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辑 折断的日子(二)

 《黑乌鸦与折断的日子》

困惑组诗(与欲凝合作)

  足音

  我感觉到地的颤抖了
  我感觉到悬浮在刺目的空中很久了
  我已经开始倦怠
  就如同那颗陨落的星星
  我向某一个模糊的去处坠落
  我感觉到了
  你沉重的足履过我的天空
  而我脚下的空间在无情地陷落
  为了盲目的逃避
  脚下被蚀空的危机依然存在
  周围是碰撞的呼啸和尖利的嚎叫
  我敏锐地感觉到了
  你的手中有唯一的承诺
  我不能再说什么
  你的脚步跨过这荒原
  所有的一切都丢失了自己的影子
  他们与我一样寻找那永恒的黑暗
  我感觉到了
  这里有完全被否定的预言
  1993年11月30日
  ----------------------
  走廊

  一扇门和另一扇门之间
  是狭窄而漫长的通道
  阳光寂寞地走过去
  又走回来
  无声地坐在我身边
  骚动不安的世界于是染上了沉默的颜色
  那些高尚的诗歌
  是我唯一的财富
  在不断的奔逃中
  我看见我的双脚抬起又落下
  我的眼睛闭上又睁开
  从此地到彼地
  只有寂寞的阳光紧紧相随
  在走廊的尽头
  我得到与梦想无关的生活
  ----------------------
  洪 水

  整整一个下午
  我坐在山顶上
  树木和巨石阻挡不住什么
  一起轰轰烈烈地滚下去
  大山变得矮小圆滑
  象一只只新鲜的蘑菇
  我坐在上面
  看洪水吞噬山脚下的土地
  其实也没什么
  我像洪水一样的心情
  只需要一个下午的沉默
  然后
  我就与那些巨大的蘑菇
  一起向前滚去
  ----------------------
  回声

  未被注意的影子滑过光秃秃的丘陵
  岁月倏然便苍老了
  没有可以停泊的港口来牵挂
  那颗习惯漂泊的心
  孤独是如影相随的伴侣
  与生俱来
  千百次喑哑的呐喊
  千百次沉入如水的黑夜
  旷野里飞奔的狼是完美的
  那绵长的嗥叫动人心魄
  ----------------------
  主题

  辉煌的时刻 从死亡开始
  祭文被反复咀嚼之后
  送给每一个活着的人
  黑色的诅咒是那连绵的风雨季
  和红色的颂歌
  几千年始终如一地新鲜撩人
  是谁泄露了幕后人的秘密
  是谁让流言漂过海洋
  去预言未曾有过的风暴
  原始的欲望蔓延成瘟疫
  在焚毁每一个焦躁的灵魂
  红尘万丈
  谁在扬起一面血腥的大旗
  指向毫无抵抗的民族
  谁的形象强奸了正义
  谁的宗教模仿着太阳
  谁的权杖犹如猛兽
  谁的葬礼叫人无法悲伤
  谁在自我放逐的世界里
  放
  逐
  自
  我
  饮下烈性的酒饮下耻辱
  不能醉酒的日子
  只能醉生梦死
  也许有一天
  那颤抖的声音连成呐喊
  连成连天的风暴
  我们会真诚的表述
  厚颜无耻的历史
===========================

给 你

  花一个钟头的时间
  我全为找你的相片
  夜色微醺
  那一缕熹微的晨光中你注视的眸子
  生动如水
  如跃动的星辰
  就这样微微低下头
  你用目光安慰我
  久久压抑的血液便急速掠过你男人的面庞
  表达另一种幸福和甜蜜
  所有的爱
  和所有的日子和你在那一刻
  都触手可及
============================

