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死灰复燃 19、元凶摘下假面

 《二战全景纪实》

  1937年11月5日,在德国的神经中枢——柏林威廉街总理府,发生了一件不仅将破坏德国和欧洲的安宁,而且将把全世界引向战争的大事:希特勒召集他的主要军政助手秘密开会,对德国“扩大生存空间”做出决策。参加这次会议的有国防部长冯·勃洛姆堡,陆军总司令陆军上将冯·弗立契,海军总司令雷德尔上将,空军总司令戈林上将,外交部长牛赖特。此外还有希特勒的副官霍斯巴赫上校。

  会议气氛极其严肃、阴沉。希特勒端坐首席,紧蹙双眉,徐徐地说:“今天我谈的问题极为重要。”他突然把话停下来,逐个审视他的助手。“这些问题在其他国家通常要在内阁会议阐明。”希特勒继续说下去:“我不考虑在那么大的范围内进行讨论,只找了你们几位来探讨一下。”助手们紧张的心情松弛了一些,专心地听希特勒讲下去:

  “我要讲的话是深思熟虑和四年半的执政经验的结果。如果我一旦离开人间,你们要把它当做我的一份政治遗嘱。德国的政策旨在民众的安全、生存和繁衍。因此,就有个生存空间问题。德意志种族拥有8500多万人。由于其居住空间连成一片,它就在欧洲结成了一个牢固的种族核心,而任何其他民族都没有这种种族核心。但目前德意志种族尚没有与其种族核心相适应的生存空间。这对维持目前水准的德意志民族构成威胁极大。德国的未来最终取决于解决生存空间问题。”

  希特勒接下来分析了为什么必须解决生存空间德国才有出路。他认为德国走自给自足的路是走不通的,因为资源不能全部自给,生活资料也严重不足。他说:“经济动机乃是日本和意大利扩张欲望的基础。对德国来说,经济上的困境也同样变成了推动力,以争取获得更大的生存空间。这个空间以在欧洲与帝国直接毗连的地方寻找为合适。任何空间的扩张只能在打破抵抗和承担风险的情况下进行,这已为各个时代的历史所证明。”

  “必须以最小的代价,夺得最大的战果,也就是必须以武力征服的办法扩大生存空间。”希特勒说:“征服的第一步,是立即将德国版图扩大到整个中欧,从这里取得粮食供应、原料和人力,以作为进一步向波兰和乌克兰进行军事远征的准备。因此,必须先把奥地利和捷克斯洛伐克弄到手。”

  助手们听了希特勒宣讲大胆的战略计划,有些疑惑不解。牛赖特首先发问:“怎样使元首如此巨大的计划获得成功呢?奥地利的独立可是由英、法、意,还有我们德国来保证的呀!捷克则受到捷法、捷苏同盟条约的保护。”

  希特勒瞥了牛赖特一眼,说:“我们还需要对付英国和法国这两个仇敌。英、法不会容忍在中欧出现一个强大的德国巨人。但是,我个人相信,英国,也许还有法国,很可能已经悄悄地把奥地利和捷克都一笔勾销了。英国由于自治领地的反抗,已不是人们想像的那样稳固。英国考虑其内部困难和将来介入长期的、毁灭性的欧洲冲突的后果,就足以使它不会对德作战。没有英国的援助,法国的进攻简直是不可能的。意大利对于我们除掉捷克不会有什么反对的表示。它对奥地利的态度,则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到那时墨索里尼是否还活着。苏联对捷克的支持,我们似乎应当加以考虑。但只要我们对捷克进行突然的闪电进攻,苏联干涉也就无能为力了。”

  “难道我们不可以使用和平手段取得奥地利和捷克斯洛伐克吗?”牛赖特问。

  “通过和平手段来吞并奥地利并且使捷克臣服,也并不是不可能的。”希特勒补充说,“可以使用恐吓的手段取得欧洲政治家的默许,或者最好使他们不惜以任何代价来换取德国的友好。我估计,1938年夏,英、法、意战争很可能在地中海爆发。我们的计划必须考虑到每一个可能的意外事件。”

  对希特勒的侵略扩张计划,助手们都感到很突然。他们对这一计划能否获得成功,没有信心。于是,怀疑和反对的意见马上就提出来了。

  牛赖特说:“元首说西方强国和意大利之间可能发生战争,并且认为英、法对中欧不感兴趣。这都是元首的乐观估计。我对此看法不敢苟同。”

