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 尴尬的会面

 《国家公诉》

  大富豪娱乐城起火时,唐朝阳正在西郊宾馆和矿务集团的同志研究工作。三万工人失业离岗,给长山带来的压力是很沉重的,卧轨事件已经发生了,如果掉以轻心,下一步还不知会发生啥要命的事。作为市委书记,唐朝阳不能大意,也不敢大意,吃过晚饭便让秘书通知矿务集团的头头过来谈话。集团党委程书记知道不是什么好事,借口向省委汇报工作连夜去了省城,只把矿务集团党委副书记兼破产领导小组组长黄国秀和手下几个人支派来了。唐朝阳虽说心里有气,却也不好发作。

  所以,那晚见了黄国秀,唐朝阳没一点好脸色,搭拉着眼皮,开口就批评说:“国秀同志,咱们都得负点责任啊,不能一破了之,更不能不顾社会安定!你看今天,如果不是公安局措施果断,组织了大量警力,京沪线就要中断了!”

  黄国秀显然啥都有数,赔着笑脸说:“是的,是的,唐书记,出现这种突发性事件,我们也很意外。今天上午接到公安局的电话,我立即带人赶到现场,该做的工作都做了,没出什么大事。”

  唐朝阳看着黄国秀,口气严厉起来,“没出什么大事?动静还小啊?公安干警上去了近两千人,连市内的交警都调上去了,当场抓了八个!国秀同志,你别忘了,你老婆叶子菁是我们的检察长,你这边松一松,她那边就得多几起公诉案!”

  黄国秀并无怯意,迎着唐朝阳冷峻的目光,苦笑说:“唐书记,这……这事我正要说呢,那八个人是不是拘留几天就放了?毕竟没造成卧轨的事实和后果嘛,再说,现在也……也真不能再激化矛盾了,大家都难啊,尤其是那些失业工人!”

  唐朝阳没接这个话题,往沙发靠背上一倒,忍着气做起了工作:“国秀同志,失业工人难,市里就不难吗?不瞒你说,看到省里的破产方案,我的心就揪起来了!这么多失业工人不是摆在别处,是摆在我们长山市啊,处理不好,社会治安必将急剧恶化。当然了,对省里的破产决策我们也得理解,南部煤田资源枯竭是事实,再拖下去也不是办法,都知道痛,这刀子还是得下啊!”

  他怕黄国秀继续发牢骚,又劝道,“国秀同志,这次省里总是拿出了六个亿嘛,听说还压缩了两个基建项目,我们还是多为省里分点忧吧!该市里的责任我不会推,你们集团呢,该管的事也要管起来。比如,能不能发动党员干部把失业工人们组织起来,进城搞点三产啊?”

  黄国秀脸上这才有了点亮色,“唐书记,这我正要向你和市委汇报,失业自救已经在搞了。南二矿去年试行破产,有个叫李大川的党支部书记把手下的三百多号工人组织了一下,大家把各自的工龄钱集中起来,凑了二百万家底,搞了个方舟装潢总公司,现在生意做得很好,连大富豪娱乐城都是方舟公司装修的。”

  唐朝阳高兴了,“好,好啊,要推广李大川和方舟装潢公司的经验,在报刊媒体上加强宣传!在这种特殊的困难时期,党员干部要起作用,像李大川这样的好党员要树为典型!那个大富豪娱乐城我抽空也去看看,帮你们吆喝两嗓子……”

  这是唐朝阳第一次听说大富豪娱乐城,是黄国秀作为失业工人自救的一个样板工程说的。唐朝阳可没想到,黄国秀这话说过不到十几分钟,大富豪娱乐城着火的噩耗便传了过来。

  要命的是,市长林永强这时候偏偏不在长山,八月十二日晚林永强率着一个招商团去了美国,现在刚到旧金山,上午他还和林永强就卧轨事件通过电话。

  叶子菁后来想,从长山复杂的政治背景考虑,她也许不该这么早又是这么主动地出现在火灾现场。她不是消防队长,而是检察长,身份既特殊又引人注目,必然会招致一些同志的猜忌。在其后的办案过程中,叶子菁不得不一次次婉转地解释:她这决不是存心找谁的麻烦,而是因为巧合,如果那晚她不在陈汉杰家汇报工作,如果陈汉杰没有接到火警电话,如果陈汉杰当时有车,她也许会按部就班等待市委、市政府的通知。相似的情况也发生在常务副省长王长恭身上,如果八月十三日王长恭不到南坪市检查工作,也不可能及时赶过来和唐朝阳、陈汉杰进行这么一次尴尬的会面。

