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 王副省长赶往长山市

 《国家公诉》

  二○○一年八月十三日,中共孜江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王长恭到南坪市检察工作。从南坪市返回省城途中,王长恭悄悄在长山下属贫困县川口下了车,想了解一下川口镇希望小学的建设情况。事先王长恭特意交待过秘书小段:此事不能声张,不和长山市领导打招呼,当晚也不在长山落脚,到川口镇看看希望小学就走。

  没想到,长山市委、市政府的领导没来,川口县委领导一个不少,全来了,列队站在界碑前恭迎,路边各式轿车停了一大排。进镇后,还搞了个让王长恭哭笑不得的欢迎仪式。王长恭先还隐忍着,可看到在大太阳下晒得满头汗水的孩子们,终于忍不住了,拉下脸来批评说:“你们这些同志都怎么回事啊?抓经济奔小康没能耐,搞这种形式主义的玩意倒轻车熟路!我今天再强调一下,这种形式主义的东西不能再搞了!别人我管不了,我就说我自己,我下次再来,你们该干什么干什么,不许这么虚张声势,吹吹打打,更不准搞什么界迎界送,你们不累我还累呢!”

  县委书记王永成挨了训并不生气,赔着一副生动的笑脸解释说:“王省长,这次不是情况特殊嘛,咱川口是您的老家,您对家乡又这么有感情,捐资三十二万帮我们镇上建了座希望小学,我们家乡干部群众总……总得尽点心意嘛!”

  听得这话,王长恭又不高兴了:这三十二万是他女儿结婚时省城和长山市一些干部送来的礼金,拒收办不到,退回去又不可能,他才捐给了家乡的希望小学,根本不想这么四处张扬。于是,便点名道姓批评王书记说:“王永成,我给你说过多少遍了?你怎么就是不改口啊?这三十二万是我捐的吗?作为一个国家公务员,我哪来的这三十二万?这是长山和省城一些同志捐的,我不过经了一下手罢了!”

  看过希望小学,原准备马上赶回省城,王永成死活不答应,一定要王长恭吃个便饭。毕竟是自己的家乡,王长恭不好不给面子,却又怕王永成喋喋不休“汇报工作”,便说:“那就抓紧时间开饭,简单一点,一人一碗手擀面,吃过赶路!”

  王永成连连应着:“好,好,王省长,那咱们就简单,尽量简单!”

  到县委招待所小饭厅坐下一看,并不简单,鸡鱼肉蛋上了一大桌子,大碗大盘子五彩缤纷,上下码了两三层,凉的热的一起上来了,整个一土老财请客。王长恭马上得出了结论:川口县这些年怕还是欠发达,不但是经济,各方面都欠发达,这帮小官僚想瞎造都造不出个水平来。

  几杯下肚,王永成以酒壮胆,观察着王长恭的脸色要汇报工作。

  王长恭心里有数,立马拦住:“哎,永成,吃饭就是吃饭,今天不谈工作。”

  不谈工作便拍马屁。女县长率先吹捧王长恭清廉正派,平易近人。王永成接过话茬抒发无限感慨,述说长山市干部群众对王长恭的深切怀念。由王长恭又自然而然地说起了原市委书记陈汉杰,对陈汉杰的不恭之词迅速溢满桌面。一个管政法的县委副书记还说起了陈汉杰小儿子陈小沐的涉黑问题,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

  王长恭本来不想发作,后来实在听不下去了,脸一拉,重重地放下了筷子。

  就这么一个动作,立即消灭了酒桌上的一种情绪,权力的威严不可小视。

  重新拿起筷子吃饭时,王长恭才严肃地说:“川口是我老家,我不希望在我老家听到任何诋毁陈汉杰同志的言论,我不管你是出于什么动机!我和陈汉杰同志搭班子时是有过一些误会和不愉快,不过,都过去了嘛!至于他儿子的问题,大家也少议论,更不要幸灾乐祸!我看啊,如果不注意,这种事在你们身上也会发生!”

