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序

 《边际效用学派的兴起》

  1890年以后,经济学学术研究的课题与1870年以前相比是大不相同了。在这20年间,经济学经历了像以前各时期一样剧烈的变动。造成这种差别的原因,是边际效用学说进入了经济分析。1871年前,没有哪位经济学家对边际效用作过任何重要和公认的应用,而在1889年以后的一个长时期内,大多数经济学家则感到不得不利用边际效用,或者不赞成利用它。因此,要想很好地理解1871-1889年经济学的现代化,就非理解边际效用学派兴起的作用不可。在说明现代经济学演进的一个特点方面,边际效用学派兴起的历史具有普遍的意义。

  本书限于研究这20年,以囊括边际效用学派兴起的大部分阶段,甚至包括某些细微末节和附带的方面。对1871-1889年边际效用的完整研究,使早先的断代史研究得以补充,而这段重要的历史以往却被忽视了。这个研究应为其他的研究、特别是为精雕细刻地研究边际效用思想后来的历史,以及它最终局部的复归,提供更坚实的基础。

  除了介绍许多新资料以外,本书还想对有关著作所提出的各种不甚重要的和少数重要的解释加以评说。主要更正在于,排除了以为边际效用思想很快就被人们接受这个论断。实际的情况确非如此。边际效用思想进入经济学家们的头脑是非常缓慢的,它不得不靠逐渐地克服惰性和更缓慢地克服对立面来赢得胜利。有些经济思想史著作常给人留下一个印象,似乎杰文斯、门格尔和瓦尔拉斯的著作一问世,他们的观点就传遍了世界,经济学家们的思想和观点就起了明显变化。但思想上的突破并不是这样出现的。边际效用学派形成于我们所研究的这20年之末,但在整个这20年之内,边际效用思想作为一种新的、然而是次要的经济思想,是与旧的学说同时并存的。

  本书第一部分(第1-5章)带有绪论性质,主要是追溯了杰文斯、门格尔和瓦尔拉斯1871年以前的思想发展,他们于1870年代初分别发表的著作标志着边际效用学派兴起的开端。第二部分(第6-7章)比较了效用学说在杰文斯、门格尔和瓦尔拉斯的里程碑式著作中所起的作用,以揭示边际效用学说的起源,以及他们的划时代著作的内容。第三部分(第8-25章)考察他们思想的缓慢扩展和偶尔的再发现。最后的第26章和附录是结论和对有关边际效用学派兴起的经济思想史著作的详细研究。

上一篇:斯蒂格勒的前言

下一篇:《早期著作版》绪论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四编 信仰的手段 - 来自《思想录》

366—49(242)415—303  第二部的序言:要谈论那些探讨过这个问题的人。  我羡慕那些人是以怎样的勇敢在从事谈论上帝的。在向不信神的人宣述他们的论点时,他们的第一章就是以大自然的创作来证明神明。假如他们是在向虔信者宣述他们的论点,我就不会对他们的行事感到惊讶了;因为确实内心怀着活生生的信仰的〔人〕毫不迟疑就可以看出,一切存在都不是什么别的,而只不过是他们所崇敬的上帝的创作罢了。然而对于那些自己身上的这种光明已经熄灭、而我们有意要在他们身上重新点燃这种光明的人,那些缺乏信仰与神恩的人,他们以自己的全……去看看 

第13章 掌握修炼的进阶 - 来自《第五项修炼》

五项修炼的学习就像一座三层楼的五角尖塔,其中每一项均可由三个不同层次来看,如图13—1所示:  ●演练:具体的练习。  ●原理:指引的概念。  ●精髓:修炼纯熟的人所处的境界。  在“演练”的层次上,修炼的学习者把时间及精力专注在一些活动上。譬如:系统思考需要搭配系统基模的使用,以看清复杂情况背后的结构。自我超越需要搭配“厘清个人愿景”及“掌握住创造性张力”;同时专注在愿景及现况上,让两者之间的张力产生实现愿景的力量。心智模式的运用,则需要区分所觉察到的直接“资……去看看 

十一、秘密策划 - 来自《走出迷惘》

九十年代初的一天,一个偶然的机会里,我在母校遇见了当年的“校革委会”副主任尤敏杰。文革开他已经是研究生,当时校内的佼佼者。上海人,工人家庭出身,皮肤黝黑、小个子、显得书生秀气,但聪敏机灵、能言善辩。文革开始不久,他被拥为造反派的头头之一。校革委会成立后当上了革委会副主任。现在和我的谈话的这个中年人,并不讳言当年自己的幼稚和狂热:那时一心以为在“跟着毛主席干革命”,从而干了不少蠢事、错事。但由于他在高等学校接受了多年的教育和熏陶,对自己的学校和老师毕竟还是有很深的感情的,所以对那种残暴对待老师们的……去看看 

2-7 现代化之忧思 - 来自《现代化之忧思》

现代化已经成为中国历史道路的唯一选择,是不可抗拒的历史潮流。对社会科学家来说,目标已经给定,剩下的问题只是为如何更快更好的实现这一目标献计献策。人文哲学家的现代化之忧思,也许就如杞人忧天。然而,杞人忧天难道没有道理吗?(科学史已经认识到,中国宇宙论不发达与缺乏杞人忧天的态度直接相关)。关于超验问题之思考不正反而可以切中事情的本质吗?实际情况是,一当我们意欲致力于现代化事业,现代化的本质就已经先行支配着我们。因此,说我们尚处在前现代化阶段,不必思考那些后现代化才出现的问题,无疑是掩耳盗铃,自欺欺人。   世……去看看 

晚年费孝通 - 来自《逝去的年代》

费孝通先生今年已是85岁高龄了。在昆明举行的纪念“一二·一”运动50周年的纪念活动中,我看见了他。他的精神很好,先在纪念大会上讲了话,又亲自给“一二·一”死难烈士送了花圈。隔着层层人群,望着这位虽已年迈,但仍思维敏捷的老人,我想到了他的青壮年时期,想到他的许多同辈朋友,心里默默地为费孝通先生祝福。在他同时代的朋友中,他是极少幸存下来的人,作为一种象征,他能让今天年轻一代感受到那一代知识分子的精神风貌和坎坷人生。  我曾在一篇研究《观察》撰稿人的论文中,将储安平、费孝通、钱钟书作为那一代自由主义知识分子的……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