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部还我河山 24、重返菲律宾之战

 《二战全景纪实》

  小矶国昭想打赢这场战争的声明,只不过是吹牛壮胆而已。

  美军占领马里亚纳之后,就突破了日本大本营规定的“绝对确保”的防御线,根本地改变了日本的战略态势,使以掠夺和海上运输为基础的日本经济的弱点日益暴露;战略物资储备每况愈下,经济实力日趋衰落。

  加以盟国海空军、特别是潜艇更为活跃,使日本海上运输船舶的数量急剧下降。

  1942年11月底,日本拥有594万吨商船,到1944年10月只剩下291万吨。

  在这种形势下,日本大本营于1944年7月21日做出决定:1加强菲律宾、台湾、琉球群岛、日本、千岛群岛这一水域的第一道防线;2进行准备工作,以防敌人一旦在这条防线的任何地方发动进攻时,都能集中陆海空军力量阻截和消灭敌人;在这条防线上的作战统称“捷号作战”。

  根据大本营的这个决定,日本陆海空军都准备决战。

  防守菲律宾的是第14方面军,统辖第35军和另外4个步兵师团、1个坦克师团和3个独立旅团。

  8月初,联合舰队得到指示,应在菲律宾方向作战,在决定性的海战中打垮敌人。

  在太平洋上,这时敌我力量的消长已很明显,美军拥有海军优势。

  此外还有澳大利亚和新西兰部队的协助,美国海空军掌握了战略主动权,可以选择进攻目标。

  但在太平洋上,美国没有一个负责统一指挥的最高司令。

  陆军上将麦克阿瑟狂妄自大,目中无人,很难服从太平洋海军总司令尼米兹的指挥。

  麦克阿瑟虽然才华出众,聪颖过人,但他的气质、性格和判断力也不适于担任最高指挥官。

  在浩瀚的太平洋上,需要海空军打先锋,而陆海军观点又相距甚远。

  麦克阿瑟要迅速占领菲律宾,以实现他在1942年被迫逃跑时许下的诺言:“我还要回来!”但美国海军总司令欧内斯特·金打算,在棉兰老取得海空军基地之后,孤立吕宋,进攻台湾,进而打击日本本土,以缩短战争进程。

  两种观点争论不休,参谋长联席会议也感到棘手。

  最后矛盾上交,由三军总司令罗斯福总统出面协调。

  他于1944年7月底乘巡洋舰到珍珠港,召集尼米兹和麦克阿瑟开会,希望找到陆、海军都能接受的战略决策。

  7月26日下午3时,罗斯福乘坐的“巴尔的摩”号巡洋舰到达珍珠港码头,受到以尼米兹海军上将为首的50名高级将领的欢迎。

  但其中没有麦克阿瑟,虽然他乘飞机比总统早到了1小时。

  他故意怠慢总统,突出他自己。

  麦克阿瑟下榻于里查逊陆军中将家中。

  他打开野战背包,洗了一个很舒服的热水澡。

  然后乘一辆特长的敞篷汽车,直奔总统上岸的码头。

  正当罗斯福询问尼米兹,他是否知道麦克阿瑟上将现在何处时,上将的汽车刚好驶向码头。

  敞篷车在空地上转了一圈,然后停在跳板旁边。

  这时欢迎的掌声刚落,麦克阿瑟迅速走上跳板,并在中间停顿了一下,然后走上军舰向总统敬礼。

  在此后两天的会议中,尼米兹说不过麦克阿瑟。

  他没有麦氏的雄辩天才,而且他维护的是美国海军总司令金的观点,而不是他自己的。

  在罗斯福巧妙的询问之下,尼米兹承认马尼拉湾对他是有用的。

  并且还认为,只有在菲律宾中部和南部修建好军舰锚地和飞机场之后,才能进攻台湾以代替吕宋。

  麦克阿瑟则大谈政治。

  他说,菲律宾人觉得他们在1942年是被出卖了,他们不能原谅第二次被出卖。

  “诺言必须遵守”,这意味着他要率领解放大军回到菲律宾。

  他沮丧地说,如果像金海军上将建议的那样,只对菲律宾进行封锁,那么日本人就会偷走粮食,让菲律宾人民遭受苦难和饥饿。

  菲律宾人把美国看作“祖国”。

  让他们听任大量占领军的刺刀去摆布,那将是“玷污美国的荣誉”。

  麦克阿瑟还一再使用“道德的”、“不道德的”、“耻辱”这些字眼,可见他与参谋长联席会议考虑问题的角度是不同的。

  由于1944年夏天美军伤亡人数日益增多,特别是一些名人的儿子,如约瑟夫·肯尼迪之子和哈里·霍普金斯的儿子都先后牺牲,罗斯福特别关心成千上万名美国青年的生命问题,尤其是在总统选举之年。

