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浪之水

11.你凭什么

本章总计 5116

  一波慢慢长大起来,我发现自己对他的感情在不知不觉中有了变化。以前吧,我也爱他,也挂记着他,可并没有那种入骨入髓的感觉,还觉得董柳那种不可理喻的偏执非常可笑。现在一波长大起来,我倒悟到了,人从自己的立场上去看世界,他其实是不讲道理的。那种没有道理的道理,其实是最深刻的道理,植根于人性深处。我看一波吧,怎么看怎么顺眼,连把尿尿在床上也顺眼。我把这种感觉告诉董柳,她说:“还是个做父亲的呢,儿子都这么大了,才感到儿子是儿子。”我说:“有时候我觉得奇怪,我贡献了什么,就贡献了一条虫吧,那只亿分之一呢,没想到那条虫就有这么神秘的力量,真想不通其中的道理。不合逻辑,太不合逻辑了。”

  到九月份,一波快三岁了,该进幼儿园了。从六月份开始,董柳就天天催我,想办法把一波送到省政府幼儿园去了。她说:“现在的竞争从幼儿园就开始了,谁不想自己的孩子在最好的环境中成长?”岳母说:“大为呀,别的事我们都算了,这件事不是开玩笑的事,关系到一波一辈子。人民路幼儿园?那还不如我在家里带带算了。”董柳说:“反正这个任务就交给他这个做父亲的了,看他对儿子的感情,他把这件事办好了,也算我没有白找他一场。”我说:“董柳你把事情提这么高,你是将我的军,多半会将死的。”她说:“我什么都忍了,从来没将过你的军,今天要将一次,实在是没有办法。”第二天上班我抽空出来,到省政府幼儿园一看,条件果然好得不得了。

  我想着这件事怎么入手。陈园长不在,姓钱的副园长接待了我。我把儿子夸成了一朵花,可她根本不感兴趣,打断我说:“你在卫生厅吧?”我说:“怎么不是,要不我下次拿工作证给你检查。”她说:“厅里很多部门呢,在医政处?”我说:“中医学会。”她说:“还有个中医学会?没听说过。”我说:“全省中医方面的事都管着呢。”她打量一下我说:“全省?不知道。”晚上我把事情告诉了董柳。董柳说:“她凭什么要帮你的忙,你凭什么要她帮忙?凭什么?毛主席早就说过,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你凭什么要别人爱你,帮你?总要凭点什么,没有空口为凭的事,你凭什么?”

  九月初我们准备把一波送到人民路幼儿园去。前一天晚上我坐在床上看书,突然听到有水滴在什么东西上的声音,一下,又一下。我注意到桌上的报纸湿了一大块,抬眼发现了是董柳在掉泪。我慌忙说:“怎么了?”她把身子扭过去,我扳过来,她又扭过去,鼻子吸了几下,就哭了起来。一波说:“妈妈,好妈妈。”伸了小手给她擦泪。董柳把一波搂得更紧,哭着说:“我的儿子,这么好的儿子,你怎么就命苦,是妈妈对不起你,对不起你。我们还想约丁小槐家强强一起去,我们不配呢,人家才不进那样的幼儿园呢。”我一听心里往下一挫,全身发冷,如掉进冰窟一般,好半天说:“省政府?”董柳眼泪直滴,点点头。

  好半天我缓过一口气来说:“想不到丁小槐这家伙还有如此之大的本事!”董柳说:“人家在那个份上,就有那个本事,不在那份上,你有天大的本事也只是没本事。说到底还是自己手里要有过硬的东西,要在那个份上,不然人家凭什么照顾你!不在份上,把道理讲到骨头里去了也没有用!你是男人,你手里有什么硬东西?没有就别开口。”又问岳母:“妈,你那里还有多少钱?”岳母跑到楼下去拿来一千块钱。董柳望着我说:“你呢?”我说:“我有多少钱还不知道?”董柳给一波换上了好看的衣服让我抱起来,跟着董柳到陈园长家去。一路上我不说话,董柳也不说话。一波说:“下次我到华云公园看皇宫,我把帽子带去,我当皇帝,妈妈当公主,你当卫兵。”董柳说:“我一波刚满三岁就知道当什么好什么不好,有些人三十多岁还不知道。”到了陈园长家楼下董柳说:“你去侦察一下。”我上去了侧耳在门边听见里面有人说话,就下来了。不一会有一男一女抱着小孩子下来,男的说:“我真的没见过这么固执的人。”女的说:“我脸上赔着笑,心里恨不得张开五指朝她的扁脸抓过去,撕一块皮下来。”说着向不远处的一辆小车走过去。司机钻出来,把小孩子接了过去,一起开车走了。董柳望着远去的车说:“算了,回去。”我说:“来都来了。”她说:“上去了白白挤出几点笑,也没意思,挤也白挤了。”又说:“气得死真的要气死,可惜人又是气不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