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 查铁柱悔罪

 《国家公诉》

  江正流代表公安局第一个表态,“王省长,唐书记,我们公安局听省委、市委的招呼,在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都坚决按省委、市委指示办事,不打折扣!”

  法院院长洪文静也跟着表了态,“党领导一切嘛,这没啥好说的!王省长,唐书记,我们法院肯定听省委、市委的招呼!”似乎言犹未尽,看了叶子菁一眼,“可关键得看检察院将来怎么起诉,检察院怎么起诉我们就怎么判嘛!”

  王长恭、唐朝阳、陈汉杰和所有与会者的目光都集中到了叶子菁身上。

  叶子菁觉得这态不好表,党的领导是政治领导,省委也好,市委也好,都不应该干涉具体案件的侦查审理,这其实是个谁都知道的基本常识。于是,便斟词酌句道:“王省长,唐书记,我们检察院一定坚定不移地认真贯彻落实省委、市委的指示精神,一定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把这桩影响重大的案子办好,不枉不纵,对死难者亲属和全社会做出法律交待!”

  唐朝阳显然听出了叶子菁表态的微妙之处,冲着叶子菁点点头说:“好,子菁同志,你有这个态度就好,市委不会对具体案情做什么指示,更不会以权代法,干涉影响你们办案。不过,其他方面的影响可能还会有,比如,你丈夫黄国秀同志,今天早上就把电话打到我这里来了,为方舟装潢公司打保票。我没什么客气的,和他说了,这个保票你黄书记最好不要打,让我们的公安检察机关依法去办!”

  叶子菁这才知道,这个破产丈夫竟然把电话打到市委书记唐朝阳那里去了!

  唐朝阳继续说:“所以,我说啊,现在依法治国还不那么尽如人意,问题是多方面的,这有权与法的问题,以权代法,以权压法!可也有情与法,理与法的问题!我不否认矿务集团破产领导小组组长黄国秀是个好同志,对破产煤矿的工人同志有很深的感情,可这种感情决不能影响到我们办案,影响到我们公正执法!”

  叶子菁一时间浑身燥热,不无窘迫地道:“唐书记,您说得对,这个问题我一定会特别注意!”继而,说起了正题,“火灾的直接原因要进一步查清楚,另外,对涉嫌渎职这方面的线索恐怕也得马上查,如果行动迟缓,也许会给涉嫌渎职的犯罪分子造成串供和脱罪的机会。现场情况证明,渎职问题不但存在,后果还很严重!比如说,苏阿福盖到路面上的那片门面房,比如说大富豪的无照经营……”

  唐朝阳挥了挥手,打断了叶子菁的话头,“子菁同志,这些都不必细说了,你们公检法三家就依法去办吧!下面,我就代表市委、市政府讲几点精神……”

  唐朝阳代表市委、市政府做指示时,叶子菁走了神,眼前又现出昨夜那场划破夜空的熊熊大火,心里既焦虑又紧张。省委、市委面临的压力,其实也是她和江正流面临的压力。不管带不带主观情绪,做不做定论,查铁柱和周培成都有放火之嫌。要提醒一下江正流,请伍成义和公安局的同志们查清以下一些问题:周培成这半小时到底干什么去了?他说他在知春路口和一位老人吵架,谁能证明呢?三楼仓库着火时,身在四楼的查铁柱是不是真发现不了?恐怕要做一下侦查实验……

  新的证据次日上午出来了:据知春路执勤交警和两个报亭摊贩证明,八月十三日晚上八时至九时,知春路口没发生任何交通纠纷,更没见到一个骑三轮车的中年人和一个什么老人吵架。而大富豪现场的侦查实验则表明:三楼大火烧起来时,身处四楼的人的确看不到,原因很简单,娱乐城前厅没有任何窗子,除非火势大到足以从楼梯口蹿上来。

  “……不过,这并不能说明查铁柱就没有放火的可能!”江正流和叶子菁碰头通报情况时说,“叶检,我请你注意一个重要事实,查铁柱不是偶然到大富豪娱乐城去一次,临时焊了这一次电焊,他是负责大富豪装潢的施工队长,在那里干了半年活,对这座楼的结构应该很熟悉,完全可能利用这一点制造失火假象!”

  叶子菁仍很谨慎,“江局,我看还不能认定,这还是我们的主观推测嘛!”