  叶子菁记得很清楚,她和陈汉杰赶到现场不过十分钟,市委书记唐朝阳和公安局长江正流便一前一后匆匆赶到了,来得都比较及时。当时,公安局的警戒线还没组织起来,现场聚着不少围观群众,一片混乱喧嚣。更要命的是,许多消防车被牢牢堵在解放路中段一大片违章建起的临街门面房前,根本无法接近着火的娱乐城,———叶子菁亲眼看到消防支队的一位警官满头大汗,跳着脚四处骂娘,让手下的官兵们在一辆辆消防车前临时接长水龙带。

  陈汉杰和唐朝阳看到这种糟糕情况,脸色都阴沉得吓人,两人和公安局长江正流商量了一下,便通过江正流连着下了几道命令:立即组织警戒线,封锁现场;疏散娱乐城周围建筑物内和在场围观人员,以减少新的伤亡和不必要的损失;用水龙压住火势,尽一切力量救人。对解放路中段那片严重阻碍救火的门面房,二位领导和江正流谁都没提起,也许是在这种紧急情况下来不及提,也许是忽略了。

  叶子菁却没忽略这一事实,以往的办案经验告诉她,这个事实必定会成为将来渎职立案的一条重要线索。因此,副检察长张国靖和陈波带着检察院的几个同志一到现场,叶子菁马上把张国靖和陈波悄悄拉到一边,嘱咐他们对消防车被阻的现场情况进行录像拍照,在不影响救火的前提下,尽可能多搜集一些类似的原始证据。

  就在这时,王长恭的专车到了,几乎是擦着他们的身子开过去的。由于四处是人,车开得挺慢,叶子菁在火光的映照中看到了王长恭熟悉的面孔。就像王长恭对她的过早出现感到惊奇一样,她也感到很意外:这位前长山市长现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怎么这么快就从省城赶过来了?

  三位省市领导面对这场大火到底想了些什么,见面之初又说了些什么,叶子菁都不知道,当时,她离他们谈话的地方———人民商场门口有一定的距离。她只知道了一个基本事实:在二○○一年八月十三日灾难性的夜晚,在大火未熄的第一时间里,对此可能负有领导责任的王长恭、唐朝阳、陈汉杰再次聚到一起了。后来,不是别人,正是王长恭不无震怒的声音把叶子菁吸引到了这三个省市领导身边,让叶子菁目睹了一个难忘的场面。

  王长恭手指颤抖,指着那一大片建到了路面上的门面房,大声责问唐朝阳和陈汉杰:“你们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这些违章建筑怎么还没拆?我在长山做市长时就做过批示的,要拆,拆干净,两年了,怎么就是不执行啊!”

  陈汉杰是侧身站着的,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说话的口气不急不忙,却话里有话:“我说长恭同志啊,你不要这么官僚主义嘛,你看看,这些门面房可都是刚盖起来的啊,最多半年!”声音在这时候明显地提高了,“我刚才还和朝阳说呢,现在我们有些同志,胆子太大,心太黑,要钱不要脸,要钱不要命!”

  唐朝阳也解释说:“是的,是的,长恭同志,今天不是听陈主任说我还不知道,旧的违章建筑拆了,新的违章建筑又盖起来了,有令不止,防不胜防啊!”

  毕竟火情严重,关于门面房的违章占道问题,就议论了这么几句,作风强硬的王长恭没和任何人商量,便对站在一侧的公安局长江正流下了一道命令:“正流同志,调铲车,调推土机,马上调,把这些门面房全给我推了,为消防车让道!”

  江正流应了一声“是,王省长”,转身跑步离去了。

  没想到,就在这时候,陈汉杰转过身子,喊来不远处的叶子菁,指着那排门面房对她说:“你们检察院把这拍下来,立此存照嘛!”

  叶子菁本想说,自己已经安排下去了,可觉得陈汉杰这话有些意味深长,而且王长恭和唐朝阳又黑着脸站在面前,便不动声色地点头应了,像是被动地接受了陈汉杰的指示。不料,正要领命走开,身着检察制服的张国靖和渎职侵权侦查处一个拍照、录像的同志突然出现在面前不远处,弄得叶子菁顿时有些窘迫不安。

  王长恭看到张国靖和那位拍照的检察人员,马上对陈汉杰说,言词中透着明显的讥讽,“老陈,叶检察长敏感得很嘛,哪用得着我们下命令啊!”不无深意地看了叶子菁一眼,“很好嘛,子菁同志,关键时刻就是要有这种敏感性!”