  勃洛姆堡和弗立契均认为,不应让英国和法国成为我们的敌人。法军不会因对意大利作战而受到极大束缚,以致于不能以优势兵力出现于我们西部边界前沿。弗立契说:“法国军队在阿尔卑斯山区边境与意大利对峙时,投入20个师也就够了。因而法国在我们西部边境仍然可以保持强大的优势。此外,还必须把法国在战时动员扩大的优势算进去。我们西部边境的防御工事,就目前水平来说是起不了多大作用的;同时还必须考虑为西部配备4个摩托化师以增强机动能力。”勃洛姆堡则特别指出:“要注意捷克的坚固防御工事。它扩建完成后便具有马奇诺防线的特性,会给我们的进攻造成极大的困难。”希特勒的老伙伴戈林也提出,要完成希特勒的扩张计划,应考虑取消德国“志愿军”在西班牙的军事卷入。

  希特勒容不得反对意见,说:“你的意见是错误的。你的看法根本不对。”他对戈林的意见勉强赞同,但又说:“取消我们在西班牙的军事行动的决定,应留待一个适当的时间再予执行。”

  希特勒最后说:“德国问题只能用武力解决,而武力解决就不能没有风险。腓得烈大帝征服西西里亚的战役,俾斯麦对奥战争、对法战争,都是大风险。在我们的计划中,必须把‘武力冒险’置于首位。”

  助手们的疑虑没有消除,但他们深知,再反对也是徒劳无益。当晚8时20分会议结束。他们怀着沉重的心情走出总理府。秋天的暮霭笼罩着大地,柏林陷入黑暗之中。

  11月5日的秘密会议使希特勒不久便更明确地认识到,外交部和陆军是推行扩张计划的两个“反动堡垒”;要实现他的侵略野心,必须拔除牛赖特、勃洛姆堡、弗立契这些绊脚石。

  机会悄悄地来了。希特勒不久便接连撤换了牛赖特、勃洛姆堡和弗立契。

  牛赖特是一个随遇而安、自得其乐和道德观念薄弱的人。他听到希特勒的计划极感震惊,11月5日晚从总理府回到家里便发作了心脏病。在床上躺了两天,他勉强爬起来,拖着病体去找弗立契。碰巧,陆军参谋长贝克也在弗立契家,两人正在交换对希特勒计划的看法。贝克刚刚从霍斯巴赫上校那里得知希特勒计划的内容。牛赖特一到,三人继续讨论起来,一致的意见是设法阻止希特勒实施其计划。他们商定:翌日,牛赖特和弗立契一起去会见希特勒,先由弗立契从军事上指出希特勒的计划是不可行的,接着由牛赖特再次向希特勒指出实施他的计划在政治上是极其危险的;同时由贝克写一个批驳希特勒计划的报告,呈送给希特勒。

  牛赖特从弗立契家回来,又发作了心脏病,卧床不起,未能如约会见希特勒。贝克动情地写出了报告,把希特勒的计划批得体无完肤,但他没有上送。11月9日,弗立契单独去会见希特勒。其实,希特勒已经估计到了弗立契的来意。还没等弗立契开口,希特勒就严厉地说:“是不是还要说前几天说过的老话?你的眼光太短浅。我的计划是估量了各种情况的,是惟一正确的。你的责任是让陆军做好战争准备,贯彻我的计划。”弗立契说:“执行元首的计划需要大量的兵力,而目前……”“果然又是老话!”希特勒吼了一句,起身告退,把弗立契弄得很尴尬。

  牛赖特病情稍有好转便请求晋见希特勒。希特勒拒绝接见,并离开柏林前往伯希特斯加登的别墅做长时间休养去了。直到1938年1月中旬,牛赖特才设法见到了希特勒。

  “元首的计划是会引起世界大战的。”牛赖特开门见山,对希特勒说,“我请元首注意将军们的严重警告,一旦引起战争,德国无取胜的希望。”

  “都是短见。德意志民族是最优秀的民族。她不会失败。”希特勒有点恼火地坚持说。

  “元首,我不愿与你的计划发生关系。你只能另找一个外交部长了。”

  “好吧。”希特勒立即说,“从今天起,你的职务由里宾特洛甫接替。你到外交部与他办一下交接吧。”

  希特勒暗自发笑,这是他早就预料到的。牛赖特辞职使外交部这个“反动堡垒”不攻自破。希特勒选中的里宾特洛甫是个油头滑脑、善于奉承拍马的人。他在推进德日意结盟过程中起过关键作用。事实证明,他善于贯彻希特勒的意图,是希特勒推行扩张计划的最佳外交助手。

