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部还我河山 13、苏军大反攻

 《二战全景纪实》

  1944年初,世界战争局势日渐明朗,同盟国形势越来越好,苏、美、英三大国的军事、经济势力迅猛增长,已大大超过德、日。

  1943年这三个主要盟国生产的飞机比轴心国多2.5倍,坦克和自行火炮多5倍,火炮和迫击炮多3.6倍。

  苏、美、英三国武装部队的总人数超过德日将近1倍。

  由于战略主动权已掌握在同盟国手中,它们已具备了发动大规模进攻战役的一切条件。

  但是,德国和日本仍有雄厚的经济和军事实力。

  以德国为例,1943年它利用本国和被占领国的资源,生产了2.5万架飞机,10万多辆坦克和强击火炮。

  到1943年12月1日为止,德军总人数为1016.9万人(陆军709万人,空军191.9万人,海军72.6万人)。

  其中作战部队为668.2万人,后备军为348.7万人。

  希特勒几乎占领了整个欧洲,侵略军分布在很多国家,但重点仍然在苏联。

  苏联的武装部队更加强大了。

  至1944年1月1日,苏军(不含内地各军区)人数已达856.2万人。

  其中陆军733.7万人,空军53.6万人,海军39.1万人,国土防空军29.8万人。

  作战部队为6354万人,最高统帅部预备队约为488万人。

  此外,在远东、后贝加尔和南高加索还驻有大量部队。

  到1944年初,苏德战场上双方兵力、兵器对比如下:苏军德军比例人员(万人)6354490613∶1火炮和迫击炮956045457017∶1坦克和自行火炮525454001∶103作战飞机10200307333∶1根据敌我力量的消长和苏德战场上的变化,苏共中央政治局、国防委员会和大本营于1943年12月中旬召开了联席会议,对国内经济、军事、政治形势展开了深入的讨论,对双方力量对比和战争前景进行了细致的分析,并得出结论:苏联人民已在军事、经济方面取得了对敌人的优势。

  这一优势再加上其他因素,对今后战争的进程起着决定性的影响。

  苏军在兵力兵器方面已超过敌人,并且掌握了作战主动权,部队处于有利态势,拥有雄厚的人力物力储备,后方工作协调,使作战部队能有条不紊地得到后勤保障。

  因此,苏军不仅有能力在一两个方向上,并且可以在整个战略正面连续地准备和实施一系列大规模战役。

  1944年初,冬春进攻战役的目的是粉碎苏德战线两个战略侧翼的敌军,解放仍被敌人占领的大片国土。

  重点是解放第聂伯河西岸的乌克兰和克里米亚,以便春季能在这一带推进到国境线。

  在北面,彻底解除对列宁格勒的封锁,将敌军逐出列宁格勒州。

  1943年底,苏军即为列宁格勒战役进行准备。

  从1944年1月14日起,列宁格勒方面军、沃尔霍夫方面军、波罗的海第二方面军和波罗的海红旗舰队,在列宁格勒州3.5万名游击队员的配合下,先后对德国第18和16集团军发动进攻,至2月底胜利结束。

  这一战役击毙德军官兵9万人,俘敌7200人,彻底解除了对列宁格勒的封锁。

  这个城市的军民经过872天艰苦卓绝的战斗,付出了80万人据1994年12月23日俄罗斯《消息报》载,列宁格勒公共服务管理局的一份秘密报告披露:从1941年7月1日到1942年7月1日,列宁格勒各墓地共掩埋了1093695具尸体。

