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人工科学》

  本书象一部赋格曲,它的主题和反主题首先出现于我在大陆两端的两次讲学(其间相隔十年有余)。但是,现在主题和反主题交织在一起,成为本书整体的各章。

  1968年春,我受麻省理工学院卡尔·康普顿讲座之邀去进行讲学,这给我提供了一个将我大部分研究所围绕的一个论点表达清楚并发挥详尽的很好机会。我的研究首先是在组织理论领域,后来是经济学和管理科学,晚近是心理学。

  1980年,我又受加利福尼亚大学伯克利分校的H.罗恩·盖瑟讲座之邀去进行讲学,这次机会使我得以修正和扩充那一论点,并把它应用到几个新领域。

  这一论点是,某些现象在某种非常特别的意义上是“人工的”。即,这些现象之所以是现在这个样子,只是因为系统在目标或目的的作用下被改变得能适应它所生存的环境。如果说,自然现象由于服从自然法则而具有一种“必然性”的外观,人工现象则由于易被环境改变而具有一种“权变性”的外观。

  人工现象的权变性总使人怀疑将它们归于科学领域是否适当。有时候,这种疑问是针对人工系统的目的论特征以及由此产生的对施策(Prescription)与描述(description)加以区分的困难。我觉得,这不是实在的困难。真正的问题是要表明,怎么对人工系统居然还能提出经验命题,要知道这些系统在不同的环境下,也许会呈现与现在的样子很不相同的外观。

  约四十年前,我几乎是刚刚开始研究管理组织,就遇到了以几乎是纯粹的形式出现的人工性问题:

  ……管理颇象演戏。好演员的任务是理解并扮好分配给他的角色,虽然不同的角色也许体现了大不相同的内容。演出的成功取决于剧本的成功和表演的成功。管理过程的成效随组织的成效和组织成员发挥其作用的成效而变。[《管理行为》,Administrative Behavior,252页]

  那么,怎样才能构造一种包含着比关于优秀表演的标准规范更多内容的管理理论呢?尤其是,怎样才能构造一种以经验为根据的理论呢?我的论述管理问题的著作,尤其是《管理行为》一书和《人的模型》的第四部分企图回答这些问题,它们指出:人工现象的经验内容,凌驾于权变性之上的必然性,源于行为系统对环境的适应不能够尽善尽美——源于我所谓的理性的局限。

  随着我的研究进入其它领域,我逐渐明显地看到,人工性问题并不是管理与组织所特有的,它影响着范围更广阔的学科。经济学既然假设了经济人具有理性,那么经济人就是非常老练的演员,他的行为可以反映环境加给他的一些要求,不过一点也反映不了他的认知构造。但是,这一困难必然超出经济学,延伸到与理性行为(思维、解决问题、学习)有关的所有心理学领域。

  最后,我开始发现,由人工性问题可以解释,为什么工程或其他专门职业难以用不属于本专业的支持性学科的经验材料和理论材料来补充本专业。工程、医药、商业、建筑、绘画这些职业关心的不是必然性而是权变性——不关心事物是怎样的,而关心事物可以成为怎样,简而言之,关心的是设计。创造一门或多门设计科学的可能性同创造任何人工科学的可能性一样大。这两种可能性要么并存,要么共消。

  我的这些论文试图说明人工科学何以是可能的,并试图说明它的性质。我主要以下面这些领域为例:经济学(第二章),认知心理学(第三、四章),计划和工程设计(第五、六章)。由于卡尔·康普顿不仅是一名杰出的科学家,而且是一名杰出的工程教育家,我想,将我对设计问题的诸结论应用于工程学课程体系的重建问题(第五章)不是不合适的。类似地,罗恩·盖瑟对系统分析法在公共政策制订中的应用的强烈兴趣,特别在第六章得到了反映。

  读者在本书讨论过程中将发现,人工性问题之引人入胜,主要是当它关系到在复杂环境中生存的复杂系统的时候。人工性和复杂性这两个论题不可解脱地交织在一起。因此,我才在本书中收入了一篇早些时候的论文“复杂性的构造”(即第七章)。我在两次讲学中只能简略提及的有关复杂性的一些思想,该文论述得较为详尽。此文原载1962年12月召开的美国哲学学会会议的文献汇编。

  我想在书中适当地方的脚注里对一些人士表示特别的感谢。我尤其要感谢艾伦·纽厄尔。二十多年来,我工作的很大一部分是与他合作,本书也是题献给他的。如果他不同意我论点的某些部分,那么这些部分也许是错误的;但是,对于我论点的正确部分,他享有一大部分功绩。

  许多思想,尤其是第三章和第四章中的思想,源于我已故同事李·W.格雷格和我共同做的工作。其他一些同事,以及现在和当年的许多研究生,在文稿的许多页上留下了他们手指的润泽。这些研究生当中,我尤其要提及L.斯蒂芬·科尔斯,爱德华·A.费根鲍姆,约翰·格拉森,帕特·兰里,罗伯特·K.林赛,戴维·尼夫斯,罗斯·奎利恩,劳伦特·西克罗西,唐纳德·S.威廉斯和托马斯·G.威廉斯。他们的工作对这里讨论的题目特别有意义。

