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部分

 《大雪无痕》

  杜海霞从小是她一个姨妈带大的。姨妈在近郊一个镇上住。姨夫临街开了一个修理家用电器的小小不然的门市。开门市所花的钱是杜海霞当服务员时攒下的血汗钱。后来杜海霞跟上了冯样龙,手头宽裕多了,一再地劝姨妈姨夫关了这门市,搬城里去享几天清福。他俩就是不搬。是因为故土难离小院难舍,还是他俩的“旧脑筋”作怪,觉着杜海霞跟冯祥龙这种关系终究不是正路子,不能作自己终老的依靠。总之,他俩最终没依杜海霞的劝,还是过着自己的本分日子。
  
  这天见杜海霞风尘仆仆地从出租车上下来,付了一百好几十元的车资,把老实巴交的姨夫心疼得什么似的。“就是要打的,当间坐一段公交车也能省个百八十块嘛!”姨夫忙迎出去,嘀咕道。杜海霞一脸焦虑,只问:“我姨呢,还在做佛事?”姨夫点点头道:“大概吧。”杜海霞便照直往后院走去。后院自设了一个佛堂。香烟缭绕,念念有词的姨妈正虔诚地跪坐在金身菩萨跟前,做着每天必做的“功课”。杜海霞轻轻走进,不敢惊扰,只在一旁悄悄地站着。不一会儿,姨妈的佛事做完了,她才忙着上前帮着姨妈收拾香火蒲团经本木鱼之类的用具。姨妈淡淡地扫了她一眼,问:“啥时候来的?” 杜海霞忙答:“刚到。”姨妈不满意地:“今天是你妈的忌日,你大概都忘了吧?”杜海霞跌足后悔地叫道:“哟,真的!
  
  姨妈摇了摇头,叹道:“一会儿跟我一起上你妈坟上磕个头去。”杜海霞难过地说道:“姨,改日我一定好好做一回法事,祭一祭我妈……今天真的不行,单位里有点特别急的事要去处理。上一回我让您替我收着的那点钱还在吗?”姨妈说:“当然在。” 杜海霞忙说:“快给我。”
  
  姨妈光净明亮的脸上即刻掠过一丝阴影,问:“出啥事了?”
  
  杜海霞说:“没事……快给我。”
  
  姨妈说:“没事?没事你要那钱干啥?你不是说,这钱是留着救急救命用的吗?!
  
  杜海霞只得说:“跟您实说了吧,我就是拿它去救急救命的……”
  
  姨妈一惊:“到底咋了?”
  
  杜海霞眼圈一红,说道:“好了,您别问了,一时半会儿也说不清。您快去拿吧!”
  
  姨妈深深地叹了口气,走到佛龛的后头,一边从佛像下拿出一个大包,一边念叨着:“作孽呀……阿弥陀佛……”
  
  杜海霞接过钱,分出一半交给姨妈,说:“这是给您二老养老送终的……”
  
  姨妈一惊:“你今天是干什么来了?”
  
  杜海霞嗒然低下头,沉默了好大一会儿,想托付那一口袋账本,却未等开口,眼泪已然像断了线的珠子“吧嗒吧嗒”地掉下来。
  
  这时,方雨珠也在为钱的问题奔波。要为二十七八个孩子预交医疗保证金,绝不是一个小数。但为了抢救这些孩子,就是天掉下来,也得扛住!她把存折递进附近那家储蓄所的窗口,对营业员说:“全取了。”营业员瞄了她一眼:“全取?”方雨珠断然地:“全取。”取回钱,赶紧到医院收款窗前去排队。拿到收款单据,一口气都不敢多端,赶紧又跑进急诊室,通知大夫,她已经交了款。急诊室里横七竖八躺满了孩子,到处都耸立着打吊针用的铁架。一些闻讯赶来的家长正义愤填膺地同电视台的两个记者在痛诉着。看到方雨珠来了,记者们忙又撇下家长,冲她围了过去。这时,方雨珠已经东跑西奔了好几个小时,实在累得不行,疲倦地坐倒在大门旁的长椅上。当记者们对着她掏出采访本,扛起摄像机时,她羞愧地用手把自己的脸捂了起来。她真的愧疚万分,不知该对记者们说些什么。她觉得这时候说什么都晚了。她只求孩子们一个也别出事。她只想求大夫使出全部本事,用尽最好的药,把那些孩子们抢救过来。记者们当然不想放过这个直接面对“肇事者”
  
