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部分

 《大雪无痕》

  寻找那两个杂务工的工作进行了好几天,真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好不容易找到一个线索,那天方雨林带着一个侦察员骑自行车钻进市内一片杂乱老旧的居民区,远远地就闻到一股酸菜味。“有门儿了!”他俩不觉兴奋起来。因为有人告诉他们,那个双沟籍的杂务工,就搬到这一带来做腌酸菜的营生了。两个人被这浓浓的酸菜味刺激得 “呼哧”地嗅着鼻子,一路爽朗朗蹬车过来。来到一个大杂院门前向一个妇女打听。这时,不远处有一个瘦弱的男子正在从一个酸菜坛子里往外掏酸菜。另一个妇女急急忙忙地跑来跟那个瘦弱的男子低声嘀咕了些什么。那个男子慌不迭地扔下酸菜,就往后边跑去。
  
  无论是比腿功,还是比眼力、比机灵,他都不可能是方雨林等人的对手,所以他当然是跑不掉的。方雨林等追出两条胡同,就把那家伙堵在了一小片菜地里。这一带近郊,常有这样的情况:在一些十分破旧的平房住宅当间,还保留一两片、两三片散发着粪土味儿,并被几棵筑有硕大鸟窝的老杨树包围的菜地。那个瘦弱的男子猫着腰,喘着粗气,恐惧地看着眼前这两位警察(其实方雨林等人穿的是便衣。但直觉告诉他,他们一定是警察),绝望地大叫道:“不是我!不是我——我啥也没做——”带到预审室,他还是这么叫喊:“……真的不是我……我啥情况也不知道……”那个侦察员挺恼火的,问: “你不知道,你跑个啥?跟我们逗着玩儿呢?”那个瘦弱的男子忙说:“不是的……真不是的……”方雨林问他:“去年的12月18日,来凤山庄枪杀事件发生时,你在什么地方?别紧张,把事情发生的前后,自己见到的听到的,老老实实地跟我们再说一遍……” 那个瘦弱的男子哆嗦着:“该说的我都说了……真的都说了……再没啥可说的了……” 一直问了一个下午,他翻来覆去地就叨咕这几句话,好像再不会说别的话似的,直把方雨林叨咕烦了,后来就给他下了个结论:神经不正常。向马凤山汇报这情况时,侦察员们说:“奇怪!案发当天,我们跟他谈话,当时他挺配合的,问什么就说什么,看着挺正常的。”马凤山想了想说道:“一定是有人在这些天里对他做了工作,找他的家属再做做工作。”
  
  他的家属小菊在某日杂用品商店当营业员。这商店让附近新开的几家大规模连锁超市挤得够呛,生意冷清。方雨林等人去时,几个女售货员正在一块儿扎堆聊天。方雨林通过经理去叫人。商店经理一脸愁苦相,穿着一件挺厚的羽绒服,撩开厚厚的棉门帘,走到店堂里叫小菊上他办公室去。办公室在后院。那些女售货员跟老鼠见了猫似的,一边赶紧回到各自的岗位上,一边跟小菊开着玩笑道:“小菊,还不快去?经理等着哩!” 小菊红红脸,怏怏地不肯往后院去。“快去吧,别让他关了灯就行!”几个女售货员哈哈大笑。一个年龄稍大些的嬉笑着上前来推她:“去吧,去吧,兴许仨瓜俩枣的还会偷偷地塞个红包什么的给你。”小菊的脸继续大红,啐嗔道:“塞红包给你!”几个人正笑着,后边又传来经理的喊声。小菊只得去了,待她快快地撩起门帘,抬头一看,小小的办公室里,除了经理,还坐着两个警察,腿肚子一软,差一点跌坐在那张大方板凳上。经理跟小菊交代了两句,让她有啥说啥,老老实实配合公安方面破案,便甩打着两条小粗腿,上店堂里照顾门市去了。
  