  所以他对麦克阿瑟说:“道格拉斯,拿下吕宋,需要做出我们难以承受的牺牲。”

  麦克阿瑟大胆地否认了这一点。

  他说吕宋的价值大于台湾。

  一旦占领吕宋,美军就能控制700英里宽的南中国海。

  那时日本同它在南方征服地的交通线就被切断。

  此外,菲律宾人还会以强有力的游击战来支援美军。

  如果绕过吕宋,美军两翼就会暴露,很容易遭到敌人轰炸机致命的袭击。

  据麦克阿瑟自己说,正好他有机会和总统单独在一起呆了10分钟。

  他利用这个时间警告罗斯福说,如果海军上将金的封锁菲律宾北部的计划被接受的话,“我敢说,美国人民将被激怒,他们将在今年秋天总统选举时投票反对你”。

  很可能麦克阿瑟真的进行了这种厚颜无耻的威胁。

  但大家都肯定的事实是,在那天晚上的会议结束时,罗斯福被麦克阿瑟3小时的演说搞得精疲力竭,在就寝之前他对医生说:“在我上床之前给我一片阿斯匹林。”

  停了一会儿他又说:“再给我一片阿斯匹林,明天早上吃。

  在我一生中还从来没有人像麦克阿瑟这样跟我说话。”

  尽管如此,到第二天中午会议结束时,罗斯福似乎又恢复了健康。

  尼米兹和麦克阿瑟都保证说,为了打败日本这一共同目的,他俩将协同一致地工作。

  在麦克阿瑟飞离希克汉机场以后,罗斯福告诉记者们说:“我们正准备收复菲律宾,毫无疑问,麦克阿瑟上将将参与其事。”

  回到美国之后,罗斯福在广播演说中说:“我和我的老朋友麦克阿瑟上将参加了一次非常有意思和有益的会议,而且发现,我们是完全一致的。”

  就在这一天,总统写信给麦克阿瑟说:“有朝一日国旗将在马尼拉升起,毫无疑问,我要你去升旗。”

  本来,麦克阿瑟是不愿去夏威夷开会的。

  但马歇尔命令他到火奴鲁鲁去会见“一位大人物”。

  他满腹牢骚地抱怨说:“为了在宴会上拍一张政治照片,逼着我离开指挥岗位飞到火奴鲁鲁去,真丢脸。”

  在会议结束之后,他对别人说:“总统是一位高瞻远瞩的人,只要你把事情向他说清楚。”

  现在事情已经说清楚了,下一步就是怎么打回菲律宾的问题。

  8月间,尼米兹命令第3舰队司令哈尔西接替斯普鲁恩斯指挥中太平洋舰队(即第5舰队),计划进攻菲律宾。

  为了取得前进基地和后勤补给基地,哈尔西的部队要在9月15日拿下帛琉群岛中的佩列流和安戈尔岛,占领帛琉群岛以东的犹里斯珊瑚岛。

  此外,还要支援麦克阿瑟的西南太平洋部队,攻入摩罗泰(在新几内亚和棉兰老之间),然后再向菲律宾南部和中部进军。

  9月初,尼米兹命令第5舰队司令斯普鲁恩斯海军中将、第5两栖作战部队司令里奇蒙·特纳海军中将和地面部队指挥官霍兰·史密斯中将回珍珠港休息和计划未来的战事。

  他们在第5舰队的指挥职位分别由哈尔西海军上将、西奥道·威金逊海军中将和朱里安·史密斯少将担任。

  同时,第5舰队改称第3舰队。

  海军中将米彻尔根据他自己的选择,仍然指挥快速航空母舰特混舰队;其番号由“第58”改为“第38”。

  9月初,第3舰队司令哈尔西的旗舰“新泽西”号与第38特混舰队汇合。

  这位海军上将命令米彻尔对菲律宾中部进行空袭,以支援美军进攻摩罗泰和佩列流岛。

  空袭的结果令人满意。

  哈尔西从这次空袭中发现,菲律宾中部日军防御空虚,因而建议早日进攻莱特。

  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在征得麦克阿瑟的同意之后,就命令尼米兹和麦克阿瑟联合起来,于10月20日进攻莱特。

