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好人与能人

 《沧浪之水》

  董柳说得不错,要想办法。可怎么才能搞到一间房子,我想不出办法。我觉得对不起董柳,也对不起儿子。自己委屈吧压抑吧,我无所谓,我不能因此而去给别人赔笑脸。可全家都跟着我委屈,我心里不好受。我逼着自己又去了行政科,在门口我停了一下,调整好面部肌肉,进门时就把脸上的笑堆起来。我笑嘻嘻地话还没说完呢,申科长就甩过来一句话:“没房。”我还想说,刚开口,他说:“说得再多也说不出一间房来,你信不信?”我的笑挂在脸上,一时不知是放下来好呢,还是更加舒展开好。出了门我恨得痒痒的,把拳头捏了又捏,不想打别人,想打自己。

  这天董卉和任志强来了。任志强进门就说:“姐姐我们是开车来的。”董柳说:“怪不得刚才喇叭在楼下响了好几声。你真的弄了一辆车?”任志强说:“我还升了副总经理呢,银行信贷员被我搞定了,为公司立了一功,奖我这部车。”他们几个就下去了,我探头在窗口一望,一辆红色的小车停在那里,很神气的。我说:“车谁没坐过?”董柳说:“照你这也没意思那也没意思,自己没有的东西都没有意思?在我看来别说轿车,就是婴儿车都有意思,日子就是这样方方面面零零碎碎凑起来的。别人能干我就承认他能干,不是个能人也弄不到一辆车在手里玩。”我冷冷地笑了几声说:“他也许是个能人,可他是个好人吗?把国家的钱骗来这么潇洒,这是好人做的事?”董柳望着我,叹口气说:“大为我真的想着你是个好人,还可以说是很好的人,可如今世道是能人的天下了,好人又能有什么用?能人开进口小车,好人三代同堂,这都是摆在我眼皮底下的事实,我还想骗自己,可骗得下去吗?”我说:“董柳你变了,你变了。”她说:“主要是世界它变了,它变了。”

  把道理说到天上去,没那间房子这日子还是难过下去。又过了一个多月,我发现二楼又空出来一间房子。我去找申科长,他说:“有安排了。”说着对着门口做了个送客的手势。出了门我想,不说一只狗,就是一头猪被逼急了,说不定还咬谁一口呢,何况一个人?

  这样想着我也没跟董柳商量,摸到一把起子就下楼,一下子就把那空房的锁给撬了,自己换上了一把锁。晚上董柳下班回来吃惊地问:“妈妈的床呢?”我说:“搬到楼下去了。”她似乎听不懂我的话,细眯了眼看着我,好一会才回过神来说:“真的?分给我们了?”我说:“门是撬开的,我撬的,撬得好吧?”她不相信似的望着我:“撬?你?”我说:“撬!我!想不到吧!”晚上岳母带着一波睡到楼下去了,董柳说:“今晚我搞点桂元肉冲蛋给你吃吧!”我说:“就那么看不起我?”我有着一种预感,很自信,很有力量,很有把握,甚至有点迫不及待了。事后董柳说:“大为你还跟以前一样,我差不多已经忘记你以前是什么样子了。”

  第二天早上去上班,尹玉娥说:“申科长要你去行政科,刚来的电话。”我说:“不去。”我坐在那里有一种大祸临头的感觉,会不会闹到厅里给我一个通报批评,然后还要我搬出来?我忽然想到马厅长,会不会把我的行动当作挑战?这样想着我坐不住了,就到行政科去了。申科长说:“池大为你不错啊,真能干啊!”旁边一个办事员说:“卫生厅这么多年还没听说过有谁自己就把房子占了的事。”我堆起一脸笑说:“申科长,你看,哪有一个男人跟岳母睡一间房的事?我都这样睡了八九个月了。”那办事员说:“条例也不是我们定的,是马厅长亲自审改的,是马厅长。”我怔住了,不由自主地说:“我本来也不想那样。”申科长用一个不容置疑的手势打断了我说:“今天搬回去,否则明天一早,我就向厅里汇报。”我一声不响地往外走,想起董柳,让她白高兴一场了,想到这里我再也抬不起双腿。我心一横,怀着赴汤蹈火的悲壮,又夹杂着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无赖,回到行政科对申科长说:“房子我肯定是不会搬的。”他大感意外,马上又恢复了镇静说:“那就到厅里解决。马厅长知道厅里还有如此胡作非为的人,那你走着瞧吧。”我说:“我正是要去找马厅长,问问这个行政科长怎么当的,让老百姓三代挤一间,那人还是不是人呢,是动物吗?”他愣了一愣,显然没料到我会说出这么一番话来,马上又说:“你去你去。”我说:“我现在就到电视台去,请那里的记者来看一看拍一拍。”他说:“你去你去,你以为是给我的脸上抹黑?是给我们卫生厅的脸上抹黑。”我说:“我现在就去。”

