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雪无痕

第32部分

本章总计 10693

  这天深夜,马副局长给方雨林打电话,让他明天一早带几个人到火车站去接郭强。 “一个星期前,我们从内部通报上得到消息,上海一个大学的光学研究所研制出了一种新的电脑软件,可以在电脑上对照相底片作精加工,让模糊不清的东西清晰起来……” 方雨林一听高兴得叫了起来:“这些科学家太了不起了!那郭强他们还到上海溜达了一圈?”“那是。”“底片精加工后,有什么新发现?”方雨林忙问。马副局长说:“这电脑处理也只能是把模糊的变得清晰一点,这变化的程度也是有一定限度的。据说没得到什么更多的新东西……详细情况等见了郭强就知道了。”
  
  一早,方雨林带着人和车就直接进了站台。等列车缓缓地驶来,停稳,郭强提着那个保险箱,在三名同伴的护送下,刚走下车厢,意外的事发生了。只见两辆挂着警牌的本田越野警车赶在他们前面,把郭强接走了。方雨林看得非常清楚,那辆本田警车里坐着市局的第一把手金局长。方雨林完全呆住了。
  
  金局长亲自来接站,虽说有点过分,但也可以理解,领导重视嘛。但既然他亲自要来接站,又何必让我白跑这一趟呢?是事先金马两位领导之间没沟通?还是别的什么原因?带着好大的一个疑团他回到局里,见到马副局长,一问才知道,马副局长事先也不知道金局长要亲自去接站。不一会儿,郭强走进门来。他说:“金局长让马副局长赶紧上他办公室去。”马副局长稍稍迟疑了一下,对方、郭说道:“你们俩谁都别走,在这儿等着我。”待马副局长一走,方雨林赶紧问郭强:“怎么回事,金局亲自出动去接你们?”郭强也一脸茫然地说道:“谁知道啊!”方雨林又问:“照相底片和鉴定报告呢?” 郭强说:“金局锁起来了。”
  
  马副局长听说金局长今天居然亲自去车站“接”郭强一行人,马上意识到自己“做错”了一件事:派郭强他们去北京、上海之前,没跟金局长江告。虽然金局长在局里中层干部会上明确过,“12.18 ”案由老马全面负责。甚至还说过这样的话:只要破案需要,有利于抓住时机,做什么不做什么,都由老马决定。特殊情况下,完全可以“先斩后奏”。但看来,自己还是把问题想简单了。金局长是个老政法,但一直都是在省一级的机关里搞行政和后勤方面的工作,不是搞业务的,特别没有做公安业务的经历,也没有在一个单位主持工作、独立支撑一个局面的经验。到局里来当一把手后,班子里的同志都非常支持他的工作,也非常尊重他。而他也的确能团结同志,放手让副手们开展工作。但大家还是隐隐约约地感觉出他内心深处存留着某种“自卑”——怕别的同志嫌他 “不懂业务”,因而有时也特别计较同志们对他的态度,特别需要一种“尊重”。
  
  “很抱歉,没跟你商量,就把人和东西给你‘截留’了。”马副局长一进门,金局长就起身打招呼。“要去接人,你吭个气儿,我去就行了。何必你亲自出马呢?”马副局长赶紧笑道。金局长扔了一支烟给他,沉吟了一下说道:“老马,你是个老同志了,跟方方面面的领导也打了这么些年的交道,你应该清楚这里的规矩。如果市里真的要让我们追查谁,早就下令查了。拖到今天死活不说一个查字,其中的实际用意就很清楚了嘛。就是不要我们查嘛。你还非得让领导自己来给你捅破这层窗户纸?你想想,哪个领导会说这样的话,你们公安局别查谁谁谁的问题?谁会这么不给自己留后路呢?万一这人真有问题,这责任他负得了吗?让你来当市里的领导,你会那么傻?如果我们不能主动为领导做这些考虑,领导把我们放在这个位置上干什么?他们为什么要继续把我们放在这个位置上?
  
  你派这么些人,北京、上海转了一大圈,弄得满城风雨,结果也没搞出啥名堂。值得吗?“
  
  不能说金局长的这一番话完全没有道理,但是……但是,这案子怎么办呢?“放弃周密这个线索?”马副局长问道。金局长一本正经地回答道:“我没说过要放弃,谁也没这么说过。”马副局长真是不知所措了。谁也没说过要放弃,谁也没说过要坚持,那么到底是放弃,还多坚持呢?为了不犯错误,为了能维护好跟上边的关系,关键时候该决断时不做决断,只充老好人,致使下边做具体工作的人手足无措,以至于一次又一次丧失了极好的工作时机和工作局面,这正是我们少数为官者的“为官之道”。这种时候,你还说他不得,越说,他们越恼火。因为对于他们来说,维护好跟上边的关系,要比做好某件具体工作不知要重要多少倍。无数次经验教训告诉他们,即使做成一百件具体工作,但只要有一两次伤了关系,被上边的某人认为你不听话,不是他的人,你的前程就有可能到此就算是结束了,再也不可能有所“进步”了。尤其是当前任职年龄限制越来越严格,如果40岁以前跨不到司局级,50岁以前跨不到副省部级,那么你以前以后的一切努力,就都算是“白搭”了。这对于已然把自己的大半生贡献给了“行政领导工作”,而放弃了“业务技能”的他们来说,显然是极不愿意看到的结局——如果他们都还是有相当进取心的同志。
  
