  张学良是一个具有爱国心的人,一听方本仁讲到美国,就十分反感,他不耐烦地说:“方先生刚才说不能让日本染指东北,现在又说美国人支持蒋介石,你的意思是让美国人来染指东北?”方本仁红着脸说;“少帅不要误会,美国军队不会来占领东北,它不过是来开发资源……”张学良一面与日、蒋代表谈判,一面与其智囊团反复商量其出路问题。

  经过反复研究,他们认为,蒋介石鞭长莫及,而日本人则兵临城下,美国军队绝不会打到东北来。

  遂决定采取实用主义的态度,先稳住日本。

  张学良8月12日接见了日本代表林权助,并对他说:“服从国民政府可以从缓,请阁下回去复命吧!”

  林权助听后很高兴。

  可此消息传到南京,急坏了美国驻华公使马克谟。

  马克谟连夜找到蒋介石,询问情况。

  蒋介石一面推辞不知道,说还未接到方本仁的电报;一面说他对张学良天高皇帝远,没什么办法。

  他哭丧着脸说:“我对红军三次大围剿都未取胜;政府对外发表宣言,承认美国的不平等条约,遭到各阶层的攻击,弄得我里外不是人。

  马克谟先生,实在对不起,我在军事上、政治上都被搞得焦头烂额,哪顾得上东北?”马克谟说:“如果红军平定了,那你就可以顾到东北了?”“那当然啦!

  ”

  “那时就晚了!

  ”

  马克谟失望地说:“那你就专心对付共产党吧,我亲自到东北去一趟!

  ”

  蒋介石一怔:“你是外交官,以什么名义去?”“就说我到朝鲜去,顺便到奉天看看。

  朝鲜与东北,用中国人的一句话说,就是唇齿相依,唇亡齿寒。

  我们美国决不能眼看着日本人尽得好处。”

  灯火辉煌的大厅里只有蒋介石、宋美龄这两个新婚不久的恋人和马克谟先生三人。

  蒋介石来回踱步,愁眉不展,他对马克谟“唇亡齿寒”和“美国决不能眼看着日本人尽得好处”的论调大惑不解。

  蒋介石为什么对马克谟的这番话大惑不解?原来蒋介石与美国和日本在东京曾达成一项肮脏的交易。

  1927年4月12日,蒋介石背叛革命,血腥屠杀共产党人,引起举国上下的反对。

  5月份开始北伐后,又在徐州遭到惨败,被迫于8月12日下野。

  下野后,他在老家溪口观阵,在军阀之间你争我夺的权力斗争中寻找机会。

  当他发现他复起已成定局后,便决定东游日本,此行的目的,一是为了寻找靠山,二是为了追求宋美龄。

  蒋介石最初认识宋美龄是1922年在孙中山的大总统府。

  宋美龄的家族、地位和美貌深深打动了他。

  但因他有老婆、儿子,在上海还有其他情人,尤其他在上海搞股票生意时,生活浪荡,头发也掉光了。

  他感到自己不配,一直未下决心求爱。

  这次下野正有时间,而复起在望,正是他追求宋美龄的大好时机。

  宋美龄是威尔斯利大学毕业生,已3l岁。

  她当时正与留美学生、长得一表人材的刘纪文打得火热,而且生了一个女孩,正准备结婚。

  但她在姐姐宋霭龄、姐夫孔祥熙和哥哥宋子文等人的反复诱说下,答应了蒋介石的求婚。

  这场婚事,实际上是中美势力之间的一场肮脏交易。

  蒋介石9月29日抵日本长崎,10月3日即与宋子文乘车到神户拜访了居住在那里的宋太夫人母女,正式向宋美龄求婚。

  他告诉宋太夫人,他已与夫人王氏离婚,与情妇断绝了关系,决心与宋美龄过正常夫妻生活。

  宋太夫人问他是否与她家人一样信奉基督教?他表示同意,便通过了宋太夫人这一关。

  当时蒋介石为能和与美国有密切关系的大财团宋氏结亲激动无比。

  他一走出宋太夫人房门,便情不自禁地大叫:“成功了!成功了!婚约成功了!”

