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 火是怎么烧起来的?

 《国家公诉》

  灾难过后,长山的夜空呈现出原有的祥和平静。那些蹿上夜空的疯狂火舌,伴着火光四处翻滚的浓烟,在烟火中腾起的阵阵水雾一下子全消失了,好像根本就没有存在过。如果不是身在现场,不是亲眼目睹,叶子菁会以为这是幻觉。

  长山市中心最大的也是最高档的一座娱乐城就这样在大火中报销了,霓虹灯下的绚丽辉煌不复存在了,大富豪的夜夜狂欢成了一种记忆。对那些灾难发生前曾流连于此的幸运者来说,记忆应该是美好的;而对灾难之夜死难者们的亲人来说,记忆则是异常沉重的。一场猛烈的大火将大富豪娱乐城变成了一座狰狞的废墟,废墟上一个个焦黑的窗口像一只只血盆大口,把许多无辜的生命吞噬了。

  焦黑的尸体当街摆了一片,一具具尸体还在从大富豪娱乐城的废墟里往外抬,场面情景触目惊心。叶子菁在此前的一生中从没见过这种悲惨的景象:许多尸体被烧得面目全非了,身上的手机、BP机却没烧毁,竟在死者身上响个不停。叶子菁后来才知道,许多死者的身份就是根据这些打来的电话和BP机上的信息搞清的。

  具体的伤亡数字是八月十四日零点四十五分出来的:死亡一百五十四人,轻重伤员六十七人,其中二十六人是市消防支队救火官兵。

  清场完毕,在指挥车前和公安局长江正流、副局长伍成义碰头时,江正流阴沉着脸向叶子菁通报说,死亡人数估计还有进一步增加的可能,三十几名重伤者中只怕还会有人陆续出现在死亡名单上。据江正流和伍成义介绍,经初步辨认,已查明死亡者中有二十三名政府公职人员,涉及到公安、工商、税务等六个部门,其中副处以上干部五人,有一位税务专管员一家三口竟全烧死在大火中了。

  这些情况叶子菁已注意到了,有些尸体确是穿着制服的。印象最深的是一个警官,参加这种高消费娱乐活动不但穿了警服,竟然还佩戴了枪械!叶子菁本想把情况向江正流反映一下,话到嘴边还是咽了回去,现在不是讨论政风警纪的时候。

  江正流愁眉苦脸地说:“这下子麻烦太大了,惊动了长恭省长,够咱们喝一壶的!”

  叶子菁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只惊动了长恭省长?肯定要惊动中央,惊动全国了!”

  江正流叹息道:“是啊,是啊,唐朝阳书记和陈汉杰主任脸都青了!”

  叶子菁这才问:“火是怎么烧起来的?江局,伍局,你们心里有点数了么?”

  江正流看了看副局长伍成义,伍成义皱着眉头道:“现在谁敢说有数?不过,我已经安排人手紧急排查了。目前说法比较多,有的说是电线短路引起的,有的说是顾客抽烟时乱扔烟头引起的,还有人说是坏人放火,反正什么说法都有!”

  叶子菁提醒道:“不论有多少说法,事实只有一个,火烧起来了,而且伤亡十分惨重。这把火怎么会一下子烧得这么大?有没有渎职问题?消防法规他们是怎么执行的?”指着面前一片狼藉的路面,“这些占道的门面房又是怎么回事?都是哪家的?哪个部门批准他们盖的?如果不是消防通道被堵,伤亡不会这么严重啊!”

  江正流说:“这个情况我和老伍注意到了,叶检,我同意你的判断,这里面肯定有严重的渎职问题!就算有人故意放火,渎职这一条也逃不掉!”停顿了一下,又说,“据初步了解,占道门面房是大富豪老板苏阿福盖的,是不是有哪个部门批过还不清楚。”

  副检察长张国靖插上来道:“叶检,我们还发现了一些线索,大富豪娱乐城根本没有营业执照,没有文化娱乐经营许可证,也没有消防检查合格证,基本上可以断定是违法经营,而且,在公共场所的治安管理上也有很严重的漏洞。”

  叶子菁看着张国靖,有些吃惊,“这个苏阿福胆子怎么这么大?”

  江正流也不太相信,看了看张国靖,又看了看伍成义,狐疑地问:“张检,伍局,你们到底搞清楚了没有?啊?这么大的火,有些证照是不是被烧掉了?”