你的名字

  纪念LX
  在那一瞬间 在地狱的边缘
  到处弥散的声音里有你完美的名字
  散布着震颤的回声
  叠起的坟墓展示着无声的恐惧
  压抑的空间一如坟墓中悲哀的你
  死不瞑目
  空气在那一瞬间很沉重地砸向我孱弱的身体
  砸向我的心
  (周围弥散着火山喷发前的窒息)
  那一瞬间我要尽力喊出你个性的名字
  直到你远去的魂灵踏着这呐喊返回
  不!!!
  我不再彷徨于无地
  在朝花夕拾的惆怅中叹古惜今
  (你走得太远了没有谁能够接近)
  寂寞的我正深味着这寂寞 孤独的我依旧在孤独中静静地端坐
  象个小孩子面对圣洁的神祗
  我一遍又一遍喊出你辽远的名字
  用我蹩脚的韵文虔诚地展示你孤独的灵魂落魄的灵魂滴血的灵魂深刻的灵魂
  将你流动的思想呈放在眼前
  一遍又一遍阅读
  天堂的门正在打开
============================

朋友——人有些时侯是要愧对朋友这两个字的

  压抑只有压抑
  生活中有太多的东西你无法承受
  忍受不了的时侯你便学会了离群索居
  你欣赏孤独你偏爱孤独你深味着孤独
  你就去寻找孤独去了
  除了与生俱来的孤独你一无所有
  你的眼睛里沉淀着日渐苍老的忧伤
  和太多太多单纯的爽直
  这注定是与别人合不来了
  他们都无忧无虑能吃能睡他们都很快活
  他们不愿把一切都想得那样久远那样一本正经
  你不懂得这些不懂得他们越来越象某个值钱的硬币
  他们的快活与享受你受不了
  忍受不了的时侯你便去离群索居了
  其实也没有什么可以遗憾的
  只是这个世界太压抑太沉闷了你受不了
  这叫我心里也充满了水一样洁白的忧伤
  我无话可说你知道么我真的没什么安慰的话好说
  我只有哭了
  在每一个孤独的夜晚来临时
  面对愈加空虚的自己
  为你大哭一场
  你终于离群索居了
  你没有哭泣
============================

日 子

  把自己和影子重叠
  在匆忙中逃避
  放下二次函数和相似形的习题
  试卷上几个红十字的眼睛在斜盯着自己
  走在河边凝望白云和旭日
  几个勾肩搭背的同学嬉笑着从身边走去
  前面的路口有模糊的面孔和猜疑的视线
  树林里找不到模糊的记忆
  太阳下去的时候走上一会
  几只小船在湖心荡来荡去
  录音机里几声沉缓的叹息唱歌一样响起
  集市上小贩的叫喊滑过街心
  几个天真小孩儿在玩耍黑色的游戏
  片片枯黄的叶子像飘忽的思绪
  总是走到台灯前
  拿出几张苍白的纸
  晾晒几小时
  依旧是沉默无语
  后记:看了北岛的《日子》后,心情依旧是压抑,压抑得无法忍受,那是他的日子,那么我的呢?我们的呢?于是就有了这首《日子》。
  原作于1987年10月10日
  改于1987年10月20日夜晚
============================

黑礁石

  思念是一阵风总是吹向你无声的彼岸从不返回
  而你就是那颗黑礁石在过去的某一时刻凝固
  你的微笑抑或迷茫抑或沉思抑或别的什么
  总是使我在那一刻想起
  想你的微笑抑或迷茫抑或沉思抑或别的什么
  就像我们的心情无法确定你从不确定自己
  现在的时刻我又来到书桌前拿起那几本书
  一个人悄悄的说给自己听
  你就是那颗沉默的黑礁石了
============================

