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较量

 《官场女人》

  在贾大亮一伙商量对策,安排围城计划的同时,栗宝山也制定出了下一个战役的方案。

  对太城县恶势力制造大字报一案的目的,栗宝山看得很清楚,他们企图用这张大字报阻止他实现思想上的拨乱反正,进而通过破案做手脚,引起群众不满,缠住他,使他没有精力过问经济及其它工作,达到从根本上动摇他在太城站住脚跟的基础。栗宝山没有上他们的当。他和银俊雅的默契配合,通过在大街上的那一场精彩的演讲,不但把制造大字报的人牢牢地钉在了被告席上,而且使银俊雅第一次获得了在太城县公众面前展示自己才气的机会。接着,他又巧妙地否定了他们的破案方案,把他们搬起来打算砸他的石头,一转手狠狠地砸到他们头上,让他们自做自受,发生内江。然后,他马上设计第二个战役的方案。他把经济工作作为第二个战役的中心内容,并注意把第二个战役跟第一个战役紧紧联系在一起。为了确保第二个战役的胜利,他一方面让银俊雅认真做好准备,另一方面派张言堂到地区、去北京。部署完这些,他叫金九龙立刻通知下去,三天后召开太城县经济发展战略研讨会,发动全县一切有识之士参加,发表意见,献计献策。   

  贾大亮认为,这正是他们的一个好机会,应当采取积极主动的姿态,所以很快传话下去,要他们的人认真进行准备。他觉得栗宝山搭的这个台,正好可以由他来唱戏。如此一来,他下一步的战役部署就变得更加完善了:外面有人来围攻,里边有他唱红脸,瞧准时机再由石有义放一颗不大不小的原子弹,看枉费心机的栗宝山如何招架。他想到这里,非常激动,拿起桌子上的一瓶酒,一仰脖子灌下去半瓶。这时候,金九龙给他打来电话,建议他应当好好准备准备,由他作个高质量的中心发言。他觉得这个建议相当好,放下电话思考了一会,觉得心里东西不多。于是给金九龙拨过去电话,要金九龙先代他起个草。金九龙本想自己也有所作为,但不敢驳大县长,应了下来。

  经过两天的准备,会议于这天下午如期召开。大礼堂内不但座无空席,而且有许多人挤站在两侧和后边。在台上就座的除了有县五大班子的领导外,还有张言堂从北京请来的经济学专家尉杰和人民日报、经济日报、中央电视台的记者,以及地委杨鹤鸣部长。另外还有中纪委、省纪委的四位干部和行署的乔副专员。他们都是秦会林采取手段叫来围城的。不过,纪委的同志说是来搞调查研究的,乔副专员说他从林泽县返回地区路过这里进来看一看。这五位都是今天午饭前赶到的。栗宝山一看见他们,就知道他们是来干什么的。听了他们的托辞,心想来得正好,于是请他们参加下午的大会。开始,他们有些犹豫,贾大亮马上给他们做工作,恳请他们参加。因为贾大亮想,下午的大会将是他充分表演的大会,要是让他们先认识认识他,待对他有个好的印象以后,再向栗宝山发难,不是更好吗?他们见贾大亮一再恳请他们参加,也就同意了。现在,台上的人已按照排定的座次坐好。栗宝山和黄福瑞坐在前排正中,栗在左,黄在右。栗的这一边依次坐着的是杨部长、尉杰和三名中央记者,黄的这一边坐着的是乔副专员和四位纪委干部。别的领导都坐在后两排凳子上。大家一边喝茶水,一边兴致勃勃地看着台下。台下的人见台上第一排坐着那么多新面孔,窃窃私议着各种各样的猜测。礼堂内充满了生机勃发的活跃气氛。

  栗宝山宣布大会开始,首先向大家介绍在前排就座的上级领导和来宾。当介绍到经济学专家尉杰和中央新闻记者的时候,全场热烈鼓掌。当介绍到纪委干部的时候,人们愣了一下。后来因坐在台上的贾大亮和县纪委书记王明示带头鼓掌,大家才跟着鼓起掌来。接着,栗宝山讲了大会的宗旨和要求以后,讨论发言便开始了。

