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部还我河山 22、中国战区

本章总计 33706

  1943年春夏以来,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出现了根本的转折。

  在国际形势日益有利于中国抗战的情况下,华北各解放区军民继续粉碎敌军“扫荡”,开展攻势作战,实行局部反攻,积极恢复和扩大抗日根据地。

  卫(河)南、林(县)南战役,是1943年八路军冀鲁豫军区和太行军区对日伪发动的规模较大的进攻战役,歼灭日伪军共12万余人,攻克据点80余处,解放人口40余万,开辟了林县以南、辉县以北大片新区。

  同时,山东军区部队发起沂山、鲁山和诸(城)、日(照)、莒(县)山区等进攻战役。

  经与日伪军反复争夺,滨海军区部队终于控制了诸日莒山区的洪凝、石场、前街头和松柏林等重要阵地;鲁中军区部队控制了沂山山区的全部和鲁山山区的一部,总面积达2250平方公里,使该地区的抗日斗争处于更加有利的地位。

  卫南、林南等战役,虽然是带区域性的局部的,但它已明显地标志着敌后解放区由分散作战开始转向集中作战,由游击战开始转向运动战,由内线作战开始转向外线作战,由防御为主开始转向进攻为主,由战略相持阶段开始转向战略反攻阶段。

  日本侵略军为挽回败局,对华北各抗日根据地再次进行大规模的秋、冬季“扫荡”。

  我军则抓住敌军集中兵力分区“扫荡”的弱点,集中优势兵力,对敌人守备薄弱的城镇据点展开攻势作战,大量地歼灭敌人。

  在反“扫荡”过程中,我太岳军区第二军分区第16团于10月24日晨,在临汾东北韩略村附近设伏,全歼敌华北方面军为推广“铁滚式”新战法所组织的旅长和团长以下军官120人的战地观战团。

  1943年,八路军与敌人作战24800余次,毙伤俘日伪军187420余人,攻克据点740余处;新四军与敌作战5300余次,毙伤俘日伪军66000余人,攻克主要据点200余处;华南抗日力量也有了较大发展。

  1944年,解放区军民连续发动攻势作战,局部反攻全面展开。

  1944年初,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已进入大规模的战略反攻阶段。

  日军在太平洋战场上失去了战略主动权。

  在美国海空军的打击下,日本本土与南洋群岛日军的联系有断绝之虞。

  日军大本营为了在海上交通被盟军切断时,能经过中国大陆交通线补给东南亚各地的日军,并消除美国在中国的空军基地对其本土的威胁,遂于1月24日发出打通大陆交通线的作战命令(代号为“一号作战”),并开始调集兵力,向正面战场的国民党军进攻。

  此次战役,从1944年4月开始到12月同来自法属印度支那的南方军取得联系,历时8个多月,先后动用约50万侵华兵力,战线长约2000公里,是日本发动侵华战争以来规模最大、持续时间最长的一次战役,也是日本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发动的规模最大的一次战役。

  此役,日军击溃了豫湘桂地区的国民党军队主力,占领了衡阳、桂林、柳州地区的机场,达到了作战目标,但它并未能挽救其失败的命运。

  它既没有阻止盟军飞机对日本本土的空袭,也未能摧毁重庆政府的作战意志。

  打通的所谓大陆交通线,也只是无法保障运行的一条空线。

  所以日本的军事历史学家桑田悦和前原透先生说这次战役是“战略上毫无意义的作战”。

  1944年,中共中央北方局提出了团结全华北人民的力量,克服一切困难,坚持华北抗战,坚持抗日根据地,积蓄力量,准备反攻,迎接胜利的任务。

  各抗日根据地军民,趁日军部分主力南调,留守的日军兵力减少之机,积极向日伪军发起反攻作战。

  在晋察冀,北岳区部队主动出击,大量歼灭日伪军。

  1至5月间攻克王安镇、白石口等敌军据点碉堡350多个,并围攻涞源,袭入忻口车站和定襄县城,使敌伪甚感震惊。

  另外,我军一部还深入到应县、浑源等地,开辟了桑干河以北、平绥路两侧的部分新区。

  从6月起,我主力部队又先后袭击了保定、望都、完县、涞源、灵丘等县城,并再次袭入定襄县城,歼灭日伪军一部。

  冀中区部队乘敌外出“扫荡”,据点兵力空虚之机,先后攻克肃宁、任丘、安新、赵县、无极、定县、安国、武强等县的敌军据点100余处,毙伤俘日伪军2000余人,开辟了赵(县)元(氏)宁(晋)地区。