  第七章的以前几稿包括乔治·W.科纳、理查德·H.梅厄、约翰·R.普拉特、安德鲁·斯科恩、沃伦·韦弗和威廉·怀斯贡献的许多有价值的建议和资料。

  本书报道的大部分心理研究是国家心理健康研究所的公共健康服务研究补助金(代号MH——07722)所支持的。第五章和第六章报道的一些关于设计的研究,是由国防部长办公室的高级研究项目处资助的(代号SD——146)。这些补助金,以及卡内基公司、福特基金会和艾尔弗雷德·P.斯隆基金会的资助,使我们能在卡内基-梅隆大学进行了二十多年旨在加深我们对人工现象的理解的多方面的探索。

  最后,我要感谢麻省理工学院和加利福尼亚大学伯克利分校,它们给我提供了准备和发表这些演讲的机会,它们也使我对在这两个充满激励气氛的校园内进行着的人工科学的研究情况有了更好的了解。

  我要感谢这两个学校,还因为它们同意出版这个将各次讲演合成一体的集子。康普顿讲座的内容构成了第一、第三和第五章,盖瑟讲座的内容构成了第二、第四和第六章。由于本书的第一版(1969)获得了良好反应,我对第一、三、五、七各章的修改只限于订正几个明显错误、更新几桩事实和增添一些过渡段落。

上一篇:返回列表

下一篇:第一章 理解自然界和人工界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一章 导言 - 来自《价格理论》

本书是论述价格理论的,其内容大部分讨论最终产品价格,其余部分讨论分配理论。本书重点讨论最终产品定价的理由是,分配理论是定价理论的一种特殊情况,其内容是生产要素的定价。因此,解释产品市场价格的原理,也同样是解释要素市场价格的原理。   经济学的涵义:经济理论   经济学是关于某个特定的社会如何处理它的经济问题的科学。凡是要用不充足的手段去达到各种各样目标的时候,就存在着经济问题。如果手段是充足的,就什么问题都没有了,有的只是天堂。如果手段是稀缺的,但目标是单一的,那么如何运用手段仅仅是一个技术性问题,解决……去看看 

第九章 弄“阳谋” 反右揭幕 - 来自《阳谋》

鸣放时,北京大学的傅鹰教授对前去采访的上海《文汇报》记者说过:「对一个负责的政府,说实话无论如何要比歌功颂德好。四十多年前读《圣经》,圣保罗说过一句名言:不要因为我说了实话,便把我当作仇人。」那时,他虽不知道毛泽东「诱敌深入而歼之」的计谋,却已隐隐或到了不安,因为执政八年来的共产党还从来没有这样耐心过。   上海的叶元龙教授在市委召开的会议上表示了类似的担心:「不要因为不喜欢乌鸦叫,当乌鸦鸣的时候,就一枪开过去,因为一枪开去,乌鸦固然没法再鸣,可是连凤凰也吓得不敢开腔了!」(注1:一九五七年六月二十三《人民日报》……去看看 

第八章 希腊和罗马的文明 - 来自《全球通史(上卷)》

雅典的学生已成为其他人的老师;雅典已使“希腊人”一词不再表示一个种族,而表示一种精神面貌。                     伊索克拉底   在论述三大古典文明的三章中,本章是最冗长的一章。原因在于,本章将希腊文明和罗马文明这两个虽截然不同但互有联系的文明合在一起叙述,而其余两章则分别叙述单一的印度文明和中国文明。笔者之所以这样分,是由于古典时代西方的历史发展与印度和中国的历史发展根本不同。确实,这些文明早先都从范围有限的中心发源地扩展到囊括整个周围地区——从希腊半岛扩展到地中海西部,从……去看看 

爱弥儿 5-1 第一节 - 来自《爱弥儿》

一个萨瓦省的牧师述     我的孩子,别指望我给你讲什么渊博的学问或艰深的道理。我不是一个大哲学家,而且也不想做大哲学家。但是我多少有些常识,而且始终爱真理。我不想同你争论,更不打算说服你,我只向你把我心中的朴朴实实的思想陈述出来就行了。你一边听我谈话,一边也问问你自己的心,我要求于你的,就是这一点。如果我错了,我也错得很诚实,因此,只要不因为我错了就说我犯了罪,就可以了。如果你也诚实的话,即使是错了,也不会造成多大的危害。如果我的想法是对的,那是因为我们有共同的理性,我们同样有倾听理性呼声的愿望。你为什么……去看看 

序 - 来自《历史决定论的贫困》

历史的注解  本书的基本论点是,历史命运之说纯属迷信,科学的或任何别的合理方法都不可能预测人类历史的进程。本书这个论点可以追溯到1919-1920年冬天。它的基本大纲完成于1935年前后;1936年 1月或2月,它作为一篇题为《历史决定论的贫困》的论文在布鲁塞尔我的朋友阿尔弗雷德·勃朗塔尔家中举行的一次私人会议上第一次宣读过。在这次会议上,我以前的一位学生对那次讨论作出了重要的贡献。他叫卡尔·希尔弗丁,不久他就成为盖世太保和第三帝国历史决定论迷信的牺牲品。出席者还有其他一些哲学家。其后不久,我在伦敦经济学院F.……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