  当天,蒋介石就把定婚戒指送给了宋太夫人。

  然后与宋美龄合影留念,到日本各名胜旅游,度婚前的蜜月。

  蒋介石在日本呆了3个月,在与宋美龄心满意足地结合后,便开始忙他的天下大事。

  他在日本的活动,完全按日本特务头子、侵略中国的大阴谋家、因南京大屠杀被处绞刑的法西斯组织“黑龙会”首领头山满的安排进行的。

  他先后拜会了陆军情报处长松井石根、“无处不在的”铃木少佐、长岗师团长、飞松联队长等重要人物。

  他还特意拜会了裕仁天皇,并与日本军部达成默契:为了与红军作战,实现关内的统一,愿以满蒙为条件,换取日本的友谊和支持。

  天皇对他很满意,专门组织了“黑色星期二俱乐部”与他合作。

  蒋介石在与日本官员频繁接触的同时,与美国也进一步拉紧了关系。

  一天晚上他外出回来,见头山满先生同一个美国人正在他房里等他。

  头山满给他们介绍后,说他还有事,便微笑着走了。

  来的这位美国人是美国驻日本代表。

  他首先夸赞蒋介石大胆与共产党分裂,然后说:“中国需要统一,而统一中国的理想人物,美国考虑了好久,结果认为阁下最合适。”

  还说:“日本人对阁下感兴趣,美国人对阁下的期望更大。

  如今美日已在某些方面取得谅解,现在只等阁下表明态度。”

  谈到最后,他从内衣袋里取出一份文件交给蒋介石说:“阁下,美国想和你签订一项协议。

  阁下是留日的,对英文不太了解,我特找人翻译了一份中文的,请阁下过目。”

  蒋介石接过那份文件副本,只见上面赫然写着“美利坚合众国驻日本代表与蒋介石将军订立如下协议”一行字。

  他不由吃了一惊,赶快往下看,只见文中一共写了5条:“一、美利坚合众国愿以全力支持蒋介石将军在中国建立政府,统一中国。

  二、美利坚合众国在中国一切权益,以蒋介石将军为首的政府应尽力保障并助其发展;美利坚合众国在中国任何方面的新措施,以蒋介石将军为首的中国政府应以极友谊之态度帮助其建立,并发展之。

  三、中国政府应承认日本帝国在东北之特殊利益,以及在中国其他地点之已有利益。

  四、中国政府应承认日本帝国之西原借款等应有权益。

  五、其他一切具体事项,得视具体情形处理之。”

  蒋介石初打开看时,心情十分紧张,不知美国又在搞什么名堂。

  这些天来,日本这个婆婆已把他搞得团团转,美国这个婆婆再给他出点难题,他可就惨了。

  及待看完,他由忧而喜,由喜而激动,反复看了几遍后,更加感到这份文件的分量。

  “阁下看怎么样,”美国代表问:“能同意么?”“同意,同意,这真是太好了。”

  “阁下一点意见也没有?”“只是不要发表。”

  “绝对保密。”

  美国代表在文件的最后签了自己的名字,然后交给蒋介石签名:“这个文件只保管一份,而且放在华盛顿,其保密程度你就可想而知了。”

  “那好!

  ”

  蒋介石用毛笔签名后,与美国代表紧紧握手。

  蒋介石这次到日本来,还发现天皇和许多日本政界、军界人士问及汪精卫,对汪精卫很感兴趣。

  这使他头脑中升起一种不知是怀疑还是忌妒的心情。

  但这未减弱他的喜悦与激动。

  他除了得到宋美龄这个留洋美人外,还找到了美帝国主义这个靠山,与日本帝国主义达成了默契。

  因为上述原因,蒋介石对美国现在的态度迷惑不解。

  他走到宋美龄身边,说:“我在东京与美国和日本都有协议,日本在东北的利益和西原借款等,中国应该承认。

  现在马克谟公使对东北发生兴趣,这不同东京的协议相抵触了吗?你把这个意思向马克谟公使说说。”

  宋美龄用一口流利的英语向马克谟做了翻译。

  马克谟马上回答说:“没有抵触。

  我们是希望东北与内地统一在总司令你的号令下。

  这样做首先对总司令你有好处,可以出现中国统一的局面,壮大南京政府的声势。

  也可以堵住说你卖国、把东北送给了日本人的指责。”