  日伪军由于粮荒日趋严重,乘麦收之际外出抢粮。

  冀中区军民在5、6月间保卫麦收的作战中,多次伏击出动的日伪军,攻克敌军据点40余处,歼敌2000多人,并攻入了任丘、河间等县城。

  同年夏季,冀中区军民利用青纱帐掩护又向敌伪军发起夏季攻势。

  他们深入敌后,开辟新区,拔除据点,打击敌人,取得了重大胜利。

  冀热辽边军民采取巩固地向前发展的方针,以伏击、袭击、打援、反合击等手段,大量歼灭敌人。

  在粉碎日伪军“扫荡”与“奔袭合击”的同时,以一部穿插于敌纵深地区,先后攻入宁城、昌黎县城,并袭击北宁铁路的日伪军。

  我军内外线配合,历时4个多月,作战106次,歼灭敌伪军3200余人,攻克据点58处,形势大为改观。

  晋察冀军区部队在取得春夏季攻势胜利后,又发动秋冬季攻势,主要目标是摧毁各根据地之间的敌铁路、公路线,向城市四周与要道两侧逐渐逼近。

  经过1944年一年的战斗,晋察冀军区部队“共歼灭日伪军45万余人,攻克和逼退敌据点、碉堡1600余处,解放人口758万”,收复广大地区;同时,部队也得到发展壮大,共扩编和新编约20个团。

  在晋冀鲁豫,1944年的攻势作战取得了巨大战果。

  太行军区部队在2、3月间攻克日伪军重要据点蟠龙镇和榆社县城。

  接着又于4月1日至14日发起了水(冶)林(县)战役,歼灭日伪军900余人,收复林县县城。

  5月11日,冀鲁豫军民举行昆(山)张(秋)战役,攻克敌据点50多个,歼灭伪军警1200多人,摧毁了寿张至郓城的敌封锁线。

  5月29日,又以一个主力团和地方武装一部袭击清丰县城。

  伪冀南道道尹和到清丰开会的十几个县知事及日本顾问等全部就擒。

  6月下旬,我军向微山湖西之日伪军发起进攻,历时10天,拔除敌伪据点、碉堡97处,收复鱼台、单县、奉县、沛县之间的广大地区。

  8月上旬,我军集中4个主力团和7个县大队的兵力,向郓城地区伪军刘本功部发起进攻,克复肖垓、刘口、傅庄等据点30余处。

  我军另一部乘胜向东明、菏泽、曹县地区展开攻势,扫清敌伪据点,使鲁西南抗日根据地连成一片。

  太岳军区部队于6月中旬发动了济(源)垣(曲)战役,歼敌800余人。

  至8月底,控制了济源到垣曲的黄河渡口,为开辟豫西创造了有利条件。

  太行、太岳和冀鲁豫军区部队在一年的攻势作战中,共歼灭日伪军76万余人,收复县城11座,收复国土6万余平方公里,解放人口500余万。

  在晋绥边区,自1944年初开始,晋绥军区部队与民兵、游击队相结合,对敌之孤立据点实行联防围困,开展“把敌人挤出去”的斗争,收复了大片地区。

  8月下旬,在军区统一部署下又展开秋季攻势,目的是攻歼忻(县)静(乐)、离(石)岚(县)公路沿线之敌。

  8月28日开始,各部队相继发起攻击。

  9月15日,我军猛攻敌军事要点汾阳,袭击并破坏了敌火柴公司、火车站、飞机场等重要设施。

  16日夜,我军又袭击汾阳西北日伪军重要据点协和堡。

  经过1小时激战,部分伪军投降,其余日伪军全部被歼。

  当时,中外记者西北参观团正在晋西北访问,深为中国敌后战场的攻势作战所感动。

  美国记者福尔曼·爱卜斯坦说:“我经历过两次世界大战,到过欧洲和非洲的许多战场,从来没有见过像你们这样军民合作,英勇作战的情景。”

  接着,我军又攻克东社、五元城等据点。

  至9月30日,我军共攻克和挤退敌据点48处,歼灭日伪军2000余人。

  晋绥军区经过一年的斗争,共收复据点106处,解放人口40余万,根据地得到了恢复和发展。

  在山东,由于部分日军南调,增加了大量伪军,敌人采取了重点配备。

  山东军区部队以政治瓦解和军事打击相结合,发动了一系列攻势。

  鲁中的八路军于3、4月间讨伐伪军吴化文部,歼灭其13个团共7000余人,解放人口30万,收复国土3500平方公里,打通了沂山、鲁山、泰山、蒙山各山区根据地的联系。

