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软件巨子新传奇——日本软件银行总裁孙正义

 《谁是最好的管理者》

  孙正义,韩裔日本人。毕业于加利福尼亚大学伯克利分校,1981年创办软件银行。1994年花202亿美元买下齐夫·戴维斯出版公司计算机展示会业务;1995年花8亿美元购入负责举办Comder展览的界面集团;1996年2月用令人震惊的21亿美元买下计算机行业出版公司——齐夫·戴维斯出版公司;1996年5月与媒体帝王罗伯特·默多克合作购进朝日国家广播公司大约1。”5的股份。孙正义个人身价约合45亿美元。


  主要业绩  

  ●软件银行公司自1994年上市以来,该公司股票价值已猛增了200%,业内人士纷纷预测,孙正义的帝国将会成为一个巨大的信息市场中心。


  管理精粹 

  ●把员工每10个人组成一个小组,每组备有经营损益表,逐日修订更新。
  ●在企业管理上实行彻底的数字化管理,公司采用“当日决算”制度。
  ●定期举行“敲打1000次”会议。
  “在高技术领域内,檀自闯入并扰乱原有秩序的标准经营方式。”
                           商业周刊1996


日本软件巨子新传奇

  擅自闯入并扰乱原有秩序,是现年39岁的孙正义的标准经营方式。在高技术由庞大而拘泥于传统的电子业集团控制的日本,孙正义因其一半像比尔·盖茨一半像默克多式的西方企业家形象而引人注目。
  在他的商业帝国内,孙正义还打碎了日本式的管理模式。软件银行公司是作为一个由64家创收中心组成的网络来管理的,而不是通常采用的金字塔式管理。孙正义在患病期间开始下放权力。他把员工每10个人组成一个小组,每组均备有经营损益表,逐日修订更新。如果钱花光了,就卷铺盖走人。
  擅自闯入并扰乱原有秩序,是日本电脑大亨孙正义的标准经营方式。
  在新世纪中应该产生有新一代的生意手法。有日本的比尔·盖茨之称的韩裔日本软件巨子孙正义(Masayoshi Son),打破游戏规则,以过人的胆识,在日本及美国电脑界打下一片江山。
  他有一个梦想:希望全世界各地的消费者及企业购买、出售、谈论信息科技时,一定都得经过日本最大的软件经销公司——软件银行(softbank corp.)。
  为了补足这块版图的空白,他口袋里装满了投资人及银行双手捧上的资金,展开了一场外人眼中的疯狂大采购。


◇日本的比尔·盖茨

  生鱼片、油炸蔬菜一道接一道端上。这中间,孙正义做生意的神经元开始异常亢奋。1996年5月下旬的一个晚上,他邀请国际媒体帝王——罗伯特·默多克在银座一家一流的餐馆品尝日本料理。此前,他听说默多克的新闻公司可能要在日本开办卫星电视节目,于是孙正义便对这位传媒业巨头不断旁敲侧击。茫然之中,默多克承认有该项计划,还提到了一些可能的日方合伙人。
  在痛饮日本清酒的同时,孙正义开始大谈他个人对亲手建立起来的高科技企业软件银行公司这家软件经销商的数字化梦想。在耗资30亿美元、在负债的情况下用两年时间完成企业收购后,孙正义这位软件银行公司的总裁脱颖而出,成了世界上计算机展示会的最大主办者和最强大的高技术杂志出版商。软件银行公司正把大笔钱投入到未经验证但却大有赚头的计算机互联网络的商业活动中。
  第二天上午,默多克把孙正义叫到东京的海尔特花园饭店,于是这笔交易便达成了。1996年6月20日,这对搭档又披露了出资3.8亿美元购进朝日国家广播公司约1/5的股份的计划。这家获得很高评价的电视台将用来为他俩各占50%股份的日本天空广播公司编排节目和搜集新闻。似乎在一夜之间,孙正义便护卫着默多克这个外国佬径直打入了日本与世隔绝的传媒界。
  他是一位马不停蹄的网络工作者和生意人,其社交圈子包括像甲骨文公司(oracle)董事长劳伦斯·埃利森、太阳微系统公司(sun Microsystems)首席执行官斯科特·麦克尼里以及他的高尔夫球老搭档比尔·盖茨这样的美国硅谷名流。
  软件银行公司是集高技术出版、展示会、经销和软件设计诸公司于一身的联合集团。自1994年公开上市以来,该公司的股价已猛增了200%,算上其3次配股,每股售价为160美元。孙正义在公司中股本达52%,合45亿美元,这使他成为日本最富有的实业家之一。即便在股价低出其高点20%多的最近,公司股票交易的收益也是1995年的150倍。
  对此,软件银行公司是名副其实的,孙正义的抱负苦实现了的话,将会使该公司成为21世纪高技术营销中一股巨大势力。这家公司在日本已成了一架大规模的营销机器,现正在扩大活动范围——打入美国及计算机互联网络。
  孙正义把印刷出版物、电视、展示会和联机服务结合起来,藉此使软件银行公司出现在消费者和业者买卖或谈论信息技术的每一个地方。


