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你以为你是谁

 《沧浪之水》

  我想事情不至于这么简单吧,就等着。一有电话来我心中就抽缩几下,怕是行政科或者厅里打来的。等了几天居然没有什么动静,事情就是这样解决了。事后我想了很多,为什么要做个好人,我找不到坚实的理由回答自己。

  在中医学会呆了两年,开始感觉还不错,自由,也没有压力,用不着与别人去争什么,也不怕别人来争什么,真是有点审美人生的意味。我觉得做一个边缘人有好处,像个现代隐士与世无争。有了家小,生活上有些困难,咬咬牙就挺过去了。可这么过了两年后,我心中渐渐地有了不是滋味的滋味,一种自己也无法确切描述的沉重。就像一个人双脚悬着,没有踩在地上的那份踏实之感。

  这天我到监察室去玩,看到莫瑞芹桌边的墙上挂着一排文件夹,我把标有“人事”的一本取下来,随手翻了翻。这是今年以来的任免文件,好些人我都不认识。翻到最后一页,突然眼前一闪,捕捉到了几个非常熟悉的字。我看那一行黑体标题,是“关于丁小槐等同志的任免通知”。原来丁小槐当厅办公室副主任了,一时我脸上发烧,心跳得厉害。我把文件夹挂回去,口里说:“想不到丁小槐他倒是上去了。”小莫说:“丁主任他现在,现在人家都叫他丁主任了,他现在比以前就神气了很多。你也努一把力才好。”我笑着说:“人长得太高了,标杆又太低了,身子躬得太低也很不是滋味的。”小莫没做声,好一会说:“机会等肯定是等不来的。”

  我回到办公室,在把钥匙塞进锁眼的时候,那种金属摩擦的微响像一种神秘的提示,我心中忽地炸雷似的一响,“机会等肯定是等不来的”。我奇怪刚才为什么没有对这句话引起特别的注意?

  晚上我到晏老师家去下棋,心神不定,就输了一盘。我叹一口气,他说:“今天你心里有点不那么舒坦?”我说:“输了心里还舒坦,那还是人吗?”又叹一口气。他说:“小池今天怎么了?”我说:“说起来吧,也不应该叹气,别人发达了是别人的本事,我叹气干什么?看起来我还没修炼到家。”他说:“想参禅又不能入定。人是什么东西,人?你要想着人是什么好东西,你一辈子苦恼就没个完。我年轻的时候比你还清高,清高的结果是清而不高,白白给别人做了垫脚的石头,到头来一事无成一钱不值一无所有一败涂地。”听着他的话我身子抽缩了一下,为了掩饰我又故意把肩耸了几耸。我说:“晏老师把话都说透了。”他说:“我做人一辈子,这是一点失败的心得,如果失败的心得也可以称作心得的话。”又说:“小池我看着你,有时候不忍心看下去,等几年比你小一截的人都当了你的领导了,那你的苦日子就真的来了。”我说:“晏老师到底是过来人,知道那种悬着的感觉。说真的要是考科举就好了,大家下场子考那么一考,我也不去标榜自己有什么清高。”他说:“小池你应该把自己的思路理清楚,你到底要什么?骑在墙上两边张望,那不是个事。”我说:“晏老师您这么一说,把我说明白了,又把我说糊涂了。”

  晏老师给我倒茶说:“这茶慢慢就品出味道出来了。”我说:“我没品出什么味道。”他说:“那你的感觉太粗糙了。君山毛尖呢,看茶叶都是立的,湖南的一个朋友带给我的。”我举起杯子瞧了瞧,果然是立着的。我说:“好茶叶它都有个气性,它立起来。”他说:“那些人的气性景仰景仰是可以的,学是学不得的。我景仰了一辈子,学了一辈子,怎么样?”