  而在这之后又经受了一年半的围困,死亡人数无疑是惊人的。

  ——作者注的巨大代价(死于战火和饥饿严寒),终于赢得了最后胜利,粉碎了德寇的包围。

  苏军解放了列宁格勒州,为以后解放波罗的海沿岸3个共和国创造了条件。

  1944年初苏军进攻的重点是在南部,即第聂伯河西岸的乌克兰。

  这里是富饶的工业区和粮仓。

  希特勒一再强调说,如果守不住东线阵地,到万不得已时,只能考虑撤退北翼的德军,但决不能放弃南翼。

  所以,德军的重兵正守在这里。

  计有曼施泰因元帅指挥的南方集团军群和克莱斯特元帅指挥的“A”集团军群。

  它们下辖91个师,其中有18个坦克师、4个摩托化师和一个摩托化旅。

  支援它们的是德国空军第4航空队。

  德军总兵力是176万人,拥有火炮和迫击炮16800门,坦克和强击火炮2200辆,作战飞机1460架。

  为了打垮这股强大的敌军,苏军最高统帅部也集中了优势兵力。

  计有乌克兰第1方面军(司令员瓦杜丁大将、政委赫鲁晓夫)、乌克兰第2方面军(司令员科涅夫)、第3方面军(司令员马利诺夫斯基)和第4方面军(司令员托尔布欣)。

  这4个方面军共有162个步兵师、12个骑兵师、43个航空兵师、19个坦克军和机械化军以及11个坦克旅,总兵力223万人。

  苏军的武器配置是:火炮和迫击炮28654门,坦克和自行火炮2015辆,作战飞机2600架。

  可见在兵力和兵器方面都占优势。

  为了几个方面军能协同作战,增强克敌制胜的效果,苏军最高统帅部又派朱可夫元帅负责协调乌克兰第1和第2方面军的作战指挥,华西列夫斯基元帅负责协调乌克兰第3、第4方面军的作战指挥。

  1943年12月24日,乌克兰第1方面军开始实施日托米尔—别尔季切夫战役,为苏军在第聂伯河西岸乌克兰的战略进攻揭开了序幕。

  这次进攻的打击目标是德国坦克第4集团军,它正威胁着基辅。

  苏军攻势迅猛,重创敌人坦克第4和第1集团军,迫使他们向西和西南后退80至200公里。

  仅在1943年12月24日至1944年1月6日这两周中,苏军就击毙德军官兵72500名,击毁坦克和强击火炮1227辆,火炮和迫击炮1311门,俘敌官兵4468名,缴获坦克和强击火炮246辆,火炮和迫击炮1087门,汽车3246辆。

  据当时担任机械化旅旅长的巴巴贾尼扬上校(战后升任苏联装甲坦克兵主帅)回忆,追击敌人的途中,“在切尔诺鲁兹卡附近,我让我乘坐的坦克停下来,因为有大批的德军俘虏挡住了道路。

  我注意一看,简直使我目瞪口呆,原来这支约300人的纵队只有我们一名战士在押送。

  “我命令纵队停住,一名十分年轻的冲锋枪手(显然就是来自少年夏令营的)来到我跟前,清晰地报告说:“‘红军战士皮加列夫押送战俘273人!’“‘就您一个人,不怕这么一群人跑掉吗?

  ’“‘往哪里跑,上校同志,’士兵笑了,‘现在他们可老实多了……

  ’确实,现在条件不同了。”

  在苏军解放的国土上,到处是德国侵略者烧杀掳掠的惨象和罪证。

  他们仅在日托米尔州就杀害了普通居民22万多人,杀害苏军战俘102万人,另有6万人被强制驱赶去德国。

  1944年1月5日,乌克兰第2方面军发起基洛夫格勒战役。

  至1月10日,向西推进了50公里,解放了乌克兰重要交通枢纽和中心城市基洛夫格勒。

  敌人迅速调来强大的坦克部队进行反击,苏军攻势受阻。

  乌克兰第3和第4方面军于1月10日至11日开始对尼科波尔、克里沃罗格地域的德国第6集团军发起进攻。

  但由于兵力不足,未能取得重大战果,不得不暂时停止进攻。

  苏军最高统帅部着手准备对敌人实施新的突击。

  它给各个方面军补充了人员,调拨了技术兵器和运输车辆。

  例如,从1月底到2月初,大本营就给乌克兰第1方面军增加了400辆T—34式坦克。

  1月底,遵照大本营的指示,四个方面军准备实施三个进攻战役:乌克兰第1方面军左翼和第2方面军实施科尔松—舍甫琴柯夫斯基战役;乌克兰第1方面军右翼实施罗夫诺—卢茨克战役;乌克兰第3和第4方面军实施尼科波尔—克里沃罗格战役。