◇熟透的果子

  孙正义的帝国将会成为一个巨大的信息市场中心。据纽约的一家媒体咨询公司称,单是软件银行公司在以计算机客户为对象的杂志和环球网站中做广告的收入,就将从1995年的22亿美元增加到2000年的47亿美元。不过还有一颗更大的果子,即介入每年销售亿万美元的个人计算机产品业务。在日本,软件银行已以批发方式这样做了。现在,随着越来越多的技术产品在电脑空间内得到大力宣传,孙正义看到,有一种方法可以得到该业务在美国和全球的份额。他说:“计算机互联网络就是我们的前途所在。”
  为做好准备,孙正义一直在运用他那值钱的股票以及数额大得惊人的24亿美元贷款,来组建一个世界性的公司网。他在1994年用2.02亿美元买下了齐夫·戴维斯出版公司(ziff-Davis publishing Co)的计算机产业展示会业务。1995年,他又花8亿美元购入负责举办Comdex展览的界面集团(Interface Group),该展览是计算机行业中规模最大的。这些收购使他获得美国产业展示会业务75%的份额。接着,他在1996年2月以令人震惊的21亿美元买下计算机行业出版公司——齐夫·戴维斯出版公司。该公司出版的30种刊物中,有3种是该领域中发行量最大的,即《个人电脑》(PC Magazine)、《电脑客户》(Computer Shopper)和《个人电脑周刊(PC Week)》。
  但他并未就此打住。软件银行公司目前正接近完成一项总额为10亿美元的收购,旨在加强其在美国的地位。公司官员不愿说他看好的是什么样的公司。但其在美国的子公司软件银行控股有限公司的高级副总裁加里·赖因施称:“这是我们一项核心业务中的重头戏。”
  孙正义的帝国建设将在何处告终呢?他不带丝毫嘲讽地说:“我为我们制定了一项300年的规划。”在会见齐夫·戴维斯出版公司的雇员时,有人问他买入该公司是否是他的最高成就。他的回答是:这笔买卖很重要,可仅仅是他50年个人计划中的一步而已。他对目瞪口呆的雇员们说:“我要在不惑之年实实在在地大干一场。”
  然而问题在于,软件银行公司能否跟得上其老板的勃勃雄心。迄今为止,孙正义一直是靠有利的货币兑换率和软件银行公司激增的股票价格来为其打入美国市场的攻势提供资金。可是,他还背着可怕的24亿美元债务并要支付不断增长的利息。东京的一部分分析者担心,该公司已被闹腾得一文不名了。但公司首席财务官员北井吉孝却估计,日本的低利率可使公司轻而易举地再对付因资产购置而引起的30亿美元债务。他还提出了一种新方案——既降低了债务成本,又表明其对软件银行公司的信心:公司债券的信用级别已从“BBB+”提高到“A-”级。


