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部分

 《大雪无痕》

  下午4 点左右,公安部派出的专家组在省厅主要领导的陪同下,分乘三辆高档凌志车由一辆警车开道,鱼贯似的驶进来凤山庄。来凤山庄门口的空场上已经停着十几辆警车。各道口都有带着警犬的巡警把守,气氛仍显得异常紧张。马副局长代表市局向部里来的专家汇报了他们初步掌握的情况:凶手作案时使用的是国产五六式手枪。从现场所找到的弹头和弹壳来看,这支枪是一支编外的黑枪。枪的来源正在进一步追查中。
  
  凶手一共打了三枪,只有一枪击中了要害部位。这么近的距离,只有一枪打中要害,这说明凶手很可能是个新手,开抢时也非常慌张。凶手的年龄大约在三十二三岁到四十一二岁之间。身高大约在1.70-1.75米之间。右腿或者曾经受过伤,或者正有什么伤痛。脚上穿的是一双江浙一带生产的牛筋底皮鞋。他应该是张秘书的一个熟人,或者是受张秘书的一个熟人之托,来找张秘书的,否则张秘书当时绝对不会放下晚会上那么重要的事情,跟他一起到山庄后头那个旧别墅里去。现场也没有发现任何搏斗的痕迹。说明凶手是在张秘书毫无防备的情况下,突然向张秘书开的枪。现在有三个问题很难解释。第一,凶手是怎么进入现场的?当天,来凤山庄戒备森严,不持有特别通行证的人是绝对没有这个可能通过内外两道警卫线进入作案现场的。第二,凶手为什么要选择这么一个时间、这么一个地点来作案?当时,作案现场离来凤山庄不到一百米,山庄里当时正聚集着省市五大班子的主要领导和离休后决定回省城来定居的丁司令员。市局布置了一个中队的警力做安全保卫工作。张秘书是这次重要聚会的主要组织者、市政府周秘书长的主要助手。在那天晚上虽然说不上是个众目睽睽的人物,也可以说是一个相当关键的人物。只有傻瓜才会选择这个时间。
  
  这个地点作案。第三,凶手作案后,离开现场时没有留下任何痕迹。马副局长说: “我们怎么也找不到他离开现场的脚印。
  
  如果他不是被直升飞机接走了,就一定熔化在那幢旧别墅的空气里了。但那天根本没有直升飞机飞临现场,熔化也是不可能的。我搞了这么多年的刑侦,还真没遇到这种情况。从找不到痕迹来看,凶手好像有比较丰富的反侦破经验,是一个有经验的作案老手。但是作为一个作案老手,却选择了一个有悖常理的时间、地点来作案。从枪击的情况看,开枪的时候他又非常慌张,也不像是个作案的老手。两方面非常矛盾。到底怎么回事?请各位专家显显神通。“
  
  “那幢旧别墅有地道吗?”沉默了一会儿,一位专家问道。
  
  马副局长说:“那里只有个并不太大的地下室,没有地道。地下室已经坍塌。经过仔细搜查,地下室里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的脚印。”
  
  又沉默了一会儿,另一位专家问道:“周围都被大雪覆盖,凶手逃离现场时怎么可能一点痕迹都不留下呢?案发的时候,在下大雪吗?”
  
  “正在下大雪。”郭强答道。专家们都认识郭强。那位专家便直接问郭强道:“凶手逃离现场的脚印会不会让正在下着的大雪覆盖了呢?”
  
  郭强解释道:“当时我们值勤的同志离案发现场只有两百来米,听到枪声就冲了过去,也就一两分钟时间赶到了现场。
  
  这么短的时间,再大的雪,也不可能一下子就把踪迹全掩盖了。“马副局长接着解释:”我分析,有两个原因破坏了现场的脚印。一是,当时有几个杂务工不断地在周围清扫雪;二是,枪响以后,大批值勤的同志冲到现场去,一下把现场的脚印踩乱了。“
  
  那个专家追问:“没有找到凶手的脚印,你们是怎么判断凶手的年龄和身高的,还断定他穿着一双牛筋底皮鞋?”
  
