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公诉

02 王副省长赶往长山市

本章总计 10264

  二○○一年八月十三日,中共孜江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王长恭到南坪市检察工作。从南坪市返回省城途中,王长恭悄悄在长山下属贫困县川口下了车,想了解一下川口镇希望小学的建设情况。事先王长恭特意交待过秘书小段:此事不能声张,不和长山市领导打招呼,当晚也不在长山落脚,到川口镇看看希望小学就走。

  没想到,长山市委、市政府的领导没来,川口县委领导一个不少,全来了,列队站在界碑前恭迎,路边各式轿车停了一大排。进镇后,还搞了个让王长恭哭笑不得的欢迎仪式。王长恭先还隐忍着,可看到在大太阳下晒得满头汗水的孩子们,终于忍不住了,拉下脸来批评说:“你们这些同志都怎么回事啊?抓经济奔小康没能耐,搞这种形式主义的玩意倒轻车熟路!我今天再强调一下,这种形式主义的东西不能再搞了!别人我管不了,我就说我自己,我下次再来,你们该干什么干什么,不许这么虚张声势,吹吹打打,更不准搞什么界迎界送,你们不累我还累呢!”

  县委书记王永成挨了训并不生气,赔着一副生动的笑脸解释说:“王省长,这次不是情况特殊嘛,咱川口是您的老家,您对家乡又这么有感情,捐资三十二万帮我们镇上建了座希望小学,我们家乡干部群众总……总得尽点心意嘛!”

  听得这话,王长恭又不高兴了:这三十二万是他女儿结婚时省城和长山市一些干部送来的礼金,拒收办不到,退回去又不可能,他才捐给了家乡的希望小学,根本不想这么四处张扬。于是,便点名道姓批评王书记说:“王永成,我给你说过多少遍了?你怎么就是不改口啊?这三十二万是我捐的吗?作为一个国家公务员,我哪来的这三十二万?这是长山和省城一些同志捐的,我不过经了一下手罢了!”

  看过希望小学,原准备马上赶回省城,王永成死活不答应,一定要王长恭吃个便饭。毕竟是自己的家乡,王长恭不好不给面子,却又怕王永成喋喋不休“汇报工作”,便说:“那就抓紧时间开饭,简单一点,一人一碗手擀面,吃过赶路!”

  王永成连连应着:“好,好,王省长,那咱们就简单,尽量简单!”

  到县委招待所小饭厅坐下一看,并不简单,鸡鱼肉蛋上了一大桌子,大碗大盘子五彩缤纷,上下码了两三层,凉的热的一起上来了,整个一土老财请客。王长恭马上得出了结论:川口县这些年怕还是欠发达,不但是经济,各方面都欠发达,这帮小官僚想瞎造都造不出个水平来。

  几杯下肚,王永成以酒壮胆,观察着王长恭的脸色要汇报工作。

  王长恭心里有数,立马拦住:“哎,永成,吃饭就是吃饭,今天不谈工作。”

  不谈工作便拍马屁。女县长率先吹捧王长恭清廉正派,平易近人。王永成接过话茬抒发无限感慨,述说长山市干部群众对王长恭的深切怀念。由王长恭又自然而然地说起了原市委书记陈汉杰,对陈汉杰的不恭之词迅速溢满桌面。一个管政法的县委副书记还说起了陈汉杰小儿子陈小沐的涉黑问题,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

  王长恭本来不想发作,后来实在听不下去了,脸一拉,重重地放下了筷子。

  就这么一个动作,立即消灭了酒桌上的一种情绪,权力的威严不可小视。

  重新拿起筷子吃饭时,王长恭才严肃地说:“川口是我老家,我不希望在我老家听到任何诋毁陈汉杰同志的言论,我不管你是出于什么动机!我和陈汉杰同志搭班子时是有过一些误会和不愉快,不过,都过去了嘛!至于他儿子的问题,大家也少议论,更不要幸灾乐祸!我看啊,如果不注意,这种事在你们身上也会发生!”

  离开川口时,距那场大火的起火时间只有不到十五分钟了。王长恭记得:秘书小段上车后和他说过这个时间,道是上了高速公路两个小时内肯定赶到省城。这个记忆应该不会错。那晚,如果不是王永成把事情搞复杂了,如果他不留在川口吃这顿复杂的晚饭,长山火警传来时,他的车应该进入省城了。

  当王长恭的专车驶过高速公路长山段,距省城还有一百五十多公里时,不是长山市,而是省政府值班室的电话打来了,向他报告了这场严重的火灾情况。当时,省政府值班室情况不明,报过来的死亡人数是一百一十八人。

  王长恭极为震惊,像凭空吃了谁一记闷棍。这么大的事故,不论是作为临时主持全面工作的常务副省长,还是作为前任长山市长,他都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王长恭当即让司机把车停在路边,马上用手机联系省委书记赵培钧和刘省长。赵培钧书记和刘省长这几天都不在家,刘省长在北京开一个全国经济工作会议,赵培钧则于前天率领孜江省党政代表团到上海考察去了。

  好在这两位党政一把手的手机都没关机,情况及时汇报过去了。

  赵培钧书记和刘省长听罢电话汇报,都很焦虑着急,明确指示王长恭:立即代表省委、省政府赶往长山市紧急处理事故,尽可能把损失降低到最小程度,一刻也不能耽误!同时,按重大事故上报规定,向中央有关部门如实汇报,不得隐瞒!

