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公诉

01 大富豪娱乐城突发火灾

本章总计 9410

  二○○一年八月十三日,长山那把大火烧起来的时候,叶子菁正在市人大主任陈汉杰家汇报工作。不是她想去汇报,是陈汉杰要找她通通情况。叶子菁记得,自己是吃过晚饭后去的陈家,时间大约是七点多钟,天刚蒙蒙黑下来,古林路5号院里竹影摇曳,一片迷离。叶子菁踏着卵石小径走向小楼时,正见着陈汉杰在楼下客厅的大书案旁磨墨,进得门来,便嗅到了一缕淡淡的墨香气。

  陈汉杰见叶子菁到了,仍没离开书案,和叶子菁寒暄了几句,就铺展宣纸,操练起了书法。是岳飞的《满江红》,陈汉杰平时最爱操练的诗文之一,叶子菁在许多场合见识过。当时,那场巨大的灾难还没降临,叶子菁心情挺不错,便站在一旁欣赏着,和陈汉杰开起了玩笑:“老书记,这么多年了,您还壮怀激烈着啊?”

  陈汉杰自嘲说:“啥壮怀激烈?子菁啊,我现在是白了少年头,空悲切喽!”

  叶子菁笑道:“看您说的,您老现在德高望重啊!

  哎,传我来有什么指示?”

  陈汉杰边写边说:“我哪来这么多指示?就是请你检察长来通通气!”

  当时气氛挺宽松,陈汉杰的语气也很随便,然而,通的气却意味深长。

  陈汉杰先说起了上访专业户崔百万的事,“子菁啊,崔百万现在到我们人大信访办上班了,前几天还拦了我的车,要人大出面干预他的破产诉讼案。崔百万可是长恭同志当市长时树起的致富典型,案子又是法院判的,我们人大怎么好干预啊?总不能让崔百万到省城找长恭同志吧?子菁,你们检察院得在法律监督上多做点工作啊,看看法院判得是不是有道理呢?”

  叶子菁禁不住一阵头皮发麻,马上想到:面前这位老领导该不是要出他以前的搭档王长恭的洋相吧?陈汉杰做市委书记时,和市长王长恭面和心不和,叶子菁是知道的,据说当年提名她做检察长,王长恭还在常委会上婉转地抵制过,陈汉杰没买账。在长山许多干部群众眼里,她是陈汉杰线上的人。不过,天理良心,在此之前,陈汉杰从没对她说过多少工作之外的话,更谈不上什么感情笼络,这位老领导给她的印象是:老成持重,公允平和,除了重要的干部人事安排,一般不坚持什么。王长恭正好相反,风风火火,闯劲十足,是公认的有气魄的开拓型干部。市长强书记弱,在他们那届班子是个不争的事实。也正因为如此,王长恭破格提上去了,进了省委常委班子,做了常务副省长,据说陈汉杰心里是不太服气的。

  崔百万的事叶子菁也知道,报纸电视上曾经猛炒过一阵子。崔百万靠养狐狸闯出了一条致富之路,住上了价值上百万的大别墅,引起了王长恭的注意,王长恭就出面抓了这个典型,向省里汇报后,邀了一帮欠发达地区的县长、县委书记到崔百万的狐狸养殖场开现场会。贷款也是王长恭亲自批的,要市农行特事特办。嗣后,长山地区的狐狸多得成了灾,价格一落千丈,崔百万破产也在情理之中了,市农行到法院起诉追债,法院查封崔百万的财产其实都很正常。

  叶子菁觉得陈汉杰没有必要在这种事上做王长恭的文章,气量太小了嘛!嘴上却也不好多说。

  陈汉杰的风格是点到为止,崔百万的事不说了,把《满江红》写完,漫不经心地磨着墨,又说起了另一桩案子:“还有矿区公安分局收赃车的事,也举报到我们人大来了。子菁,我可和你说清楚,这不是匿名信啊,全是有名有姓的,好几封哩,我都批转给你们检察院了,你检察长大人看到了没有啊?有什么说法呀?”

  叶子菁赔着小心说:“我们已经向公安机关发出立案通知书了。”说罢,又补充了一句:“收购赃物罪不在我们检察院管辖范围,应该由公安机关立案侦查!”

  陈汉杰在书案上铺展着纸,不无讥讽地说:“好嘛,啊?让他们自纠自查!”

  叶子菁听出了陈汉杰的不满,解释说:“老书记,您的批示我们很重视,我也向矿区检察院布置了,虽然由公安机关立案查处,但我们一定监督到底!”

