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重新做人

 《沧浪之水》

  我现在的绊脚石不是别的,就是我自己。这个念头从我心中掠过一刹那,我想也没想,就抬起右脚踢在左腿的小腿上,腿一软,身子往前一冲,差点摔倒,跨出一步,才站稳了。我骂自己说:“他妈的,下毒手啊!”不容自己再想就往回走。到晏老师家门口我马上按了门铃,怕自己犹豫。

  晏老师递给我一支烟,自己也叼了一根,我说:“晏老师知道我今天想抽根烟?”他说:“看人还是看得懂的。”我说:“您帮我看一个人。”他把烟举了举说:“是看你自己吧?”我一拍腿说:“您是真人不露相啊,我觉得那几间厅长办公室,怎么样也应该有一间是你的。”他自嘲地一笑说:“等明白过来,已经过了气了。”我鼓起勇气抓住这个话头说:“那您看看我过了气没有?”说完这句话我如释重负,话题已经打开,也并没有自己设想的那么难堪。他吸着烟,不做声,我紧张地望着他。他说:“三十多了吧?”我说:“三十四。”他说:“也可以说没过气。”我心里一跳说;“那就是说,也可以说过了气了。”他点点头说:“也可以说。”我说:“没希望了?”他叹气说:“小池啊,早干什么去了?你啊,就是把自己看得太重了。”我不解地说:“我一官半职都没有,怎么把自己看得太重?”他笑了说:“正因为把自己看得太重,才一官半职都没有。你想硬着那口气甚至还要挑战,又想从中得到一切,那不合逻辑。大丈夫以屈求伸,伸着的人,谁不是屈过来的?”

  我沉默了一会,内心看不清楚的黑暗之处像有一把刀冲出来,横冲直撞,把自己留恋的趣味统统砍断。我说:“做个人真不容易,你想清高点,一大堆问题等在那里,你躲到哪里去?怪不得有人逃去做和尚,连跌在花丛里的贾宝玉都要去做和尚。”他说:“明白了一个道理只挂在嘴巴上,还不如不明白,你总不能像我一样办事员到老吧。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这么写写是很有诗意的,真落地成了泥,谁会来闻?没人闻,香也是不香。”他的话震得我心里怦怦地响,我说:“我想着自己也应该动一动了。憋了这几年,人都憋病了,心里直发虚,人好像是悬着的。经过儿子这一回事,我想法也变了。权和钱,这两个俗物,硬邦邦的挡在路上,你绕得过去?”

  回到家中董柳已经睡了。我没开灯,摸到床上睡下。董柳惊醒了说:“太晚了。”我说:“下棋去了。”她说:“你还有心下棋,世界上还有这样没心的人。”赌气地一拉被子,我的身子全露在外面了。我把被子拉回来说:“其实我是跟老晏说话去了。我想换一种活法,老晏他也支持我,就把自己想法说了。”董柳说:“早该这么想了,到今天!”又说:“我看一个人他是那个样子他还是那个样子,改也改不到哪里去,狗它改不了———我不说了。”我说:“这次你看我的表现。”她说:“那我们明天晚上到马厅长家去,你敢不敢去?”我说:“去干什么,又没有事,没事怎么好去?”她说:“怎么没有事,别人都用车送我一波去医院了,你去谢谢也是应该的。送得不及时,一波还好不了这么快呢。”我说:“这就跑到人家家里去?看得一清二楚这是一个借口。”她说:“你有借口还不敢去,人家连借口都没有还要钻进去,那你还有什么戏?没戏!还没开始就被别人拉下了!你说要重新做人,那你是哄自己玩的,我第一个就不相信。我陪你一辈子倒没什么,我就是不甘心我一波也这么陪着。”我一听儿子的名字,马上说:“去!咱们完全去彻底去。”会来事的人能够无中生有,我有中生有还怕什么?怕什么!