  王长恭合上手机后,命令司机掉转车头,违章逆行,赶往长山市。

  那晚真是险象环生,想起来还让人后怕。夜间行车,又是在高速公路上逆行,迎面而来的车辆不断掠过,刺眼的车灯不时地打过来,照得车里人睁不开眼。小段和司机的心都提到了喉咙口上,王长恭却不管不顾,一再催促司机加速,再加速。

  专车驶到长山收费站,收费人员不明就里,想拦住这辆大胆违章的逆行车辆,秘书小段把头及时地伸出了车窗,一声大吼:“让开,王省长要紧急处理事故!”

  收费人员一怔,识趣地提起了收费口的铁栏杆。

  收费站距火灾发生地解放路还有十五公里,王长恭的专车开了十八分钟。这十八分钟在王长恭的记忆里像漫长的十八年。问题太严重,也太恶劣了,这么多人在这场大火中死亡,社会影响可想而知。更要命的是,就在这时候省属长山矿务集团南部六大煤矿破产关闭,三万工人失业离岗,社会情绪极为强烈,群访事件不断,省长、省政府和长山市委、市政府都面临着极大的压力。王长恭一路赶往现场时想:如果此事处理不当,进一步激化社会情绪,后果将不堪设想……

  因此,王长恭在车里就给长山市委书记唐朝阳通了个电话。得知唐朝阳和市里的有关领导同志已赶到了现场,正在指挥救火,王长恭简单地说了句:“好,要采取有力措施,尽量把伤亡和损失减少到最低程度!”没顾得上进一步了解救火情况,就代表省委、省政府下达了第一道指示:“朝阳同志,你们要注意两点,一、立即封锁现场;二、在火灾真相没查明之前,有关这场火灾的报道不得见报!”

  唐朝阳在电话里急促汇报说:“王省长,现场正在封锁,宣传部那边我马上打招呼吧!不过,就算不见报,这么大的事也瞒不了,天一亮只怕就家喻户晓了!”

  王长恭知道唐朝阳说的是实话,“所以,才更要注意维护社会稳定,更要注意做好市民群众的思想政治工作,事情既然已经出了,就要冷静,就要正确对待!”

  说这话时,王长恭的专车已驶入了知春路路口,距解放路44号着火现场只有不到一千米了。其时,火势虽已得到了一定程度的遏制,却仍在猛烈燃烧,浓烟水雾阵阵腾起,时不时地模糊着王长恭的视线。好在夜里无风,火势没有蔓延到周围建筑物上,王长恭心才稍微安定了一些。

  进入警戒线后,王长恭无意中在一辆消防车前看见了女检察长叶子菁,———身着便衣的叶子菁正向几个身着检察制服的下属交待着什么,姣好而刻板的面容被火光映照得忽明忽暗。王长恭觉得很奇怪,也不由地有些恼火,大火还没扑灭,这个女检察长急着跑来干什么?谁让她来的?想搞什么名堂?!这么想着,车轻轻从叶子菁身边滑过去了,直到公安局长江正流匆匆迎过来,车才停了下来。

  王长恭下车便问江正流:“检察院怎么来得这么及时啊?市委通知的?”

  江正流没在意,沙哑着嗓门说:“好像不是,市委通知之前,叶检和陈汉杰主任就一起来了,比我还早一步到场!”怕王长恭产生误会,又解释说:“哦,王省长,起火时我正研究处理南部矿区的卧轨事件,所以,没能及时赶过来!”

  王长恭心里有数了,“正流,怎么听说抓了八个闹事工人啊?”

  江正流抹了把汗,“不止,今晚还得抓两个,是策划者!”

  王长恭略一沉吟,“你们依法办事是对的,该抓一定要抓,不过,我个人的意见还是少抓,能不判的就不要判,失业工人也难啊,多一点理解吧!”

  江正流应着:“好,好,王省长,———您看,唐书记、陈主任正在等您哩!”

  王长恭这才注意到,不远处的路灯下,长山市委书记唐朝阳正指着火光闪烁的大富豪娱乐城,和市人大主任陈汉杰说着什么,陈汉杰的情绪好像挺激动,说话的声音也很大,不过,因为现场比较混乱,人声嘈杂,说的什么王长恭听不清。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