  “统一当然好,”蒋介石说:“但东北与朝鲜只一江之隔。

  如果因此得罪了日本,它一出兵这个局面我是没法对付的。

  你们美国也不会出兵东北。”

  马克谟看了看蒋介石笑着说:“总司令的想法,也不是没有道理。

  但我们美国有我们自己的打算。”

  他见蒋介石没有言语,便摸了摸自己那漂亮的小胡子,在烟灰缸上磕磕烟灰,接着说:“我们美国能在中国找到总司令你这样一位天才的朋友和合作者感到非常满意。

  我实话对你说,当今世界有两个国家最可恶,一个是苏联,另一个就是日本。

  对付日本还比较容易,对付苏联就不那么容易了。

  从我们的共同利益来考虑,必须动员全世界的一切力量对付苏联,增加他们的困难,这中间必须充分利用日本。

  而利用日本最好的办法,就是把东北送给日本。”

  “这很困难。”

  蒋介石摇摇头。

  “困难也得干,因为只有让日本经营东北,才能使它与苏联作战。

  也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坐山观虎斗,从中得利。

  但也不能白白把东北送给日本,得让它花点本钱。”

  宋美龄深深领会了马克谟的意思,便在翻译这段话时,特向蒋介石说明:“马克谟是说,要从老虎嘴里要食,向日本要钱。”

  “说得更明白一些,”马克谟把烟头在烟灰缸上一拧;“就是先争取统一,以此为条件,高价把东北卖给日本,用卖的钱好好把关内搞好。

  这样,我们美国同你好好建设关内,让日本集中力量去经营东北。

  日本与苏联早晚会打起来,我们等它们两败俱伤。

  这个么,”他哈哈大笑:“你二位自然会明白。”

  马克谟告别蒋介石夫妇后,便急如星火赶去东北。

  6月13日,即日本代表林权助离去不到24小时,他就来到了奉天,并立即与张学良取得联系,在奉天美国领事馆接待了张学良的心腹杨宇霆。

  他了解了张学良的想法和担心后,亲自到朝鲜做了一次实地调查。

  一周后,马克谟又在奉天与杨宇霆进行了一次长谈。

  他首先告诉杨宇霆日本军队在朝鲜的情况,说明从日本军事准备的速度看,要向中国动武,多则需要5年时间,少则需要3年时间,这段时间少帅完全可以利用,与蒋介石合作。

  接着他分析了美日在中国的势力分配和发展前景,让杨宇霆三思。

  不到3天,杨宇霆的态度完全变了。

  6月23日,张学良召开了东三省军民联合会议,讨论保安总司令人选及东北易帜等问题。

  6月25日,张学良派邢士廉到达上海,告诉蒋介石:“东北三省服从国民政府已不成问题。”

  蒋介石立即给张学良发电,予以嘉勉。

  7月4日,张学良正式就任东三省保安总司令。

  张学良虽然集国难家仇于一身,但他深知要想报仇雪恨,赶走日本帝国主义,仅奉军力量远远不够。

  他一面采取措施,稳定政局,防止日本关东军乘机发动武装进攻;一面积极促进南北议和,统一国家。

  7月6日,他派特使带着他的亲笔信到达北京,联系东三省易帜和撤兵等重大问题。

  当日,蒋介石、李宗仁、冯玉祥、阎锡山等人正在香山碧云寺向孙中山先生之灵告祭北伐完成。

  蒋介石扶棺痛哭,泪流满面。

  哭灵之后,与李、冯、阎在碧云寺召开了善后会议,研究处理张学良改挂青天白日旗和军队编遣问题。

  蒋介石对张学良易帜的想法十分赞同,7月25日回南京后一再催促张学良尽快易帜。

  张学良在南京政府的催促和东北民众的拥护下,进一步坚定了易帜决心,遂于1928年12月29日在奉天省府礼堂举行了易帜典礼。

  12月31日南京政府正式任命张学良为国府委员、东北边防军司令长官,张作相、万福麟为副司令,并通过了东三省及热河省委员名单。

  从此,东三省升起了国民党的青天白日满地红国旗;代表民国的红黄蓝白黑五色旗进入历史博物馆,中国实现了形式上的统一。

  张学良易帜,这对蒋介石和马克谟来说,是一件天大的喜事。

  于是一个盛大的庆祝宴会在蒋介石的官邸隆重举行。

  蒋介石以统一中国的伟人,踌躇满志,与夫人一起向各位举杯祝酒。

上一篇:第一部死灰复燃 4、张作霖之死

下一篇:第一部死灰复燃 6、豺狼已经呲牙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18 - 来自《灵山》