  1月24日,乌克兰第2方面军开始实施科尔松—舍甫琴柯夫斯基(位于基辅东南)战役。

  两天以后,乌克兰第1方面军也转入进攻。

  参战的苏军共有5个诸兵种合成集团军(27个步兵师),两个坦克集团军(四个坦克军和一个机械化军)和一个骑兵军。

  在兵员和兵器方面都占优势。

  德国守军是一个强大的兵团:拥有9个步兵师、一个坦克师和一个摩托化旅,此外坦克第1集团军和第8集团军还调来大量增援兵力。

  苏军两个方面军的突击集团在突破敌人防御后,两面合击,迅猛前进。

  至1月28日,两个方面军的突击集团在兹维尼哥罗德卡胜利会合,切断了敌人的退路。

  陷入合围的德军计有:第11和第42军的军部机关、7个步兵师、一个坦克师、一个摩托化旅,以及另外一些分队和个别部队。

  但在离被合围的德军不远的地方,“南方”集团军群司令部拥有大量的坦克师。

  它不仅打算给自己的部队解围,而且计划以坦克第1集团军从西面、第8集团军从南面两路实施突击,反包围突入兹维尼哥罗德卡地域的苏军。

  但敌人集结兵力缓慢,未能完成反包围任务。

  在合围对外正面,双方交战规模越来越大,越来越激烈。

  1月28日,进攻苏军两翼的德军共有3个坦克师和3个步兵师。

  至2月11日,德军增至8个坦克师和6个步兵师,德军调来解围的兵力已超过被围的兵力。

  德军统帅部相信,他们肯定能为被围的德国部队解围。

  德国坦克第1集团军司令胡贝夸下海口,给被围德军发电报说:“我来救你们。

  胡贝。”

  希特勒也对胡贝将军的强大坦克集团抱有很大的希望。

  他在发给被围德军司令施滕麦尔曼的电报中写道:“可以像依靠石头墙一样依靠我。

  你们将从合围中解救出来。

  目前应坚持住。”