  9月15日,美国西南太平洋部队和中太平洋部队协同一致,对日军控制的摩罗泰和佩列流岛发动进攻。

  当日攻下摩罗泰岛,并迅速在岛上建立起机场。

  进攻佩列流岛的战斗打得非常艰苦,至1945年2月才完全肃清了日军,歼敌近万人。

  但美军也付出了巨大的牺牲,伤亡7919人(其中阵亡2000人)。

  9月间,美军还占领了佩列流附近的小岛安戈尔和东北部的犹里斯。

  这两个岛屿也很快建成空军基地和后勤基地,为进攻莱特和尔后的作战提供了方便。

  9、10月间,美国空军广泛出击,以孤立莱特:北起琉球群岛,南到荷属东印度,东自马绍尔群岛,西到中国东南沿海和台湾,对这些地区的日军机场进行重点袭击,炸毁大量敌机,收效良好。

  集结在阿德米勒尔蒂群岛(新几内亚以北)和荷兰底亚(新几内亚北部港口)的美军两栖作战部队,由金凯德海军中将指挥的第7舰队护航和海空支援。

  这支大军总共由700多艘舰船组成,浩浩荡荡向莱特湾进发。

  第7舰队分为南、北两个特混大队,分别掩护和支援第24军和第10军在莱特登陆。

  地面部队的指挥官是第6集团军司令克鲁格上将,登陆部队是174万人。

  占领菲律宾的日本军队是山下奉文指挥的第14方面军。

  山下是1942年屠杀马来亚人民的刽子手,凶残暴戾,绰号“马来之虎”。

  后调到中国东北任关东军总司令。

  1944年10月6日又被派往菲律宾。

  山下指挥的地面部队和航空兵约27万人。

  第35军负责防守菲律宾中部和南部。

  军长铃木宗作认为,盟军进攻的第一个目标将是南部的棉兰老,因此,他在莱特只布置了第16师团,共2万人。

  10月17、18日,美军先头部队开始在莱特湾两岸的小岛上登陆。

  20日凌晨,美国运输舰开进莱特湾,直指莱特首府塔克洛班和南面的杜拉格。

  在对海岸进行了最后的炮击之后,部队分乘各种登陆艇和两栖坦克,冲向海滩。

  日军大多退到事先准备好的阵地,滩头抵抗微弱。

  到20日傍晚,6万名官兵和10万吨物资、装备已经上岸。

  滩头阵地扩大到17英里以上,塔克洛班飞机跑道也落入美军手中。

  当日下午1时许,麦克阿瑟身穿刚刚熨得笔挺的军服,嘴里叼着一杆玉米穗轴烟斗,戴一副飞行眼镜,迫不及待地命令一艘登陆艇载着他和菲律宾总统奥斯梅纳向红滩驶去。

  因只有一个用推土机堆起来的临时码头,许多船只都向它涌去,堵住了麦克阿瑟登陆艇的通道。

  一位海军勤务队队长显然对船上麦克阿瑟等高级军官感到不耐烦,他一边大声吆喝着“让他们下来走”,一边指挥登陆艇向别处开去。

  也许是这句话刺伤了上将的自尊心,麦克阿瑟立即跳到水中,涉着齐膝深的水向沙滩走去,脸上露出凶神般的表情。

  随行的摄影记者们拍下了这个历史性的镜头。

  下午2时,麦克阿瑟对着通讯兵安装好的一排麦克风宣告:“菲律宾人民!我回来了!

  ……

  向我靠拢吧!让不屈不挠的巴丹精神和科雷吉多精神发扬光大吧!”在发表了这篇慷慨激昂的讲话之后,他浑身颤抖,显然是非常动情。

  两年半之后他回来了,实现了诺言。

  但要报仇雪耻,还要进行艰苦的战斗。

  麦克阿瑟的部队在莱特湾登陆,惊动了日本大本营。

  它指示联合舰队在菲律宾方面实施“捷一”号作战。

  丰田副武海军大将早有准备,要在菲律宾海域消灭美国海军主力。

  日本势在必战,因为如果它失去菲律宾群岛,日本同荷属东印度之间的生命线将被切断,那就会失去石油供应,也就无法再继续进行长期战争。

  10月18日,丰田副武海军大将命令日本机动舰队分四路向菲律宾进军。

  栗田健南海军中将指挥的第1游击舰队(5艘战列舰——包括6万多吨的大和号、武藏号,10艘重巡洋舰,2艘轻巡洋舰,15艘驱逐舰),离开林加岛锚地北上,经锡布延海,从北面进入莱特湾,以打击美国舰队,在滩头附近攻击美国两栖部队的运输舰船。