◇播种未来

  到目前为止,孙正义一直能够追到手几乎所有引起他注意的东西。1995年初以来,他和他在齐夫·戴维斯公司的手下遍访美国硅谷,寻找有希望的计算机互联网络新办企业。凭借两项由公司经管的风险资本基金以及软件银行公司本身,他已在约30家新开办的网络公司投入了2亿多美元,这其中包括可提供环球网检索服务的顶尖企业——Yahoo!公司。1996年4月这家公司股票首次公开上市时,他所持有的37%的股份价值曾为2亿美元,但此后降到6500万美元左右。
  孙正义想要的倒不只是弄一笔来得容易的钱财。他看出软件银行公司对诸如Yahoo!一类的公司进行投资与本公司其他业务之间的协同效应。Yahoo!站点是在网上做广告的最佳选择之一。他还推出了Yahoo!的日文版本。软件银行公司也成为了它与广告大企业电通公司(Dentsu Inc.)合建的联机广告合资公司——电脑通信公司(CyberCommunications Inc.)的一个大主顾。
  网络协同效应的又一范例,是软件银行公司对美国网络公司(U.S.Web)的投资。美国网络公司协助各家公司建立联机商店,它将推销齐夫·戴维斯出版公司的出版物以及软件银行交互系统公司的广告服务,而孙正义持股约达10%的互联网络景象公司(Internet Profiles Corp)则记下用户对Web站点访问的次数——一种有助于软件银行公司推销其联机广告的尼尔森式服务。
  每当孙正义看到有前途的公司时,他便猛扑过去。他是在与Yahoo!公司的创办者共进比萨饼时决定对该公司下注一赌的。在通过电子邮件做了初步的试探后,他就在旧金山国际机场的一间休息室里与电子资金公司(Cyber Cash)董事长丹·林奇会面。他们做成了一笔交易,即由软件银行公司支付1540万美元买下该公司9.5%的股份。林奇颇为惊讶地说:“我们只花了大约1小时就谈成了。”
  在亚洲投资者的支持下,孙正义现已单独筹集到5亿美元的计算机互联网络活动基金。他对自己在投资上的敏锐力信心十足,以至于他已用自家的5亿美元做抵押以保证投资者的本金不受损失。当然,他还将从投资中提取5%的管理费和35%的资本收益。而大多数商业基金的资本收益提取率是25%。
  等把这些了结后,孙正义期待着将会拥有一家协力工作的公司同来开创新的信息市场。他积聚的财富,部分是靠在其日本计算机杂志上为软件银行公司销售的产品大做广告宣传,由此他看到从事网上交叉促销具有无穷尽的发展前途。美国网络公司超群的连接技术恰到好处地混淆了编辑内容与广告之间的界线,使得引导消费者由观看产品到广告推销再到联机商店变得容易起来——而软件银行公司则在每一站收取一笔费用。
  桩桩件件的事情正开始变得明朗化。比如,孙正义刚买下齐夫·戴维斯出版公司不久,该公司便重编了重点宣传孙正义子公司的刊物《网络生活》,并把它更名为《Yahoo!网络生活》。1996年5月9日,孙正义又迅速买入探索公司(inquiry.com)20%的股份。探索公司提供关于高技术产品及其Web节点上公司的信息,是实施促销的天然媒介。
  孙正义还打算用从齐夫·戴维斯出版公司订户和计算机展示会参展商身上挣到的900万美元组建一个大规模的直销数据库,他指望与软件银行诸家下属公司及子公司合用各家所拥有的计算机和软件以及数据,并可将其卖给别的公司。孙正义称:“这是一件令人难以置信的营销工具。”
  软件银行公司计划要在1996年底拥有一个连接其所有业务活动的Web节点。届时,齐夫·戴维斯公司杂志节点的网络访问者,将能够与另一页面相连以更多地了解即将开始的计算机通信与数据处理展览会活动,或是造访软件银行公司的一家联机商店下载软件。该公司的第一家联机商店“网络买主”(Net Buyer)已由公司网络(ZDNet)推出。孙正义称,软件银行公司今后5年由网络创造的利润将占公司利润总额的30%,今后10年将占到50%。
  如果他能够安然度过这两年的话,就不会有太大问题。孙正义这一连串令人吃惊的购买,一直都是由某些好机缘和有利的资金策划引起的。例如,软件银行公司买下界面集团时,正值过热的日元与美元的兑换率为80日元兑1美元。现在,日元汇率达到109日元兑1美元,软件银行公司的运气又挺好。其在美国获取的利润一兑换成日元,收入即额外增加一笔。1995年该公司有1/4的收入是靠货币因素上去的。
  可汇率反之也能对孙正义构成不利。在巨额债务负担下,软件银行公司很快就可看到其收益增长延宕不前。例如,为买下齐夫·戴维斯出版公司,孙正义从一次产权股票上市中筹集了6.3亿美元的现金,而余额则靠发行可转让债券和普通债券。软件银行公司24亿美元的债务是其资产净值的两倍。公司的利息开支在1995财政年度为340万美元,而在于1997年3月结束的1996财政年度内,这一开支估计将猛增至8200万美元。迄今为止,增长使软件银行公司并未感到手头拮据。1995财政年度,公司的税前收入增长3倍,达到1.32亿美元。分析家们预计,本财政年度的税前收入将再增66%而达2.2亿美元,财政年度总收入将为26亿美元。
  保持高位股价是孙正义采购计划的又一关键,而这也许会变得更为靠不住。一部分分析者已对软件银行公司的股票感到失望,这在一定程度上是因为该公司淡化接收入进行狂热购入影响的那种咄咄逼人的借债经营做法。在购入齐夫·戴维斯出版公司和Comdex展览会的全部产权时,软件银行公司出于商誉考虑决定将在今后30年内注销27亿美元,而不是在更为常见的10~15年内。贾丁·弗莱明投资管理公司(JardineFleming In vestment Management)场外交易基金经理乔纳斯·多布森认为:“假如其商誉性注销是在10年内,那他们这期间几乎无利可图。”上个月多布森就抛售了软件银行公司3000万美元的股票,约占其持有的日本企业股份总额的5%。而软件银行公司则坚持说,鉴于公司的商标价值及资产的市场先导地位,其借债运作是小心慎重的。
  多布森称,对软件银行公司的股份收益可能会减损的担心也吓跑了外国投资者。他指出,外国人只控制该公司4%的股份,而他们在其他发展迅速的日本公司中的股份则达到20%。其原因是:该公司6.4亿美元可转换债券将在未来5年内变成新的股票。
  另外的问题是,软件银行公司交叉销售在美国的效果将会怎样。尽管齐夫·戴维斯出版公司的雇员强调不存在有损于编辑公允性的压力——如对软件银行公司有自身利益在内的公司或产品进行突出宣传,但竞争对手们却表示软件银行公司滥用权力将是不可避免的事。有人担心该公司会用人人渴望的Comdex展览会上的展位从计算机制造商那儿换取更多的广告。国际数据集团(Interational Data Group)的董事长帕特里克·麦戈文说:“他们正在把业务摆放到更接近于一个销售系统的位置上,而远离了原先独立的新闻企业或展示会领域。”孙正义则反驳道:“我们对编辑出版物内容的态度完全是不偏不倚的。”