  为了不让敌人突破合围圈,朱可夫迅速将坦克第2集团军从预备队中调到危险地段上。

  坦克第2集团军展开后,立即实施反突击。

  敌人被阻止住了,而且在部分地段还被击退到他们的出发地域。

  2月8日15时50分,苏军派出军使,向被围德军发出敦促投降的最后通牒。

  2月9日12时,施滕麦尔曼将军的司令部通知说,拒绝接受苏军的最后通牒。

  以后,苏军加强了攻击。

  至2月11日,被压迫在合围圈中心地带——斯捷勃列夫、科尔松—舍甫琴柯夫斯基的德国部队,只占有长35公里、宽22公里的地段,其供应来源几乎全被切断。

  2月11日,“南方”集团军群对合围对外正面发动了决定性的进攻。

  德坦克第1集团军以4个坦克师的兵力,从里齐诺以西地域向累襄卡实施突击。

  与此同时,德第8集团军也以将近4个坦克师的兵力,从耶尔基向累襄卡发起进攻,而被围德军则冲向突破口接应。

  苏军击退了敌军从耶尔基发动的冲击。

  但德军坦克第1集团军的部队攻入了累襄卡;被围的德军在2月11日夜里也突围到慎迭罗夫卡。

  这时,力图会合的这两个德军集团之间的距离,已缩小到10至12公里。

  在此紧急情况下,朱可夫迅即命令苏军坦克第21集团军和近卫坦克第5集团军主力以及几个步兵师和反坦克炮兵,火速增援上述突破地段。

  并命令苏军航空兵对累襄卡和慎迭罗夫卡实行大规模的强有力的空袭。

  敌人损失惨重,2月12日白天,被迫放弃了与被围德军会合的企图。

  为了更快地歼灭被围敌军,苏军最高统帅部于2月12日决定,由乌克兰第2方面军司令科涅夫大将负责指挥对内正面的所有作战部队。

  同时,命令朱可夫元帅负责协调对外正面乌克兰第1和第2方面军的行动。

  在被围德军已陷入绝望境地的情况下,德“南方”集团军群指挥部被迫准许他们丢弃汽车、重武器以及除坦克以外的一切技术兵器,用本身的力量向累襄卡方向突围。

  2月16日夜间,陷入绝境的德国被围部队借助夜幕和暴风雪的掩护,分成三路纵队,一枪不发,悄悄地开始突围。

  苏军迅速做出反应,向那里派出坦克和炮兵,并召唤夜航轰炸航空兵进行空袭。

  敌军纵队在苏军地空协同打击下,四散奔逃,溃不成军。

  2月17日整整一个上午,苏军以更猛烈的火力歼灭德军突围纵队。

  结果,敌军基本上被歼和被俘,只有一部分坦克和运载将军、军官和党卫军的装甲车得以突围。

  是役,德军被击毙55万人,被俘18万人,还丢下大批技术兵器。

  科尔松—舍甫琴柯夫斯基战役的结果,远远超出最初预定的目标。

  两个乌克兰方面军不仅围歼了威胁其侧翼的敌军重兵集团,拔除了卡涅夫突出部,而且重创敌人15个师(其中有8个坦克师),从而大大削弱了德军的力量。

  为了庆祝乌克兰第1和第2方面军的胜利,苏联首都莫斯科于2月18日以祖国的名义,用224门火炮齐射,鸣放礼炮20响。

  参战的部队都受到表扬。

  数以千计的苏联军人获得勋章和奖章,几十个战功卓著的官兵荣获苏联英雄称号。

  科涅夫大将被授予苏联元帅军衔,空军元帅诺维科夫被授予空军主帅军衔,罗特米斯特罗夫上将被授予装甲兵元帅的军衔。

  然而,苏联名将瓦杜丁大将却在这次战役之后牺牲了。

  他不是死于德国法西斯侵略者的枪炮之下,而是被苏联国内的一群匪徒(乌克兰的资产阶级民族主义分子)杀害的。

  据苏联元帅朱可夫回忆:2月28日,最高统帅部代表朱可夫元帅到乌克兰第1方面军司令部,去找瓦杜丁,和他再次讨论当前战役的问题。

  经过两小时的共同工作,瓦杜丁对元帅说:“我想到第60和第13集团军去,检查一下那里与航空兵协同的问题是如何解决的,以及在战役发起前能否完成物资技术保障的准备。”

  朱可夫建议他派副司令员去,但瓦杜丁坚持要自己去。

  2月29日16时30分,瓦杜丁大将及方面军军事委员克拉伊纽科夫少将,在8名警卫人员陪同下,离开第13集团军司令部(在罗夫诺地域),沿着罗夫诺、戈夏、斯拉武塔道路,前往第60集团军。