  头几个发言的,都是县里的中层领导,有的是乡党委书记、乡长,有的是县直局的局长、副局长。其中多数是贾大亮他们事先安排的,都有发言稿,都是照本宣科,都讲得平平淡淡,没有提出有价值的建议。在第五位发言之后,贾大亮觉得是自己该亮相的时候了。这几位的发言没有引起场上的兴趣,他认为这正好可以反衬出他的水平。他及时站起来,很沉稳地朝前台走去。走到第一排的前面,他站下来,回过头,很有札貌地向乔副专员、杨部长、尉杰以及中纪委、省纪委和中央新闻记者们点点头,然后才走到发言席上。这时,坐在台下的几个他们的人带头鼓掌,于是台下响起一阵稀拉的掌声。

  “尊敬的中纪委省纪委的各位领导,尊敬的尉教授和中央新闻单位的记者们,尊敬的杨部长、乔专员,同志们,朋友们!”贾大亮一上来便是一堆繁琐的称谓。称谓之后,又是百忙之中光临指导,又是深受鼓舞增强了信心,又是看到了太城的希望,又是发自内心的敬佩和感谢,如此等等。接着,又讲这次会议的重要意义,又讲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无比正确性,又讲必须首先解放思想更新观念,完全是做重要报告的架势和口气,一边不慌不忙地翻着金九龙给他准备的讲稿,一边铿锵有力地往下讲着,颇有那么一种领导人做动员报告的气势。台上台下的人都悄悄地听着,唯有尉教授和三个中央来的记者越听越有些不耐烦了,因为他讲的全都是空话。直到讲了一个多小时以后,他才讲到会议的主题。

  “太城的经济要上去,必须万众一心,艰苦奋斗,实施四轮驱动的战略。”他讲的四轮,是指工业、农业、乡镇企业和第三产业。他说,只有让这四个轮子同时转起来,太城经济的这套马车,才能跑得快一些,才能赶上和超过先进的地方。于是,他先讲工业。他说,工业的轮子要驱动,要转得快,必须深化改革,必须扫除计划经济遗留下来的陈规老套,必须适应市场经济的需要,必须加大科技加强管理,必须解放思想开拓进取,必须领导带头,团结一致,扑下身子来苦干实干,如此等等。他讲的话全是报上文件上都有了的,没有一句不正确。但是,太城的企业究竟怎样改革,怎样适应市场经济,怎样加大科技加强管理,从哪些方面解放思想,扑下身子来具体干什么,他却一句也没有讲。他振振有词地讲了许多许多。讲完工业,又讲农业,依然是那么一大套。尉教授实在听不下去了,他从笔记本上撕下一张纸来,写道:“请你讲简练些好不好?最好讲实的,不要讲那么多的空话。”条子写好后,他交给主持栗宝山,要栗宝山送给贾大亮。粟宝山看了以后很高兴,但他考虑不能由自己送上去。他把条子放到桌子前面,有意让坐在两边的杨部长和黄福瑞看见,然后看看尉教授和中央来的三个记者,表现出为难的样子。他想,让贾大亮再表演得充分一些也好,尉教授他们总会有下一个举动的。果不其然,过了不大一会,三个中央记者交头接耳之后,其中那个人民日报的年轻女记者腾地一下站起来,走到栗宝山跟前,拿起那个条子交给了贾大亮。

  贾大亮正讲得起劲,一看女记者送给他的这张条子,不由头一响,眼一花,心一沉。他眨巴一下眼睛再看,还是那两句刺心的话。再回过头去看送条子的人,女记者、尉教授几个人,包括杨部长在内,都对他是一脸的不赞成。加上会场里这时候起了一阵嗡嗡的议论声,使他这个一向不曾在场面上紧张过的人,骤然地紧张得手足无措,不知如何是好了。本想通过自己的精彩发言取悦于尉教授、中央、省、地区的领导和记者,没有想到他们根本不买他的帐,嫌他讲得罗唆,嫌他讲得空,甚至不顾他的面子,当着这么多的人给他递条子,写那么刻薄的话。这使他感到极大的伤心和失望。有心改变一下讲法,讲几段简洁精彩的话弥补弥补,但事先没有准备,讲不出来。按照原来的往下讲,又显然是不行了。贾大亮有生以来第一回在讲台上现出十分窘迫的情势。他不能停下来想一想再讲,越是停顿的时间长越对他不利。他只好红着脸,硬着头皮往下讲。他的声音低了八度,翻讲稿的手有些发抖。他不敢离开讲稿再发挥,十分紧张地照着稿加强速度往下念,就像小学生念书那样。由于几次翻了重页,上下的话接不起来。好多很明显的字他竟然念错了。他越讲越气,觉得后面讲的愈发不如前面,而且越讲越慌。他听到会场上的嗡嗡声越来越大,不得不草草打住,宣告结束,很狼狈地离开了讲台。台下他的几个人鼓掌,竟然没有人附和。

  栗宝山这时候用左手理一下头发,向银俊雅发出了信号。银俊雅坐着未动,栗宝山很快明白了她的意思,向全场说道;“哪位接着发言?”

