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扑腾扑腾

 《沧浪之水》

  晚上下了棋回到家里,董柳已经睡了。我把灯拉亮,董柳忽然像弹簧一样跳起来,把灯拉灭。我以为她怨我回来晚了,也不解释,摸索着把拉线从床头解下来,把灯拉亮。董柳睡在那里伸手捞了个空,跳下床把拉线从我手中抢过去,把灯灭了。我说:“平白无故又生我的气?”她说:“生你的气也没用,就像傻瓜,你就不能恨他怎么不聪明。”我心里火得要命说:“有什么事你说出来,别撑着这张脸像蒙了蛇皮一样。”她睡着一动不动说:“我生了儿子你还想我是杨玉莹?蒙了蛇皮?还有蒙老虎皮的的那一天。”我说:“董柳你变了,以前你不是这样。”她说:“你的意思是说人没有变的权利?变是我的自由。”又说:“我生了儿子喂了奶还不准我变,宪法上哪条作了这样的规定?”我说:“董柳你总要讲道理。”她翻身坐起来说:“讲道理?你到厅里跟你的同志们讲道理去,讲道理你还住在这个老鼠窝蟑螂窝里?”

  绕了半天是房子的事。她说:“我不想住好房子,我在老鼠窝里窝一辈子我都没意见,我跟了你我早就没有任何想法了。我只是为我一波打抱不平。”我说:“那我明天拿把菜刀架在申科长头上,看他不给个套间?”我转身就走,走到楼下,我在冷风中打了个寒噤。董柳抱着一波下楼来了,我闪过一边,她一直朝办公楼走去,我轻轻跟在后面。办公楼前灯光幽幽地亮着,她站在大门口犹豫了一会,就进去了,想不到她胆子真有这么大。到二楼,她在楼梯口摸索着开关,我从后面伸过手去,把灯开了。她吓得尖叫一声,见是我,马上把脸绷紧,把一波放在地上,走下楼去。我把儿子抱起来,搂在胸前,到了办公室门口,董柳从后面追上来说:“我的儿子,就让你这么抱?我生的肉,给你?”她又一用力,把儿子抱过去了。我开了门,她就跟了进来,她坐下来拍着一波说:“将来我一波我要培养他的正常人格,不要像有些人一样,自己不是谁,还以为自己是谁。”我说:“至少要一波不要把自己的儿子往地下甩。”董柳说:“你的嘴这么会说话,你去堵一堵你的同志们,你敢吗?老是堵着我!”

  自从有了两间房子,我没再把房子的事放在心上想过。说起来,这件事也还是件事。丁小槐搬了,使这个问题紧迫起来。可我又有什么办法?她说:“大为我了解你,你有你的性格。正因为如此,多少事我都忍了,我惟一不能忍的就是看着我一波受委屈。你看我一波他这么乖,看着就让人心疼,他生下来比谁差了哪点,他要比别人过得差?要说差就差了没个好爸爸。”我心里一抽一抽地痛,说:“你当年也长了一双眼睛,你怎么不为一波找个好爸爸?”她说:“我的眼没有别人那么尖!你看有些人长了一双千里眼,多少年以后的事都看到了,果然都到眼前来了”。我生硬地说:“董柳你现在还不老,我放你一条生路,你再去投一次胎,你再去找。”她说:“女人没有第二春,女人一辈子就是一锤子买卖!我再怎么找,可以给我一波找个亲生父亲?”我说:“董柳你打对象真的打错了。”她望也不望我说:“那也可以说这么说。”我说:“不过生儿子倒还是生对了。”她哧地笑了,说:“你的口才这么便利,怎么不到马厅长丁主任那里去表演表演?”

  回到家她抿嘴笑了说:“你赢了,你取得了一个伟大的胜利。”我说:“那你要我怎么样?”她说:“怎么样我都无所谓,我一辈子苦到头黑到头我都不会哼哼一声。你总要对得起儿子吧,为他成长创造一点条件吧?人这一辈子,总要扑腾扑腾那么几下吧?”我说:“你以为卫生厅是个什么了不起的地方,明天地震都震光了地球还照样转。再说一潭臭水有什么好扑腾的。”她说:“你瞧不来一潭臭水,那你到中南海扑腾去,你去得了吗?你以为自己是谁,还嫌这潭小?小人物就扑腾眼皮底下那几件事,该扑腾的还得扑腾,扑腾不扑腾总不一样吧,丁小槐就走在前面了。好东西手伸长了再伸长都描不到,还有人讲客气,真是好死了那些伸手的人。你池大为是男子汉,站起来也这么高,锯马桶也能锯几个,你比谁差了哪里?”我说:“董柳你别堵我,堵我我又走了。别人愿意怎样那是他的事,脸盆里的风暴有什么可得意?要不怎么说人与人的差别比人与猪的差别还大呢?”

