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 图书

美利坚合众国宪法(The Constitution of the United States),通称美国联邦宪法或美国宪法(U.S. Constitution)。它是美国的根本大法,奠定了美国政治制度的法律基础。美国宪法是世界上第一部成文宪法。1787年5月,美国各州(当时为13个)代表在费城(Philadelphia)召开制宪会议,同年9月15日制宪会议通过《美利坚合众国宪法》。1789年3月4日,该宪法正式生效。后又附加了27条宪法修正案。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三章 权力的偏差(下) - 来自《溶解权力》

◎第三节 权力意志   ●求和的结构   个人意志是实实在在的,因为它承载于看得见、摸得着的人之肉体,成为一个人最主要、最有代表性的存在和组成。社会意志是个人意志之“和”,“和”本身并非实体。   就象没有加号和等号,数据之间的“和”固然不能说不存在,但只能是“隐性” 的存在一样。社会意志同样需要有“加号”和“等号”,其“和”也要有承载的实体,否则便无法体现,也不能把握。   数学中的“加号”、“等号”是一种数字之间的求和结构,在人类社会全体社会成员的个人意志之间,是否存在能将其求和为社会意志的求和……去看看

第28章 德克勒克上台 - 来自《南非斗士曼德拉》

·博塔垂垂老矣   ·德克勒克竞选党魁得手   ·国民党在大选中得胜但损失惨重   ·德克勒克宣誓就职总统   ·德克勒克向南非安全管理系统开刀   ·德克勒克会见曼德拉   ·开普敦《南方》周报全文发表曼德拉的“5000字声明”   ·德克勒克宣布重大改革措施,解除对非国大等组织的禁令   ·曼德拉的繁忙日程表   1989年l月18日,一辆救护车风驰电掣般地驶向位于开普敦的总统官邸。“博塔总统中风了!”这位73岁的老总统面对风云突变的南非政局已明显地力不从心了。他从20岁参加国民党,在开普省从事组织工作……去看看

卅一 操作原则 - 来自《未来中国的选择》

这里,我们将主要对综合改革和单项推进的问题做一分析。针对目前中国社会的现实,为实现以上目标,可以采取两种办法,一是具体问题具体解决,就是说,针对每一种社会问题,分析其产生的原因,有关各方一同行动,配套地、一个一个地解决问题。我们称之为“单项推进”。另一种解决办法是综合分析各种问题的普遍原因,从社会深层机制入手,从各社会机制要素入手,从建设的角度入手,按照明确的目标模式,建立协调的社会要素,从根本上杜绝各种社会问题的产生。我们称之为“综合改革”。历史的经验和理论的分析告诉我们,单项推进固然可以对解决各种社会热……去看看

第八章 意识形态结构的系统分析 - 来自《兴盛与危机》

轻视传统是愚蠢的……,我们应该努力去认识,在我们所接受的传统中,哪些是损 害我们的命运和尊严——从而相应地塑造我们的生活。——爱因斯坦  8.1如何分析意识形态的结构  前七章我们从整体上研究了中国封建社会的超稳定结构以及非主流形式的亚稳结构。 本章将展开对意识形态结构的系统分析。  第一个问题是:为什么儒家学说对建立宗法一体化结构可以发挥重要的作用,其他 学说却不能?为什么佛教、基督教都不能成为实现一体化的意识形态结构?  与这个问题直接相关的还有,日本武士在幕府……去看看

68 - 来自《灵山》

你却还在爬山,将近到山顶精疲力竭的时候,总想这是最后一次。等你登到山顶片刻的兴奋平息之后,竟又感到还未满足。这种不满足随着疲劳的消失而增长,你遥望远处隐约起伏的山峰,重新生出登山的欲望。可是凡你爬过了的山,你一概失去兴趣,总以为那山后之山该会有你未曾见过的新奇,等你终于已登上那峰顶,并没有你所期待的神异,一样又只有寂寞的山风。久而久之,你竟然适应了这种寂寞,登山成了你一种痼疾,明知什么也找不到,无非被这盲目的念头驱使,总不断去爬。这过程之中,你当然需要得到安慰,便生出许多幻想,为自己编造出一些神话。  你说你在……去看看

一九八四 第三部(二) - 来自《一九八四》

四  他变得好多啦。他一天比一天胖,一天比一天壮--如果还说得出过了多少天的话。  白色的灯光和嗡嗡营营的声音丝毫没变,可这监号,比从前稍稍舒服了一点。木板床上添了个枕头,加了块床垫,还有个板凳给他坐。他们给他洗了澡,允许他经常拿盆洗一洗。他们甚至给他温水来洗澡。他们发给他新内衣,和一套干净的工作服。他的静脉曲张,他们给涂了止痛膏。他们拔光他剩下的牙,又给他安了一套新假牙。  这样准保过了几星期,或者几个月。要是他还有兴趣,如今倒能算得出时间,因为他们定时给他送饭来。他估计,二十四小时他能吃到三顿饭;可有……去看看

新企业财务前瞻性 - 来自《创新与企业家精神》

缺乏市场意识是一般"新生儿"--新企业的通病。在企业的早期阶段,这是最严重的苦难--有时会永久性地阻碍那些幸存下来的新企业。而对财务缺乏适当的关注,也无正确的财务政策,却是新企业成长第二阶段最大的威胁,尤其是对快速成长的新企业。新企业越成功,缺乏财务前瞻性的危险就越大。假设一个新企业成功地推出了产品或服务,并发展迅速。它报告了"快速增长的利润" 并公布了乐观的预测。股市于是"发现"了一匹黑马,特别是新企业如果是高科技企业或处于当时最时髦的领域时。大量的分析家预测新企业的销售将在五年内达到10亿美元。然……去看看