  郭强解释道:“有一个杂务工向我们提供了这个情况。他说,案发前20分钟,他看到这样一个人把张秘书带到后边的那个别墅去了。”
  
  “哦?有目击者?这太重要了!”专家们兴奋起来。“那个人是内部人,还是外部人?”
  
  郭强说道:“目击者说他没注意这一点。”
  
  “这个目击者,就是那个杂务工,他既然注意到了陌生人穿什么鞋这样的细节,却没注意他是内部人还是外部人。这好像有点儿说不通。”一位专家质疑道。
  
  “查一下这个杂务工。如果没有别的什么问题,让他指认一下我们内部的那些人。从你们谈的这些情况来看,我觉得凶手很有可能是你们内部的什么人。”一个专家提议道。
  
  郭强立即答道:“好的。”
  
  在去作案现场的路上,一个专家突然问道:“你们那个方雨林呢?他今天怎么没来?” 这几个专家跟“5.25”大案的专案组曾有过接触,当时都对方雨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郭强看了马副局长一眼,说道:“他……”
  
  马副局长说道:“他调动工作了……”
  
  一位专家忙问:“他不在刑侦支队干了?”
  
  马副局长答道:“是的。”
  
  一位专家问:“出什么事了?”
  
  马副局长代答道:“没有,没出什么事。工作需要,临时做了点调整。”
  
  专家们笑道:“是不是跟你们领导闹了什么别扭,把你们烦了?这小伙子是搞刑侦的料,你们要不用,我们可就用了。”
  
  马副局长笑着摆了摆手:“别价,你们那儿人才济济,随便拉出一个来都是专家一号,还是给我们基层留一两个能拉套的吧。”
  
  这时,方雨林正在那幢旧别墅里重新勘察着现场。没人让他来,但他无论如何也不相信居然找不到作案人进入和逃离现场的踪迹。不一会儿,刑侦支队的一个在外面望风的同志跑来告诉他,马副局长来了。
  
  方雨林忙关掉手电。
  
  刑侦支队的那个同志急切地问:“你又看了这么一遍,发现了什么没有?”
  
  方雨林只说了一句:“回头再细说。”便匆匆地向停放在树丛背后的一辆旧吉普车走去。这时,马副局长带着部里来的那些专家已经走近了旧别墅。这一行人都注意到了这辆正慢慢向山庄外驶去的吉普车。只是天色已晚,无法看清开车的人而已。有一位专家问:“哪儿的车?”郭强忙解释:“我们重案大队的。这会儿,外头的车根本进不来,全封锁着哩。”专家们便放心了。马副局长却狠狠地瞪了郭强一眼。他似乎已经猜到,是谁开着重案大队的车,趁这空儿“溜”进来看现场。他也料定郭强是知道此事的。但郭强却装着没看懂他的眼神,掉转头去,走到队伍的前边去带路了。好在,这时候马副局长的手机响了,使他顾不上再追问此事。
  
  马副局长接完电话,忙告诉专家们,省纪委孙书记有个跟张秘书被杀相关的重要背景情况要通报给大家。于是一行人立即上车,风驰电掣般地赶到省纪委。孙书记早在省纪委大楼那个略显陈旧的小会议室里等着了。省纪委至今还在省委大院后边那个四层的青砖旧楼里办公。一年四季楼道里的水泥地面上总是湿漉漉的。孙书记和各位专家—一握手问好,就把马凤山叫到身旁,低声地说了句什么。马凤山立即又去跟郭强低声说了句什么。只见郭强立即收拾起自己的笔记本,走了出去。尔后,孙书记把自己的秘书也打发走了,小会议室里就剩下了马凤山和公安部来的那几位专家。
  
  “考虑破案的需要,省反腐领导小组让我向各位通报一个情况。由于这个情况可能涉及目前在职的省市两级领导中的某些同志,所以,只控制在很小的一个范围内通报。请各位不要做记录,也不要扩散……”孙书记的开场白简洁明了,会议室里的气氛却一下紧张许多。马凤山和那几位专家立即放下各自手中的笔,并会上笔记本,提着一口气听着。
  