  免了牛赖特之后,希特勒接着撤换了勃洛姆堡和弗立契。

  撤掉勃洛姆堡是因为他娶了一个曾当过妓女的妻子。

  勃洛姆堡的发妻是一个退伍陆军军官的女儿。他俩1904年结婚,生了5个孩子。1932年妻子去世了,他没有急于续弦。5个孩子均已长大,最小的女儿于1937年嫁给了他的部下凯特尔将军的长子。他身边没了子女,更感到鳏夫生活孤寂难熬,觉得续弦再娶实在有必要。

  他的女秘书格鲁恩小姐对他关心体贴,充满柔情。他坠入情网,1937年底提出要跟格鲁恩小姐结婚。格鲁恩小姐同意了。但他知道,自己作为一个高级军官,与平民出身的格鲁恩小姐结婚是会遭到贵族气很重的军官团的非议的。于是,他去和戈林商量这件事。戈林说:“你和格鲁恩小姐结婚无可非议。我自己不也是前妻去世后同一个离了婚的女演员结婚了吗?第三帝国是不允许军官有浓厚的社会偏见的。”戈林还说,如果有必要的话,他愿意跟希特勒去疏通这件事。勃洛姆堡说:“还有一件事:另外一个人也在拼命地追求格鲁恩小姐。”戈林说:“这不成问题。如果是别人的话,我把他的情敌送到集中营去就行了。考虑到你的道德观念,我把你的情敌送到南美洲去怎么样?”勃洛姆堡表示同意。不久,这件事办成了。

  后来,勃洛姆堡向希特勒说了想结婚的意思。希特勒欣然表示赞成。1938年1月12日,勃洛姆堡与格鲁恩举行盛大的婚礼;希特勒和戈林都出席了,并且当了主婚人。婚后,他们到意大利度蜜月去了。

  勃洛姆堡结婚的消息一传开,原来与格鲁恩小姐一起干过出卖肉体勾当的女人接连给陆军参谋总部打电话,祝贺军方首脑娶了她们一个同道。陆军参谋长贝克得知这一信息后,请警察局协助查一查格鲁恩的背景。警察局的督察员找到了一份有关格鲁恩的档案材料。他看后吓了一跳,赶紧交给了警察局长冯·赫尔道夫伯爵。

  赫尔道夫看了档案也十分惊骇。档案记载:格鲁恩做过妓女,并因充当春宫照片模特而被判过刑。她是在她母亲经营的一家按摩院里长大的。按摩院实际上是变相的妓院。

  按理说,赫尔道夫应把这份材料交给他的上司德国警察总监希姆莱。但他曾是陆军军官团的一员,沾染了一些忠于军队的传统。他知道,希姆莱与陆军的矛盾近来已发展到不可调和的程度;陆军认为希姆莱比冲锋队头子罗姆更具有威胁性。如果希姆莱得到这份材料,他会利用它来讹诈勃洛姆堡,将勃洛姆堡当做对付陆军将领们的工具。所以,赫尔道夫果断地把这份材料交给了勃洛姆堡的亲家凯特尔将军,想让凯特尔设法在军方内部妥善处理这件事。但凯特尔是个傲慢自大、野心勃勃而又不讲道德的人。他怕这件事一旦被纳粹党和党卫队知道会把自己牵扯进去,毁了自己的前程。没有把这份材料交给弗立契。他看完后还给了赫尔道夫,并建议赫尔道夫把它送给戈林看。

  戈林看了这份材料,如获至宝。他早就在觊觎国防部长兼德军总司令的位子。但勃洛姆堡是个德高望重的元帅,在德国军官中的威望比希特勒都要高。要搬倒勃洛姆堡,谈何容易啊!这份材料提供了一个绝好的机会。戈林了解,德国军官对自己的首脑娶了个平民女子为妻,本来就有反感。如果军官们知道勃洛姆堡的新婚妻子原来是个妓女,那他们一定会卑视他。这正是把勃洛姆堡搞掉的好机会。1月25日,戈林带着这份材料去见希特勒。希特勒勃然大怒,说勃洛姆堡让他参加婚礼并当主婚人是把他当傻子来愚弄了。因此,希特勒决定免除勃洛姆堡的国防部长的职务,并将他的决定首先通知给陆军参谋部。陆军参谋部得知勃洛姆堡被免职的理由,表示拥护希特勒的决定。陆军参谋总长贝克说:“不能容忍最高级军人和一个婊子结婚。”

  戈林见过希特勒之后,又去见刚从意大利回来为其母亲治丧的勃洛姆堡,把那份材料的内容告诉了他。勃洛姆堡很难过,表示愿意与新婚妻子离婚。戈林说:“现在离婚已晚了。元首决定免去你的一切职务,并已通知给军官团。他们表示拥护元首的决定。”勃洛姆堡无可奈何,两天后带着丢官的遗憾和新婚的喜悦到意大利继续度蜜月去了。