感觉——给LX

  阳光浓烈金赤的火焰
  宣泄淋漓
  从未被补过的天空从女娲的手里和眼中
  燃烧狭小的时间空间和痛苦的感官
  被熔化的感觉
  和你的目光你叠印的模糊的躯体
  稀释后只剩下光环影子和莫名的滋味
  淡漠地坠落
  沸腾的爱终于侵入生动的世界
  草履虫浮游生物群居的类人猿
  和类人猿一样群居的人类
  失重摩擦融合
  快乐的呓语和嚎叫和梦幻的世界
  潮水般浸过肉感的天空
  三个突然爆响的字句激情渐进
  燃烧原始的部落和人群
  描摹着那个亘古之谜
  拥抱希望拥抱爱和焦渴的口唇
  拥抱大梦初醒后
  无法逃避的现实
  和愈加困惑的自己
============================

爬 山

  山很高这你知道
  那种滋味
  几百遍地品味过了
  抛开过去
  抛开那种白开水的滋味
  你继续爬山
  你远远地走过来
  走到山的巅峰
  你知道
  爬山
  你在爬山
  ——你不能停下来
============================

坟 墓

  黑色的格调涨满春天的墓地
  人们静默成冷冷的墓碑
  河流突然宣泄愤怒
  是另一种激情
  不再柔软的透明液体滑过
  我们渴望被刺痛的躯体
  被刺痛的感觉依旧如初
  如你硬化的心
  (你再次出走从这个不断陷落的世界)
  只有一些略带暗示的词句
  飘来飘去
  无法逃避的命运是死
  是跨过黄色沙漠的坦塔罗斯
  固执地去吞噬一切
  爱便成了一个借口
  和暂时的逃避
  斯芬克斯在笑
  在遥远的地方
  黑洞也在失去神秘的魔力
  生命
  始终是一个无法预知的结局
  
  于一九八八年八月十一日
============================

建造房屋

  建造房屋建造房屋建造房屋你会建造房屋吗
  反正我正在建造房屋
  为了隔绝我和那个神秘的陌生人
  总是看见他邪恶的目光诱惑我
  阵阵激起我隐藏的欲望
  那一刻全部神经和大脑麻木
  感觉的黑洞却异常扩大起来
  我不能自已
  可是我必须逃避为了躲开他和他堕落的目光
  我只有建造房屋为了平息难以压抑的欲望
  背着房屋让房屋裹紧我的形体
  那时我感觉自己就是世界的主人
  虽然在他魔鬼的目光中
  即将倒塌
  但是它不能够
  建造房屋建造房屋建造房屋你在建造房屋吗
  反正我正在建造房屋
  为了隔绝我
  和那个神秘的陌生世界
  后记:人或多或少都建造过房屋,或迟或晚都要建造房屋。在他自己思想上危险的空地上,尤其在各种诱惑纷至沓来时。
  房屋是终将要倒塌的,如同人的必将死亡一样。但是我要它在我死亡时再倒塌。
  我必须这样。
  我只能这样。
  你呢?
============================

多余的人

  题记:也许,在某种意义上,我们整个人类都是多余的。如果说我们并非只是在不断地制造着垃圾,并在垃圾堆中苟延残喘,以至于最后将我们自己和这个已经不堪负重的地球一起埋葬的话。
  也许我们真的在暗自贡献着什么?
  可是,我们真的在暗自贡献着什么呢?向谁?为了什么?
  我们自己并不完全知道。
  或者,我们根本永远就不可能知道。
  所以,我想,也许在某种意义上,我们整个人类都是多余的。
  
  我们都是多余的么你摊开两手无可奈何地说
  是的也许我们都是多余的
  但是这个世界上没有谁在理睬你
  习惯自大的人们仍旧沉浸在自大的狂热中享受着丰富的美味和女人
  他们永远都不会认为自己是些多余的人
  除了真的有那么一天
  但是真的有那么一天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你看我们一天天无所事事除了玩乐就是不顾一切地的争夺玩具和女人
  在这个弹丸的地球上像蚂蚁一样互相残杀
  何苦呢你摊开两手无可奈何地说
  何苦呢
  (为了那些快感他们简直无所不为)
  人们依旧在争夺玩具和女人
  我们只有无可奈何
  我们真的只有无可奈何么
  渴望在和平的日子里好好地生活
  让真情像水一样浸润我们疲倦的身体
  可是黑色的历史已经嘲笑我们几万年了
  依旧在嘲笑下去
  瞧!
  他们只知道争夺玩具
  和玩具一样的女人
============================