◇阴郁的内心

  孙正义是一个韩国移民的孙子,一生都在制订自己的准则来回避隔阂。他获得了成功,但作为一个被人看不起的少数民族中的一员,其成长过程中的痛苦永远也不会消失。从外表看兴高采烈的孙正义将这种痛苦称之为“阴郁的内心世界”。
  孙正义生于九州岛的鸟栖。由于日本有项旨在强化同化的法律,家人给他起了一个叫安本的姓氏。然而这并没阻止住种族歧视。孙正义回忆说:“在我上幼儿园时,有小孩用石头打我脑袋,这伤害了我的感情,于是我决定设法隐瞒我的身份。”
  16岁时,孙正义跑到旧金山与家族的友人同住。他采用了他的韩国姓名孙中煜。上完高中,他又进了加利福尼亚大学伯克利分校。作为经济学专业的学生,他借着从日本进口名为“太空人侵者”的电子游戏小发了一笔。他还与人一道开发出一种电子词典,后来又把它卖给了夏普公司。
  在伯克利完成学业后,孙正义回到日本,并于1981年创办了软件银行公司。他看到有两个机会:向日本的家电和计算机商店销售软件,以及满足人们对易读的高技术杂志的需求。
  于是他就用他的韩国姓氏去寻找银行贷款。在美国生活了这么多年后,他为随之而来的拒绝感到惊愕。但这一回他非但没有退缩,反而坚持不懈。他回忆道,每当神色狐疑的信贷员表示孙是一个陌生的名字时,他马上就会接口说:“不错,我是韩国人,那又怎么样呢?”最后,第一劝业银行一位有同情心的高级职员发了慈悲,贷给他100万美元。孙正义开玩笑地说:“我告诉他可以拿我的命作担保。”
  创业之初,困难重重。孙正义总要出租计算机展示会展位并打电话给软件公司,提出免费为其提供产品展示。可制造商们对他却置之不理,而且直接去找零售商。当大阪的上新公司(Joshin Denki Co.)要孙正义为其准备开办的一计算机大型商场供应大量软件时,好运降临了。孙正义通过提供各种主要软件而在日本取得独家经营的地位。说服软件制作者合作是要靠能振奋人心的兜售本领的,他这次成功了。
  然而,他的经营在80年代中期却差一点垮掉。当时,发生在第一劝业银行的一桩丑闻迫使该行职员要收回像给孙正义那样的风险贷款。绝望之中,他得到了日本兴业银行的紧急融资。接着就是另一挫折。1984年他因患肝炎住进了医院,并被迫放弃了日常的管理工作。诺韦尔日本公司(Novell Japan)的总裁渡边和义是孙正义10年的老朋友。他回忆说:“公司虽想要严守秘密,可大家都知道他遇到了很大的困难。”
  到了1987年,情况有了好转,孙正义恢复了对公司的管理,软件银行公司开始获得软件销售市场首位的份额。微软公司原先的批发商ASCll公司险些倒闭,这帮了他们的忙。
  如今,软件银行公司已和日本个人计算机市场一道腾飞了起来,1995年这一市场的发货量猛增了70%。软件银行公司目前在日本经销微软公司30%的Windows 95和Word程序以及诺韦尔公司15%的软件,它还分销6万个其他软件及各类个人计算机装置。


