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 图书

著名管理大师彼得·德鲁克的著作,书中首次将实践创新与企业家精神视为所有企业和机构有组织、有目的、系统化的工作,并与我们共同探讨这些问题的答案。这是一本基于创新但又强调行动的书,这一点是本书最精华的地方,创新如果停留在观念、思想和制度上,如果没有转化为行动和结果,就没有任何价值和意义。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一章 绪论 - 来自《中国文化要义》

一 此所云中国文化 文化,就是吾人生活所依靠之一切。如吾人生活,必依靠于农工生产。农工如何生产,凡其所有器具技术及其相关之社会制度等等,便都是文化之一大重要部分。又如吾人生活,必依靠于社会之治安,必依靠于社会之有条理有秩序而后可。那么,所有产生此治安此条理秩序,且维持它的,如国家政治,法律制度,宗教信仰,道德习惯,法庭警察军队等,亦莫不为文化重要部分。又如吾人生来一无所能,一切都靠后天学习而后能之。于是一切教育设施,遂不可少;而文化之传播与不断进步,亦即在此。那当然,若文字、图书、学术、学校,及其相类相关之事,更是文化……去看看

第30章 未了心愿 - 来自《彭德怀传》

第一节 积蓄后备兵员   彭德怀为建立中国军队的后备力量,解决“平时养兵少、战时用兵多”的矛盾,通过不懈地摸索、实践,创立了民兵与预备役相结合的制度,找到了适合中国情况的积蓄后备兵员的有效办法。但他的探索历程是相当曲折的。  早在1955年,彭德怀在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上报告兵役法时讲:“志愿兵役制,在中国过去各个革命战争时期,对争取革命战争的胜利起了重要作用,也是当时唯一可行的优良制度。但是,由于志愿兵役制度缺乏定期征集和定期退伍的制度,已不利于积蓄强大的经过训练的预备兵员,已经不能适应目前军队建设的需要了……去看看

六、顺藤摸瓜 - 来自《走出迷惘》

转眼到了一九六六年。史无前例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犹如惊涛骇浪滚滚而来,一时是波谲云诡,一时是雷轰电掣,让多数人都落入了天旋地转之中,不明这场来势凶猛的运动将带来的是凶还是吉。我和若桦怀着揣揣不安的心情注视着事态发展。学习组的会上,教师们试图着努力领会这场运动的“深刻”意义和精神。记得有位富于联想力的青年同事说,当前我国正处在无产阶级对资产阶级全面专政的革命大潮之中,记得看苏联电影,十月革命后,工人们武装起来,荷枪实弹地在大街上阔步前进,吓得资产阶级老爷们发抖,我们现在差不多就是这样,应当跟上……去看看

第三章 军阀和布尔什维克 - 来自《邓小平传》

   2009/10/01
1926—1927年      邓小平在法国的五年期间,中国的政治状况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军阀割据的领地数量继续增加,几乎扩展到除西藏、新疆等边远地区以外的整个国家,大小军阀的数量急剧发展至数以百计。各个军阀的外貌与个性差异很大,但却有两个共同的特点,即他们均统率着一支完全效忠自己的军队并有着自己的地盘。较大的军阀分成三个同盟或派系,他们通过阴谋手段,有时通过武力以获得更多的地盘或支配北洋政府。北洋政府实际上并未管辖任何土地,但它却拥有着即使是最大的军阀也不具有的资格:按照1912年共和国临时宪法规定的政治合……去看看

第01章 引论 - 来自《人类理解论(第一卷)》

1 理解底研究是愉快而且有用的——·理·解既然使人高出于其余一切有感觉的生物,并且使人对这些生物占到上风,加以统治,因此,理解这个题目确乎是值得研究的;只就理解底高贵性讲,我们亦可以研究它。理解就同眼睛似的,它一面虽然可以使我们观察并知觉别的一切事物,可是它却不注意自己。因此,它如果想得抽身旁观,把它做成它自己底研究对象,那是需要一些艺术和辛苦的。但是在这个研究底道路上不论有什么困难,而且不论有什么东西使我们陷于暗中摸索,不得究竟,可是我确乎相信,我们对自己心灵所能采取的任何看法以及我们对理解所能得到的全……去看看

3-7 仁爱的德行 - 来自《道德的基础(节选)》

   2009/10/01
因此公正是首要的必不可少的元德。古代哲学家也公认它是这样一种美德,但把它同另外三种挑选得不合适的德行并列起来。①仁爱尚未列为一种德行。柏拉图本人,跻身道德科学最高地位,却只能触及自愿的无私的公正。仁爱确实在实践中和事实上一直存在;但它留给基督教——在这方面可以看到它最大的贡献——从理论上加以概括,并特意地提倡仁爱,不仅把它当作一种美德,而且当作所有德行之冠;而且甚至给敌人以仁爱。当然我们只是在想到欧洲。因为在亚洲,一千年前,不仅规定了和教导对一个人邻居的无限爱,而且人们也一直在实践:《吠陀》(Veda)对此……去看看

八 不讨老婆之“不亦快哉”(三十三则) - 来自《传统下的独白》

昔金圣叹有“不亦快哉”三十三则,顾而乐之,乃作“不讨老婆之不亦快哉”三十二则,以蔚今古奇观。   其一:不须跟人家丈夫比,不须为“出息”拼老命,没出过国,不怕埋怨,不怕丢脸,岿然独于故国山水之上,受台北市警察局管辖,不亦炔哉!   其一:不须看孕妇大肚皮,不亦快哉!   其一:不拿“红色炸弹”(喜帖)炸人,不亦快哉!   其一:经常使人以为你将拿“红色炸弹”炸他,不亦快哉!   其一:可含泪大唱“王老五”,不亦快哉!   其一:不让“双方家长”有在报上登启事“敬告诸亲友”的机会,不亦快哉!   其一:不须挨耳光,不亦快哉!   其一:不须罚跪。不亦……去看看