  的好机会,一个又一个问题连珠炮似的向她“发射”过去。方雨珠张口结舌,虚汗淋漓,惶恐万分,后悔不已。她躲避着记者,向院门外跑去。记者们却觉得这正是个好 “场面”,便扛起摄像机,在后头一边穷追不舍地拍摄,一边追问:“方小姐,这起食物中毒事件到底是谁的责任?”方雨珠快哭了:“我有责任……”记者再问:“你有什么责任?”方雨珠惶惶:“对不起,我现在还欠医院一万多块钱。我得去筹钱……”一个记者问:“听说你有个哥哥是当警察的,他在这起事故中起了什么作用?”
  
  方雨珠忙说:“这跟他没关系。”说着,她已跑出医院大门,向马路对面跑去。
  
  记者觉得问题刚提到要害处,当然不肯就此罢休,便追着问:“方小姐,听说这批有毒的鱼是你哥替你搞来的……”
  
  方雨珠就怕自己的事连累家里人,立即惊骇地回转身来大声叫道:“不……不是这样……这件事跟我哥没有任何关系……没有……”正为她至爱的哥哥申辩的时候,一辆大卡车开了过来。卡车司机以为她会照直跑过马路,便没作躲避的动作,没想到她居然会站着不动。待她听到马达的轰鸣声逼近,看到一团巨大的黑影扑来,刚要叫出声,头上就被闷闷地狠击了一下,然后便被高高地抛起,在空中飞了个沉重的弧线,重重地摔倒在冰冷生硬的柏油马路上。倒地的一霎那间,她只是闷闷地哼了一声,心里还在想着:“不……不……不……这事跟我哥没有关系……没有关系……别赖我哥……”眼前黑晕黑晕。接着就再也不省人事了。待方雨林赶到,那些记者们早走了。大夫对方雨林说了三句话:你妹妹伤势危重;已经在抢救,请你在这张手术单上补签个字;马上去交三万元医疗保证金。方雨林在手术单上签了字,马上赶到九天集团公司财务部。他想让九天集团公司给出一部分钱,因为名义上小妹还是九天集团公司的人。财务部的老龚头却说:“公司手头现在拿不出现金。”方雨林说:“你们这么大的公司……”老龚头苦笑笑:“公司再大也没用啊,总经理跑了!”方雨林离开专案组来医院前,已经得知冯祥龙“自首”了。冯祥龙并没有直接到专案组去“报到”,而是去了省纪委。省纪委立即打电话来给专案组通报了此事。方雨林知道老龚头说这话是带情绪的,是在埋怨参与了冯祥龙专案的方雨林。方雨林此时只想他能拿出一点钱来,别的不想跟他计较。双方僵持着。九天集团公司的一个干部匆匆走来,交给方雨林一笔钱,说是公司机关的员工凑了四五千,让方家的人先拿去“救急”用的。方雨林说:“四五千,顶啥用?”这时,重案大队的一个同志驾车匆匆赶来,告诉方雨林:“市局的领导都到医院去了,他们带了钱,让你赶快回医院。”
  
  方雨林无心再跟老龚头对峙,赶紧冲出门要去医院,却被公司的一个职员拦住,往他手里悄悄塞了一张纸条。上车后,方雨林展开纸条来看,只见纸条上写着:“变质的鱼,是冯祥龙故意安排下的一个圈套,为的是报复和坑害你和你妹妹。”
  
  看完条子,方雨林急忙地抬起头去找那个人,那个人已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待方雨林赶回医院,一切都晚了。手术已经结束。手术室门上的那盏红灯已经灭了。马凤山、郭强和重案大队的同志们都不知道怎么面对喘息未定的方雨林,告诉他这个晴天霹雳般的噩耗。只有那两个跟方雨珠一起“卖鱼”小姐妹,在这无比的寂静中,相拥在一起,“嘤嘤”地抽泣着。手术大夫也显得那么沮丧无奈。
  
  还需要他们说什么呢?方雨林浑身抽搐起来。
  
  马凤山、郭强等人的眼眶也一下子湿润了。泪水无声地从方雨林的眼睛里涌出,并大滴大滴地坠落。他仿佛听到空中响起小妹清脆的叫喊声:“哥……哥……”
  