◇猛打重敲

  孙正义现已加入富豪的行列。可他几乎从不掩饰对老同学关系网的鄙视,这种关系网是不会让一个韩国人打入其中的。他说:“我大概是日本第四巨富——但其他三位都很可能从前辈那里继承了房地产业。”
  孙正义在谈到在软件银行内部实行10个人的项目小组制度时说:“每天我们都检查每个小组的损益表。我们把每个小组当作一个创收中心,分析它们的现金流量和收支平衡情况。因为软件银行曾经患过‘大企业病’。”为什么公司的规模一旦扩大就开始出现更多的问题?孙正义认为有两个原因。一是公司丧失了对生死存亡问题的敏感性,公司壮大以后,每个人都感到自己是安全的。因此,人们变得过于放松,或是过于麻木。第二个原因在于,人们不再享有成功的喜悦。过度膨胀的组织使雇员感觉到自己不过是一个大机器中的螺丝钉。你的努力和你的贡献与公司的成就没有直接关系。最终,公司被过多的官僚主义所窒息。今天许多日本的大公司感觉正是如此。这就是软件银行设置10人创收中心的原因,用这种办法让我们能体会到虚拟破产的滋味。
  同时,整个公司采用“当日决算”的制度。这样,公司的哪个部门发生了问题马上就能觉察。现在公司内有100多个小组,管理人员经常对每个小组的业绩进行分析,不好的就破产或被其他小组兼并,超过10人时自动分解。软件银行平均每位职员有3台计算机,这些计算机均联在网上时刻不停地收集、分析着每天的经营状况。而这些数据,企业首脑在世界任何地方都可以通过网络随时进行观察,孙正义自称“数字人”,在企业管理上也实行彻底的数字化管理。
  如今,公司的首席经理人员每两年要会晤孙正义,进行名曰“敲打1000次”的会议。在这个长达5小时、把人累得要垮掉的会上,这位老板要仔细审查公司业务计划的每个细节。软件银行控股公司的赖斯切尔解释说:“孙正义喜好斟酌每一件事,然后就操起根棍子对某事轻轻地敲打上1000下儿。”
  从另一方面来说,孙正义对表现出色的人发放奖金也非常大方。1995年,他给软件银行公司负责网络经营的总经理100万美元,给出版DOS/V内容的杂志总编50万美元(DOS/V系MS-DOS操作系统的日文版本)。
  在公司以外,孙正义以迷人的闲谈者以及不屈不挠做生意的人而闻名。拿齐夫·戴维斯出版公司中的一件传闻为例。在就出版该公司计算机杂志日文版进行许可协议谈判后,孙正义与离群索居的齐夫家庭建立了交往。这家出版公司的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埃里克·希波,回想起孙正义与夫人及两个幼女登门拜访小威廉·齐夫在美国科罗拉多州阿斯佩的疗养地时的情景。当齐夫提议搭乘一次热气球时,孙正义毫不犹豫地应允了。于是孙家乘一只热气球,希波与该公司其他一些经理乘另一只,他们便起飞升空了。在空中浮游之际,希波开始纳闷自己为什么看不见在另一只热气球中的孙正义。一直到他们着陆后,身材矮小的孙正义才从气球的吊篮爬出来,接着他吐露真情说,高度让他觉得恶心。
  齐夫一家在1994年决定出售公司的股票。当时孙正义觉得他也许处于竞争的有利地位。可当他们取消了拍卖并以14亿美元的价格将其公司94%的股份卖给了把股票全部收买的服饰公司福斯特曼·利特尔公司(Forstmann Little &Co.)时,孙正义受到了出其不意的打击。福斯特曼·利特尔公司开出的是现金价,但低于孙正义16亿美元的报价。如果孙正义的银行行动快些的话,他可能会获得这笔交易。软件银行公司的首席财务官员北并称:“福斯特曼·利特尔公司当时手头有现款。”北井是在剑桥大学受的教育,曾在野村证券公司工作,是孙正义在此次挫折后雇用的。