  勃洛姆堡夫妇回国后从柏林搬到了巴伐利亚的维西村,在那里默默无闻的住到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战后他被关在纽伦堡监狱等候传讯作证,1946年3月13日死去。

  说来凑巧。就在戈林把勃洛姆堡妻子的材料送给希特勒的那天,希莱姆向希特勒送了一份有关弗立契犯有“鸡奸罪”的材料,并对希特勒说:“弗立契之所以至今未娶,是因为他不喜欢跟女人来往,而有玩男人的嗜好。”

  希姆莱告弗立契的时候,希特勒的副官霍斯巴赫上校也在场。他感到这种指控是荒唐的,不可能发生这种事。于是,他不顾希特勒不让他把这件事告诉给弗立契的要求,立即跑到弗立契的寓所把希姆莱的指控告诉他,并警告弗立契已陷入危险境地。弗立契气得浑身发抖,半晌才说了一句:“全是卑鄙的谎话!”心情稍微平静之后,弗立契一再说明自己从来不干偷鸡摸狗的勾当,希姆莱的指控毫无根据。他通过霍斯巴赫要求希特勒接见他,以说明自己在此问题上清白无辜。

  霍斯巴赫在第二天一早就向希特勒转达了弗立契的要求。希特勒表示同意,并于当天深夜将弗立契召到总理府,当时在座的还有戈林和希姆莱。

  “有人指控你犯鸡奸罪。”希特勒厉声说。他一见这位反对他的扩张计划的陆军总司令就气不打一处来。

  “我以军官的荣誉发誓,这种指控是凭空捏造,毫无根据的。”弗立契激动地说。

  “毫无根据?”希特勒向希姆莱丢了个眼色,然后说,“难道我会相信无稽之谈吗?”

  这时,希姆莱从门外带进一个人来。此人衣冠不整,步履拖沓,一脸流氓无赖相。他叫汉斯·施密特,少年时就几进感化院,成年后不断犯罪,屡进监狱。他有一个嗜好,就是喜欢窥探男性色情活动的秘密,然后乘机向双方讹诈。

  “你认识这位将军吗?”希特勒问刚进来的施密特。

  “认识。他就是曾经在柏林波茨坦火车站附近一条暗巷里与一个叫‘巴伐利亚的裘’的男子干那种不可告人的勾当的军官。当时他被我抓住了。他要我不要声张这件事。我说,那你得给我钱,供应我生活。他答应了,以后不断地给我钱。”施密特按照希姆莱的交待说了这番话。

  弗立契受到这种令人难以忍受的侮辱,气得不愿说话。沉默了半晌,希特勒说:“你辞职吧,弗立契将军。”弗立契立即回答说:“我绝不辞职。我要求军事荣誉法庭进行审讯,查清事实真相。”希特勒哪里肯让军事法庭插手这个案子。他正想利用这个机会把军权彻底抓过来,彻底摧毁反对他的扩张计划的军官团势力。希特勒当即命令弗立契无限期休假。这就等于停止了弗立契的陆军总司令职务。

  第二天,希特勒约见凯特尔,商讨由谁来接替勃洛姆堡和弗立契职务的问题。凯特尔献计说:“军队高级将领有一种不愿受元首控制的情绪。眼下的问题不是撤换一两个人就能解决的。必须对武装部队组织进行彻底改组。”希特勒完全赞同凯特尔的意见。几天后又命令16名高级将领退休,并将44名将领从总部调往较低级的指挥部去任职。

  陆军将领们对勃洛姆堡和弗立契的去职本就有些疑惑;希特勒接着又大规模改组陆军,这就引起了陆军将领们的警觉。他们曾酝酿搞掉希特勒,但又担心戈林的空军和雷德尔的海军会反对。那将意味着内战,而且没有成功的把握,最终还是决定不冒这个风险。

  但是,来了一个打击希特勒的机会。陆军参谋总部会同司法部联合调查,基本查明弗立契案是希姆莱唆使秘密警察制造的一桩陷害案。原来,汉斯·施密特确实发现过一个陆军军官在波茨坦火车站附近的阴暗角落犯鸡奸罪。但那个军官叫弗立许,不是弗立契。他为此敲诈了弗立许好几年。弗立许原来是个骑兵上尉,已退休,正卧病在床。希姆莱早就对藐视党卫队的陆军总司令弗立契怀恨在心。他获得这个消息后即指示秘密警察逮捕施密特,一定要他说那个鸡奸犯就是陆军总司令弗立契,否则就杀死他;同时要秘密警察把正在生病的退休骑兵上尉弗立许看管起来,以防止他把真相讲出去。