  天很早就黑了。我和董柳在裕华商城买了两袋雀巢奶粉,两瓶百花牌蜂蜜,乘公共汽车去中医研究院。到了中医研究院我说:“东西进门的时候你提着,我是不提的。”她说:“到门口你给我。我太了解你了,深入骨头,还说什么重新做人呢。”到马厅长家门口我听见里面有人说话,就扯了董柳下来。我们站在一棵树下等着,一会看见一个男人提了东西过来,在单元门口一闪就进去了。那一闪的动作提醒了我,我说:“我去侦察一下。”那人果然在马厅长家门口停下了。我探了头看,看见沈姨开了门让那人进去了。我溜了下来,对董柳说:“我们今天回去算了。”她吃惊说:“东西都买了,回去?”我说:“你知道人家送什么,开门时里面灯光一晃,我看清是西洋参。”我这么一说董柳就沉默了,董柳把提袋往地上一丢说:“知道你不敢去,找出这么多话来说!”扭头就走。

上一篇:17.只有一辈子

下一篇:19.虚幻的枪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09 - 来自《跑官》

再议是第二天晚上的事。儿子陆伟和未婚妻聂小芳也来了。   陆伟大学毕业后,没有接受毕业分配,只身到深圳闯荡去了。去了四年,没能闯下个什么结果,只好回来了挥老子思想,以“道”为世界的本原,认为道“自本自根,未,临时在煤运公司落脚。好在女朋友聂小芳还在等着他,这样爱情的圆满冲淡了事业上的失意,陆伟情绪还算不错。   他是遵照父亲的意见,带小芳来研究他们的婚事的。   小芳来家,祁云自然高兴,特意做了几个菜,热情招待这位即将过门的儿媳妇。   饭后,陆伟把祁云拽到沙发上坐了,同时朝陆浩宇喊:“爸,你快过来。”陆浩宇正在打……去看看 

4-12 你的每句话都是给神的语音邮件 - 来自《与神对话》

当我退得够远去看那设计,去看织入我人生布料的巧妙细微的美时,我充满了感激。那是在创造与神的友谊里的最后一步,即第七步:感谢神。它是几乎自动的一步。如果你由第一步到第六步都做了,它便是那自然发生的、自然随之而来的东西。你一辈子都没认识神如神真正是的样子。现在你可以了。你一辈子都没信任神如你希望你能的样子。现在你可以了。你一辈子都没有爱神如你想要的样子。现在你可以了。你一辈子都没以一种亲近拥抱神,以使神成为你的经验之一个非常真实的部分。现在可以了。你一辈子都没利用神如你会利用你最好的朋友的样……去看看 

西京之变 - 来自《张学良传》

现在,我们的目光从临潼转移过来,转到事变当天的另一条战线,即西安市和张、杨部队的整个防区。而其中象被扣后的蒋介石情况如何?住在西京招待所的那些国民党军政大员是怎样被扣押的?还有据说在张、杨军队内部也有对事变有异议、甚至公开叛变的,这又是谁?他们采取了什么措施?制止了没有等,也许更是人们密切注意的,而且从某种意义上看,这当中的激烈、复杂而又离奇的斗争,并不比临潼扣蒋逊色。   关于蒋氏被扣西安的情况,特别是他由惊恐到终于安定下来,并在停止内战和抗日问题上开始有所转变,然而又有不少保留等情节,过去也有各种各样的……去看看 

第26章 因果同别的一些关系 - 来自《人类理解论(第二卷)》

1 这些观念是从哪里得来的——在我们底感官注意到变动不居的各种事物时,我们总会观察到有一些特殊的性质和实体开始存在起来,而且它们底存在是由别底事物底适当的作用所引起的。从这种观察,我们便得到·因·果底观念。能产生任何简单观念或复杂观念的那种东西,我们便以·原·因(cause)这个概括名词称之,至于所产生的,则叫做·结·果(effect )。因此,在我们发现,在所谓蜡的那种实体中,一种流动性常常可以为某程度底热所产生,而且发现,流动性这个简单的观念以前是不曾存在于蜡以内的,则我们便叫热这种简单观念是蜡体中流动性底·原·因,……去看看 

第二章 Les philosophes:原型与乌托邦 - 来自《立法者与阐释者》

“知识分子”这个集体性名词的诞生离我们并不十分久远。人们有时候把这个词的诞生归功于克列孟梭,有时候又归功于德雷福斯案件中公众所签署的抗议书,不管怎样,这个词诞生的时间,决不会早于19世纪与20世纪之交。起初,这一个新术语试图重新唤起在不同的职业、不同的社会地位中的男人与女人的广泛联合,若不是这样,那些科学家、政治家、作家、艺术家、哲学家、律师、建筑师和高级工程师依然只是各自去追求他们自己的职业目标,是不可能走到一起并互相合作的。在这个新术语中,隐含着这样的意思:在所有的这些职业当中,知识起着核心作用,这……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