  看到马副局长从金局长那儿回来,带着一脸的无奈,方雨林和郭强知道事情越发复杂化了,两个人就没敢吱声。马副局长闷闷地坐了好大一会儿,只说了句:“你们回吧。”
  
  方雨林犹豫了一下,壮起胆子问道:“能让我们看看这个鉴定报告吗?”
  
  马副局长挥挥手:“先回去。”
  
  方雨林还问:“鉴定报告到底怎么说的嘛……”
  
  马副局长有点不耐烦了:“你这人怎么这么不开窍?还要我说几遍?让你们先回去!” 两个人无奈,到食堂里找到正在那儿吃早饭的伙伴儿,回重案大队去了。回到大队部,郭强通知各组,今天哪都不去了,都留在家里学习。侦察员们都奇怪,那么多案子还没破,怎么想起来让大伙儿关门学习?一时间便七嘴八舌地议论起来。方雨林吼了一声: “让你学就学呗!吵吵什么?”大伙儿这才噘着嘴,回各自的屋,从抽屉深处和枕头底下翻出学习材料,端着各自的茶缸,揣着廉价的“黑烟”,蔫不唧地上会议室里找个位置,听郭强读《人民日报》社论。念完一篇,郭强放下报纸,抿了一口酽茶,清清有点发干的嗓子说:“社论代表中央精神,都谈谈感想吧。谁先说,谁来打头炮?”底下立刻响起一片低低的笑声。郭强喝斥道:“笑哈笑?”一个侦察员说道:“大队长,大伙儿笑您学习会上用词不太文明。”郭强一愣:“我怎么不文明了?”方雨林笑道:“你说‘打炮’了。”郭强立刻醒悟过来,自己也不好意思地笑道:“你们这些操蛋东西,学社论哩,都想哪旮旯儿去了!”于是所有在场的侦察员索性哈哈大笑起来,气氛开始活跃了。
  
  到下班时分,马凤山收拾了办公桌上的东西,拿起公文包和大衣,刚准备走,金局长打电话来,让他去一趟。“能晚走一会儿吗?”他非常客气地问道。“有事?”“随便聊聊。”
  
  “行,我马上过去。”“不不不,我上你那儿去。”“不不不,我上你那儿去。” “不不不,我去,我去。”
  
  马凤山推门走进金局长办公室时,金局长已经替他把茶都沏好了。金局长这人就是这样,也许多年当秘书出身,为人谨慎周到是他一大特点。
  
  “我来咱们局也快两年了吧?”待马凤山坐下,他微笑道。“这两年,不能说咱局的工作有多大的起色,但大体上应该说还算过得去。市委、市政法委和省厅的领导对咱们基本上还是满意的。我心里明白,这跟你老马方方面面对我的支持是分不开的。”
  
  马凤山笑道:“老金,你骂我?”
  
  金局长笑着摇了摇头:“我们俩谁骂谁呀?我这是真心话。今后,还希望老哥多支持我!”
  
  马凤山默默地坐了一会儿,突然说道:“老金,你想说啥,痛痛快快说,甭跟我绕这么大的弯子。我这人刑警出身,这么多年,没别的长处,就是能服从领导,经得住批评。”
  
  金局长忙说:“别别别,别说服从领导这话。咱们都是同级干部……”
  
  马凤山淡淡一笑道:“金局,咱俩怎么是同级干部呢?您是正的,我是副的。这一正一副,差多去了!”
  
  金局长说:“不说那话了,不说了。老马呀,这段时间以来,我一直想跟你好好唠唠。刚才我说,感谢你在工作上对我的支持,的确是真心话。你说你是干刑警出身的,我说起来也算是个老公安了,跟你有点差别就是,你一直在破案第一线,我呢,这么多年一直在机关里待着,头一回主持这么个市局的全面工作,的确不是很有把握。眼前这个‘12.18 ’大案,牵涉面广,上下震动大,可以说十分棘手。闹好了,当然能让咱们上上下下露一把脸;但闹不好,你我就此可能就栽这儿了。
  
  所以,我琢磨来琢磨去、这档子事,咱们一定要‘稳’字当头……“说到这儿,金局长才总算把他要跟马凤山郑重交代的那层意思说了出来,其实就是那一个”稳“字。” ……千万不能因为这个案子,把各方面的关系都闹崩了……马老哥,你好歹也算是我们省刑侦方面的一个权威,现在又主管我们局的刑侦业务。你一定要替我把这根缰绳饨住了,千万不能让局面失控,更不可急于求成,捅出什么大娄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