  于是,台下有一个青年干部举起了手。

  在这个青年干部发言之后,银俊雅及时地举起了手,同时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银俊雅的举动,立时引起全场人的惊讶和瞩目。由贾大亮的发言在会场上掀起的嗡嗡声,此时戛然而止,变得鸦雀无声。会场里除了中央和省里来的人,没有人不认识很俊雅,大家都用惊奇疑惑的眼光看着她。尉杰教授和中央来的三个记者以及中纪委省纪委来的三个干部,虽然不曾认识这个人物,但他们从会场上的气氛变化,感到了这个人物的非同一般,因此也都用异样的眼光注视着银俊雅。银俊雅看着台上的栗宝山,见他微微点了一下头,开始朝台上走去。

  贾大亮正为自己的失败苦恼,现在又见银俊雅要上台亮相,心里实在不是个滋味儿。他想,如果银俊雅讲砸了,比他还砸得厉害,那可就好了。但是,一想到那天在大街上的情景,他又对自己的希望失去了信心。他不由握起一把汗看着银俊雅一步步向台上走来。

  金九龙瞥了贾大亮一眼,知道他这时候想的是什么。他认为需要担心的不是银俊雅,而是栗宝山。如果会议结束的时候,栗宝山能讲一通让上面来的人称赞的高论真招,他们就非常的困难了。至于银俊雅,他认为没有必要对她担心。

  除了长相能够折服人以外,她能有什么知识?她能对太城的经济建设提出什么真知和灼见?绝对不可能的。因此,他用满不在乎的眼光看着她。

  黄福瑞、陈宾海、王明示、董玉文和李万同等几个县里的领导都拿讨厌的眼光看着银俊雅。他们觉得栗宝山给她平反正名,就够便宜她的了,她应当感到满足了,为什么还要在这个场合抛头露面?她到底还想干什么?只有栗宝山的目光是坦然的。他正视着前方,用眼角的余光看着银俊雅往台上走。这时候,唯有他和坐在台下的张言堂内心里最激动。因为唯有他们两个人知道今天会议的高潮即将来临。

  从北京和省里来的几个人尉教授、记者以及纪检干部们,随着银俊雅一步步走近,惊慕的眼光越来越显得明亮。

  他们想象不到在这个偏远的小县城里怎么会有这样漂亮这样有气质的女人。

  台下一千多双眼睛几乎同时聚焦在这个美人的身上。

  整个礼堂内没有一点声息,只听到银俊雅高跟皮鞋落地的清脆声响。

  她今天似乎更加美丽。她穿着白裙子、蓝色浅花大祆,大祆的下摆撩起来在前面打了一个结,显得飘逸洒脱。脸上既没有抹脂粉,也没有涂口红,一切都是她那种自有的自然的美。虽说多少年来她已经习惯了人们看她的那种眼光,那种情景,但今天在这种场合这样的气氛之下,她感到有点不适应,有点紧张。当她走到礼堂前面的时候,张言堂给她一个鼓励的目光,使她意识到必须镇定,必须充满必胜的信心。因此,她很快排除了内心里的紧张,沉稳地登上台去。   

  这时候,尉教授和中央来的三个记者,情不自禁地鼓起掌来。于是,台下响起一阵雷鸣般的掌声。这掌声不知是因为她的漂亮,还是因为她的胆略,还是因为别的什么。贾大亮和金九龙虽然不得不跟着大伙一起拍了两下巴掌,但他两都用厌恶的眼光看了一下尉教授他们。

  紧挨乔副专员坐着的那个中纪委的干部,鼓完掌之后,问乔副专员她是谁,乔副专员告诉他名字以后,他脸色突变,后悔不该盲目地跟着大家鼓掌,并且迅速把信息传给另外三个纪检干部,于是乎,这四个纪检干部的脸色和目光一下子变得不可琢磨了。