  伍成义汇报说:“江局,不是这种情况,火并没烧到苏阿福的办公室,起火时办公室锁着门,我们和张检他们砸开门,仔细检查了现场,还拍了不少照片。”

  江正流仍不相信,惊问道:“那么……那么,苏阿福又是怎么烧死的呢?”

  张国靖回答说:“苏阿福死在豪华包间巴黎厅,估计是在陪什么重要客人。”

  叶子菁这才知道身为大富豪娱乐城老板的苏阿福竟然也烧死在这场大火中了!

  “八一三”特大火灾案从一开始就显现出了前所未有的办案难度,且不说长山市复杂的政治背景和省市领导的微妙态度,就苏阿福的死已经够让她为难的了。

  苏阿福不是一般人物,是长山市著名民营企业家,省政协委员,社会关系极为复杂。这场造成重大伤亡的大火和已经初步暴露出来的渎职问题估计都与此人有关。敢于这么无照经营,占道大盖违章建筑,权钱交易的情况估计是免不了的,这场灾难背后的腐败现象肯定会十分严重,不知会涉及到什么人,涉及到多少人。但这个关键人物一死,很多事情就难查了,许多秘密也许将会成为永远的秘密……

  这时,一个公安人员急急地过来了,俯着耳畔悄悄向江正流汇报了几句什么,江正流一愣,呆不住了,匆匆结束了这次碰头,“叶检,先这么说吧,我得去处理点急事!接下来是咱们公安、检察两家的事了,我们就好好配合,及时通气吧!”

  叶子菁嘴上应着,心里仍想着死去的苏阿福,甚至想到:会不会有什么人为了掩饰自己的某种秘密,故意放火烧死苏阿福?关于放火的说法,叶子菁一到现场就听到了,江正流刚才也提到了,不过,目前看来还没有什么事实根据。再说,就算什么人要对苏阿福搞杀人灭口,也未必采取这种极端的办法,伤害这么多无辜啊!

  江正流走后,叶子菁让伍成义和张国靖引着,去察看苏阿福的尸体。

  苏阿福的尸体显然是受到了某种特殊关照,单独摆在娱乐城车库里的,旁边还有两个公安人员临时守护着。尸体的上体部分已经大部烧焦了,整个脑袋像个黑糊糊的大炭球,五官难以辨认。叶子菁过去在一些公共场合见过苏阿福几面,也在报纸、电视上看过苏阿福的形象,现在却一点印象也没有了,于是,便指着尸体问张国靖和伍成义:“张检,伍局,你们怎么断定他就是苏阿福?会不会搞错啊?”

  张国靖说:“不会搞错,我们在他裤子口袋里发现了一串钥匙,全是他办公室和他家门上的,还有他的奔驰车,我们的同志已经试开过了。苏阿福的老婆也证实,大火烧起来时,苏阿福在巴黎厅,正招待两个北京客人,她和他通过电话。”

  伍成义补充说:“两个北京客人也烧死了,三具尸体都在巴黎厅,苏阿福和一个客人的尸体在门口,另一个客人在房内,现场我们录了像,随时可以调看。”

  叶子菁一怔,提醒道:“这个录像一定要注意严格保密,还有苏阿福的死,暂时也不要透露出去!现在看来,这个案子可能会比较复杂,如果大家知道苏阿福已经死了,涉嫌受贿渎职的问题很可能查不下去,有些人就要一推二六五了!”

  伍成义道:“叶检,这个问题我已经想到了,也向江局长汇报过了。”

  叶子菁不经意地问了一句:“哦,正流同志是什么意见?”

  伍成义道:“江局长不但同意了,还特别交待,先不要把苏阿福列入死亡名单,暂时放在重伤名单上,对外一律说苏阿福没有生命危险,正在抢救。”

  叶子菁明白了,“这么说,死亡人数实际上已经是一百五十五人了?”

  伍成义说:“是的,是的,叶检,这事咱们两家恐怕也得统一一下口径!”

  叶子菁点了点头,“好吧!还像过去一样密切配合吧!你们江局长说得对,下面是咱们两家的事了,这么大的火灾,死了这么多人,不彻底搞清楚不行啊!”

  这时,叶子菁的手机响了起来,市委通知叶子菁立即赶到街对面人民商场四楼小会议室参加市委、市政府召开的紧急会议。叶子菁不敢怠慢,吩咐副检察长张国靖和已在现场的检察干部继续配合公安部门进行现场取证,自己急忙走了。

  从大富豪娱乐城出来,踏着满是积水的解放路赶往人民商场时,破产丈夫黄国秀突然来了个电话,开口就问:“怎么回事,子菁?听说烧死了一百五十多人?”