第17章 硬汉子 - 来自《一百个人的十年》

1966年18岁  男   T市某起重设备厂工人   清理阶级队伍时家里翻出“变天帐”——墙倒众人推进恶邻欺辱——到派出所有理也没 理——哥哥的小血块——都为了操他妈“文化大革命”——想当军属写血书——每月干四百 个小时也于事无补——硬汉子的丧气话   咱说实在的,这十年把我们家糟践得够惨。可是咱不是窝囊废,咱是硬汉子,要换平 时,咱能豁出去拼啦。可那时候不行,算你再硬的汉子,也得聋拉着脑袋。   人就一口气,不是?我是憋着这口气过这十年的。今儿找您也是撒这口气来的。   六六年我刚打中专毕业,分配到起重设……去看看

第二篇 第四章 方法主义 - 来自《战争论》

   2009/10/01
为了要说清楚在战争中起着如此巨大作用的方法和方法主义的概念,我们必须概略地观察一下支配一切行动的那套逻辑层次(这象一级级的政府机构一样)。   法则:这一始于认识和行动都同样适用的最普遍的概念,就词义来讲,显然具有某种主观性和武断,性,但是它却恰好表达了我们和外界事物所必须遵循的东西。对认识来说,法则表明事物同它的作用之间的关系,对意志来说,法则是对行动的一种规定,与命令和禁令具有同等的意义。   原则:同法则一样是对行动的一种规定,但它只有法则的精神和实质,没有法则那样死板固定。当现实世界的复杂现象不能……去看看

第十八章 自由国家对附属国的统治 - 来自《代议制政府》

自由国家,和所有其他国家一样,可以保有因征服或殖民而取得的属地属国;我们自己的属国就是近代史上这类事例中最主要的事例。应当怎样统治这种属国是一个最重要的问题。没有必要去讨论象直布罗陀(Gibraltar)、亚丁(Aden)或赫尔戈兰(Heligoland)仅仅当作陆军或海军基地的小块地方的情况。在这情况下陆军或海军的军事目的是最高的,因此居民不能被允许统治该地方;虽则他们应被允许享有和这项限制相符合情况下的一切自由和特权,包括自由管理市区的事务;而且作为一种对当地为统治国的便利所作牺牲的补偿,应被允许在帝国的所有其他地区享有和当地臣民同等的权利。远……去看看

4-3 训练计划 - 来自《经济增长理论》

(一)先后次序   经济的发展对各个层次的教育设施产生了巨大的需求。   对初等教育的需求增大了,最终要求每个学龄儿童都接受义务教育。还需要办更多的中等学校,这一方面是为中等教育本身的发展提供人才,另一方面为各个大学提供人才,或者进行进一步的训练,把他们培养成为秘书、教师或技术助理。   需要一整套教育设施来培养手艺人、农业助理员、教师、护士、秘书、技师。除了这些学校之外,尚有成人教育,从扫盲或推广农业技术直到文学写作班次。而居于整个体系顶端的是需要在几乎每一个知识领域培养具有大学水平的人才。  ……去看看

第08章 见树又见林的艺术 - 来自《第五项修炼》

美国近年的总统中,卡特大概是埋首处理国事最深者。然而卡特总统被许多人看作是一名成效比较不彰的领导者;在他卸职的时候,支持他的人只占22%,是自从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来,包括尼克森在内,所有总统之中最低的一位。  卡特是复杂性的受害者,他渴望知道所有问题的第一手资料,这使他淹没于细节之中,对于这些细节的整体面反而没有一个清楚的视角。事实上卡特并非一特殊的个案,当今在公共部门或私人企业中,大部分的领导者都会迷失在细节中,而忽略了重大问题背后整体的症结所在,更逞论去找出真正巧妙、正确、而持续有效的策略。  虽然&l……去看看

第六章 生物学:难以预测与控制的力量 - 来自《信息时代的世界地图》

核子的巨大力量为人类所掌握,是20世纪的事情。在此之后,人类新掌握的巨大力量主要在两个方面,一个是信息技术,另一个就是生物学。在20世纪的最后一个十年,在这两年方面进展令人瞠目结舌,到21世纪,在这两个领域将释放出什么样的力量,现在还很难想像。只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就是那力量是极其巨大的,很可能大到不可思议。   如果拿生物学与单纯的信息技术比较,很可能生物学将释放出来的力量更大,而且更难预测与控制。因此,说21世纪是信息时代是不全面的,除非信息时代的概念中已包含了生物学。因此,在考虑决定21世纪人类的走向的各种力……去看看

第七章 一个普通人的启示 - 来自《思痛录》

在一家医院太平间的门口,我和死者李兴华二十七年前的领导——一位军队老干部握了手。来向遗体告别的,只有我们关系最密切的二十多人。我忍不住含泪说了这么一句:“如果从前我们不把他调到文艺界,还在您那边,他大约不至于落到这个下场。”那位同志默然不语。   死者27年前调来的时候,原是天安门前警卫部队的干部。他出身很好,历史纯洁,19岁进解放区,很快入了党,参了军。他调来的时候才26岁,身穿一套厚墩墩的棉军服,显得泥土气扑人。他一来就赶上《红楼梦》批判运动、反胡风运动和肃反运动。他虽然是个编辑干部,可凡是那些搞专案、……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