  西村祥治海军中将率领栗田舰队的其余舰艇(两艘战列舰,1艘重巡洋舰和4艘驱逐舰),开向莱特湾南口打击美军,配合栗田,南北夹击。

  志摩清英海军中将指挥的第2游击舰队(两艘重巡洋舰,1艘轻巡洋舰,4艘驱逐舰),从琉球群岛北部天见岛出发,南下莱特湾敌军登陆点,进行反登陆作战。

  小泽治三郎海军中将的主力舰队(两艘战列舰,4艘航空母舰,2艘航空战列舰,3艘轻巡洋舰,8艘驱逐舰),从日本内海出发,迅速南下菲律宾海域,引诱美国第3舰队离开莱特湾到公海来决战,以消灭美军主力;即使自己全军覆没也在所不惜,务使美国运输舰无人掩护,好让栗田等突击队将其击沉,使美军登陆失败。

  然而,到1944年秋天,美国第3和第7舰队已发展壮大为庞大的海上兵力,水面舰艇和舰载飞机都占绝对优势。

  两个舰队计有轻、重航空母舰16艘,护航航空母舰18艘,防空巡洋舰2艘,轻、重巡洋舰24艘,驱逐舰144艘。

  此外,还有若干潜艇在菲律宾海域活动,监视和袭击敌舰。

  10月22日晚上,美国潜艇“海鲫”号和“鲦鱼”号在巴拉望海域巡逻,发现栗田的舰队,便立即浮出水面,摆好阵势,准备拂晓时打伏击。

  早晨5时过后,这两艘潜艇又悄悄潜入水下。

  潜望镜小心翼翼地伸出水面,两位艇长等待着战列舰出现在海面上。

  不久,毫无戒备的日本巨舰大摇大摆地开过来了。

  “海鲫”号首先发射了鱼雷,其中一枚打中了目标。

  “鲦鱼”号艇长惊呼道:“水面上真热闹,好像到了7月4日一样(美国国庆节)。

  有一艘起火了,日本佬乱成一团,他们开始毫无目标地开火。

  热闹极了!热闹极了!……”

  “鲦鱼”号一连发射6枚鱼雷。

  连续4声大爆炸,日本重巡洋舰“摩耶”号连中4弹,舰体炸成两截,沉入海中。

  “海鲫”号对准栗田的旗舰、重巡洋舰“爱宕”号开火。

  鱼雷击中了它的舷侧,巨舰立刻淹没在一片火海之中。

  栗田及其部下仓惶逃命,纵身跳入海中,被一艘驱逐舰救起。

  他转移到超级战列舰“大和”号上,继续指挥战斗。

  他的另一艘重巡详舰“东方”号也被鱼雷击中,拖着负伤的身子,在一艘驱逐舰的护送下,摇摇晃晃地返回锚地文莱。

  栗田出师不利,沮丧地向莱特湾驶去。

  他惟一的安慰是,“海鲫”号在巴拉望暗礁区搁浅了,日本轰炸机正对它进行无情的攻击。

  就在23日这天早晨,栗田收到联合舰队司令长官丰田副武的电报:“敌军很可能已经掌握我军集中全部兵力的情报,执行预定计划!”在“新泽西”号巡洋舰上,美国第3舰队司令哈尔西正在指挥室里部署一场即将来临的大战。

  他调兵遣将,命令几个特混大队向集结地点靠拢。

  他通过超高频无线电对讲机向100艘军舰下达命令:“开始攻击!再说一遍,开始攻击!预祝你们成功!”在哈尔西指挥室的作战图上,日本舰队的全部情况都已被标明,但却无小泽率领的航空母舰编队的踪迹。

  哈尔西心急如焚,生怕遭到小泽的舰载机的突然袭击。

  而事实上,小泽舰队这次只是扮演钓饵的角色,因为他的4艘航空母舰(另外两艘是改装的航空战列舰)甲板上,只剩下几十架飞机。

  正当美国巡逻机在到处寻找小泽的舰队时,日本人发现了谢尔曼的第3特混大队。

  日机从吕宋岛起飞向它进行猛烈攻击。

  美机群起迎战。

  对空炮火十分严密,打得日机落的落,逃的逃。

  但有一架神风特攻机日本第1航空舰队司令官大西泷次郎海军中将眼看日本军舰和飞机越来越少,便利用青年愿意拼命的心理,发明了神风突击战术:飞机满载炸弹对准敌舰的甲板猛扎下去,机毁人亡,引起敌舰大爆炸,而将其摧毁。

