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天在上

第66章

本章总计 3545

   老式的木壳立地钟敲十二点的时候,有人给田卫东和黄江北送去了两小碗粟米百宝羹,取走了那两只咖啡杯。而田卫明在他的房间里,已经抱着电话机睡着了。他一觉醒来,已是第二天的早晨了,慌慌地去找卫东。田卫东拖着拖鞋,正疲惫地向楼下走来。“你跟黄江北说了些什么?”他问。“我把该说的都说了。”“你把什么都告诉他了?”“他是你瞒得了的那种人吗?他总有一天会从万方那边搞清楚这一千四百多万资金的去向的。与其被他查出来,还不如主动跟他说清了,能求得他的帮助。”“求他帮什么?”“暂且别追究你的刑事责任,容我们一点时间,把这一千多万的亏空补上……”“他怎么说的?”“他说他要考虑考虑……”“什么时候能给个答复?”“兴许今天晚上,兴许明天上午。”“要不要我出面再去跟他谈谈。我自己的事,兴许我去说,会更有效一些……”“你?”田卫东冷冷地瞟了卫明一眼,严正地对他说:“听着,从现在开始,到事情得到彻底解决为止,不许你下楼,不许你见任何人,不许你往外打任何电话,更不许你接触你那些狐群狗党 ……这是昨晚,我和黄江北达成的唯一的协议。”
  
  田卫明的脸一下胀紫了:“你们要软禁我?”
  
  田卫东说:“软禁是客气的。”
  
  这时,有两个大汉匆匆走来。他们昨晚找了个地方,“审讯”了苏群,因为他们从夏志远那儿所得到的那包东西,完全上当了。那里包着一只穿旧了的女鞋,一把老式的刮胡子刀架,还有一本完全空白的笔记本。
  
  “怎么可能是空白的?郑彦章和苏群费那么大劲跟我们周旋,能是为了一本空白本儿?”田卫明喝斥道。
  
  田卫东拿过那个笔记本,从头翻了一遍,果然看不出一点字迹。他收起那几件东西,问那个大汉:“苏群放了吗?”大汉答道:“放了。”田卫明又急了:“你们把那小子放了?那小子耍了我们……”田卫东说:“昨晚,黄江北一再提出不许再在章台市随便抓人,这种事,的确做得太过份了!我们需要他帮忙,不能再惹恼了他,要给他面子!”田卫明扑到田卫东面前:“卫东,这时候放过苏群,就等于是由着他们来栽赃陷害我……你应该明白,他们要搞我,最终还是为了要搞垮我们的老爸。事情已经干到这一步了,已经容不得我们退让,是死是活,必须把苏群手里的那批东西搞到手……要不然,你就是补上那一千多万的亏空,也还是脱不了一场致命的官司!”
  
  田卫东说道:“好了。你该说的都说了,该做的也都做了,现在请你上楼。”
  
  田卫东向那两个大汉使了个眼色,大汉们立即围上去抱住疯了似的田卫明,用最温和的言词劝说,不管他怎么的蹦跳,努力把他“搬”回到楼上去,锁了起来。
  
  田卫东已经安排好了下一步的计划。通过昨晚一夜和黄江北的交涉,他觉得他已经突破了黄江北这个大关,他觉得他能够让目前的事态,按他需要的方向发展了。他不能告诉卫明他已经得着了些什么。但此时,他非常想见一个人,这个人就是田曼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