  “查‘ 5. 25’大案时,各位都接触过我省那个闻名全国的特大型国有企业——东方钢铁公司。20天前,有人写信给省反腐领导小组,揭发说该公司曾拿出30万份内部职工股向省市某些领导行贿。省委章书记非常重视此事,经省反腐领导小组研究决定,将此事交省反贪局立案侦查。专案组到达东钢的第二天,也就是12月16日凌晨三点来钟,东钢的三位主要领导到招待所来找专案组组长,交代了此事的原委。他们说东钢在改制过程中遭遇了巨大困难,他们想争取得到省市有关领导某种额外的支持,于是集体决定给部分省市领导‘意思意思’。他们都是当了多年领导的人,知道这件事万一败露,对他们个人、对这些省市领导都将意味着什么,所以必须做得十分保密。于是他们自作聪明地决定,此事具体交一位副总裁操作。别人不要过问,也不得过问。如果万一出事,责任由集体承担。他们还给这位负责具体操作的副总裁签下了一纸合约。所以,这些原始股后来到底送出了多少,到底送给了哪些省市领导,这些领导人中,谁收了,谁拒收,班子中的其他人一概不知。只有这位具体负责操作的副总裁知道。这位副总裁姓熊,名复平……今年58岁。他17岁进厂当炉前工,19岁入党。他是东钢领导班子中推一从工人中一步步提拔起来的公司一级领导。专案组到达东钢的那一天,他不在东钢,因为心脏问题,在省第一人民医院住着院哩。专案组获知情况后,征得大夫的同意,立即派专车把他接回东钢,并于当天上午跟他进行了第一次接触。由于这个熊复平思想负担过重,在专案组的同志反复给他做工作时,突然心脏病发作,送医院抢救……”
  
  “没死吧?”马凤山问道。
  
  “差一点吧,我亲自送他去的医院。给院方下了死命令,让他们尽一切可能抢救。经过抢救,病情稍级,熊复平提出要见我。他说了这么一个情况,他在接受送股票的任务后,心里也特别害怕。他担心,如果这30万份内部股完全通过他一个人的手送到那些省市领导手中,日后万一出了事,那些拿了股票的领导翻脸不认账,他熊复平就是浑身上下都长满了嘴也说不清,到那时候,他真的是要死无葬身之地了。另一方面,他为人本分老实,平时跟省市领导走动得不是太多,对他们并不是太熟。给领导送股票,虽然不能说是一件特别复杂的事,但也不算简单。谁、什么脾气、家里经常有什么人在、夫人的脾气怎么样、这股票怎么个送法才能让领导安安心心地收下,这些都要摸得特别准才行,一点都含糊不得。所以他找了一个人跟他一起来做这件事,这个人就是张秘书。张秘书是东钢子弟,父亲是从鞍钢调来创建东钢的老工段长,一家人对东钢特别有感情 ……他觉得有这么个东钢子弟作旁证,万一出了事,也有个人替他作证,30万份股票并非他熊某人私吞了。后来,这几十万份内部股票实际上是通过这位张秘书的手,送到那些领导手上的。”
  
  一位专家问:“你们找过这位张秘书吗?”
  
  孙书记说:“原定18日晚上,也就是昨天来凤山庄聚会结束后的当晚,找张秘书谈。怕出什么问题,那两天我们已经对他进行了内控。那天在来凤山庄布置那么多警力,对于我们来说,其中一个原因也是或公开、或隐蔽的对这位张秘书进行严密监护。甚至安排了一些便衣,比如说那天唱小合唱的人里面就有我们纪检方面的人。我们以为已经做到了万无一失,没想到……还是出了事。”
  
  “你们推测,张秘书被杀,跟这起股票案有关?是杀人灭口?”
  
  “怎么下结论,当然得在调查研究之后。但我们觉得,张秘书曾经染指东钢股票一事,他又被人杀害在组织上要找他谈话前的一两个小时,这里边可能有什么重要的联系。”
  
  “熊复平现在情况怎么样?”
  
