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雪无痕

第51部分

本章总计 11449

  6 点来钟,天已大黑。苏大夫匆匆赶到住院部值班室,让正在当班的几位大夫护士都大感意外。“苏大夫,您今天不是休息吗?”他不置可否地只应了声:“啊……”便换上白大褂,匆匆拿起夹着廖红宇病历的铝质薄板翻看了一下,向廖红宇住的病房走去。
  
  “廖红宇今天挺稳定的,怎么了?”一位护土问那个当班大夫。
  
  “是挺稳定的,没怎么呀!”那个当班大夫也不明白苏大夫突然返回是为了什么,只能这么应道。“苏大夫很少主动加班。再说,今天也没有加班的任务呀!”“这就叫利益驱动啊!
  
  多得多劳嘛!“一个小护土撤撇嘴调侃道。她以为苏大夫一定是因为收了廖家什么人塞的”红包“,故而特别来劲儿,连休息日都放弃了来关照廖红宇。在场的各位听了只是嘿嘿一笑,便散开各忙各的了。
  
  苏大夫走到廖红宇的病房前,先叫出特别护理,问:“刚才没发生什么情况吧?”
  
  特别护理愣了愣:“没有啊!发……发生什么情况了?”
  
  苏大夫只说:“没发生情况就好。”
  
  这时,廖莉莉拿着暖瓶出来打水,苏大夫忙对她使了个眼神,让廖莉莉跟他一起到楼道拐角处。苏大夫窥探了一下四周,见无人注意他俩,便压低了声音问:“今天没什么人来找过你妈吧?”
  
  廖莉莉见状,也愣了一下,答道:“没有啊!怎么了?有什么情况?”
  
  苏大夫犹豫了一下说道:“冯祥龙今天派人来找过我……”
  
  廖莉莉一惊:“是吗?找您干吗?”
  
  “给了我一万元钱。当然,我没拿……”
  
  “他们没说要让您干啥?”
  
  “只说是冯总提前给的年礼。”
  
  “年礼?谁会提前这么长时间送年礼的?!”
  
  “是啊……”苏大夫沉重地叹了一口气。
  
  那是在傍晚时分,冯祥龙派了两个心腹开着一辆车,找到苏大夫开的惠力私人诊所。当时诊所里候诊的人不多,只有两个老街坊病恹恹地坐在窄窄的过道里,打着吊针。突然走进两个身穿黑呢子大衣的人,还真把那两位老人吓了一跳。得知是冯祥龙派来的人,苏大夫忙把他们迎进一侧的一间小屋。小屋的门被漆成白色,门上写着两个红字:“诊室”。这两个人不等坐下,就去把门关上,然后就掏出了那个装着钱的信封。苏大夫掂了掂信封,心里自然明白这里装的是什么东西,便赶紧先去把那两位老人打发了,关上诊所大门,并在门上挂上“休息”的牌子,再回到那小屋,问:“冯总要我干什么?” 其中一个人不屑一顾地说道:“干啥呀!你这当大夫的怎么也那么俗呢?怎么一见钱就问要干啥?冯总特地交代了,他什么也不干,就是跟您交个朋友嘛。”苏大夫当即把钱装回到信封里,忙说:“无功不受禄……一万元钱,可不是个小数。”这个人大大咧咧地说道:“嗨,别装得跟个没破过身的小童子鸡似的。你们这些当大夫的什么世面没见过?一万元钱算个啥嘛。”说着,又把信封扔了过来。
  
  苏大夫把信封又推了回去。
  
  另一个人就问:“嫌少?”
  
  苏大夫忙说:“不不不……”
  
  两个穿黑呢子大衣的人说:“你怕什么?这会儿只有你和我们。我们说没给,你说没拿,谁还能把我们怎么样了?”
  
  苏大夫说:“我不是怕这个……”
  
  其中一个人说:“那您就是不给我们冯总这个面子了?”
  
  苏大夫忙说:“不不不……不是那意思……”
  
  另一个人开始面露凶相了:“苏大夫,这样……不大好吧?”一边说,一边把信封往苏大夫怀里一塞,冷冷一笑道:“我还不信哩,真有不吃腥的黄猫?不吃腥,就别在家里偷着开私人诊所呀!您一个国家大医院的大夫……”
  
  苏大夫不高兴了:“你能不能把嘴放干净一点?我偷着开诊所怎么了?我出卖的是自己的劳动,我用自己的业余时间,我挣的是自己的血汗钱。我一不害人,二不坑国家 ……”
  
  那两个穿黑呢子大衣的人见苏大夫真来火了,人家毕竟是冯总的“朋友”,真把他得罪了,在冯总跟前也不好交代,便说了声:“得得得……”拿着钱赶紧撤了。
  
  等剩下自己一个人时,苏大夫越想越觉得不是味儿。再往深处想,不觉一哆嗦:冯祥龙那边是不是又想要对廖红宇下什么毒手?便赶紧赶到医院里来了。
  
  “你为什么还不给你妈换一个单人房间呢?我担心住这样的大房间,人员那么杂,总有一天还会出事。”苏大夫低声对廖莉莉说道。廖莉莉暗自一惊:“还会出什么事?” 苏大夫叹了口气:“不知道……我也不知道……这两天都留点神吧。”
  
  叮嘱了几句,苏大夫便抽身回家去了。
  
  回到家,也不安生,左想右想,总觉得要出事。
  
  “怎么了?不舒服?”妻子问。“咱们家这个诊所……”
  