  8月中旬,发起沂水战役,歼灭日伪军1000余人,解放了沂水县城,收复国土3500平方公里。

  鲁南区部队于5月上旬,在崮口山区歼灭伪军荣子恒部1个师,结束了鲁南根据地分割的局面。

  8月下旬,该部展开交通破袭战,一度切断了滋(阳)临(沂)和临(沂)枣(庄)公路。

  渤海区部队克复利津县城,歼敌1个团;8月至10月,又消灭日伪军5000余人,攻克乐陵、临邑、南皮三座县城,并解放沾化、青城两县大部地区。

  滨海区部队在诸城东南泊儿镇地区攻克据点40多处,解放人口30余万、土地1000余平方公里,使滨海区与胶东区的联系得到巩固和发展。

  胶东区部队于8、9月间,采取分区作战方式,对敌展开攻势作战,歼灭日伪军5000余人,攻克和逼退敌据点138处,解放了文登和荣成县城。

  经过一年的攻势作战,山东军区部队共歼灭日军4800人,伪军54万人,争取伪军反正11万人,收复县城9座,解放国土4万余平方公里,人口930万,根据地比1943年扩大了15倍,并打破了各军区被分割的局面。

  在华中,1944年1、2月间,新四军第1师兼苏中军区部队以高邮,宝应,兴化、东台地区和泰州、泰兴、如皋地区为重点,对日伪军发起进攻,攻克大官庄、古溪等据点17处,歼灭大量敌人。

  3月间,我军在淮安、宝应以东发起东桥战役。

  东桥是联系苏中和苏北的枢纽,是日伪军的重要据点,深沟高垒,碉堡林立,但比较突出孤立。

  我军集中5个团的兵力组成3个纵队,以1个纵队进攻东桥,两个纵队在外围阻击敌人援军,3月5日午夜,我主攻部队向东桥展开猛烈攻击,迅速突入镇内,向敌伪军冲杀。

  经过一昼夜激战,6日晨收复东桥,残敌逃窜。

  我军随即扩张战果。

  从淮安、淮阴、泗水、涟水等地乘装甲车和汽车分五批驰援东桥的敌人,遭到我阻援部队的沉重打击。

  其中以韩庄、小马庄之白刃战尤为惨烈。

  是役,共歼灭日军上校以下460人、伪军480余人,收复泾口、曹甸等据点12处,取得攻点打援双胜利,创华中地区我军歼灭战范例。

  东桥战役的胜利,大大挫伤了日军的士气。

  被俘的日军中尉山本一山说:“这次战斗失败,是我们犯了轻视新四军的错误。”

  5月至9月,我军再歼敌1500余人,攻克据点30余处,破坏公路700余公里,桥梁50余座。

  第3师兼苏北军区部队自1月起,对当面日伪军展开攻势作战;攻克沭阳之钱沟、钱集等据点30余处。

  4月发起以夺取高沟、杨口为重点的攻势作战;攻克据点14处,歼灭日伪军2000余人,收复六塘河两岸广大地区。

  自6月下旬起,在滨海地区发动攻势,攻克据点多处,歼敌800余人,并在灌河、射阳河之间开辟了部分新区。

  苏北与苏中已连成了一片。

  第4师兼淮北军区部队自3月起发起攻势作战,历时3个月;攻克大店集、归仁集等据点50多处,歼灭日伪军1800余人,解放了泗县、灵壁、睢宁间广大地区。

  苏南我军于8月至12月间,攻克据点26处,收复溧(阳)南地区。

  淮南、皖江和浙东地区的部队也攻占敌军据点多处,歼敌一部。

  华中敌后战场军民在1年来的攻势作战和反“扫荡”作战中,共歼灭敌军5万余人,解放人口160余万、国土7400余平方公里,基本上沟通了津浦铁路以东各根据地的联系。

  在华南,各抗日游击队主动向日伪军出击。

  日军为进行打通粤汉、湘桂铁路交通作战,并准备应付美军在华南沿海登陆,1944年春,将华南兵力由原第23集团军所属的1个师零3个独立混成旅,增至2个师零5个独立混成旅,并以大量伪军加强守备。

  华南各抗日游击队为打击和牵制敌人,策应正面战场国民党军队的作战,在华南敌后对敌后城镇和交通线广泛展开进攻。

  在惠阳、东莞、宝安等地活动的东江纵队,于1944年1、2月间,袭击了广九铁路的常平、平湖等车站,歼灭伪军1个连。

  同时,我海上游击中队活跃在大鹏湾、大亚湾航线上,破坏日本海上交通,在平湖海面截获日军运输船,缴获大量物资。

  8月,东江纵队组成400人的北上抗日先遣队,由东莞出发,向日军后方挺进。

  东江纵队在1944年共进行大小战斗375次,毙日伪军1500余人,俘日伪军1276人。

  东江纵队发展到7000余人,民兵、自卫队12万余人。

  活动在珠江三角洲的中山人民抗日义勇大队,在1944年2月初粉碎了日伪军对中山县五桂山地区的“扫荡”之后,秋季,主力一部挺进粤中,于10月中旬抵达新会地区,与中区游击队会合。