  掌声中,银俊雅向台上坐的领导和来宾款款鞠了一个躬,并注目一下尉教授,感谢他给予的鼓励。然后,走到前台,又款款向台下的人鞠了一个躬。接着,她移开凳子,把麦克风朝高里调了调,站在那里准备讲话。现在,她一点也不紧张。在部队文工团的时候,像这样的场面,她经见过好多次。那都是演戏给人看。今天,她将作真实的表演,将演自己的戏给人看。所以,在镇定之中,又包含着她少有的激动。她觉得她的心跳得很响,很快。她环视一下场内,压压激跳的心,咽口唾液润润喉,开始讲:

  “我认为太城县应该确立并且实施矿业兴县的发展战略。”

  没有开场白,没有俗套子,开口第一句话就点明了主题。这主题立刻给大家一个全新的感受,一下抓住了每个人的心。

  “为什么?因为丰富的矿产资源是太城的最大优势。”她如数家珍地说出埋藏在太城地下的金、银、铜、铁、锰、石英、石墨、珍珠岩等二十多种金属、非金属矿产都分布在什么地方,哪些已经探明,储量是多少,哪些虽没有正规勘探,但从民间资料积累看,大致是怎样的情况,各个矿的品位如何,开采的价值有多大,讲得非常详尽具体,使会场上的人听了以后,无不刮目相看。在这以前,绝大多数的人只是仰慕她的姿色。听了她讲的这一通话,开始看到了这个美人的内在才气。黄福瑞已在这里工作了二十多年了,当县级领导也有十多年之久了,而且一直是抓经济工作的,尚且不十分明了矿产资源的情况。他听着银俊雅如数家珍的讲述,不由得睁大了惊疑的眼睛看着银俊雅的后身,不明白这个到太城仅两年多的女人如何会掌握这么多鲜为人知的资料?县委副书记陈宾海,纪委书记王明示,组织部长董玉文和宣传部长李万同等几个县上的领导,三天以前虽说违心地同意了栗宝山的意见,但从根本上,他们一直没有把银俊雅当成一个正面人物来看待。然而此时此刻,能够从他们的脸上尤其是眼睛里看到些许的变化。金九龙感到吃惊。贾大亮的拳心里直冒汗。四个纪检干部不约而同地交换一瞥目光,那含意是不言而喻的。表现最突出的还是尉教授和中央来的三个记者。那个姓夏的中央电视台的记者,高兴地扛起机子跑到前台去给银俊雅摄像。人民日报的女记者和经济日报的王记者疾速地在本子上写着他们的感受。尉杰教授不断地点头。会场上两千多只眼睛都在银俊雅的脸上聚焦,洗耳恭听她讲的每一句话。

  “目前,国内国外在开发同类矿产资源上又是怎样的一种情况呢?”银俊雅接着讲述同类矿业国内外的发展现状和趋势。讲完这些,又讲国家的有关政策、法律。把太城县放到国内外的大环境里,分析比较出太城的长处和有利的条件,说明确立矿业兴县战略的正确性。尉教授和中央来的三个记者为她的博学及精到的分析不断叫好鼓掌,在会场里掀起一个又一个高潮。

  “如何把矿产优势变成产业优势,经济优势,这是问题的关键所在。”银俊雅接着出谋划策,讲自己如何开发利用矿产资源的意见。她说,在具体开发上,应把黄金的开采加工放在首位。县里应集中精力尽快在台儿沟上一个日出选一千吨矿石的金矿。她算了笔帐,这个金矿一旦上去,就可年创利税五千多万元,仅此一项,便可从根本上扭转财政极度困难的局面。在抓大的同时,可根据政策规定,发动和组织广大农民及城镇剩余劳力,在未曾探明的几个金矿区域拓找矿性质的挖掘。挖的矿石既可卖给大矿,也可自行堆浸,土法加工。她又算了一笔帐,如果真把群众发动起来,搞得好,一年六个乡的近八万农民,不但可以人均收入增加一千元,而且可以收三四千万元的管理费。她讲,一方面集中精力抓黄金,一方面要组织一定的力量抓其它矿产的开发。有了金龙的腾飞,其它的龙就有了胆识,有了方向,有了动力。她主张,其它矿产的开发,应以合营和私营为主,充分调动每一个人的致富积极性,广泛挖掘民间的潜在力量。她指出,政府应该制定什么优惠政策,应该搞好哪些服务。她说,只要这样,其它矿产的开发也会迅速崛起,会很快形成金龙领先、众龙飞腾的局面。她又算了一笔帐,其它矿产的开发,按打百分之五十的折扣算,一年可以有五六千万元的效益。加上第三产业和其它相关产业的发展,她掰着指头算,一两年,最多三年以后,全县的财政收人竟有两亿元之多。“大家想一想,到了那个时候,县长手里有两亿多元,还会像现在为发不了工资而犯愁吗?我们还会缺吃的缺穿的缺钱花缺房子住吗?不会了,绝对也不会了!”于是,她讲了几年后太城人生活图景的设计。讲得大家从心里笑出了声,不住地给她鼓掌。