  谈话进行了一会儿,显然没得到多少有用的东西。再问,小菊就低下头低声抽泣起来。方雨林劝了两句,见她还是抽泣着不肯说话,就拿出一盘录像带说:“请你看一段录像。”这是方雨林他们去学校找她的儿子问情况时拍下来的。她儿子一出现在电视屏幕上,她就停止抽泣了,像遭了电击似的,一下惊呆在那儿了。
  
  她那10岁的儿子在屏幕上喃喃地向方雨林讲述着:“……
  
  这些日子经常有个姓阎的叔叔来找我爸……有一天晚上,我都睡了好大一会儿了,让屎憋醒了,起来拉屎,见那个姓阎的叔叔还在跟我爸说话。我听了特气愤,因为他就像教训他家的孩子那样在教训我爸,让我爸别在外头乱说……“方雨林摁了一下遥控器,电视画面停住了。”有这么回事吗?“方雨林问。
  
  “这事跟我儿子没关系!求求你们别找我儿子!”女人叫了起来,随后,她就把市里那个姓阎的秘书如何再一再二又再三地来找她家男人,“威胁”她家男人,不许她男人在外头乱说话的情况,一五一十地全告诉了方雨林。
  
  虽然没有拿到周密直接作案的证据,但这些跟周密关系亲近的人千方百计地作伪证,保护周密,转移公安方面的侦破视线,应该说,从另一个方面也证实周密跟此案有关系。
  
  “还不能这么说。阎秘书这么做,你也可以解释为,他的确认为周密不是作案人。他跟周密的私交又太好。他太怕我们。
  
  误解了周密,就千方百计地去保护他,做了一系列的蠢事……“听了方雨林的汇授乡马凤山这样分析道。
  
  “有没有这种可能,阎秘书知道作案人就是周密,而在设法保护他?”一个年轻的侦察员试探着问道。
  
  “可能啊,完全可能啊!问题是我们能不能证实这一点。
  
  有没有证据来证明这个阎秘书是个知情人。“马凤山说道。
  
  “动他一下。以他私下活动制造伪证为由,突审他一下……”方雨林说道。
  
  “不行。”马凤山非常干脆地否定道。“万一审不下来,这事就闹大了。不是怕有关方面发火,怕的是打草惊蛇,因小失大。”
  
  “那下一步怎么办?”另一个年轻一点的侦察员问道,显得忧心忡忡的。
  
  马凤山笑了笑,拍拍这个年轻人的肩膀头。劝慰道:“别急嘛,这两天你们干得很有成效,包围目已大大缩小。河清有日啊!”
  
  这时,桌上的电话铃急促地响了起来。市交通大队报告,刚才在双沟林场附近发生一起重大交通事故,一辆轮式拖拉机翻过沟里,造成两人死亡。
  
  马凤山心里“咯噔”了一下。已经放下电话了,似乎又想起了什么,马上又拿起电话,拨通交通大队,问:“你刚才说哪儿出了车祸?”“双沟。”“死了几个?”“两个。”“男的女的?”“男的。”“多大年龄?”“三四十岁吧。”马凤山脑子里跟闪电似的,立刻把这两个人眼前两天拿着15000 元钱找方雨林的那两个家伙联系在一块儿了。他马上对交通大队大队长说:“赶紧通知出现场的同志,在重案大队去人前,一定要保护好现场。”交通大队的大队长没搞明白马凤山的用意:“重案大队?这么一起交通事故,干吗要重案大队去人?”马凤山只说了一句:“好了,别多问了,赶紧打电话让你的人保护好现场!”就放下电话,让方雨林等人之即驱车赶往事故现场。
  
  等方雨林等人驱车赶到,只见二十几个山民拿着担架、扛棒、铁锹、老锄头等工具,吼叫着向坠落的拖拉机和死者冲去。保护现场的交通警拼命地挡也挡不住。他们吵吵着要抬走死者。方雨林冲过去大声劝阻:“往后退!往后退!”山民们大吼:“我们的人摔死了,还不让我们抬回去?”方雨林前挡后堵地也吼叫道:“事故要调查……现场要保护……”山民们渐渐地向方雨林围了过来:“这是我们自己的事……你们来干什么?”
  