  丁小槐搬到那边两室一厅的房子里去了。这天中午我正上楼,见丁小槐扛了电视机下来,我说:“总算脱离苦海了。”他说:“也算是吧,马马虎虎,凑凑合合。”他不想刺激我,却掩饰不住得意之色。到家里岳母说:“丁主任在搬家,有几个人在帮忙。”我装作不懂,端起饭来吃,心里想:“男人吧,能屈能伸,我屈一下又怎么样?池大为你要是条好汉,你打脱了牙和着血往肚子里吞,现在这就把碗一放,帮着搬东西去!要脱胎换骨,就从现在做起!”我把碗放下来,蠕动着嘴唇对自己说:“你算老几,你以为你是谁?我扭不过你?我扭一扭你又怎么样?我偏扭你!”我右手举起来在空中划了一道弧线,想象着手中操了一把匕首,用力往腰部一顶,心里说:“狗东西,今天你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我今天扭你不弯?”我骂一声,手顶一下,身子也抖一下,可双脚却怎么也迈不开步,像被什么吸在地上了。

上一篇:8.好人与能人

下一篇:10.扑腾扑腾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西汉与东汉 - 来自《赫逊河畔谈中国历史》

西汉与东汉,究竟应当在历史上视为两个不同的帝国,或者看作一个整体的朝代, 是一个耐人寻味的问题。   两汉在公元前及公元后各历时约两百年,中间经过新莽的中断15年,如果视为一 个朝代,则它连亘4个多世纪,为上承秦始皇下迄满清两千年来帝祚最长的一个朝代。   中国的人口,据称经过王莽后有大量的损耗,可是后来经过东汉的休养生息,也渐 渐恢复原状。官方的统计,常有讹漏,至汉亡时仲长统的估计,应逾千万户。则两汉在 正常状态下,人口总数应当是5000万到6000万之间,公元前及公元后并无显著 的差别。   以疆域及兵力威势之所及而言,……去看看 

序言 - 来自《宽恕?!》

1976年,《宽恕?!》一书的英文版由体肯图书公司第一次在美国出版。该书出版时,许多大学,中学和讨论班开始把(纳粹对犹太人)“大屠杀”(Holocaust)的问题列入课程表。由于《宽恕?!》是一本鼓励大家对该问题进行讨论的书籍,所以不久就在教学中被广泛采用了。西蒙·威森塔尔(Simon Wiesenthal)讲述了他在集中营中的一次亲身经历,并问如果你处在他当时的位置你会怎么做。这个问题涉及到宗教,政治,道德和个人的价值取向。许多神学家,政治领袖,道德领袖和作家分别从他们自己的角度回应了他所提出的问题。不出所料,回应的看法形形色色,各具特色。不……去看看 

第四章 自然系统理论 - 来自《系统哲学引论》

创立扎实的知识综合和知识系统化的需求……将唤起一种迄今为止似乎只是作为一种脱离常轨而存在的创造能力——进行综合的创造能力。正如所有创造性努力所必然产生的,这必将意味着专门化。但是这一次,人们将构建整体方面的专门化。   (奥尔特加·Y.加西特[Ortega Y Gasset」,《大学的使命》,普林斯顿,1944年,第91页)   这里提出理论的目的是陈述那些适用于整个微观等级体系组织复杂现象的不变性。虽然自然系统理论的一些比较详细的和定量化的公式源源不断地从物理学家、生物学家、社会学家、经……去看看 

补遗 - 来自《开放社会及其敌人》

柏拉图和几何学  在本书第二版中,我对第6章第9个注释(第248-253页)(原书页码——译者注)进行了大篇幅的增补。在这个注释中所提出的历史假说后来在我的论文“哲学问题的性质及其科学根源”以不列颠科学哲学杂志》,1952年第3期,第124页以下;现也收入我的《猜想与反驳》一书)。它可以复述如下:(1)对2的平方根的不合理性的发现,使毕达哥拉斯把几何学和宇宙学(或许所有知识)都归结为算术的方案破产,从而导致希腊数学的危机;(2)欧几里德的元素不是几何学的教科书,而是柏拉图学派解决这个危机的最后尝试,这种尝试力图通过在几何学的基础上重建整……去看看 

第廿三章 - 来自《骗官》

群芳竞艳,万木争荣。春天的汉州古城显得分外妖娆。陈旧的青砖围出一个巨大的院子,院子里面是一幢连一幢的半新楼房和一片片的绿草地。这些,看起来都很普通。只是,大院门口摆着两只高高的木台。木台上站着两名年轻的武警,看上去神色庄重,透出几分威严。他们左右两旁挂着几块牌子,上面分别写着省委、省政府、省人大、省政协、省纪委的全称。省委大楼四楼的一个办公室里,正在召开省纪委常委会。主持会议的省纪委副书记兼省监察厅厅长林云深环顾了一下各位常委,说:“今天的会议还有一个重要的议题,就是准备另外增设一个案件检查室。”……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