◇永无止境

  孙正义带着齐夫·戴维斯出版公司的计算机行业展示会这个安慰奖回了家。可他并没有善罢甘休。他不断逼迫西奥多·福斯特曼,但对方拒不与他会面,并通过下属传达口信说:“不卖”。1995年秋天,福斯特曼心软了下来。孙正义、北并与福斯特曼的小组在花园大街福斯特曼家的公寓会晤。他们一边欣赏毕加索和马蒂斯的画作,一边开始谈生意。次日,软件银行公司答应为齐夫·戴维斯出版公司付出21亿美元的巨额款项,这使福斯特曼·利特尔公司获得了7亿美元的利润。
  这一价码令媒体业分析人员瞠目结舌。他们说,孙正义对一个发展已达饱和状态的特许经销权付酬过高。计算机制造业正在把广告资金投向电视和像《时代》这种大家都感兴趣的出版物。他们认为,齐夫·戴维斯公司最容易受影响,因为《个人电脑》、《个人电脑周刊》以及《电脑客户》所创造的利润占了该公司利润的80%。
  孙正义又一次走了运。在计算机网络的推动下,个人计算机广告以其他出版物广告两倍的速度增长。据阿德斯科普公司(Adscope Inc.)称,尽管《个人电脑》里面的广告页数减少了2%,但是1996年上半年齐夫·戴维斯公司的杂志收入仍可观地增长了9.8%。
  目前,孙正义为齐夫·戴维斯公司定了一项大胆的计划:在10年内将现有的80种印刷出版物增加到1000种。这意味着一星期差不多要增加两种,但这也并不像听起来那么不切实际。该公司大有在国际上发展的机会。它已特许在100个国家和地区发行其在美国出版的30种刊物,但是在大多数国家和地区只出一二种。软件银行公司也在通过新开办企业和收购而对齐夫·戴维斯公司进行增援,其中最近收购的是芝加哥森戴出版集团(Sendai Publishing Group)及其有关计算机游戏的杂志。
  不过,孙正义对电子媒介越来越有兴趣。他已对一家电视企业投资2000万美元,该企业中有一个设在旧金山的播音室,将由齐夫·戴维斯公司的电视台制作宣传高技术产品的节目。第一个节目即“节点(The Site)”,由新的MSNBC的有线电视网络播出。默多克的香港“卫视”也将在亚洲开播齐夫·戴维斯公司的节目。齐夫·戴维斯公司还在探讨进行网络广播的事宜。
  软件银行公司也在把大赌注押在网络广告上。如今,联机广告已是个5000万美元的市场,而一些分析人员预计,4年之后这一市场将达到20亿美元。软件银行交互公司(Softbank Inter active),这个由交互营销公司(Interactive Marketing Inc)与软件银行公司互联网络销售部合并组建的企业,已在电脑空间放置了40%的广告。齐夫·戴维斯公司网络本身就是获取广告收入的最佳来源之一。
  所有这些冒险经营活动都确有可能具有孙正义所预见的那种巨大潜力。但也不可小瞧保持其企业运作所必需的那种在财务上铤而走险的行为。孙正义似乎对此并不担心,这反映了他的个性特点。他遵循着一个紧张的日程安排,每个月总要跨过太平洋二三次。在1996年5月的Comdex上,他与齐夫·戴维斯公司的编辑们一道在场内漫游徘徊,寻找互联网络的投资对象。他身穿短袖T恤衫和V字领套衫,看上去像一个来自美国硅谷的小伙子,而他的举止又像是一家糖果店中的孩子。这位电脑业大亨业已功成名就。
                  (1996年度最佳管理者) 