  “讲到这里,或许有人要说,好倒是好,就是没有资金,起动不了,结果只能画饼充饥,空高兴。我下边要讲的正是这个问题。资金问题可以多方努力,多渠道解决。可以发动全县父老勒紧裤腰带积一些,可以请求国家的贷款支持,最有希望的是,大开山门,招商引资,可以到外地,到北京去开招商引资的新闻发布会。我相信,太城县这样丰富这样好的矿产资源,这样雄厚的劳动力市场,再加上我们的优惠政策,国内外企业家知道以后,一定会蜂拥而至的,资金是不成问题的。一句话,只要我们坚定不移地实施矿业兴县的战略,并且实实在在地去做,用不了多长时间,就会结束太城人抱着金碗讨饭吃的日子,太城就会成为我们太城人和国内外一切想发财致富人们的乐园!”

  银俊雅的发言总共不过半个多小时。但这半个多小时的发言在太城县一千多位有头有脸的人物面前彻底地改变了自己的形象。她发言结束之后,大家长时间地给她鼓掌。黄福瑞、陈宾海等县里的领导,不得不承认她是个有才气的女人。她们虽说不像台下的人那样用力地鼓掌,但一直跟着大家缓缓地拍巴掌。金九龙成为台上反常的一个,数他鼓掌鼓得热烈。贾大亮一边拍巴掌一边暗暗喘气。他没有想到今天会败得这样修。为了不让人看出他这时的悲愤心情,他尽力在脸上做出兴奋的容颜,但糟糕的是,做出来的竟是一副无奈的哭笑。四位纪检干部没有鼓掌,他们只是频繁地交换眼光。杨部长和乔副专员鼓了两下掌之后,都在想应该快一点离开这个地方。最兴奋最激动的还是尉杰教授和中央来的那三个记者。银俊雅发言一结束,三个记者便把她拉到讲台的一边进行采访,尉杰教授顾不得给大会主持人打招呼,径直跑到台前的发言席上倾吐自己肺腑里的感慨:

  “刚才这位女士的发言,非常精彩,非常正确。我在全国各地参加过许多这样的讨论会,像她这样高水平的发言,还很少见过,绝对是高水平!应该说,她是你们太城人的骄傲。你们太城有她这样的人才,不愁发展不快,不愁富不起来。我希望太城县委县政府采纳她的意见,重用她这个人才。我还想说,非常感谢银女士给我上了极生动的一课。我要再一次为她的学识和精彩的发言鼓掌,叫好,欢呼!”

  随着他,会场上掀起一阵鼓掌声和欢呼声。

  栗宝山想抓住时机让上面来的领导也表个态。他及时向旁边坐着的杨部长打个招呼,在杨部长正要说不的时候,他大声向会上宣布:“下面请地委委员、地委组织部杨部长讲话!”

  杨鹤鸣一看已向大伙宣布了,不能不讲。他把栗宝山跟前的麦克风拿过来,在原座位上讲道:“同志们,我觉得太城县委决定召开的这个讨论会,很好,很及时,很有必要。

  这说明太城县委县政府把经济建设这个中心摆上了位。会上的发言也很好,特别是开发矿业的意见,值得引起重视。希望会后认真研究,及早决策,付诸实施。谢谢大家。”

  大家对杨鹤鸣的简短讲话,礼貌性地鼓了几下掌。人们对他的讲话特别注意,发现他没有提银俊雅的名字。但栗宝山认为,杨能讲这么几句话,已是不简单了。他接着请乔副专员讲,并把话筒拿到乔副专员跟前。乔对着话筒说:“杨部长都讲了,我没有别的说的了,谢谢大家。”

  这时,人民日报的女记者跑到台前讲话了:“同志们!

  我很激动,我想说几句。我是人民日报的记者郭莉,我代表我自己,也代表经济日报的记者王霞和中央电视台的记者夏飞,他们正在采访银俊雅小姐,他们叫我也代表他们当着大伙表个态。我们非常非常赞赏银俊雅小姐的精彩发言,非常非常钦佩银俊雅小姐的学识和才气。因为她是个女的,所以我特别特别感到骄傲。你们太城人也应当感到特别骄傲,应当特别地尊重她,特别地珍视她的意见。我们要在人民日报、经济日报、中央电视台报道她,介绍她。关于招商引资的事,我们愿效犬马之劳。谢谢!”

