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左右都是说法

 《沧浪之水》

  晚上董柳回来,也不吃饭,坐在床上抹眼泪,她说:“就是你要我去说,说了不行还要我去说。一句话就把我堵到墙壁上。”我恨恨地说:“想不到世界上还有这么狠心的人,不是他自己的老婆!你不要工资可以吗?”她说:“你行那人人都行了,不是我的问题,是规矩。”我气得跳脚说:“这个乌龟,老子一剑宰了他。”说着右手举上去,一只脚立起来摆出金鸡独立的姿势,食指中指并拢了比画着一把剑,用力一挥,“老子一剑!”我心中恨,可恨归恨,事情还是悬在那里,恨有什么用?我下了决心还是去找孙副厅长,孙副厅长说:“上次说调动我不敢说拍板,这个请假的事,我想应该问题不大吧?老史也是多年的熟人了。”他抓起电话说:“我现在就打。”打完电话他说:“董柳明天就不用上班了,一直到休完产假再上班。”又说:“老史说医院人手紧,你老婆她业务好,舍不得她呢。”

  晚上我把事情对董柳说了,我说:“你们史院长说前天没同意,是你业务好,舍不得你呢。”她说:“当领导的真会说话,舍不得我!”我说:“舍不得是一种说法,不能坏了规矩又是一种说法,有些人左边说过来右边说过去,左右都是说法,那些说法是狗,跟在他们后面跑。”

  我跟董柳商量好了,孩子生下来,就把妈妈接到城里来。这样就非得再要一间房子不可。随着产期的临近,这事情已经是火烧眉毛了。董柳说:“你能不能想点办法,不然我妈妈就来不了。”我去了行政科,申科长正在看报。我笑叫了声“申科长”,想跟他握一握手,手伸出去,他双手仍拿着报,抬头望了我说:“好,好。”我说:“申科长最近还好吧?”他说:“好,好,好?从哪里好起来?”我正想绕着弯说房子的事,他说:“有什么事,你说。”我说:“倒真有事想麻烦您。”他说:“不然你也不会来。”我就把事情说了。他说:“你的困难,我们是知道的,我们的困难你就不一定知道了。你的心情,我们也是理解的,我们的心情你理解不理解,还很难说。知道你的困难理解你的心情,并不等于能解决你的问题。房子要有才行,对不?有了要排队才行,对不?”我说:“那总不能让我跟丈母娘住一间吧,那太不人道了。”他说:“天下也不能说事事都人道,我在这张椅子上一坐就是十一二年,谁跟我讲过人道这个好听的词?”我仍厚了脸皮赔着笑说:“能不能考虑我的特殊情况……”他打断我说:“从来就没有一个人说自己的情况不是最特殊的。”

  为了避免沉默中的难堪,我顺手拿起一张报纸来看。正看着有人进来,叫一声“申科长”。是丁小槐。申科长马上站起,把手伸了过来,两人很亲热地握手。丁小槐说:“申科长我那件事……”申科长对他使个眼色,丁小槐回过头来说:“大为也在这里。”我扔下报纸说:“你们谈,你们谈。”出了门我在心里骂了几句“小人”。可骂有什么用,房子到手才是真的。丁小槐肯定也是来要房子的,他妻子也怀孕了。我心里盘算着,丁小槐要别处的房子,那就算了,如果要三楼那一间,我非得撕开脸跳出来争一争不可。董柳比他的妻子要早生一个月,这就是道理。

  中午我吃过饭,去厕所时看见丁小槐扛着一张钢丝婴儿床从五楼往下走,探头一看,他正好进了三楼那间空房。怎么回事!回到房里,我使劲在桌子上拍了几下,怎么回事!下午还没上班我就等在行政科门口,申科长来了,我勉强笑了说:“申科长。”他说:“你又来了?”我说:“我的问题还没解决呢。”他说:“不能说人人有个问题就立马得解决,我的问题十多年了,问都没人问过。”我说:“我要房子吧,也可能还有别人也要,但总还是有个规矩是不是,有个说法是不是?谁比我工龄长学历高,他的孩子又先生下来,分给他我没意见。这个道理吧,我想在行政科说清楚了最好,说不清还有厅里呢,还有省里吧。”他望着我“嘿嘿”地笑,笔纹一直牵到耳根,眼睛也眯成一线。他这么笑着,笑得我心中发虚,不知为什么,我的信心在笑声中迅速减退。他哈一口气说:“年轻人啊,叫我怎么跟你说?你总不是最近从天下下凡的吧,人跟人怎么好比呢?人家丁小槐是科级办事员,你知道不知道?要说排队,他多五分呀!”说着对着门做了个手势。我失去了意志似的,顺着他的手势就走到了门外。

