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一笔财富

 《沧浪之水》

  回家路上董柳说:“本来我是真心真意来感谢他们,怎么一来你舌头卷一下,我舌头卷一下,真的都变成假的,我心里很对不起沈姨的。”

  第二天早上我在办公楼碰见马厅长,就叫了一声。他像平时那样点点头就过去了,并没有一点特别的表情。这叫我好生疑惑,厅长的表情绝对不是没有意味的。我原想着在昨晚有了默契之后,马厅长至少会用一种神态对这种默契予以肯定,比如一个微笑,或者一种眼神。想来想去,想着他可能还是记着我几年前的错误。当时我真是昏了头,不知山高水深啊。尹玉娥说:“小池你的脸色怎么这么难看?”我说:“我们贫下中农的脸色再不难看,那还有谁的脸色难看?地主富农吃饱了撑着会难看?”她连连点头说:“大为还是屈了才呢。”她这么一说提醒了我,我这个话好听吗?也属于阴阳怪气之类!喜怒形于色,这是大忌。我出去一会,回来听见她正在给谁打电话。我坐下来,看到她一眼一眼地瞟着电话。好像接到了她的指示似的,电话铃响了。她并不像平时抢着去接,而是对我努一努嘴。我接了是中医研究院舒少华打来的,约我晚上去他家。

  晚上我去了舒少华家,他很热情地跟我握手,我说:“舒教授找我,不知道有什么事我可以效点犬马之劳的?”他说:“坐下说,慢慢说。”亲自给我倒了茶。他说:“水利厅的事你听说没有?”我说:“听尹玉娥讲了几句,不太清楚。”他说:“大家齐心协力,硬是把吴厅长扳倒了,开创出一番新局面。”他把水利厅的情况说了一番,暗示着那些参与的人都得到了回报。拿出一封打印好的信给我看,信是写给省委的,列了马厅长七罪状,上面有五十多个人的签名,好几个都是大名鼎鼎的专家,舒少华是第一名,还有尹玉娥丈夫的名字。我心跳得很快,不知道该往哪边倒才好。他说:“如果你有勇气站在公正这一边,我们欢迎你把自己的名字写在上面,到时候我们会考虑这一点的。”我说:“大家都知道我胆子小,我还要回去跟老婆商量一下,不然她会骂我的。”他笑了说:“怕老婆,你尽快吧,我们等你。”我马上就点头答应了。

  告辞出来我浑身都汗湿了,冷风一吹,我头脑清楚了。我现在夹在中间算个什么?政变成功了,我不是主力,也讨不着好。没成功我就有罪了,我这就算参与了!我回到大院,把事情跟晏老师说了。

  晏老师听了,微闭着眼,头悠悠晃了几下说:“好事,好事。”我说:“那我应该签个名?”他一笑说:“凭这几条罪状,想扳倒一个厅长?这些人只知道给人看病,不懂政治!”我说:“列上的这七条,条条都有那么点意思。”他冷笑一声说:“如今政治问题不是问题,没那么傻的官,作风问题也不是问题,那是个人的事情,工作问题更不是问题,怎么干都是可以讨论的,抓不住。唯一的问题就是经济问题,七条里没这一条,炸不翻谁!这样的官你还想打倒他,你准备打倒多少?”我叹气说:“我今天真的不该去的,跳到黄河里也洗不清,等于是上了贼船了。”晏老师把手往下一砍说:“不,这个信息是一笔财富,一笔财富!你要好好利用。你马上打电话向马厅长汇报。”我本能地推辞说:“那太那个了吧,我从舒教授那里出来,还答应了他一定保密呢。”他说:“你今天不汇报,明天最迟后天就来不及了,你就是乱党贼子了,你说你怎么办吧。”我一听头脑中嗡嗡地响,那样我就太委屈太太了。真的这就是政治吗?你进入了就没有骑墙的余地,没进入沾了边也不行!我说:“今天太晚了,都十点多钟了。”他说:“今天太晚了还不晚,也许明天一早就太晚了。”我急得直甩脑袋说:“啊呀呀……我真的做不出,这算不算出卖呢?”他说:“你自己想想吧。今晚不下决心,我可以说你家董柳调动都完了,不是手续还没办好吗?别以为你家董柳真是什么人才,那是别人说的一句话,随时可取消的。你讲良心,别人到时候不一定是这样想,在这些事情上,没有比讲良心更坏事的了。”我耷拉着脑袋,痛苦不堪。我这时非常清醒,晏老师是对的!而自己的本能指引的方向总是错误的。晏老师上厕所去了,我想董柳她可经不起这个打击!忽然出乎自己意料地,我身子往前一冲,双手就撑在地上了。我四肢着地爬了几步,昂着头把牙齿龇了出来磕得直响,又舌头伸出来垂着,在心里“汪汪”地叫了几声,听见厕所门栓一响,猛地跳起来,坐回沙发上。

