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浪之水

8.好人与能人

本章总计 5170

  董柳说得不错,要想办法。可怎么才能搞到一间房子,我想不出办法。我觉得对不起董柳,也对不起儿子。自己委屈吧压抑吧,我无所谓,我不能因此而去给别人赔笑脸。可全家都跟着我委屈,我心里不好受。我逼着自己又去了行政科,在门口我停了一下,调整好面部肌肉,进门时就把脸上的笑堆起来。我笑嘻嘻地话还没说完呢,申科长就甩过来一句话:“没房。”我还想说,刚开口,他说:“说得再多也说不出一间房来,你信不信?”我的笑挂在脸上,一时不知是放下来好呢,还是更加舒展开好。出了门我恨得痒痒的,把拳头捏了又捏,不想打别人,想打自己。

  这天董卉和任志强来了。任志强进门就说:“姐姐我们是开车来的。”董柳说:“怪不得刚才喇叭在楼下响了好几声。你真的弄了一辆车?”任志强说:“我还升了副总经理呢,银行信贷员被我搞定了,为公司立了一功,奖我这部车。”他们几个就下去了,我探头在窗口一望,一辆红色的小车停在那里,很神气的。我说:“车谁没坐过?”董柳说:“照你这也没意思那也没意思,自己没有的东西都没有意思?在我看来别说轿车,就是婴儿车都有意思,日子就是这样方方面面零零碎碎凑起来的。别人能干我就承认他能干,不是个能人也弄不到一辆车在手里玩。”我冷冷地笑了几声说:“他也许是个能人,可他是个好人吗?把国家的钱骗来这么潇洒,这是好人做的事?”董柳望着我,叹口气说:“大为我真的想着你是个好人,还可以说是很好的人,可如今世道是能人的天下了,好人又能有什么用?能人开进口小车,好人三代同堂,这都是摆在我眼皮底下的事实,我还想骗自己,可骗得下去吗?”我说:“董柳你变了,你变了。”她说:“主要是世界它变了,它变了。”

  把道理说到天上去,没那间房子这日子还是难过下去。又过了一个多月,我发现二楼又空出来一间房子。我去找申科长,他说:“有安排了。”说着对着门口做了个送客的手势。出了门我想,不说一只狗,就是一头猪被逼急了,说不定还咬谁一口呢,何况一个人?

  这样想着我也没跟董柳商量,摸到一把起子就下楼,一下子就把那空房的锁给撬了,自己换上了一把锁。晚上董柳下班回来吃惊地问:“妈妈的床呢?”我说:“搬到楼下去了。”她似乎听不懂我的话,细眯了眼看着我,好一会才回过神来说:“真的?分给我们了?”我说:“门是撬开的,我撬的,撬得好吧?”她不相信似的望着我:“撬?你?”我说:“撬!我!想不到吧!”晚上岳母带着一波睡到楼下去了,董柳说:“今晚我搞点桂元肉冲蛋给你吃吧!”我说:“就那么看不起我?”我有着一种预感,很自信,很有力量,很有把握,甚至有点迫不及待了。事后董柳说:“大为你还跟以前一样,我差不多已经忘记你以前是什么样子了。”

  第二天早上去上班,尹玉娥说:“申科长要你去行政科,刚来的电话。”我说:“不去。”我坐在那里有一种大祸临头的感觉,会不会闹到厅里给我一个通报批评,然后还要我搬出来?我忽然想到马厅长,会不会把我的行动当作挑战?这样想着我坐不住了,就到行政科去了。申科长说:“池大为你不错啊,真能干啊!”旁边一个办事员说:“卫生厅这么多年还没听说过有谁自己就把房子占了的事。”我堆起一脸笑说:“申科长,你看,哪有一个男人跟岳母睡一间房的事?我都这样睡了八九个月了。”那办事员说:“条例也不是我们定的,是马厅长亲自审改的,是马厅长。”我怔住了,不由自主地说:“我本来也不想那样。”申科长用一个不容置疑的手势打断了我说:“今天搬回去,否则明天一早,我就向厅里汇报。”我一声不响地往外走,想起董柳,让她白高兴一场了,想到这里我再也抬不起双腿。我心一横,怀着赴汤蹈火的悲壮,又夹杂着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无赖,回到行政科对申科长说:“房子我肯定是不会搬的。”他大感意外,马上又恢复了镇静说:“那就到厅里解决。马厅长知道厅里还有如此胡作非为的人,那你走着瞧吧。”我说:“我正是要去找马厅长,问问这个行政科长怎么当的,让老百姓三代挤一间,那人还是不是人呢,是动物吗?”他愣了一愣,显然没料到我会说出这么一番话来,马上又说:“你去你去。”我说:“我现在就到电视台去,请那里的记者来看一看拍一拍。”他说:“你去你去,你以为是给我的脸上抹黑?是给我们卫生厅的脸上抹黑。”我说:“我现在就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