  方雨林说,他要再看看小妹。说话时,脸部的肌肉在剧烈地抽搐着跳动着。同样泪流满面的郭强一把抱住了他,说:“雨林,先别看了……过一会儿吧……”
  
  “过一会儿?”他疑惑地抬起头看着这位好朋友。他不明白,这个“过一会儿”的含义是什么?难道,过一会儿小妹就又能活蹦乱跳了?过一会儿小妹又能跟他这当哥的撒娇了?难道……难道过一会儿……过一会儿她就不再这样毫无血色地躺在这儿了?她那双灵巧的手又能舞动起来?她小时候是那么渴望学舞蹈、学钢琴。可是老爸最瞧不上的事就是女孩儿学舞蹈,说那纯粹吃的是青春饭,一次又一次地不许她去少年宫舞蹈班学习。家里当然也不可能为她买钢琴。她只能说,但凡有一天她要有了女儿,一定让她既学舞蹈,又给她买钢琴。还能让她实现这样的梦想吗?如果不能,那为什么要让他 “过一会儿”?这一刻,方雨林觉得这世界好闷啊!一切都要爆炸,一切都该爆炸!一切都是那样的无情……
  
  他突然推开郭强,扭头就向外跑去。
  
  郭强忙叫:“雨林!”
  
  马凤山也叫:“雨林!”
  
  方雨林这时想起在九天集团公司得到的那张小纸条。冯祥龙,你有种找我方雨林来算账啊。我小妹又怎么你了?一个弱女子,一个还没活过23岁的女孩儿,她从来没做过一件对不起人的事情,在她眼里太阳总是那么辉煌,月亮总是那么明亮,明天总是那么充满希望,人间总是洋溢着温情。你怎么忍心整治这样一个女孩儿?她是那样的善良,那样的美好,那样的单纯,那样的盼着所有的人都活得好……冯祥龙,你还算是个人吗?他跳上一辆警车,发动着车子,冲上马路。随后赶到的郭强、马凤山等也跳上各自的车,追了上去。
  
  方雨林要去找那个“浑蛋”冯祥龙。但在最初的几分钟里,他却想不起来自己这会儿驾着车要去干什么。他操纵着方向盘,不住地擦拭着流下的泪水,完全是在潜意识的驱动下,选择着方向和道路。郭强追上他以后,和他并驾齐驱——马凤山总是因为上了一点年纪的缘故吧,再也开不了他们那样的“飞车”了,只是着急地在后头紧赶慢赶地跟着。
  
  郭强摇下车窗,对方雨林喊叫:“雨林,不要做傻事!”方雨林不理会郭强。郭强着急地叫道:“雨林,你听我说……”方雨林踩了一脚油门,车便飞快地超到前边去了,刚好赶上变灯,他冲过了路口,郭强和马凤山的车却被红灯挡住了。
  
  方雨林把车开到了专案组驻地。他找到那个管保卫的同志,把持枪卡拍在桌上,闷闷地说道:“领枪。”
  
  那个同志问:“外出执行任务?”“是的。”方雨林仍答得瓮声瓮气。那个同志想了想:“没人通知我你要外出执行任务啊?”方雨林冷冷地说道:“我现在通知你!” 也许是因为方雨林在这个专案组里名声特响,都知道他是孙书记点着名从市局要来的 “破案高手”。那个同志“虽然没得到通知”,但在稍稍迟疑之后,还是同意了:“那你在这儿签个字。”说着便转身去开保险柜。枪都存放在保险柜里了。
  
  方雨林很快签了字,拿了枪就向楼下跑去。居然都没说一声再见。大概到这时候,这个专管“内务”的同志才突然觉出,今天这位“破案高手”的神情很不对:整个人发木,眼神发直,说话没腔没调,脸上还透着一胜黑气。“他来领枪……”他越想越后怕,觉得要出事,马上拿起电话,通知传达室,赶紧截住方雨林!但等传达室的同志放下电话,冲出去拦截,方雨林的车已经启动了。这时,郭强和马凤山的车也赶到了。他俩连停都没停,赶紧掉转头,接着又去追赶方雨林。
  