上一篇:第二代网络霸主——思科系统公司总裁约翰·钱伯斯

下一篇:高科技金头脑——美国在线公司总裁史蒂夫·凯斯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十四章 论特权 - 来自《政府论(下卷)》

159.在立法权和执行权分属于不同人的场合(一切有节制的君主国家和组织良好的政府中都是如此),为着社会的福利,有几项事情应当交由握有执行权的人来裁处。因为,立法者既然不能预见并以法律规定一切有利于社会的事情,那么拥有执行权的法律执行者,在国内法没有作出规定的许多场合,便根据一般的自然法享有利用自然法为社会谋福利的权利,直至立法机关能够方便地集会来加以规定为止。有许多事情非法律所能规定,这些事情必须交由握有执行权的人自由裁量,由他根据公众福利和利益的要求来处理。其实,在某种场合,法律本身应该让位于执行权,或不……去看看 

58 - 来自《灵山》

女娲造人的时候就造就了他的痛苦。女娲的肠子变成的人在女人的血水中诞生,总也洗不清。  不要去摸索灵魂,不要去找寻因果,不要去搜索意义,全都在混饨之中。  人不认可才叫喊,叫喊的也都还没有领会。人就是这么个东西,难缠而自寻烦恼。  你中的那个自我,无非是镜中的映像,水中花的倒影,你走不进镜子里面,什么也捞取不到,只徒然顾影自恋,再不就自怜。  你不如继续迷恋那众生相,在欲海中沉沦,所谓精神的需求,不过是自读,你做了个苦脸。  智慧也是一种奢侈,一种奢侈的消费。  你只有陈述的意愿,靠的是超越因果和逻辑的语言。人已……去看看 

序 - 来自《碰撞》

看完面前这本书稿,我想到了很多问题。   这些年来,学术界围绕中国加入WTO的时间和条件已经有不少讨论,也出了一些书。但是,我总感到这些讨论似乎还缺点什么。有的人可能自己是懂得的,却未免故作高深,给人以雾里看花的感觉;有的人可能自己也不懂,跟着唱高调;有的则是半懂不懂,煮了夹生饭给人吃,或卖弄名词、术语和规则,或就事论事,学理上漏洞不少,却仓促地下一个毋庸置疑的结论。与学术界的扑朔迷离相应,还有一个让人奇怪的现象。一方面是众多报刊杂志的热情期盼,另一方面却是一些经济部门和企业领导人的忧喜参半。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去看看 

编者前言 - 来自《致命的自负》

一  哈耶克的新著《致命的自负》是他的全集——哈耶克著作的标准版本——的第一卷。读者想必会有深刻的感受,这部新作的论证节奏明快,立场鲜明,既有颇为切合具体的实例,又不时露出犀利的辩锋,因此他们也  于对本书的背景有所了解。1978年,年届80高龄,与形形色色的社会主义战斗了一生的哈耶克,希望让这场论战有个了断。他设想举行一次正式的大辩论,地点很可能是在巴黎,让社会主义的主要理论家与知识界中赞成市场秩序的领军人物对垒。他们所要讨论的问题是:“社会主义是错误的吗?”赞成市场秩序的人将会证明,不管是以科学、事实还……去看看 

Part 3 : Sections 21 - 30 - 来自《雅典法典(英文版)》

Section 21The people, therefore, had good reason to place confidence in Cleisthenes. Accordingly, now that he was the popular leader, three years after the expulsion of the tyrants, in the archonship of Isagoras, his first step was to distribute the whole population into ten tribes in place of the existing four, with the object of intermixing the members of the different tribes, and so securing that more persons might have a share in the franchise. From this arose the saying ……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