上一篇:4.调动问题

下一篇:6.浅薄与深刻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14章 为了拯救民族危亡:上海,1935—1937年 - 来自《宋庆龄》

(一)抗日统一战线的形成:高涨而曲折的潮流   自从1931年日本强占中国东北以来,中国共产党就主张武装抵抗日本侵略。红军提出愿与任何真正抗日的部队停战并结成统一战线,但没有得到响应。   尽管如此,这些行动已经反映出这样一个客观事实,即:中国所面临的主要矛盾已不再是革命与反动之间的、属于国内的、社会的矛盾,而是全中国与日本之间的、属于外部的、民族的矛盾。共产党的主动建议在时机成熟时将会扩大到包括国民党政府在内 ——只要它同意抗日。必须要做到这一步,因为只有这样,中国的革命才能在保持既定目标的条件下,同一……去看看 

第四篇 第十章 主力会战(续)——胜利的影响 - 来自《战争论》

由于立足点不同,人们可能对某些大会战获得特大的效果感到惊讶,同样也可能对另一些大会战没有获得什么效果而感到十分奇怪。现在我们谈谈一次大胜利的影响。   在这里,我们很容易区分以下三种影响:   一、胜利对战争工具本身,即对统帅及其军队的影响;   二、胜利对参战国的影响;   三、上述两种影响在以后的战争过程中所起的真正的作用。   胜利者和失败者在战场上的伤亡、被俘人数和火炮损失方面的差别,往往是不显著的。谁要是只看到这种差别的不显著的一个方面,谁就会常常感到这个差别所产生的后果是完全不可理解的……去看看 

第廿一章 简单再生产 - 来自《资本论(第一卷)》

一个货币额转化为生产资料和劳动力,这是要执行资本职能 的价值量所完成的第一个运动。这个运动是在市场上,在流通领 域内进行的。运动的第二阶段,生产过程,在生产资料转化为商 品时就告结束,这些商品的价值大于其组成部分的价值,也就是包含 原预付资本加上剩余价值。接着,这些商品必须再投入流通领域。 必须出售这些商品,把它们的价值实现在货币上,把这些货币又重 新转化为资本,这样周而复始地不断进行。这种不断地通过同一 些连续阶段的循环,就形成资本流通。   积累的第一个条件,是资本家能够卖掉自己的商品,并把由此 得到的绝……去看看 

自然派哲学家 - 来自《苏菲的世界》

那天下午苏菲的妈妈下班回家时,苏菲正坐在秋千上,想着哲学课程与席德(那位收不到她父亲寄来的生日卡的女孩)之间究竟有什么关系?妈妈在花园另一头喊她:“苏菲,你有一封信!”苏菲吓了一跳。她刚才已经把信箱里的信都拿出来了,因此这封信一定是那位哲学家写来的。她该对妈妈说什么好呢?“信上没有贴邮票,可能是情书哩!”苏菲接过信。  “你不打开吗?”她得编一个借口。  “你听过谁当着自己妈妈的面拆情书的吗?”就让妈妈认为这是一封情书好了。虽然这样挺令人难为情的,但总比让妈妈发现自……去看看 

第25章 - 来自《十面埋伏》

何波的眼睛早在几年前就已经老花了,平时看正规的文件也离不了老花镜,字迹要是小点,模糊点,看的时间长了就会感到头晕眼昏,甚至头疼欲裂,恶心的连饭也吃不下去。   然而今天晚上,何波却始终没有感到眼睛有什么不舒服的情况。字迹如此模糊又如此之小,借助于一个放大镜,趴在桌子上,一连看一两个小时,连头也不抬。   在这些日记里,何波看到了一个可怕而又扭曲的灵魂。罗维民说的一点不错,这个王国炎不是疯了,而是疯狂了。其实还可以再补充两句,是扭曲而不是变态,是凶残而不是异常,是灭绝人性而不是人格障碍。   而像这样的一个嗜杀成……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