上一篇:21.大人物是讲人情的

下一篇:23.一个转机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三部还我河山 7、大西洋海战 - 来自《二战全景纪实》

蒙哥马利在阿拉曼大败隆美尔、艾森豪威尔一路杀向突尼斯时,丘吉尔踌躇满志,欲为盟军制定今后的战略方针,要求同美国总统罗斯福会晤,共商大计。  罗斯福觉得应把斯大林叫上,免得让人有盟国不团结之感。  但此时苏军正把德国重兵围于斯大林格勒城下,斯大林军务在身,婉言谢绝了。  罗斯福、丘吉尔二人颇感失望,随即商议会晤地点。  罗斯福说由于美国总统不能远离美国,也不能去英国,但可以去有美军驻扎的地区,如冰岛和北非。  冰岛此时正逢隆冬,冰天雪地,终日雾气腾腾,飞行危险。  两人自然选择了四季如春的法属摩洛哥最大的……去看看 

文艺复兴 - 来自《苏菲的世界》

……啊!藏在凡俗身躯里的神明子孙哪……  苏菲喘吁吁地跑到乔安家的前门时,刚好过了十二点。乔安正站在他们那栋小黄屋前面的院子里。  “你去了快十个小时了!”乔安提高了嗓门。  苏菲摇摇头。  “不,我去了一千多年了。”  “你究竟到哪里去了?”  “.....”  “你疯了吗?你妈妈半小时前打电话来。”  “你怎么跟她说?”  “我说你到药局去了,她说请你回来时打个电话给她。不过今天早上十点我爸和我妈端着热巧……去看看 

译后记 - 来自《伯林》

伊塞亚·伯林的名字对我国大多数读者来讲还是比较生疏的,甚至可以说,即使研究现代西方哲学的专业人士,熟悉伯林的也不是很多。伯林不是一颗“新星”,不是一位新近才冒出来的人物,而是一位在西方哲学思想界长期被“埋没”、或被有意冷落的人物。个中原因,至少按本书作者的看法,主要是由于伯林的思想对西方理性主义的主流传统具有的颠覆性意义,以至许多理性主义思想家有意无意地联手封杀这位左道之士。大概是由于当代反理性主义思潮的不断高涨,伯林从价值多元论角度对理性主义的批判才重新受到了重视。本丛书是把他作为一位“世界……去看看 

第三章 略说人心 - 来自《人心与人生》

说人心,应当是总括着人类生命之全部活动能力而说。然一般说到人心却多着眼在人之 对外活动的一面。实则人类生命之全部活动能力,应当从其机体内外两面来看它。(一) 所谓对外一面即:人在其自然环境和社会环境中,既有所感受,复有所施为,既有所施 为,复有所感受的那些活动能力。在此对外一面的心理活动,主要是依靠大脑皮质高级 神经活动通过感官器官来完成的。这未能举人心之全。(二)还有其另一面在,即:个体 生命所赖以维持其机体内部日夜不停的活动能力。凡此种在人死之前,经常的生理上- -有时兼病理上--一切机能动转,统属植物性神经系统……去看看 

科学和艺术中的创造性自我批评 - 来自《通过知识获得解放》

(剽窃自贝多芬的笔记本)   Creative Self——Criticism in Science and Art   (Stolen from Beethoven’s Sketch books)   首先,我要感谢主持人热情地邀请我在本届“萨尔茨堡音乐节”上致开幕词。我认为这是一件十分荣幸的事情。在刚收到邀请书时,我感到很意外,甚至有些困惑不解。因为自从1950年以来,我和妻子就一直在切尔吞山[Chiltern Hills」里的家中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我们不看电视,不读报纸,只是全身心地从事一项研究。这项研究主要是从理论上阐述人类知识,尤其是人类科学知识的问题。我认为,我在这方面的研究并不足以……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