  19时40分,瓦杜丁及其随行人员来到米利亚蒂恩村北后,看到了一群人,大约250—300人,同时听到在这群人中响起了零落的枪声。

  根据瓦杜丁的命令,汽车停了下来,以查明情况。

  突然,从农舍的窗户里向汽车打了一阵步枪。

  这是一群匪徒。

  瓦杜丁及其随行人员跳下汽车,瓦杜丁腿部负了伤。

  汽车迅速调过头来,3名战士把瓦杜丁抬到车上,连同所带的文件,开往罗夫诺方向。

  瓦杜丁负伤的部位是在膝盖以上。

  由于只有在戈夏村才能给他进行包扎,他流了很多血。

  瓦杜丁被送到罗夫诺野战医院,后又转到基辅。

  最好的医生都派到了基辅,但没有能挽救瓦杜丁。

  4月5日,他牺牲了。

  4月17日,瓦杜丁被安葬在基辅。

  莫斯科鸣放了20响礼炮,以哀悼祖国的忠诚儿子和颇有才能的统帅。

  遵照苏军最高统帅部的指示,乌克兰第1方面军右翼负责实施罗夫诺—卢茨克战役。

  这是一个规模不大的战役。

  苏军仅用3个集团军就基本上达到了战役目的。

  1月27日,苏军开始进攻,至2月11日结束,先后解放了卢茨克、罗夫诺、马涅维契、谢佩托夫卡等城市,夺回了一些大的公路和铁路枢纽,从而改善了实施兵力机动的条件。

  尼科波尔—克里沃罗格战役是个重要的环节,对解放第聂伯河西岸乌克兰具有很大的作用。

  此役是乌克兰第3和第4方面军实施的,先后打了一个月(1月30日至2月29日)。

  苏军参战的兵力计有47个步兵师、一个坦克军、一个骑兵军和两个机械化军,共计705万人。

  他们拥有火炮和迫击炮7796门,坦克和自行火炮238辆,支援地面部队的是两个空军集团军,拥有飞机1333架。

  南面敌人是德国第6集团军,由霍利德将军指挥,下辖17个步兵师、两个坦克师、一个机械化师、一个坦克营和8个强击火炮营。

  敌军共有54万人,2416门火炮和迫击炮,327辆坦克和强击火炮,约700架飞机(属德国第4航空队)。

  可见除坦克以外,苏军在人员、火炮和飞机方面都占优势。

  经过一个月的激战,苏军击溃德军12个师,其中有3个坦克师和一个摩托化师。

  拔除了尼科波尔登陆场,肃清了第聂伯河扎波罗热弯曲部的敌人,并且使德军想恢复其与被围在克里米亚的第17集团军的陆上交通联系的希望彻底破灭了。

  3月11日,苏军最高统帅部给乌克兰4个方面军重新明确了任务和此后实施协同作战的程序。

  乌克兰第1方面军(在瓦杜丁大将牺牲后,朱可夫元帅接任司令员),“应不仅进抵……

  德涅斯特河,还应在行进间实施强渡,向切尔诺夫策发展突击,以便占领该地并一直推进到我国国境线”。

  乌克兰第2方面军应坚决地追击敌人,不让敌人在南布格河组织防御,攻占莫吉廖夫—波多尔斯基、德涅斯特一线,并夺取德涅斯特河上的渡口。

  密切协同乌克兰第1方面军击溃敌坦克第l集团军。

  尔后,方面军主力应“攻占别尔策、基什尼奥夫地域,并进抵普鲁特河,即我国的国境线”。

  乌克兰第3方面军应在康斯坦丁诺夫卡、新敖德萨地段夺取南布格河上的渡口,不让敌人退往南布格河对岸。

上一篇:第三部还我河山 12、未遂谋杀

下一篇:第三部还我河山 14、隐蔽之下的紧锣密鼓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26 胡耀邦“辞职” - 来自《邓小平的晚年之路》

从一九七八年十二月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到一九八六年十二月,“改革开放”已经搞了八年了。在这八年中,逐渐积累起来了政治、经济、思想、文化等各个领域的矛盾,社会各个阶级、阶层之间的矛盾,特别是工人阶级与资产阶级的矛盾、走社会主义道路与走资本主义道路的矛盾。这些矛盾日益滋长、蔓延并逐步走向尖锐化。这些矛盾尖锐化的一个突出表现,就是一些城市发生了大学生的所谓“民主”运动。  一九八六年十二月中旬至下旬,合肥、上海、南京等地部分高校学生上街游行提出“要民主”、要求加快进行“政治体制改革”等一类口号。 ……去看看 

附录 经济增长是否可取? - 来自《经济增长理论》

像其他任何事情一样,经济增长是要付出代价的。如果经济增长可以在不产生任何不利条件的情况下实现,那么人人都会完全赞成。但是,由于经济增长有其实际的不利条件,人们根据其对利弊的不同估计对经济增长采取不同的态度。   他们可能不喜欢同经济增长联系在一起的社会,而喜欢在稳定的社会中盛行的那种态度和制度。或者即使他们适应增长社会的制度,他们也可能不喜欢由稳定社会转变为增长社会的那个过渡过程;因此,他们可能会得出这样的结论:增长带来的好处与增长造成的动荡的代价相比是不值得的,或者增长应当逐步实现,这样社会就有……去看看 

九、逻辑演算和算术演算为什么可应用于实在 - 来自《猜想与反驳》

赖尔教授的文章①[f2] 局限于讨论逻辑规则的适用性,或者更确切地说,讨论逻辑推理规则。我打算跟着他讨论这个问题,只是到后面把讨论扩展到逻辑演算和算术演算的适用性。可是,我刚才作出的逻辑推理规则和所谓的逻辑演算(像命题演算、类演算或关系演算)的区别还需要作些澄清,我将在第i节里先讨论推理规则和演算之间的区别和联系,然后再讨论我们面临的两个主要问题:推理规则的适用性问题(第ii节里)和逻辑演算的适用性问题(第viii节里)。  我将间接提到和利用一些赖尔教授论文中的思想,以及他向亚里士多德学会作的主席致词:《认识……去看看 

第四章 科学教育 - 来自《科学的社会功能》

过去的科学教学  科学列入教育课程为时较晚。它在中世纪教育中没有地位原是不足为奇的,可是在文艺复兴中复活的人文主义也差不多同样地毫不理睬它。在大学里可以学到一些数学,航海学校甚至还教授数学,医科学校也教授一点植物学和化学,如此而已。在十七和十八世纪,科学有了很大发展,但并不是由于它在教育中占着重要地位才有了发展,而恰恰是在它毫无地位的情况下发展起来的。在十九世纪中叶以前,所有伟大的科学家就其科学知识而言都是自学出来的,尽管有了波义尔和牛顿的先例,科学并没有在较老的大学中生根。十八世纪末叶,提供若干……去看看 

第八章 达尔文主义:宗教和道德问题 - 来自《进化思想史》

人们常将赫胥黎与威尔伯福斯之间在英国协会组办的牛津会议上的争论看成是达尔文主义与宗教之间的冲突。迪斯累里著名的评论给了将人看成是猿或将人看成天使的人一个机会,他提出的"与天使同在一边"这一看法点到了保守思想最恐惧的要害之处。流行书刊中大量的卡通画使人们认识到,将人仅仅看成是一种改善的猿,有严重的不协调。然而应该从更广的角度来看待由于人的进化起源观所带来的问题。大多数人最终接受了进化论和人类是进化来的观点。单纯这个问题还不是进化论造成的,因为心理学家也倾向于从唯物论的角度来解释脑的功能(Yo……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