  又一阵欢呼和鼓掌声。

  栗宝山让四位纪检干部讲几句,他们坚意不讲。他又问其他领导有没有要说的,大家都说没有。他想,用不着他再讲多少结束的话,尉教授和记者郭莉小姐的讲话,已是最好最有力的结论了。杨部长的讲话虽然不多,虽然没有提银俊雅的名字,但他肯定了她讲的意见,也是很难得的胜利。所以,他简短地作了个总结,即宣布散会。

  会场上的人,在栗宝山宜布散会以后,长时间地围看着银俊雅不肯离去。他们好像在看另外一个银俊雅似的。

上一篇:十二、借用

下一篇:十四、喝酒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十二章 分工和工场手工业 - 来自《资本论(第一卷)》

1.工场手工业的二重起源   以分工为基础的协作,在工场手工业上取得了自己的典型形 态。这种协作,作为资本主义生产过程的特殊形式,在真正的工 场手工业时期占居统治地位。这个时期大约从十六世纪中叶到十 八世纪末叶。   工场手工业是以两种方式产生的。   一种方式是:不同种的独立手工业的工人在同一个资本家的 指挥下联合在一个工场里,产品必须经过这些工人之手才能最后 制成。例如,马车过去是很多独立手工业者,如马车匠、马具匠、 裁缝、钳工、铜匠、旋工、饰绦匠、玻璃匠、彩画匠、油漆匠、描 金匠等劳动的总产品。……去看看 

第十三章 我们中间的极权主义者 - 来自《通往奴役之路》

当权力本身在组织化的伪装下出现时,它会使其过人的魔力发展到足以将自由人民的社会转变成极权主义国家的程度。——《泰晤士报》极权主义政府所犯下的罪行极为深重,它非但没有增加人们对这种制度可能有一天会在英国出现的担心,反而使人们更加确信,它不可能在我们这里产生,这也许是正确的。如果我们将目光投向纳粹德国,将我们同它分隔开的鸿沟是那么大,以致似乎在那儿发生的事情决不会和我们这里可能出现的发展有什么关联。这个鸿沟不断地变得越来越大这一事实,似乎可以反驳那种认为我们或许会同同一方向发展的想法。但是我们不……去看看 

《论美国的民主》的影响 - 来自《论美国的民主(下卷)》

在结束文献的简介时,我们想谈一谈《论美国的民主》对法国、英国、美国、德国、意大利和俄国的政治思想发生的影响。我们这样做的唯一目的,是想指出托克维尔的政治社会学的各个流派。维尔曼在1836年法兰西学院文学奖金评审会议上所做的报告中写道:“诸位先生,学院经过长时间讨论,毫不犹豫地决定,将蒙蒂翁大奖授予一部看来是具有全面评论性的研究一个外国的立法和历史的著作:托克维尔先生的《论美国的民主》。……从任何一点来说,美国的政府和社会都是欧洲感到新奇或不安的问题。讨论这个问题,分析这个新世界,指出它与我们的类似处……去看看 

第六章注释 - 来自《客观知识》

[1] 这是1965年4月21日在华盛顿大学作的亚瑟·霍利·康普顿第二次纪念讲演。[2] ①1962年2月初我来到伯克利时,就渴望见到康普顿,但是还没有见到,他就逝世了。[3] ②康普顿和西蒙,《物理学评论》,1925年,第25期,第309页以下,(亦见波特和盖革,《物理学杂志》,1924年,第26期,第44页以下和1925年,第32期,第639页以下:《自然科学》,)925~,第13期,第440页。)[4] ③玻尔、克雷默和斯拉特,《哲学杂志》,1924年,第47期,第785页以下和《物理学杂志》,1924年,第24期,第69页以下。亦见康普顿和阿里森的《理论与实验中的X射线》,1935年版:例如,第211-227页。[5]……去看看 

Of imprisonment. - 来自《论犯罪与刑罚(英文版)》

That a magistrate, the executor of the laws, should have a power to imprison a citizen, to deprive the man he hates of his liberty, upon frivolous pretences, and to leave his friend unpunished, notwithstanding the strongest proofs of his guilt, is an error as common as it is contrary to the end of society, which is personal security.   Imprisonment is a punishment which differs from all others in this particular, that it necessarily precedes conviction; but this difference ……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