  这时候,方雨林已经完全清醒过来。他明白自己要去干什么。当所有关于公安工作 “光荣”、“惊险”、“刺激”。
  
  “重要”……一切的一切都像“哗哗”退却的浪潮恢复平静和平凡,方雨林已准备用自己的一生来在这个岗位上站稳了站直了,站出名堂或站不出名堂都决心要站到底的时候,他真的没想到有人因为他是一个“公安干警”而来报复他,而这报复的恶果,偏偏会加害到他那样一个小妹身上。在中学时期的同学老师的惋惜声中,在某些自以为在这社会里有地位有身份的人的“渺视”下(比如,丁洁的母亲……这件事,他从没有跟丁洁说起过),也包括许多普通老百姓的不信任的冲击之余(干警中的确有一些“混浊分子”),他之所以从来没后侮过自己的选择,就是因为他的这份清醒。他清醒地被一种“光荣感”
  
  和“责任感”激动着。在这一点上,他知道自己是“超乎寻常”的,是超越了无数同龄人的。因为不少的同龄人讨厌谈论“责任”。而他却撕心裂肺地想为“当下”服务,为“当下”
  
  “站岗”。说他“媚俗”也罢,说他“胸无大志”也罢,他觉得中国的文明升华,必然也只有从“当下”的努力开始。为“当下”服务,不完全等同于为“当权者”服务。 “当下”的真正含义是“当前正活着的人民”。当权者能为人民着想,真正办一点“人事”,他们就是人民的一分子,服务于他们也是应该的。反之,他们就自动地站到了人民的对立面去了。不仅谈不上服务于他们,还要用法律来制裁他们。为当下服务,为当下站岗,舍此,还有什么更紧迫的事吗?舍此,还会有什么值得炫耀的未来可说吗?但他却没能保护好自己的妹妹。
  
  啊……当下啊……
  
  ……方雨林的车很快开到了省纪委办公楼门前。冯祥龙到省纪委来“自首”,省纪委的同志立即通知了专案组。所以,方雨林是知道他此刻在哪个房间里待着。他大步走去,用力推开那间办公室的门。果不其然,冯祥龙在里头坐着。省纪委的两个干部还 “陪同”着。方雨林掏出专案组的特别出入证,在他们面前扬了一下:“我是专案组的。” 一个干部立即问:“来接冯祥龙?”方雨林答道:“是的。”另一个干部再问:“你带手续了吗?”方雨林再次把那张特别出入证向他们扬了一下,拉起冯祥龙就往外走。那两个干部忙阻拦:“喂,你这怎么是带人的手续?你别走!”但方雨林推着冯祥龙已经过了不远处的电梯了。
  
  省纪委是个老楼,不知为什么,水泥地上总是湿漉漉的。
  
  但它那部电梯却是新装备的西门子产品。电梯门悄然无声地关上后,冯祥龙骇异地看了看方雨林,刚要问你是什么人(冯祥龙没见过方雨林)时,方雨林拿出了手铐。冯祥龙立即反抗:“你想干什么?我是省杰出的中青年企业家。我到省纪委来,是协助你们搞清问题的!”方雨林铁青着脸,一声不吭,两下子就把他逼到冰凉的不锈钢壁上,然后一下把他铐了起来。
  
  出了省纪委办公大楼,太阳高照。这里不少人是认得冯祥龙的。许多人昨晚还在电视里看到冯祥龙,所以当方雨林押着冯祥龙走出大楼时,不少人都极意外极惊讶地驻足打量他俩。
  
  这时,郭强和马凤山的车也赶到了。他们刚停车,便看到方雨林押着冯祥龙上了那辆警车。郭强忙冲过去大叫:“雨林,你给我站住卜‘但是,方雨林仿佛没听见似的,开起车,飞快地出了省纪委大门。
  
  冯祥龙这时凭着第六感觉,猜出,对手正是方雨林。但他还不敢确定,便说:“嗨,哥们儿,有话好好说,有事也好商量。这是干什么呢?”
  
  方雨林一下掏出枪指住他,冷冷地说了句:“你给我放老实点儿。”
  
  冯祥龙说:“嗨,朋友,你就是方雨林吧?招工的时候,是我发了话,才给你妹妹一个位置……”
  
  方雨林见这个“无赖”居然还要在他跟前“表功”,真是气不打一处来,便一下用枪戳住他的腮帮:“你再说一句,我就在车里崩了你!”
  