  叶子菁听出了王长恭话中的不满,想解释一下:“王省长,也是巧了……”

  王长恭没让叶子菁说下去,口气严厉地道:“子菁同志,你不要解释了,现在也不是解释的时候!作为检察长,你有你的职责,我们不会干涉,但是,在目前这种紧急情况下,救火救人是第一位的,你们的现场取证决不能干扰救援工作!”

  就说了这么几句,省委书记赵培钧的电话打来了,询问现场救援情况。王长恭挥挥手,让叶子菁走了,自己从秘书小段手里接过手机,口气镇定地向赵培钧书记汇报起来……

  这时,挤在头里的七八辆消防车的水龙头全接通了,加上原已接通的八个消防栓,十几条水龙从几个方向扑向大富豪娱乐城,火势越来越小……

上一篇:02 王副省长赶往长山市

下一篇:04 火是怎么烧起来的?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十五章 国际秩序的展望 - 来自《通往奴役之路》

在所有抑制民主的方法中,联邦制一直是最有效的和最相宜的……联邦制是通过分割统治权力并通过只把某些规定的权利指派给政府而限制和约束统治权力的。它是不仅抑制多数而且也抑制全体人民权力的唯一方法。—— 阿克顿勋爵在任何其它领域里,世界由于放弃19世纪自由主义而付出的代价没有比在开始这种退却的国际关系领域里表现得更为明显。但是,在亲身经历所应当已经给予我们的教训中,我们只吸取了很小的部分。也许与任何其它地方相比,这里所流行的一些有关什么是合适可行的观念仍然会导致与它们许诺适得其反的结果。在新近的……去看看 

第三章 分合的标准 - 来自《统一与分裂》

引言:苏东坡诗云:“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看山如此,我们看中国历史,往往也是如此。   一何为统一   为什么以上计算出来的统一时间要比传统的说法短得多呢?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对统一的解释标准不同,或者说对统一的含义有不同的理解。   “统一”的本义   统一的真正含义是什么?我们不妨追根寻源作一番讨论。   统,原来是指丝的关绪。《淮南子.泰族训》中有这样一段话“茧之性为丝,然非得工女煮以热汤而抽其统纪,则不能成丝。”(茧子是丝构成的,但……去看看 

第十一章 作为道德观念的制度 - 来自《关于国家的哲学理论》

(一)我们的论点的指导思想一直是:某一特定的精神和社会的精神①的关系可以同我们对某一物体的理解和对整个自然界的看法之间的关系相比。就任何一种情况来说,我们都不能不认为前者是后者个性化了的实例。后者似乎必然含有与前者每一特点都相符的普遍原则。我们决不可能完全看清每件事实内部的种种关系以及这些关系之间的联系——如引力的和颜色的各种联系。但是,作为理论家,我们的最终目的是要分析出物质对象的特征,每个特征都应该是某一自然法则的一个实例,而把全部特征归纳到一起就应该是整个自然法则体系的一个实……去看看 

第一章 毛泽东与原中共中央历史上分歧的由来(2) - 来自《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

四 在土地政策方面的分歧 在毛泽东与中共中央的诸多分歧中,有关土地政策方面的分歧占有突出的地位,在1931年11月l至5日于瑞金召开的苏区党的第一次代表大会上,以任弼时为首的中央代表团不指名的批评了毛的有关土地政策方面的主张,从而结束了中央代表团与毛长达半年的密切合作。毛泽东关于土地问题的思想与实践在1927—1931年几经周折,发生过多次变化,其间毛曾一度制定过比中共中央的土地政策还要激进的土地分配方案,又在1930年后适时作出调整,转而采取较为务实的现实主义方针。但是,毛有关土地政策的思想演变过程十分复杂,即便在……去看看 

文化和价值(上) - 来自《文化和价值》

一九一四年  如果听中国人说话,听到的是难以捉摸的咯咯声。懂中文的人却承认这是一种语言。同样,我经常不能察觉一个人的本性。  一九二九年  我还在进行新的哲学探讨,而且被它深深地吸引。这是我不断重复的原因。它将变成新一代的第二本质。重复使他们厌烦,而我感到重复有必要。  好就好在我不轻易受他人影响。  好的比喻重新激起灵感。  为眼睛近视者指引道路是很费力的,因为你不能对他说:“看见十哩外的教堂吗?朝这个方向走。”  和数学相比,没有任何宗教术语承担了滥用抽象符号的罪责。  人的目光具有赋予……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