  方雨林刚想再劝说几句,突然间,头上闷闷地挨了一根,“嗡”地一下,眼前金星迸射,一团漆黑,天旅地转。方雨林抱着头慢慢往后转过身去,想看一看是谁从身后袭击了他。待他踉跄着转过半个身子,看到一个模糊的人影时,人便向地上倒去了。在他倒地的一瞬间,人群便像潮水般地涌了过来。破案组的一个同志怕他被踩着,立即扑到他身上,紧紧地抱住他,用自己的身体保护他。后来有人朝天上开了两枪,这才制止了见血后近乎疯狂的人群。
  
  现场照片确切无疑地证实,“车祸”死者就是那天拿钱来收买方雨林的那两个家伙。
  
  “又一次杀人灭口?”马凤山问。
  
  “是的,又一次杀人灭口。”方雨林极其肯定地答道。
  
  马凤山却说:“先别急着下结论。咱们还是先听听交通大队对这起事故的鉴定意见。”
  
  “从这些天发生的事情来看,我同意你的分析。对你进行行贿,以至于冲击车祸现场,掩盖车祸真相是有组织有预谋的。但是把这起事件和‘12.18 ’枪杀案联系在一起,并且进一步挂到周副市长身上,还缺乏必要的证据……”当天晚上,金局长听完汇报后,对方雨林这么说道。又过了几个小时,交通大队交通事故科对双沟这起“车祸”的鉴定报告也出来了。
  
  他们认定这起车祸不是人为制造的。方雨林有点儿傻了:“怎么可能不是人为的呢?如果不是人为的,怎么偏偏这么巧就死了那两个家伙?”但交通事故科的鉴定报告应该说是可靠的。
  
  这个交通事故科的技术鉴定水平在全国都是很有名气的。
  
  “下一步,你们准备怎么干?”金局长见方雨林呆在那儿好一会儿不做声,便问。
  
  方雨林强打起精神答道:“我们已经把昨天冲击事故现场的那些人都拍下来了。我们想光凭这些照片找到这些人,通过这些人把昨天冲击事故现场的幕后策划者找出来。再从这条线索往上推,看看他们对我行贿和‘12.18 ’枪杀案是否真有某种联系。”
  
  金局长说:“我看这个态度是比较客观的、冷静的,也是可取的。先别急于下结论,要拿事实说话。你看呢,老马?”
  
  马凤山点了点头。
  
  开罢会,已是中午时分,郭强拉着方雨林去“喂脑袋”。
  
  局机关食堂的小炒还是挺有特点的。下边的同志来开会,中午一荤一素要两个小炒,一瓶啤酒,一碗饭,至多花个十来块钱,吃得相当滋润了。但方雨林今天却摇了摇头。郭强用力推了他一把:“咋了嘛?你非得认定那起车祸是人为制造的又一起谋杀案?” 方雨林闷闷地说道:“我真的不能相信这起车祸完全是偶然事故所致……”郭强说: “甭管偶然的必然的,反正得吃中午饭呀!”方雨林说:“中午我有饭局了。”‘郭强嚷道:“你小子有饭局,不叫上我?”方雨林说:“我中午这饭局,叫你,你也不会去。” 郭强笑道:“别逗了,别人的饭局,我真还得考虑考虑。你小子的饭局,有一回我吃一回!”
  
  方雨林只得笑笑道:“那行,你等着。”郭强问:“到底是谁又烧包了,想起来要请你?”方雨林说:“着啥急呀,一会儿就知道了。”说话间,电话铃响了,是传达室打来的。告诉方雨林,有人开车来找他。方雨林放下电话,指着窗外,对郭强说:“我的饭局来了,你自己看吧。”郭始忙探头去看,只见传达室门外停着一辆墨绿色的欧宝车,丁洁站在车旁,正向这边翘首张望着。郭强忙笑道:“这饭局,还是你自己去吧。”
  
  说着,便赶紧走了。
  
  方雨林故意冲着他的背影叫道:“走啊,二缺一,就少你一个哩!”
  