  方雨林这一下戳得也够狠的,冯祥龙的腮帮子上立马火辣辣地疼起来。他哆嗦着,叫道:“哥们儿……哥们儿……”
  
  车开到郊外的一块野地里才停下。冯祥龙挣扎着向窗外张望了一下,不无惊慌地问:“哥们儿,想干吗?”
  
  方雨林挥了挥手枪,喝斥道:“下车。”
  
  冯祥龙挺直了身子,躺到车上耍赖,叫道:“方大队长,我也当过兵……”
  
  方雨林用力踢了他一脚:“你他妈的给我下车!”
  
  冯祥龙连滚带爬地下了车,越发惊慌:“方大队长,你可别乱来。你前程远大……”
  
  方雨林用力搡了他一把,命令道:“往前走!”
  
  也许是这一把用力过大,也许是到这时候冯祥龙的腿肚子已经发软,也许根本就是冯祥龙在耍赖,他一下摔倒在雪坑里。
  
  “起来!”
  
  冯祥龙躺在雪坑里再告不肯起来了,“哇哇”地叫喊着,一边连滚带爬地往前挪动,搞得浑身上下都是泥浆雪水。
  
  方雨林骂了两声:“你这个人渣、败类……你还有脸跟我说你当过兵……给我起来!” 说着“咋”地一声把子弹拉上了膛。当过兵的冯祥龙自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赶紧挣扎着从泥和雪的大坑里爬起。
  
  这时,郭强和马凤山两辆车相继赶到。郭强跳下车,快步地向这边跑着叫着:“雨林,你冷静一点!”马凤山也大声喝斥:“方雨林,听话!‘”冯祥龙更是像遇到救星似的大叫:“马副局长,他子弹已经上了膛啊!上……上了膛……”
  
  马凤山知道,这时候冯祥龙越是喊叫,越会激起方雨林的暴怒,起到火上浇油的作用。于是他瞪大眼睛,对冯祥龙怒斥道:“你给我闭上你的臭嘴!
  
  冯祥龙一下呆住了。
  
  这时马凤山才转过身来,用非常平静的语调对方雨林说道:“雨林,你的心情我们都能理解。你先把枪放下……”
  
  方雨林只是怔怔地看着马凤山和郭强,好像完全不认识他俩似的,一只手握着枪,还死死地指着冯祥龙。郭强想上前去劝慰。马凤山忙对他做了个手势,让他不要冒这个险。也许只要有一点半点的闪失,一秒半秒的失控,方雨林扣一下扳机,后果就难以设想。作为一个老公安,马凤山太喜欢这个年轻人了。不仅仅是为了公安事业的未来,不仅仅是为了本局的工作,不,即便是什么也不为,他也打心眼儿里喜欢这个有本事读完大学,还能用全部的情感来为某种事业献身的年轻人。这年月,想干好什么事都难。难不就难在缺少一点献身精神吗?
  
  一种不顾一切的献身精神!当人们开始嘲笑这种精神,怀疑它的正当性和必要性,并从自己的日常生活中排斥这种精神,弱化这种精神时,能说这是个正在走向强大的民族?正在走向强大的时代?富而不强的悲哀是可能再度发生的,而最终失去的就不仅仅是可能有的富裕和自尊……
  
  风潇潇地刮来,马凤山不说话了。他张开双手,挡着郭强,也不让他做任何举动。这关键时刻,他相信方雨林的理智,相信方雨林的心胸,相信方雨林这几年在这支队伍中得到的应有的锻炼所积淀下的那种自制能力和“大局观”,相信他对未来的憧憬能最终战胜当下这一时的迷茫和冲动。他能控制住自己,不会因为一秒半秒内的盲目而失去一生奋斗的主动权……
  
  5 秒……10秒……20秒……50秒……
  
  方雨林举枪的手终于垂落了下来。郭强冲过去,狠狠地踢了冯祥龙一脚,然后又把他像拖死狗似的拽上了自己那辆车。
  
  马凤山也大大地松了一口气,慢慢地走上前来,安慰似的拍拍方雨林的肩膀。眼泪 “哗”地一下从方雨林眼眶里涌出。
  
  他冲着广阔无垠的雪野跑去,跑上高坡,掏出手枪连连向着天空开了五六枪……

上一篇:第61部分

下一篇:第63部分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1-5 论商品的真实价格与名义价格或其劳动价格与货币价格 - 来自《国富论》