我到乌江的发源地草海边上去,那天阴沉沉的,好冷,海子边上有一幢新盖的小楼,是刚设立的自然保护区管理处,屋基用石块砌得很高,独立在这一大片泥沼地上。通往那里的小路松软泥泞,海子已经退得很远了,这原先的海边还稀稀疏疏长了些水草。从屋边的石级上去,楼上有几间开着大窗户光线明亮的房间,到处堆放着鸟、鱼、爬虫的标本。  管理站站长大高个子,长的一副宽厚的脸膛。他插上电炉,泡了一大搪瓷缸子的茶,坐在电炉上,招呼我烤火喝茶。  他说,十多年前,这高原湖周围几百公里,山上还都是树林。二十年前,黑森森的森林更一直伸到海边,时常有人……去看看 

序言 - 来自《进化思想史》

因为本书的结构不同以往,所以这篇序言的大部分将用来解释为什么采取这种方式写作。本书探讨的是进化论的历史,但并不是学院派式的专著,而是面向没有生物学和历史背景读者的导论式作品。然而,这部书并非为了普及而将历史写成枕边的读物。本书的对象是那些对进化及其应用有着浓厚兴趣、且以前没有详细了解过这些问题的人。事实上,这本书最初主要是要作为大学的科学史教科书,我当然希望对于专业生物学和那些寻找有关进化论领域简明读本的历史学家也有价值。由于潜在的读者各种各样,有些领域的专家可能要包涵一下该书所描述的对他……去看看 

斯大林时代的谜案 第八章 - 来自《斯大林时代的谜案》

●斯大林对军队各级指挥人员和政工人员的彻底屠杀   ●斯大林对图哈切夫斯基元帅的杀害   ●斯大林对布柳赫尔元帅的杀害   斯大林对本国人民发动的歼灭战争不可能不触及军队。他感到害怕的是红军的指挥人员。如果不把他们及时歼灭,就有使已获得的一切成果丧失的危险。大批地逮捕党的老战士,有可能甚至使那些最忠诚的指挥员也发生动摇。高尔基、布哈林或克鲁普斯卡娅纷纷出面干预,是一回事。而如果军人们开始抱怨起来,那就完全是另一回事了。那些有才能的战略家们受到了一些人根深蒂固的嫉妒,现在放纵这种嫉妒心的时……去看看 

第41章 - 来自《英雄出世》

立在独香亭茶楼向西看,景色依旧,麻石道切割着城池,道两旁有松树、柏树常青的暗影,一座座屋厦上升腾着崭新却又是陈旧的炊烟,远处的江面永远是白森森雾蒙蒙的。   这是父亲当年曾经拥有过的世界。   曾让父亲为此而激动不已的世界。   向东看,则是马二爷的地盘了。   马二爷的地盘上曾有过最早的奇迹。   据许多轿号的老人证实,马二爷确曾年轻过。   那时,马二爷在官府衙门当衙役,给一个个知府的大人老爷抬过轿,也在私下收过民间轿行的帮差银,就是藉那最初的帮差银,马二爷起了家,办了自己的轿行。马二爷的轿行虽不是最早……去看看 

第五章 虔诚的教徒 - 来自《南京大屠杀》

宗教是全人类的,宗教是云彩,是霞光,是九色鹿,是十字架,是圣洁的白市。它神秘而神圣。在有人群的地方,都有宗教的图腾。灵魂不死,宗教不死。佛门弟子沪淞的炮声把南京的各界人士都卷进了抗战的烽烟。全民动员!和尚尼姑也组织集训。南京有三百多寺庙,和尚尼姑一千多。佛教徒穿着黄衣服,一人一支枪,军队的教官喊口令,跑步、射击。枪里没有子弹。尼姑们组织了救护队,学包扎,抬担架,学了三个月没有用。全城都唱《义勇军进行曲》。日本飞机一次又一次地甩炸弹,城里几十门高炮不知怎么的都打不下来!日军不怕中国人的高炮,却怕中国人造的寺庙和寺……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