起 风

  题记:起风了!它从遥远的天际那边盘旋而来,冲击着整个世界。你醒了,突然就被这风的躁动所惊醒,从那个沉酣的恶梦中清醒过来。
  但是,你仍然在困惑,像一个吓得慌慌张张不知所措的孩子,面对这
  风,粗暴的,甚至是疯狂的,然而也是伟大的风,你却只有困惑和不知所措。
  我们现在所面对的就是这风中的世界!
  
  起风!起风!起风!起风!起风!起风!
  在起风的日子没有人会像你这样在这个时候到这里来
  这里风很大这里的风实在太大了也太可怕你不怕被风的世
  界吞没么
  楼顶上的你感觉周围的一切都在颤栗
  你也在抖动因为这个即将天翻地覆的世界
  这个麻木不仁的世界这个歇斯底里的世界这个没有了
  生殖能力的世界这个无所为又无所不为的世界
  你还能挺住你稍稍低下头去
  叮嘱自己透过这风的世界你会看到一些新鲜的东西
  一些希望抑或别的什么东西
  起风!起风!起风!起风!起风!起风!
  灰色的风卷起灰色的尘埃涂抹这个灰色的世界
  起风!起风!起风!起风!起风!起风!
  不!不!不!不!不!不!不!
  这个世界还不全是黑暗你不能将它变成一座废墟
  一片沙漠一个互相仇恨的战场一隅寂静无声的坟墓
  虽然这灰色的风正刮起灰色的尘埃涂抹这个灰色的世界
  起风!起风!起风!起风!起风!起风!
  跃动的风!粗暴的风!愤怒的风!癫痫的风!
  改变一切!摧毁一切!创造一切!
  消灭一切!等待一切!迎接一切!
  起风!起风!起风!起风!起风!起风!
  
  摩天大楼的顶端你尽力向外张望
  透过这疯狂的世界你希望看到一个新鲜的世界
  起风!起风!起风!起风!起风!起风!
  已经是灰色的世界里旋起的只有风
  风中静静地屹立着树叶般激动不已的你
  等待是一种
  痛
  苦
  的
  甜
  蜜
  起风!起风!起风!起风!起风!起风!
============================

后 记


  后记:在过去的日子里,有太多的事情逐渐沉淀为心灵的页岩,我能够做到的,就是将它们重新挖掘,为了那未来的新的自我的诞生。以此也来证明我曾经这样存在,或者,我现在还在这样继续存在着

  我在一次次地解剖着自己,我明显地感到了那隐约中的新的自我正萌动着,在旧的阴影中挣扎着。

  我不知道它能否逃出来。

  而现在,我正静静地端坐着,回忆着过去的日子,然而许多人并非如我一样,他们不断地在暗中计划着,将莫须有的肮脏的东西扔给对方,以偏见和误解,以不足信的借口互相诋毁,倾轧,甚至是残杀,这就是我所知道的历史。而我想走了,去远方,那里也许有我的归宿。

  我要去寻找。

  但寻找什么呢?我又有什么呢?我还十分空虚,寂寞,我还是一个空洞的无物。但是,我既然已经走了这么久,我就注定要一直走下去。

  于1988年3月20日

  这是我以前写的一篇文字,正好又翻到了,我惊讶于我以前的激情和冷静,矛盾与和谐,我竟然是曾经这样存在过,心中深埋着这样的情感与焦虑,爱和困惑,以及其它许许多多无法言说的情绪,所以我就把他拿来,算作我的一篇后记。

  1999年12月1日夜

上一篇:第四辑 折断的日子(一)