第四章 知识在社会中的利用 - 来自《个人主义与经济秩序》

一   当我们试图建立一个合理的经济秩序时想要解决什么问题呢?根据某些常见的假设,答案十分简单。即,假如我们具有一切有关的信息;假如我们能从一个已知的偏好体系出发;假如我们掌握现有方式的全部知识,所剩下的就纯粹是一个逻辑问题了。换言之,什么是现有方式的最好利用这一问题的答案,已隐含在上述假设中了。解决这个最优化问题所必须满足的条件已全部列出,它们能用数学形式得到最好的说明。最简单他说,这就是:任何两个商品或两个要素间的边际替换率在所有不同的用途中必须相同。   然而,这根本不是社会所面临的经济问题。而……去看看

第十二章 - 来自《对面坐着马向东》

从1999年7月到2000年10月章亚非也被“双规”时为止,她花出去的各种“营救经费”已高达130万元。   在“马案”北案南审后,我在江苏看守所曾问过老马为什么在东北的时候要“翻供”?老马不喜欢“翻供”一词,说他在东北,办案人员只是查了他两件事,一是贪污,二是涉嫌挪用公款。换句话讲,老马在东北没有“翻供”,他只是“停”供,停止了对自己问题的交代,比如如何巨额受贿,包括收受刘涌(涉嫌黑社会犯罪)的4万美元、比如如何用受贿的钱置办了3处房产(每处价值100多万元)、怎样将186万美元的受贿资产转移至境外,还有大量股票、财物藏匿何方等……去看看

4-2 民主国家关于政府的观点自然有利于中央集权 - 来自《论美国的民主(下卷)》

关于在君主和臣民之间存有次级权力的观点,自然浮现于贵族制国家人民的脑际,因为这种权力是某些个人或家庭觉得自己的出身、文化和财产高于他人或家庭而应当拥有的,而且这种个人和家庭似乎认为自己生来就是指挥他人的。平等时代的人的头脑里,由于与此相反的理由而自然不存在这种观点。只能人为地将这种观点引进平等时代,而且只有付出极大的努力才能使其保存下去;但是,民主时代的人,可以说不用深思就会想出关于由政府亲自直接领导全体公民的单一的中央权力的观念。另外,在政治方面,也同在哲学和宗教方面一样,民主国家人民的头脑喜欢……去看看

5-9 边际成本和价值的关系 一般原理(续) - 来自《经济学原理》

第一节 借租税转嫁说明价值问题的种种理由。   地租现象是如此复杂,和它们有关的曾引起价值问题中的一些枝节问题的争论的实际问题又是如此之多,以致有必要来补充我们以前用土地所作的例证。我们可以用想像的商品再来论证一遍,这种商品要选择得使它在问题的各个阶段都具有自己的显著特征,而不致引起在地主和佃户的现实关系中不存在这些特点的非难。   但是在我们讨论这点之前,我们可以借租税的归宿从旁说明价值问题。因为大部分经济科学确实是从事于研究主要影响某特定生产或消费部门的那些经济变动在全社会的普及的;几……去看看

尾声 愿历史成为过去 - 来自《南京大屠杀》

这是一页沉重的历史。我在历史的大海边拾贝。最初萌生这个念头,是一九八五年夏天一个假日的上午。我骑着自行车路过北极阁那片花坛的时候,突然打了一个寒颤——苍翠的雪松和繁星般的鲜花丛中,矗立起了一座扇面形的花岗岩石碑。黑色的大理石贴面上,镌刻着一行醒目的金色隶书: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北极阁遇难同胞纪念碑石碑前围着许许多多的人。男的,女的,老的,小的。没有一个人说话。人们默默地观看着碑文,默默地在心中致哀。我的心受到了强烈的震撼:这里,怎么会是鲜血飞进的屠场呢?我千百次地经过这块栽满绿草和鲜花的土地,我第一次知……去看看

第五章 加入共产国际 - 来自《蒋介石传》

   2009/10/01
孙中山决定联俄联共,派蒋介石去苏联考察。在莫斯科时,蒋介石读到一份共 产国际关于国民党的文件,立即说到:“我 太绝望了! 看看它都说了些什么? 这么忽 视一个友好的党, 它怎么能成为世界革命 的中心呢?”   蒋介石写道:“……我比以前任何时候 都确信苏联政治体制是独裁和恐怖主义的统治工具,它与以三民主义为基础的国民党的政治体制完全不同……”。     许崇智战败后,率其余部逃到福建。 1922年10月13日,他占领了福州,孙中山立即给予嘉奖,并任命他为总司令,蒋介石为参谋长。     由于其他部队的配合,这支忠诚的军队于11月……去看看

序言 - 来自《帝国的年代》

   2009/10/01
本书虽然出自一位职业历史学家之手,却不是为其他学者而写。它是为所有希望了解这个世界、并认为历史对于了解世界很有帮助的人而写的。虽然我希望它能使读者对于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前的40年有一些了解,本书的目的却不是告诉他们这段时期确实发生了些什么。如果读者想对史实有更多了解,只需查阅数量庞大且往往相当优秀的文献资料。  我在本书中设法想要做到的,和之前的两册——《革命的年代:1789-1848》(The Age of Revolution 1789-1848)和《资本的年代:1848-1875》(The Age of Capital 1848-1875)——一样,是要了解和解释19……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