一个人是贫是富,就看他能在什么程度上享受人生的必需品、便利品和娱乐品。但自分工完全确立以来,各人所需要的物品,仅有极小部分仰给于自己劳动,最大部分却须仰给于他人劳动。所以,他是贫是富,要看他能够支配多少劳动,换言之,要看他能够购买多少劳动。一个人占有某货物,但不愿自己消费,而愿用以交换他物,对他说来,这货物的价值,等于使他能购买或能支配的劳动量。因此,劳动是衡量一切商品交换价值的真实尺度。   任何一个物品的真实价格,即要取得这物品实际上所付出的代价,乃是获得它的辛苦和麻烦。对于已得此物但愿用只交换他物的人……去看看 

作者自序 - 来自《西藏生死书》

西藏是我的故乡。在我六个月大的时候,就进入我的上师蒋扬·钦哲·秋吉·罗卓(Jamyang Khyentse Chokyi Lodro)位于康省的寺庙。我们西藏人有一个殊胜的传统,就是寻找过世大师的转世灵童。他们的年纪很小,必须接受特殊的训练教育,准备日后成为老师。我被命名为索甲,虽然后来我的上师才认出我是拖顿·索甲(Terton Sogyal)的转世。我的前世是一位名闻遐迩的修行人,他是十三世Guru喇嘛的上师,也是蒋扬钦哲仁波切的一位老师。   就西藏人来说,我的上师蒋扬钦哲算是高个儿,站在人群中总是比别人高出一个头。他满头银发,剪得短短的;慈颜善……去看看 

第一章 内容 - 来自《第三波》

第一节 第三波的开始  现代世界的第三波民主化浪潮有意无意地始于葡萄牙的里斯本,时值1974年4月25日,星期三,零点刚过25分,这时无线电台突然播出了一支名叫《高山颂》(Grandola Vila Morena)的歌曲。播这支曲子是向里斯本及其周围的军队发出行动讯号,以执行政变计划。这次政变是由一些领导“武装部队运动”(亦称作“尉官运动”,Movimeneo das Forcas Armadas,MFA)的青年军官们精心策划的。政变进行得果断而又成功,只受到了来自保安部队的少量抵抗。军队占领了主要的政府部门、广播电台、邮局、机场和电话局。到上午时分,人群如潮,……去看看 

我和妹妹雅儿无奈踏上了流浪之路(1972年6月) - 来自《文革流浪》

初夏潮湿的热风吹着我烦乱的心,在金鸡岭下沉闷贫瘠的斑竹沟简直呆不住了。安家的破木屋低矮阴暗,还连着生产队的磨房,无处不弥漫着面粉包谷和牛屎牛尿混合的熏人气味,蠢动在旮旯角落的蚊虫声更让人不安,一种逃离此地的念头近几天一直纠缠和折磨着我,却又感觉暗地里有无数双明亮的眼睛在监视我,当然其中也不乏担心和同情。大巴山地的农民虽然穷得叮当响,恨不能去做抢人的土匪,却对我们这些由城市漂泊而来的知识青年善良热诚,就是吃一根烧红苕也会分给你一半。那些身板壮皮肉瘦脸蛋俏的妇人,常会用湿淋淋的大眼睛瞅你抚你,忍不住会轻……去看看 

前言 - 来自《蒙巴顿》

星移斗转,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至今已半个世纪了。在那场空前残酷、惨烈的战争中,参战各国都涌现出一批文韬武略、能征善战的著名将领。英国著名军事家路易斯·蒙巴顿就是这样一位声名卓著的战将。   蒙巴顿的一生颇富传奇色彩。1900年6月25日,他生于英国温莎的王室家庭。曾祖母是英国女王维多利亚。父亲巴登堡亲王路易斯原系德国王室成员,后放弃德国国籍,参加英国皇家海军,曾任海军参谋长兼第一海务大臣。由于优裕的生活条件和良好的家庭教育,蒙巴顿从小就能说流利的德语和法语。13岁时,他便按照王室子弟正常的成长道路走进……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