  离开川口时,距那场大火的起火时间只有不到十五分钟了。王长恭记得:秘书小段上车后和他说过这个时间,道是上了高速公路两个小时内肯定赶到省城。这个记忆应该不会错。那晚,如果不是王永成把事情搞复杂了,如果他不留在川口吃这顿复杂的晚饭,长山火警传来时,他的车应该进入省城了。

  当王长恭的专车驶过高速公路长山段,距省城还有一百五十多公里时,不是长山市,而是省政府值班室的电话打来了,向他报告了这场严重的火灾情况。当时,省政府值班室情况不明,报过来的死亡人数是一百一十八人。

  王长恭极为震惊,像凭空吃了谁一记闷棍。这么大的事故,不论是作为临时主持全面工作的常务副省长,还是作为前任长山市长,他都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王长恭当即让司机把车停在路边,马上用手机联系省委书记赵培钧和刘省长。赵培钧书记和刘省长这几天都不在家,刘省长在北京开一个全国经济工作会议,赵培钧则于前天率领孜江省党政代表团到上海考察去了。

  好在这两位党政一把手的手机都没关机,情况及时汇报过去了。

  赵培钧书记和刘省长听罢电话汇报,都很焦虑着急,明确指示王长恭:立即代表省委、省政府赶往长山市紧急处理事故,尽可能把损失降低到最小程度,一刻也不能耽误!同时,按重大事故上报规定,向中央有关部门如实汇报,不得隐瞒!

  王长恭合上手机后,命令司机掉转车头,违章逆行,赶往长山市。

  那晚真是险象环生,想起来还让人后怕。夜间行车,又是在高速公路上逆行,迎面而来的车辆不断掠过,刺眼的车灯不时地打过来,照得车里人睁不开眼。小段和司机的心都提到了喉咙口上,王长恭却不管不顾,一再催促司机加速,再加速。

  专车驶到长山收费站,收费人员不明就里,想拦住这辆大胆违章的逆行车辆,秘书小段把头及时地伸出了车窗,一声大吼:“让开,王省长要紧急处理事故!”

  收费人员一怔,识趣地提起了收费口的铁栏杆。

  收费站距火灾发生地解放路还有十五公里,王长恭的专车开了十八分钟。这十八分钟在王长恭的记忆里像漫长的十八年。问题太严重,也太恶劣了,这么多人在这场大火中死亡,社会影响可想而知。更要命的是,就在这时候省属长山矿务集团南部六大煤矿破产关闭,三万工人失业离岗,社会情绪极为强烈,群访事件不断,省长、省政府和长山市委、市政府都面临着极大的压力。王长恭一路赶往现场时想:如果此事处理不当,进一步激化社会情绪,后果将不堪设想……

  因此,王长恭在车里就给长山市委书记唐朝阳通了个电话。得知唐朝阳和市里的有关领导同志已赶到了现场,正在指挥救火,王长恭简单地说了句:“好,要采取有力措施,尽量把伤亡和损失减少到最低程度!”没顾得上进一步了解救火情况,就代表省委、省政府下达了第一道指示:“朝阳同志,你们要注意两点,一、立即封锁现场;二、在火灾真相没查明之前,有关这场火灾的报道不得见报!”

  唐朝阳在电话里急促汇报说:“王省长,现场正在封锁,宣传部那边我马上打招呼吧!不过,就算不见报,这么大的事也瞒不了,天一亮只怕就家喻户晓了!”

  王长恭知道唐朝阳说的是实话,“所以,才更要注意维护社会稳定,更要注意做好市民群众的思想政治工作,事情既然已经出了,就要冷静,就要正确对待!”

  说这话时,王长恭的专车已驶入了知春路路口,距解放路44号着火现场只有不到一千米了。其时,火势虽已得到了一定程度的遏制,却仍在猛烈燃烧,浓烟水雾阵阵腾起,时不时地模糊着王长恭的视线。好在夜里无风,火势没有蔓延到周围建筑物上,王长恭心才稍微安定了一些。

  进入警戒线后,王长恭无意中在一辆消防车前看见了女检察长叶子菁,———身着便衣的叶子菁正向几个身着检察制服的下属交待着什么,姣好而刻板的面容被火光映照得忽明忽暗。王长恭觉得很奇怪,也不由地有些恼火,大火还没扑灭,这个女检察长急着跑来干什么?谁让她来的?想搞什么名堂?!这么想着,车轻轻从叶子菁身边滑过去了,直到公安局长江正流匆匆迎过来,车才停了下来。

  王长恭下车便问江正流:“检察院怎么来得这么及时啊?市委通知的?”

  江正流没在意,沙哑着嗓门说:“好像不是,市委通知之前,叶检和陈汉杰主任就一起来了,比我还早一步到场!”怕王长恭产生误会,又解释说:“哦,王省长,起火时我正研究处理南部矿区的卧轨事件,所以,没能及时赶过来!”

  王长恭心里有数了,“正流,怎么听说抓了八个闹事工人啊?”

  江正流抹了把汗,“不止,今晚还得抓两个,是策划者!”