  郭强匆匆地:“别价,我不给你俩当灯泡,替我问丁洁好,让她多关心关心咱们公安战线的优秀男儿。别八个月不来一回,来一回还让人等八个月。”

上一篇:第43部分

下一篇:第45部分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附录(一) - 来自《自然法典》

告 读 者读者从关于摩莱里的简介中已得知,《巴齐里阿达》包含着社会组织方案,《自然法典》则是这个方案的系统阐述。后者无疑是作者的杰作,是上个世纪哲学发展的最高表现。然而,细心读读这部先于《自然法典》问世的著作中有关社会的部分,还是不无益处的。我们相应地选择了《巴齐里阿达》中所有与《自然法典》论述的问题有关的节段。这样,由于摆脱了无关紧要的奇遇故事的笼罩,这些经过选择的思想将发出纯洁的夺目的光彩,而奇遇故事则是在所有这部假想的游记中都见得到的。 《巴齐里阿达》的重要节段巴齐里阿达—乌托邦的特征……去看看 

三、《社会批判》 - 来自《布朗基文选》

①《社会批判》,布朗基著作的两卷集,1885年阿尔干版。这本书里包括了许多有关政治问题、社会问题的文章以及各种题材的笔记。  (一)高利贷  牺牲个人的独立自主是劳动分工强加于人的结果,这是野蛮的行为吗?不!任何人都不能同意这是野蛮的行为。在个人的自由感中有一种极其顽强的享乐兴趣,以致任何人都不愿意牺牲个人自由,去换取文明的金锁链。  野蛮人清楚地看到欧洲人企图使他们驯服。穷人一边用裹尸布把自己裹起来,一边痛哭失去了的自由,宁死也不愿作奴隶。穷奢极侈使我们如此眼花缭乱,但却不能诱惑这些穷人。这种奢侈超出……去看看 

疯癫与文明 第二章 - 来自《疯癫与文明》

大禁闭  文艺复兴使疯癫得以自由地呼喊,但驯化了其暴烈性质。古典时代旋即用一种特殊的强制行动使疯癫归于沉寂。  众所周知,在17世纪产生了大量的禁闭所。但鲜为人知的是,在巴黎城中每一百人中至少有一人被禁闭在那里。众所周知,绝对专制主义王权曾使用“密札”和专横的囚禁手段。但鲜为人知的是,人们的良心会鼓励这种做法。自皮内尔、图克、瓦格尼茨以来,我们已经知道,在一个半世纪中疯人受制于这种禁闭制度,他们早晚会被囚入总医院的病室或监狱的牢房,会被混杂在劳动院或教养院的人群中。但是很少有人清楚地知道,他们在那……去看看 

十九 历史留给我们什么:社会机制方面 - 来自《未来中国的选择》

两千多年的中国社会在重安定、轻发展的信条指导下,建立了十分完善的社会组织结构,制定了系统的社会运行规则,这种系统的社会机制条件的持久作用,使其中的相当部分逐渐固化为中国人精神素质中的某些方面,并对中国社会今后的发展产生持续影响。下面我们就对此做些分析。1、利益划分机制在中国数千年的封建社会中,最基本的利益划分机制有三个方面:生产资料所有制、特权机制和官僚等级制。中国封建社会的生产资料所有制主要是封建的土地所有制形式,它包括封建土地国有制、豪族地主的大土地占有制和一般地主及自耕农的土地私有制三……去看看 

地名,在上海 - 来自《当代眉批》

这座寄存了我三十来年的巨型城市,有时想来,我的经历、情感都已被拴系在那一个个地名上了,偶然路过,它们便如失散的老马“得得”走来,努力挨擦我的腮帮。一个熟悉的地名往往构成记忆的星群,它们熠熠烁烁,辐射而来,使我渺不足道的生平具有大海的宽度。而地名像岛屿依次浮现,像珊瑚礁保存一个错综的秘密,像夹带着磷光的海潮漫上某夜的枕边。在人和地名之间有一份默契,这份默契有时还会飞翔到“天知地知,你知我知”的境界。比如我的童年是在上海顺昌路某幢石库门房子里度过的,时过境迁,那段岁月便像一艘沉船抛沉在那里,除非我重新进入那片……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