上一篇:7.脸被踹到粪坑里

下一篇:9.你以为你是谁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附录一 赖德和库珀的来信 - 来自《宪章运动史》

威廉·赖德先生曾写信给我们,信中包括一些解释和否认。他说他并未在他当选的集会上发表讲话;在会上致词的只有两名候选人——奥康纳和皮特基思利。集会结束时,他还只到达会场的外围,他虽是利兹激进协会的秘书,却从不热中于沽名钓誉;而且在散会前,他还不知道自己已经当选,甚至不知道曾被提名。他想了解我们在第107页中谈到有他本人、哈尼和马斯登参加的集会究竟是指哪一次。它就是在代表大会上公开受到指责的那一次。据赖德先生说,第113页上所述在皮普草地举行的集会以前,他早已提请辞职,并未出席。我们特别仔细地查阅了我们的笔记……去看看 

浙江仙霞岭 - 来自《黄祸》

一个阴森森的声音如在头顶响起:“各机注意,轮番扫射跳伞者。落地前必须把人打碎。注意──打碎。主要是头部。”一辆“坏了”的越野面包车在这条废弃的山区公路上停了好多天了。它紧贴着一个隐蔽的竖井。不是行家,没人能看出那些从车里引出的细细导线蛇一样蜿蜒地从竖井爬进地下,钻进深埋的通讯电缆中。此刻,夜深人静,差十九分到零点。面包车里一个穿便装的中尉正在紧张地记录一个电话。除了录音机自动地把电话内容记在磁带上,中尉还同时施展他的一项过硬专长──几乎同步地把电话中每一个字用密码从发报机上发出去。电话中……去看看 

卷首评语 - 来自《美国人:开拓历程》

《美国人》“这是我所读过的有关这方面的研究著作中,最深思熟虑、最有学术价值、最有争议和最具启发性的一本书。”──亨利·斯蒂尔·康马杰  “这是对到独立革命之前以及革命期间的美国文化的最引人入胜的、最有独创性的看法。它显示出作者博大精深的学问,但是它的重要意义在于以独特的研究方法对美国人最初这段经历所作的重新诠释……为美国历史的主要著作作出了新的重大的贡献。”──《美国遗产词典》编辑部主任小约瑟夫·桑代克  “《美国人》是一部辛勤撰写、见解深刻的学术著作;它也是一部极具生活情趣的著作……去看看 

2-4 考官 - 来自《选举社会及其终结》

俗谚云:“不愿文章高天下,只要文章中试官”,文章作得再好,也须试官看中方能取上,故不可不考察试官是何种人,如何出题衡文,衡文标准又是什么等等。资格  我们此处关注的考官主要是:童生试中决定童生是否能够入学的关键一试——院试的考官(学政)和乡会试的主考官及同考官(房官)。清代学政(亦称督学、学使,大宗师)为主管一省之学校,教习及教育行政、考试诸事的最高长官,每省一人,作为三年一任的钦差之官,相当独立于各省的行政长官,在任学政期间,不论本人官阶大小,均与督抚平行。他不得干预地方行政,但地方俗称“制台”的总督、“抚台”的巡抚,“……去看看 

Of Banishment and Confiscation. - 来自《论犯罪与刑罚(英文版)》

He who disturbs the public tranquillity, who does not obey the laws, who violates the conditions on which men mutually support and defend each other, ought to be excluded from society, that is, banished.   It seems as if banishment should be the punishment of those who, being accused of an atrocious crime, are probably, but not certainly, guilty. For this purpose would be required a law the least arbitrary and the most precise possible; which should condemn to banishment th……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