  叶子菁没好气地道:“也不看看几点了,好好睡你的觉,没你的事!”

  黄国秀也没啥好声气:“我睡什么睡?方舟装潢公司的李大川在咱家坐着呢,正和我说情况,方舟总公司第三施工队的人被抓走了两个,说是涉嫌放火……”

上一篇:03 尴尬的会面

下一篇:05 叶子菁的心沉了下去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十三章 - 来自《骗官》

走过那片草坪,有一条清澈的小溪。要是在其他地方,这里的草坪和小溪早就被高大的建筑取代了,但这里是高干宿舍,高干们决策要替自己着想,于是就在这里留出了这片草坪和小溪,供自己和家人们闲来欣赏。小溪中间有一块较深的水塘,可以供人洗衣物。毛得富经过小溪时,脖子一歪,就看见了一个人影在月光中轻轻地晃动。那是一个很优美的影子,毛得富觉得很可能是个美女。在想象力的牵引下,毛得富来到了水塘边,装作洗手的样子,观察了一下。嘿,果真是个美女。旁边的一盏定时路灯忽然亮了,毛得富就把她看得更清楚了。眼前的姑娘不到二十岁,打扮很普通……去看看 

一、四个阶级的联盟 - 来自《斯大林与中国革命》

斯大林对中国革命的政策,是建筑在"四个阶级联盟"这一理论之上的。下面,是在柏林出版的流亡孟什维克[1]派机关报对这种政策的赞扬:    「四月十日(一九二七年)马丁诺夫[2]在「真理报」上,极有力地并且……十分"孟什维克"式地,论证了官方立场的正确。就是说,确认了保持四个阶级联盟的必要;确认不要急于打倒联合政府,因为在这个政府里,工人正与大资产阶级坐在一起主持工作;确认不能过早地把「实现社会主义」的任务放在联合政府的面前。」(「社会主义报道」第八号第四页,一九二七年四月二十三日。)   与资产阶级联盟的政策,究竟像个什……去看看 

9-1 “照妖镜”之谜 - 来自《十大元帅之谜》

罗荣桓的方脸上,戴着一副深度的近视镜。大家对此有很多的议论。有人说,那是望远镜,因为他看得远,深谋远虑;有人则说,那是个显微镜,因为他能看到肉眼看不到的东西,能从现象看到本质,全面看问题;还有人说,那是副照妖镜,因为他能识破伪装的东西,能看穿打扮成美女的妖魔鬼怪。   1.1 水野清是人是鬼   1941年冬,5万日军“扫荡”山东沂蒙山的时候,我军在济南的地下工作人员,从日本谋略部(日本高级特务机关)弄到一份绝密情报,日军的兵力部署,部队番号,长官姓名,重武器数目,出发时间,进攻路线……都写得很详细。   这份情报,和我军从各方面收集到……去看看 

在精神王国里漫游 - 来自《纯粹人格》

一、被学生奉若神明  由于拿破仑的军队侵占了耶拿,大学停课了。黑格尔不得不寻找自己应当致力的新事业。然而在耶拿大学的黑格尔经常陷入沉思, 显得超脱而宁静。  什么事情也搅扰不了他。  他有一群学生,是忠诚的追随者,对老师奉若神明。  “对老师的每一句话都如饥似渴地洗耳恭听,并加以解释,探索每个字所包含的意义。有个学生要到维尔茨堡去,黑格尔说,他在 那有个朋友(指谢林)。于是问题马上来了:‘朋友’一词究竟应当按照何种意义来解释?是通常意义,还是别有深意“?  一位学生对老师的仪表作了如下……去看看 

第20章 特兰斯凯“独立” - 来自《南非斗士曼德拉》

·用心险恶的班图斯坦计划   ·政府的第一次试探:司法部长会见曼德拉   ·“分别发展”的骗局   ·“独立”闹剧   ·马坦齐马的政治哲学   ·“独立”的后果   ·塞克斯瓦尔的最后证词   1976年10月26日,在特兰斯凯的首府乌姆塔塔正在举行一种特别的仪式,在特兰斯凯的“国歌”声中,特兰斯凯的“国旗”冉冉升起,作为黑人家园的特兰斯凯正式宣布“独立”。出席“独立”仪式的有“国家元首”大酋长博塔·西科,“总理兼国防部长”凯泽·达利翁加·马坦齐马,“外交部长”迪格毕·科雅那,“司法部长”乔治·马坦齐马……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