下一篇:第五辑 乌鸦附录(一)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二章 13世纪:知识分子的成熟及其问题(1) - 来自《中世纪的知识分子》

13世纪概况   13世纪是大学的世纪,因为这是一个社团组织的世纪。在每一个城市里,只要某一职业有大量的人,这些人就会组织起来,以便保护他们的利益,以及引入有利于自己的垄断机制。这是城市发展的机构化阶段,在这个阶段里城镇地区赢得的政治自由和在商业领域中获得的地位,都反映在社团组织里。自由在这里是一个双重含义的概念:独立还是特权?这一含义的双重性同样表现在大学社团里。凡是它加强的东西,联合的组织随即使它们僵化。作为对一种进步的追随与认可,它们突然显现出来,随即陷入衰败之中。这种情况也适用于13世纪的大学,它们……去看看 

第六篇 第十三章 坚固阵地和营垒 - 来自《战争论》

我们在前一章已经说过,如果一个阵地有天然条件和人工的强化,使其坚不可摧,那么阵地的意义就已经完全超过了作为有利的战场的程度,因此,它就具有了特殊的意义。我们准备在本章中分析这种阵地的特点。并且由于它具有近似要塞的性质而把它称为坚固阵地。   这种阵地,单靠人工构筑的工事是不容易构成的,除非是要塞附近的营垒,至于单靠天然障碍,就更不容易遇到了,这种阵地多是天然条件和人工强化相结合的产物,因此常常又被称为营垒或筑垒阵地。实际上任何一个或多或少筑有工事的阵地都可以称为筑垒阵地,不过,这样的阵地同我们在这里所……去看看 

第四章 西方的衰落:权力、文化和本土化 - 来自《文明的冲突》

西方的权力:支配和衰落  相对于其他文明而言,西方的权力呈现出两幅画面。第一幅是西方处于压倒一切的、成功的、几乎是完全的支配地位。苏联的瓦解消除了西方唯一最强劲的挑战者,其结果是在日本可能会偶然给予的支持下,世界正在并将继续被西方主要国家的目标、优先考虑和利益所塑造。作为一个仅存的超级大国,美国会同英国和法国一道在政治和安全事务上作关键性的决策,会同德国和日本一道在经济问题上作关键性的决策。西方是唯一在其他各个文明或地区拥有实质利益的文明,也是唯一能够影响其他文明或地区的政治、经济和安全的……去看看 

跋 我为什么不是一个保守主义者 - 来自《自由秩序原理》

自古到今,自由的真诚朋友可以说寥寥无几,而且自由所获得的成功也始终是少数者努力的结果:他们之所以胜出,其原因乃是他们一直与其他辅助者相联合,尽管这些辅助者的目标常常与自由人士本身的目标不尽相同;但是需要指出的是,这种联合始终存在着危险,有时甚至是灾难性的,因为这为反对者提供了正当的反对理由。——阿克顿勋爵(Lord Acton)   1.一个多世纪以来,大多数被认为是进步的运动都以各种各样的方式不断侵蚀着个人自由,而与此同时,那些珍视自由的人士在反对这些运动的方面也倾注了大量的精力。然而在这一过程中,这些珍视自由的人士……去看看 

第七章 真正的和虚假的民主制;代表全体和仅仅代表多数 - 来自《代议制政府》

我们已经讲到,代议制民主容易产生的危险有两种:代议团体以及控制该团体的民意在智力上偏低的危险;由同一阶级的人构成的多数实行阶级立法的危险。我们现在必须进一步考虑的是,在实际上不妨害民主政体所特有的好处的情况下,如何组织民主制,俾能在人类设计可能达到的最大程度上除去这两大害处,或至少加以减轻。试图达到这一目的的通常方法就是通过或多或少有限制的选举权来限制代表制的民主性质。必须充分注意到一种事先的考虑,以便适当地限定必须作这种限制的情况。在由单个阶级构成人数上的多数的国家里,完全平等的民主制不能消……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