  “16日中午又昏迷了过去,一直在抢救,到昨天傍晚才苏醒过来。但心肌梗死大面积出血,情况十分不稳定,仍处在病危之中,大夫严禁任何人跟他谈话。不过,我们已经采取了最严密的保卫措施,并且准备在今晚把他转移到某集团军军部医院去治疗。”
  
  “熊复平不能再出问题了,最后的线索都在他脑子里……”
  
  马凤山忙问:“要我们派人护送吗?”
  
  孙书记说:“不用。这次转移请部队帮忙,由集团军军部派车专人护送。”他看了看手表,又说道:“如果不发生意外,现在车队应该出发了。”
  
  这时,办公室里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所有的人都一怔。
  
  孙书记似乎预感到了什么,神色为之一震,立刻落下脸,忙去抓电话。电话是专案组派守在医院里的同志打来的,说是军方的车半道上让郊区农民运菜进城的大车队给堵了一下,迟到了十来分钟。
  
  孙书记忙问:“没出别的事吧?”
  
  “没有。如果不发生意外,车队估计能在15分钟后离开这里。”电话那头报告道。
  
  孙书记稍稍松了一口气,又叮嘱道:“车队出发时和到达以后,给省反腐领导小组和顾副书记分别都报告一下,他们都在电话机旁等着哩。”顾副书记是省委副书记,章书记去海南治病前,便在常委会上明确,在此期间,由顾副书记代理反腐领导小组组长一职,主持反腐领导小组的日常工作。
  
  这时,专案组的那位同志突然在电话里慌乱地惊叫了一声。原来,急救室的大夫匆匆向他报告了个情况:躺在特别隔离病房里的熊复平病情突然恶化了。
  
  “告诉医院领导,一定要把熊复平抢救过来。并且要特别注意安全保卫,防止再出现意外事件。快去安排!”孙书记大声吩咐道。但等孙书记等人赶到,抢救已经停止了。孙书记揭开蒙在熊复平睑上的那条白床单,已经停止呼吸的熊复平还微微地睁着眼睛,脸上固定着一种惊骇中又略带些愧疚的神情,在白炽灯下看起来显得异常地僵硬。孙书记轻轻地叹了口气,替他合上眼睛。
  
  孙书记上车前沉吟了一下,他担心熊复平有可能死于其他原因,于是让马凤山立即通知法医来尸检。但尸检的结果证明,熊复平确实死于大面积心肌梗死。
  
  “这事责任在我,我的工作没有做细。熊复平的心脏一直不太好,去年还住了两个月的院。我应该想到,他的心脏可能经受不起这样的冲击,事先应该采取更周全的防范措施……东钢股票案的两个知情人全死了,这案子就更难整了。”在向顾副书记汇报情况时,孙书记这样做着自我检讨。
  
  “是啊,你看这事儿闹得!”顾副书记也深深地叹了口气,“不过,有些事情的确是防不胜防的,俗话说,人算不如天算。可以有周全的追求,但难以有周全的结果呀!” 说着,他转身向秘书:“章书记那边的电话要通了没有?”顾副书记正准备亲自飞到海南去向章书记汇报这些让人感到棘手的最新情况。
  
  “您非要亲自去海南一趟么?章书记走以前已经明确,他不在家的时候,省反腐领导小组的工作由您主抓。”孙书记小心地试探着。他知道,顾副书记平时挺反感相关部门的人越过他直接去找章书记反映情况。
  
  “让我‘主抓’也只是个代理。这么重大的事情,当然要向他汇报。”顾副书记淡淡地说道。这时,秘书来报告,海南方面的电话已经打通,但那边医院的领导不同意章书记出来听汇报。他们说,章书记病情还没有稳定,怎么也得等这个疗程结束以后,看病情如何再定。如果基本稳定了,也许能让章书记适当地每天出来工作一两个小时。
  
  “那我们先研究吧,等研究个结果出来,再向他汇报。”
  
  马凤山提议遭:“还有一件事恐怕得赶紧。我估计,熊复平、张秘书这两个人也许会秘密地留下一点什么备忘录之类的东西,载明他们把那些内部职工股送到了什么人手上。是不是马上派人去搜查一下他们的家和办公室?”
  
  孙书记立即说道:“我看可以。顾副书记,您看呢?”
  