  这天晚上我整晚不眠。我忽然感到自己在这个世界上非常孤独,茫茫世界,有谁把我放在心上?连董柳也这么陌生。

上一篇:9.你以为你是谁

下一篇:11.你凭什么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06 被跟踪 - 来自《新疆追记》

事后想起,我感到奇怪。似乎在新疆被捕前的一段时间,我的所有关于自身安全的感觉都关闭了。以前可不是那样,往往通过直觉我就能意识到危险,而且可以在事后得到证实。照理说此次到新疆没有理由放松警惕。一年前我刚出版了《天葬》,同时对外公开了《黄祸》作者的身份,可想已经被记帐。1999年又是国内政治转为进一步强硬的当口,我来新疆的前两个月,刚有数人因为筹组民主党被判重刑。可是我为什么没有一点警惕之心呢?   事后想起临到新疆前我在北京与两个外国人的谈话,不禁有点羞愧。我那时对他们这样解释中国的政治——今日中共已经……去看看 

第二、三版序言 - 来自《关于国家的哲学理论》

第二版序言  这一版增加了一篇导言,表明我对欧洲某些思想运动所持的态度——这些思想运动的性质自从这部著作问世以来已显露得更加清楚。正文和注释部分也有几处作了改动,第8章的开头则是重写的。至于对一些紧迫的社会问题,我还是像以前那样保持不想引起争论的态度,虽然我已感到,为了阐明某些人或我的论点,必不可免地要涉及社会经验。  伯纳德·鲍桑葵  1909年11月12日于奥克斯肖特  第三版序言  在本书问世以来的二十年间,每一种国家学说都经受了严格的检验。在一些历史事件的启发下,著者的观点也……去看看 

第二章 国家与市场 - 来自《分权的底限》

国家与市场的关系在经济研究中并不是一个新问题,但在中国,有相当长一段时间,这个问题很少被人讨论,因为在计划经济体制中,国家起着主宰一切的作用,市场即使被允许存在,也只不过是起点 “辅助”作用。既然国家与市场的主从关系被认为是天经地义,当然也就无须讨论了。如今,中国已宣布实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市场因而也被承认为社会资源的基本配置体制,现在的问题是,国家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中应该起甚么样的作用? 中国学术界在这个问题上大致有三派观点。第一是传统计划经济派。这些人现在已不再坚持让国家计划规范经济的所有方面……去看看 

第34章 - 来自《十面埋伏》

罗维民默默地盯着眼前的赵中和。   看得出来,赵中和显得心力交瘁,但他依然同罗维民在僵持着。   尽管罗维民已经把单昆的态度告诉了赵中和,并一再地告诉他,如果没有正式的文件,没有两个以上的监狱领导在场,他是绝不会给他交接工作,更不会把武器库的钥匙交给他的。但赵中和却丝毫不为所动,仍然像看管犯人一样在监视着他。   一直等到后来,大概是罗维民不断的问话让他感到不耐烦了,赵中和才对他说道,你什么话也别再对我说,我什么也不会再听你的,我现在根本就不相信你。既然你不想交接工作,那就老老实实地在这里呆着。你不是要等……去看看 

第二章 长沙激战 3、今日周亚夫 - 来自《曾国藩 第1部 血祭》

邓绍良进城不久,绥宁镇总兵和春也从广西抽调来长沙。  接着,贵州镇远镇总兵秦定三、河南河北镇总兵王家琳、副都统衔头等侍卫开隆阿等都相继调进长沙。张亮基也赶到了长沙,接替骆秉章当起湖南巡抚来。长沙城里又增加四五千兵,阖城官绅稍微舒了一口气。但都是仓促间从各地调来的,纪律松弛,调度不灵。更令张亮基担忧的是,一时间进来这么多的兵,军饷从哪里开支?这些奉调进城的绿营兵,一来就公开扬言:“老子是拿性命来守城的,你当官的不拿银子出来,老子就不给你守。长沙城丢了关我屌事!”  为了稳定军心,张亮基与潘铎等商量……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