  陈汉杰不悦地点了点头,“那好,子菁,我希望你们好好监督,这件事的性质很恶劣!我们公安局是干什么的?办案抓贼的嘛,现在倒好,和一伙盗车贼搅到一起去了,人家盗车,他们收车!真给我们执法部门长脸啊!江正流这个公安局长是怎么当的啊?当真警匪一家了?”

  叶子菁心中一惊,苦笑道:“哎,老书记,这……这言重了吧?”

  陈汉杰摆摆手,又说了下去,说得益发明白了,“子菁同志,对江正流你要警惕,现在看得比较清楚了,这个同志人品比较差,没原则,少党性,也缺乏法制观念,摆到市公安局长的位置上恐怕是个错误,是长恭同志留下的一个隐患啊!”

  叶子菁笑着,婉转地劝说道:“老书记,江正流总的来说干得还不错嘛,对您老领导和长恭副省长也都还是比较尊重的……”

  陈汉杰讥讽地一笑,“尊重?他尊重的是王长恭,不是我!我没戏了,上不去了,这个小人就要我的好看了!听说了没有?人家要办我家小沐的涉黑案呢!”

  叶子菁这才恍然大悟:看来老领导找她通情况的真正目的是他儿子的问题!

  关于陈汉杰的小儿子陈小沐,社会上的说法很多,有的说陈小沐打着陈汉杰的旗号四处敛财,有的说陈小沐靠他老子的庇护,走私骗税发了大财,还有的说陈小沐是二杆子,尽给人家当枪使,并没发什么大财。反正说什么的都有。不过,叶子菁做了这四年检察长,倒还没见有陈小沐的案子移送过来,涉黑更是头一次听说。

  叶子菁便道:“老书记,我负责任地告诉你,这个案子公安局还没送过来。”

  陈汉杰郁郁道:“公安局如果移送了,你和检察院就依法办吧,该怎么起诉怎么起诉,在长山市谁也没有超越法律的特权嘛!不过,有个话我也得说在前头,谁想拿小沐的那些烂事做我的文章也没那么容易!”说着禁不住激动起来,“警匪勾结收赃车不叫涉黑,陈小沐做点小生意倒涉黑了,那就扫黑嘛,啊,彻底扫一下!”

  叶子菁本想劝陈汉杰几句,让老领导管好自己的儿子,可偏在这时,电话铃声急骤地响起来,是市人大值班室一位秘书长打来的,说是解放路44号大富豪娱乐城发生特大火灾,现场一片混乱,伤亡很严重。陈汉杰一听,急眼了,立即就向值班室要车。叶子菁想起自己的车在门外停着,便让陈汉杰不要等了,坐自己的车走。

  和陈汉杰一起出门时,叶子菁看了一下表:二十一时二十分。

  刚出大门,就看到了一片撕破夜幕的冲天火光。着火的大富豪娱乐城位于市中心,市委宿舍区在城西,中间隔了三四公里,火光仍是那么触目惊心,仿佛一轮太阳凭空跌落下来。陈汉杰十分焦虑,上车后没关门就催促开车,而后用手机不断地打电话,先打到市政府值班室,得知值班秘书长已到了现场,又把电话打到了现场。

  市政府值班秘书长沙哑着嗓门,向陈汉杰做了初步报告,说是现场情况十分糟糕,火势很大,有毒气体四处弥漫,大约有好几百人被困死在大富豪娱乐城内,预计后果极为严重。更要命的是,解放路商业区道路狭窄,消防车根本开不进去,目前消防支队的同志正在积极想办法,已就近接通了五个消防栓……

  陈汉杰对着手机嘶喊:“别说这么多了,救人,现在最要紧的是救人!”

  值班秘书长急促地说:“是的,是的,陈主任,已经这么做了,第一批伤员和死难者抢出来了,现在……现在还在不断地往外抬死人,已经超过八十人了……”

  叶子菁当时就觉得问题很严重,这场火灾不论怎么发生的反正是发生了。出于职业性敏感,叶子菁当即想到了收集、固定现场证据。以往的办案经验证明:在这种混乱时刻,能够证明案情真相的原始证据很容易移位换位,甚至消失。于是,叶子菁在陈汉杰打电话的同时,也取出手机紧张地打起电话,找到了手下的副检察长张国靖和陈波,要他们立即带人赶往火灾现场待命。

  挂着警牌的桑塔纳轿车拉着警笛,左突右冲,一路狂奔。随着车轮的飞速转动,火光越来越近,越来越亮,先是在高远的天空闪烁,继而从一座座高楼大厦的间隙挣扎出来,将车前的道路映照得一片通明。

  不断有消防车呼啸着,从几个方向赶往解放路……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