  顾副书记却只说了一句:“这些技术性的事,你们自己决定。”
  
  孙书记立即对马凤山说:“就这么办,马上行动。通知反贪局派人参加。”
  
  但连夜搜查的结果仍是一无所获。

上一篇:第06部分

下一篇:第08部分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十七章 论篡夺 - 来自《政府论(下卷)》

197.如果征服可以称为外来的篡夺,篡夺就可以说是一种国内的征服,它与前者不同的是,一个篡夺者在他这方面永远不是正义的,因为当一个人把另一个人享有权利的东西占为己有时,才是篡夺。就篡夺而论,它只是人事的变更,而不是政府的形式和规章的变更;因为,如果篡夺者扩张他的权力超出本应属于国家的合法君主或统治者的权力范围以外,那就是篡夺加上暴政。  198.在一切合法的政府中,指定由哪些人来实行统治,如同政体本身一样,是政府的自然的和必要的一部分,而且它是人民最初确定的办法。不论根本没有政府的形式,或同意它应为君主制而没有指定……去看看 

中译本序言——对本书的介绍和评论 - 来自《经济发展理论》

(一)  约瑟夫·阿洛伊斯·熊彼特(1883-1950年),美籍奥地利人,是当代西方著名经济学家。《经济发展理论》一书是他早期成名之作。熊彼特在这本著作里首先提出的“创新理论”(Innovation Theory),当时曾轰动西方经济学界,并且一直享有盛名。此书最先以德文发表于1912年,修订再版于1926年,越数年又重印了德文第三版。1934年,以德文修订本为依据的英译本,由美国哈佛大学出版社出版,被列为(哈佛经济丛书)第46卷。现在的中译本,据此英译本译出。   1883年,熊彼特出生于奥匈帝国摩拉维亚省(今捷克境内,故有人又把熊彼特看作美籍捷克人)特利希镇的……去看看 

特科牛刀小试 - 来自《潘汉年传奇》

卫党除隐患   潘汉年进入中央特科工作时,特科已有三年的历史了。这 个在中国现代史上颇有神秘色彩的名称,出现于1927年。其 始作俑者,便是中国共产党内最早认识军事工作重要性,最 先从事军事活动的领导人之一的周恩来。   中央特科的前身,是1926年底中共中央军委在武汉设立 的“特务工作处”。1927年春夏之交,宁汉合流,大革命遭到 失败。这样,中共中央在武汉的各机关便陆续撤至上海。11 月间,周恩来也由广东潮汕前线辗转回到上海,并负责主持 中央保卫工作。面对当时严重的白色恐怖,在周恩来的建议 和直接领导下,在上海建立了一……去看看 

第九章 开始行动 - 来自《富爸爸·穷爸爸》

我希望我可以说,获得财富对我来说很容易,但是事实并非如此。   所以,当我被问到“应该怎样开始”这一类的问题时,我就提供自己日常的思维方式。   我敢保证找到生意机会的确很容易,这就像骑自行车,刚开始还摇摇晃晃,但很快就会驾驭自如了。   在关于金钱的问题上也是一样,最初的难关得由你自己去度过。   但是要找到一桩数百万美元的“关系一生的机会”,就需要唤醒我们自己的财务天赋了。我相信,我们每个人都拥有内在的理财天赋,问题是,这种理财天赋一直处于休眠状态。这种天赋处于休眠状态的原因,是因为我们的文化把对金钱……去看看 

“教育不公乃最大不公” - 来自《中国弱势群体》

这是鄢烈山发表在2004年第5期《杂文月刊》的一篇文章的题名和主旨,在讲到自己出身贫寒人家、几乎没有花父母的钱而能读到大学毕业,说明过去教育资源虽然紧缺但分配相对公平、国家对贫穷人家子女是关照的之后,又讲到下面一段话:  是什么时候开始,是什么原因,使教育资源的分配越来越不公平呢?本人说不清楚。好在教育部日前发布了《中国教育与人力资源问题报告》,用最权威的数据直面了教育领域当前存在的教育机会不均加剧的现状。这份报告指出:一是义务教育财政资源分布不均,对农村存在教育歧视。农民收入本来比城里人低得多,《教……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