  11月下旬,成立了广东人民抗日解放军。

  留在珠江三角洲的另一部主力,先后出击大石等地,并解放了南村,扩大了抗日根据地。

  12月,部队扩编为广东人民抗日游击队珠江纵队。

  琼崖人民抗日游击队独立纵队,在海南岛积极打击日伪军。

  至1943年秋,琼崖抗日根据地已占全岛面积的一半,人口达100万以上。

  为进一步向五指山区发展,支援黎族人民起义,并创建中心根据地,调整了4个支队的防区和部署。

  各支队积极开展对敌斗争,战果甚为显著。

  1944年春,根据斗争形势的需要,琼崖抗日游击队独立总队改称广东省琼崖人民抗日游击队独立纵队,抗日政权改称琼崖民主临时政府。

  在他们的领导下,开辟了六连岭、六芹山、儒万山等抗日根据地,抗日烽火燃遍全岛。

  全岛除白沙、保亭、乐东三县外,其余各县都相继建立了抗日民主政权,其中8个县建立了县级民主政权,16个县建立了区乡民主政权。

  在东江、珠江三角洲和琼崖抗日游击战争展开的同时,广东的潮汕、粤中和南路(雷州半岛)等地区的抗日游击战争也逐步开展起来。

  潮汕地区的揭阳、普宁等县,在1944年8、9月间组织了抗日武工队,1945年1月,成立了潮汕人民抗日游击队。

  在粤中地区的新会、鹤山、高明等地,当地的抗日武装与来自珠江三角洲的部队会合,依托皂幕山开展游击战争。

  11月中旬,成立了广东人民抗日解放军(亦称中区纵队)。

  1944年6月,雷州半岛成立雷州人民抗日游击队,并在各地普遍发动了武装起义。

  至1944年底,华南各抗日根据地人口已达300余万,群众武装有数万人,主力部队约l万余人,成为坚持华南抗战的一支重要力量。

  1944年间,八路军、新四军还开辟了河南敌后根据地。

  1944年4月18日,侵华日军发动打通大陆交通线作战,向平汉铁路郑州以南的国民党军大举进攻。

  21日,日军突破国民党军防线,进至密县、新郑、尉氏一线,并继续向南进犯,仅留下日军1个师和1万余名伪军,控制陇海铁路的郑州至陕县段及其南北各县。

  八路军、新四军遵照中共中央关于开辟河南,控制中原战略要地的指示,先后派出部队向河南敌后进军,开辟新的抗日根据地。

  我太行军区两个主力团和豫西地方工作队,组成八路军豫西抗日独立支队(即第一支队)于1944年9月初从林县出发,下旬由济源附近渡过黄河,从新安以西越过陇海铁路,进军嵩山地区、箕山地区、东西白栗坪地区及宜阳西南的赵堡一带。

  独立支队先后袭击回郭镇、黑石关等据点,同时建立了偃师、巩县、伊川、登封4个抗日民主县政府及伊洛办事处。

  11月、12月,粉碎敌伪两次大规模“扫荡”,我军又新建立了荥阳、洛阳、临汝等8个县抗日民主政权。

  1945年1月,我军歼灭配合敌伪“扫荡”的反动土顽武装两个团。

  2月伏击歼灭了由登封出犯之日伪军100余人,并乘胜连克缑氏、皇姑寨、鲁庄等9个据点,使箕山与嵩山区连成一片。

  1944年10月14日,我太岳军区以两个主力团组成的第二支队,南渡黄河,进至洛阳以西陇海路南北地区。

  到11月底,在新安、渑池、陕县地区开辟了大片抗日根据地。

  1945年2月,王树声率两个主力团,组成豫西抗日游击队第三、第四支队,由陕甘宁边区出发,进抵豫西,成立河南军区,王树声任司令员。

  到4月,已建立了3个专署、22个县、300多万人口的根据地,部队也发展到l万多人。

  新四军第5师从1944年7月下旬起,先后派出5批部队挺进豫中,在汝南、竹沟、信阳、舞阳等地开展抗日斗争。

  到1945年4月,开辟了东西70余公里、南北近100公里的抗日根据地,建立了西平、遂平等7个县的抗日政权,并成立了豫南行政公署。

  为加强黄河以东地区(简称水东)的斗争力量,冀鲁豫军区组成南下大队进入该区。  1/2    1 2 下一页 尾页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