  陆军将领们高兴了,以为抓住这件事不仅可为总司令弗立契昭雪,而且可以严厉打击无法无天的希姆莱,同时也可以打击希特勒。如果希特勒死保陷害无辜的希姆莱,陆军对希特勒采取行动就有理由了。

  但是没等陆军军官团部署好,机智狡猾的希特勒就采取行动控制了军队的最高统帅权。

上一篇:第一部死灰复燃 18、决胜台儿庄

下一篇:第一部死灰复燃 20、奥地利:死刑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随希特勒旅行 - 来自《希特勒女秘书的遗著》

1937年以前,希特勒每次旅行只带一个女秘书,即沃尔夫小姐和我轮流去。这样,我们就无暇顾及个人生活上的事,只能见缝插针去做。我们一有空总是要留下:可以用电话在什么地方找到我们。   希特勒知道他的工作方式给我们造成的沉重负担,但是,他又不想再雇用新的女秘书,因为他忍受不了在他身边出现新的面孔。由于这个原因,我们毫无个人自由,没日没夜地处在一种待命状态。   有一次在去汉堡的火车上,报话器呼叫我立即乘下班火车回到柏林去。还有一次是在1937年十月节游行时,我正在奥德昂斯广场观礼台上坐着,喇叭里传来了广播声, “施罗……去看看 

悲剧的诞生 12 - 来自《悲剧的诞生》

在指出这另一个观众的名字之前,让我们稍停片刻。回忆一下上文讲过的,埃斯库罗斯悲剧本质中一些不调和与不可测的因素所产生的印象。试想我们自己对悲剧歌队和悲剧英雄所感的诧异,我们总觉得,这两者同我们的习惯,甚至同传统,都是不调协的,——直到我们重新发现这种二重性原来是希腊悲剧的根源和本质,是梦神型与酒神型两种彼此交错的艺术冲动之表现。   从悲剧中排除这种原始的万能的酒神成份,并且在非醉境的艺术、道德观和世界观上建立一种新的纯粹的因素:——这就是现在了如指掌地揭露在我们眼前的欧里庇德斯的倾向。   在晚……去看看 

十六 鞠躬尽瘁 死而后己 - 来自《周恩来传》

在“文化大革命”期间,周恩来忙于对国内外大事的操劳处理,经党顾不上吃饭,顾不上休息,夜以继日,日以继夜。有一次,一位烈士子女来探望他,恳求他保重身体。在傍晚的院子里,周恩来目光炯炯地看着这位同志,说道:“在‘文化大革命’中,我只有八个字:鞠躬尽瘁,死而后己。”这是周恩来决意面向这场灾难,为党和国家献身的忠诚誓言。这八个字贯穿了他的一生。林彪自我爆炸后,在毛泽东的支持下,周恩来主持中共中央日常工作。1971年10月上旬,经周恩来提议,毛泽东同意撤销中共中央军委办事组,由叶剑英主持中央军委日常工作。毛泽东接见军委办公会议成……去看看 

第十三章 男儿有泪不轻弹 - 来自《中国制造》

一九九八年七月二日二十二时 小红楼  高长河车到平阳时,雨才渐渐大了起来,有一阵子简直像塌了天。其时,高长河并不知道昌江水系江湖并涨,已全线告急,满心想着的不是抗洪抢险,而是怎么落实刘华波的指示精神,越想越觉得田立业的事难办。田立业这代书记只代了几天,连屁股都没坐热,现在就要请他下,公平不公平先不谈,你怎么开这个口呀?!  也是巧,到市委招待所找食品填肚子时,见到了文春明。  文春明一听高长河提起田立业的事,马上说:“……好,好,华波书记总算英明了一次,这个田立业真该撤!太甩,我看都甩到太平洋去了!”当下把临湖镇发生的人……去看看 

5-00 前言 序 - 来自《与神对话》

前言欢迎你们来读这本书!我希望你思考一件特别的事。我希望你思考一个可能性:这本书是只为你而创作的。如果你能接受这个架构,那么我相信你将会有你此生最具影响力的一个体验。现在我想要你再思考一件更特别的事。我想要你思考一个可能性:这本书是由你为你自己创作的。如果你能想像有这么一个世界,在其中,没有一件事是发生到你身上,每件事都是经由你而发生的话,你就会得到这七包话中你所想要送给自己的讯息。你无法要求一本书能比这还要更快的传递讯息了。***欢迎你来到此刻!你“理当抵达”这里,因为这一刻是你自己设计来带你到……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