  王长恭略一沉吟,“你们依法办事是对的,该抓一定要抓,不过,我个人的意见还是少抓,能不判的就不要判,失业工人也难啊,多一点理解吧!”

  江正流应着:“好,好,王省长,———您看,唐书记、陈主任正在等您哩!”

  王长恭这才注意到,不远处的路灯下,长山市委书记唐朝阳正指着火光闪烁的大富豪娱乐城,和市人大主任陈汉杰说着什么,陈汉杰的情绪好像挺激动,说话的声音也很大,不过,因为现场比较混乱,人声嘈杂,说的什么王长恭听不清。

上一篇:01 大富豪娱乐城突发火灾

下一篇:03 尴尬的会面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七章 保守主义还是自由主义? - 来自《海耶克》

一、海耶克与保守主义   保守主义乎?   聚讼纷纭,毁誉交加,海耶克是本世纪争议最多的思想家之一。   有一个长期流行于部分知识圈子的定见,即,把海耶克归类为保守主义者;缓和一点的说法是,海耶克在自由主义阵营中属於保守的一翼。但是,海耶克本人并不同意这一指称,他并不自认是保守主义,并强调这是严重的误解。   这就引起了一个耐人寻味的问题。本来,保守主义并无褒贬色彩,无非一个相当大的思想流派的名称而已。用海耶克的说法,保守主义本身乃是对於激烈变迁的合法反对态度,它有其必要性。以海耶克对於标签的无所谓态度,对于……去看看 

第34章 - 来自《至高利益》

李东方在全市党政干部大会上讲话时提到河塘村以后,河塘村的名气骤然大了 起来,连躺在医院的大老板钟明仁都注意到了。钟明仁专门把贺家国找来谈了一次。   钟明仁指出:“问题不在于选了一个算命先生上台,而在于我们的党员同志人 家老百姓一个不要!河塘村32个党员中不可能一个好人没有,为什么人家就是不要 呢?以前的党员干部太腐败嘛,老百姓一旦有了民主权利,不赶你下台才怪呢!实 际上警钟早就敲起来了,我们有些同志就是充耳不闻,就不愿多想想怎么做好这个 人民公仆,怎么好好为老百姓服务,还在那里为了自己的所谓政治利益机关算尽, ……去看看 

第三章 分割的共有资源、法治和对边界的侵犯 - 来自《财产权是自由的守护者》

在第一章,我指出本文的核心命题是,私有财产的经典的亚里士多德式的辩护,仅仅提供了两个规范解释纬度的一个,私人财产权与生产率的关系,还必须加上私人财产权与自由的关系。第二章,以高度概括的方式,介绍了人们熟悉的比喻背景,这有助于人们理解财产权的逻辑,即私有财产权是如何和为何产生于个人的理性选择。本章打算扩展这个讨论,并具体提出财产权和独立或自由的关系。  正如前面的分析所表明的,所有共同使用未分割的共有财产的个人,或所有发觉自己身陷无政府丛林的个人,都将发现下述做法符合自己的利益,即:共同签订协议,据此将共有财……去看看 

第三章 经济改革的瓶颈口——国有企业改革 - 来自《十字路口的中国》

※ 国有企业改革的轨迹   本节阐述了我国在处理计划经济体制遗产-----国有企业的问题上所走过的“渐进式”道路和开过的种种“药方”,自十四届三中全会提出要建立所有权与法人财产权相分离的现代企业制度以来,我国国有企业“摸着石头过河”进行的种种改革,以及目前国有企业改革的困境:想放手改革却没有找到“突破口”。   ※ 无法回避的所有权问题   所有权问题最终是无法回避的根本性问题,因为我国国有企业生存的背景是政府对各种资源的高度垄断,这就使得国有企业的全民所有制成了一个悖论:在产权关系上,名义上的产权所……去看看 

2-20 实业为什么可能产生贵族制度 - 来自《论美国的民主(下卷)》

我已经指出民主制度为何有利于实业的发展和使实业家的人数无限增加。现在,我来研究一下实业通过什么迂回的道路可以使人走回贵族社会。我们已经看到,当一个工人每天只做同样的一个零件时,由零件组装起来的产品的生产便会更加方便、更加迅速和更加经济。我们也已看到,一个工业企业办得越大,资本越多,信用越高,它的产品就越价廉。这两项真理早就被人察觉,而把它们明确指出的,却是在我们这个时代。人们早已把这两项真理应用于一些最重要工业部门,而一些小的工业部门,也将逐渐受它们的支配。我认为,在政治方面,立法者最应当注意工业科学……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