  “神风”之名出自元朝。

  1273和1279年,忽必烈两次派舰队远征日本,都因台风袭击而失败。

  故日本人称强台风为“神风”。

  避开了高射炮火,一头栽到轻型航空母舰“普林斯顿”号的飞行甲板上。

  一百磅的炸弹掀翻了飞行棚,引起冲天大火。

  损管队尽力扑救,一度控制了火势。

  但到下午3时许,散落到弹药舱里的火星引起鱼雷爆炸,一声震天巨响,舰尾被炸得无影无踪。

  钢铁碎片横飞,赶来救火的巡洋舰“伯明翰”号上的水兵当场死亡200余人,另有400多人受伤。

上一篇:第三部还我河山 23、反攻缅甸

下一篇:第三部还我河山 25、杀向硫黄、冲绳两岛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身怀利器 - 来自《潜规则》

一   张居正大概是明朝最能干的大臣了。他深知官场上的种种弊端和权谋,圆熟地游刃其间,居然凭一己之力完成了明朝的中兴大业。如此高明的先生讲述大官怕小吏的官场故事,必定大有深意,不可不听。   张居正说,军队将校升官,论功行赏,取决于首级。一颗一级,规定得清清楚楚。从前有个兵部(国防部)的小吏,故意把报告上的一字洗去,再填上一字,然后拿着报告让兵部的官员看,说字有涂改,按规定必须严查。等到将校们的贿赂上来了,这位吏又说,字虽然有涂改,仔细检查贴黄,发现原是一字,并无作弊。于是兵部官员也就不再追究。张居正问道:将校们是升是……去看看 

第一章 悯忠寺 - 来自《北京法源寺》

七世纪的六四四年,中国正是唐朝的第二个皇帝唐大宗的天下。他忍了好多好多年,决心亲征东北的高丽了。高丽那时候,不仅在朝鲜半岛称霸,北边的势力,还延伸到中国东北的辽水流域,这是好大喜功的唐太宗绝不能忍耐的。不能忍耐归不能忍耐,他不能不小心,因为隋朝就为了三十年前打高丽,害得国内空虚,引起了革命,唐太宗才趁机灭了隋朝,建了唐朝。如今三十年后,他自己再重新发动这一进攻,是不能不特别小心的。     唐太宗的计划是,用二十万人以下的兵力,用快速进攻,速战速决。他把这个计划告诉了一个三十年前曾参加打高丽的老战士,但老战士却……去看看 

一窍不通的财政大臣 - 来自《丘吉尔传》

在英国政治中,财政大臣一职是相当重要的。对于许多英国首相来说,这个职位都曾经 是他们登上政治顶峰的最后晋身台阶。丘吉尔理所当然地为能得到这一显赫的职位而感到激 动和兴奋,这使他有机会穿上伦道夫勋爵任财政大臣时曾经穿过的官服;他母亲“用薄纱和 樟脑将这套官服保存了30年以上”。但是,这一职位又是他从政多年以来所担任的最为沉 重和最具挑战性的职位。他从小就对数学感到头痛,长大后在花销方面从来也不去细算经济 账,从政后对财政问题接触较少,后来他在财政部的副手、财政部政务次官罗伯特.布特比 也曾说:“丘吉尔对……去看看 

附文3 受害者还是获胜者?——中国的奥运历程 - 来自《中国不高兴》

本文作者:[美]兰.布鲁马(美国巴德学院教授)  许多世纪以来,中国一直认为自己是世界的中心,并且希望外国人也认同这一观点。外国的达官要人进到皇宫,只能作为朝觐“天子”的“封臣”。当然,现在已经不存在这种观念了。但是,中国人仍然十分在乎国家荣誉。“面子”  仍然很重要。我用“面子”这个词实在是因为找不到其他好词了。这就是为什么北京奥运会及之前的一些活动对中国而言如此重要。  四川大地震展现了中国最好的一面,也让人们瞥见了其最不好的一面。缅甸政府在应对“……去看看 

第一篇论文(1840) 序言 - 来自《什么是所有权》

“对于敌人,要求是永恒的”。(Adversushostemterna auctoritasesto)——十二铜表法  序言  蒲鲁东在写作他的那篇《关于星期日的讲话》时,已经看到一个关于探讨和研究的整个计划呈现在他面前。问题正是要去“发见并证实那些为了维持地位之间的平等而限制所有权和分配劳动的经济法则”。如果要缔造平等,首先就必须打倒所有权。他就立即着手进行这个工作。1839年12月间,在他写给他的一个朋友的信中,他就隐约地谈到他这项装的工作。1840年2月,他正处在热中于编著的高潮中。他给贝尔格曼指明了……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