  苏大夫吞吞吐吐地说道。“咱们家这诊所又怎么了?单位里有人说你了?原先不是允许个人利用业余时间开诊所的嘛!”妻子说。“唉,又下了个新文件了,又不允许了。” “一天三变!甭管那么些!现在哪个有本事的人不搞第二职业?没有灰色收入?你没看报上刚登了个案子,一个副省长,光从他家抄出现金就二百来万,满屋子的家用电器一摞一摞地堆到天花板,几辈子也用不完,就跟个百货公司仓库似的。他一个副省长,光靠那点工资不吃不喝一辈子,能攒几个钱?二百来万现金,他靠啥?”妻子说得慷慨激昂。苏大夫却叹了口气:“他这不犯了事了吗?进了局子,等着吃枪子儿。”“你管那么多哩!这年头,谁跟谁呀?能挣一点算一点,到上门来封咱这诊所时再说。他是犯法,咱们这最多也就是违纪。不怕!”嘿,妻子还挺懂法。
  
  这时,有人敲门。两个人一惊,忙去开门。敲门的居然是廖莉莉。苏大夫又一惊: “你怎么知道我住这儿?”然后给妻子介绍道:“这就是我告诉过你的那个病人廖红宇的女儿……”“廖莉莉。”廖莉莉礼貌地自我介绍道。苏夫人忙把“廖小姐”让进屋里。
  
  傍晚时分,苏大夫离开医院后,廖莉莉赶紧把苏大夫说的情况悄悄地告诉了廖红宇。廖红宇沉静下来,认真忖了忖,还真没想到自己能遇见苏大夫这么个好人(从表面上看,这个大夫还挺滑的),想着不能让好人吃亏,说不定自己以后还需要他帮忙,就赶紧打发女儿来见苏大夫。
  
  “我妈让我来谢谢您!她说,当大夫的工资收入也不高,为了她,您拒绝了那一万块钱……”廖莉莉说道。
  
  苏大夫说:“还不能说是全为了她。”
  
  廖莉莉说:“但怎么说,她心里都特别过意不去……”
  
  苏大夫满不在意地说道:“嗨,钱的来路多得很,咱干吗非要拿那钱?莉莉,我早就提醒过你妈,装着不说话,装着神志不清,以此来麻痹那些坏家伙是长久不了的。下一步怎么办?你妈想过没有?”
  
  廖莉莉说:“她今晚让我来找您,主要的还就是为了这事儿。她想去北京,找一找那儿的领导。进不了中南海,能见见中纪委的人也行啊!”
  
  苏大夫问:“怎么去北京?”
  
  廖莉莉说:“我妈说,您开个转院证明,建议送北京治疗,就管用。”
  
  苏大夫想了想:“这倒是个好主意。”
  
  廖莉莉说:“为了装得更像一些,医院可以找一两个人陪同。比如您,再加上一两个护士。你们来回的路费和在北京的开销,我妈全包了。”
  
  苏大夫想了想又说:“费用还不是主要的问题……”
  
  廖莉莉说:“不解决费用问题,医院不会同意让你们护送的。没有医护人员护送,那些家伙不会相信我妈去北京是为了治病。闹不好,他们还会在半路上对我妈下手。这费用当然不能让医院、更不能让你们个人负担。所以你们就甭客气了。”
  
  苏夫人忙插话:“为了避嫌,老苏最好不去。”
  
  苏大夫说:“这问题不大,医院里同情和敬佩她妈的同事有的是。”
  
  廖莉莉打量了一下苏大夫两口子,犹豫道:“还有一件事……不知道……不知道该不该……”
  
  苏大夫笑笑道:“该,不该,你自己全说了。我还说什么?”
  
  廖莉莉脸微微一红,又犹豫了一下道:“我妈请您,也请阿姨别生气……她没有别的意思……”说着,她犹豫着从皮包里拿出一个小白信封,怯怯地放到苏大夫面前。
  
  苏大夫立刻变色道:“干什么?”
  
  廖莉莉慌忙站起:“我妈说,您为了她,担惊受怕,还受到威胁,她心里实在过意不去……她真的是没有别的意思,只是觉得怎么感谢您都感谢不尽……”
  
  苏大夫一下站起来,脸色整个变得十分难看,指着桌上那个小白信封,嘴唇颤动道:“你……你们……”
  
  廖莉莉从没在别人家里遭遇过这种场面,此时脸色一下吓白了,慌慌地连声说道: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并慌里慌张地收起了小白信封。
  
  深夜,苏大夫在床上翻来覆去地睡不着。苏夫人不耐烦地说他:“瞧你这人,给你钱又不敢拿,不拿了吧,又不甘心……”苏大夫嘟嚷道:“谁不甘心了?”“那你翻来覆去地在床上烙什么饼?折腾得别人也睡不成!”苏大夫一下坐起,把被子全带了起来。妻子叫道:“你疯了?怕我不感冒?”苏大夫拉亮了灯,却说道:“你说,咱这中国到底怎么了?好人坏人办事,全拿钱铺路……”妻子叫道:“哎呀……
  
  这有啥想不通的嘛!“苏大夫回头问妻子:”是不是我这个人不怎么样,好人坏人跟我打交道,觉得都要拿钱来填补我才行?“妻子不乐意地嘟囔着:”行不行……么正你一分钱也没敢拿。窝囊!睡觉!“
  
  苏大夫长长地叹了口气问道:“也许……我这人的胆儿,真的太小了?”
  
  “知道就好!睡觉睡觉。”灯关掉了。不一会儿,她那边便响起了粗重的鼾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