  江正流有些恼火了,“叶检,王省长、唐书记一直在盯着咱们啊,都等着要结果,你怎么还这么婆婆妈妈的?这么大的案子,这么多的疑点,先把这两个家伙以放火罪逮捕再说嘛,一百五十多条人命啊,保证冤不了他们!”

  叶子菁不为所动,忧心忡忡说:“江局啊,放火和失火可是性质完全不同的两回事啊!失火最高刑期七年,放火可是要判死刑的,不能不慎重啊,我们不但有个对上级领导负责的问题,更有个对事实和法律负责的问题嘛!”

  江正流不好再说什么了,亲自跑到看守所主持了对查铁柱的又一次审讯。

  让叶子菁和检察院的同志都没想到的是,就在当天下午案情出现了重大突破:查铁柱终于悔罪了,承认是他故意放火。现场取证也有了新收获,三楼仓库发现了汽油燃烧的残余成分。对查铁柱的审讯结束后,江正流和公安局的同志带着最新的审讯笔录和相关立案材料,再次找到叶子菁,要求检察院马上对查铁柱和周培成以涉嫌放火罪正式逮捕。为了证明没上手段,还带来了一盘审讯录像带。

  这是叶子菁第一次看到查铁柱,尽管是在录像上。根据案卷记载,知道这个中年人是黄国秀过去在南二矿任党委书记时的一个部下,矿山救护队队长,现在则是一个具有强烈反社会情绪的放火嫌疑人。

  查铁柱精神几近崩溃,在审讯过程中一直泪流满面,不断悔罪,说是自己罪大恶极,说是他恨死了大富豪的苏阿福,就故意放火。据查铁柱供认:到大富豪娱乐城放火,他是蓄谋已久的,不过,事前事后都没有和任何人说起过。他是施工队长,二十万工程尾款要不回来是他的责任,所以,八月十三日晚上,他才以烧电焊为掩护,故意让大富豪娱乐城烧了起来,其后的救火完全是演戏。

  录像带上的江正流问:“……那么,查铁柱,你为什么要演这个戏呢?”

  查铁柱说:“不是歌唱家刘艳玲上……上来了吗?后来还有我们施工队的老周,周培成,他们都……都看见三楼仓库着火了,我……我不假装救火不行啊!”

  江正流问:“怎么这么巧呢?偏偏在大火烧起来的时候,周培成也到了?还有,你为什么让周培成不要承认到过现场?出于什么目的?放火的事都承认了,还有什么好怕的?把周培成的情况也给我们说说清楚!”

  查铁柱号啕大哭起来,一把把抹着鼻涕,“真……真没有周培成的事啊,我……我不能说假话啊!要……要毙你们毙我!我认罪服法,认……认罪服法!”

  江正流说:“查铁柱,我再问你,你在烧电焊之前,有没有往仓库里浇过汽油或者其他燃烧物?”

  对这个关键问题,查铁柱当场否认了,“没有,这……这没有……”

  江正流直截了当地追问:“那么,周培成呢?有没有可能这么干?”

  叶子菁注意到,这时候录像上的查铁柱像疯了似的,直着脖子叫了起来,“没有,我……我说过,没……没周培成的事!你……你们就当……就当是我泼了汽油吧,枪毙我吧,我什……什么罪都认,反正,反正我……我是不想活了……”

  很明显,江正流和公安局在汽油这一细节上有诱供嫌疑,录像上一清二楚。

  好在报捕材料上这一细节没有作为证据列出,叶子菁和检察院的同志也就没有就此提出质疑。

  不过,在公安局报送的材料上,周培成的罪名仍是涉嫌放火。

  叶子菁和负责批捕工作的副检察长张国靖琢磨了一下,觉得不妥。张国靖便以商量的口气对江正流说:“江局,周培成现在以放火立案不合适吧?此人虽有放火嫌疑,但他自己既没承认,又没人证物证,将来如果不能以放火罪提起公诉,我们就被动了!最好还是以伪证罪先立案吧,你们看呢?”

  江正流和公安局的同志也没再多坚持,事情就这么定了下来。

  八月十五日晚上,经长山市人民检察院批准,查铁柱以涉嫌放火、妨碍司法作证两项罪名被正式逮捕立案,周培成以涉嫌伪证罪被同时批准逮捕。妨碍司法作证的水电工刘金水,因最终帮助公安机关认定了事实,履行了自己的作证义务,传讯后被监视居住。负有法人责任的方舟装潢公司总经理李大川也被监视居住,随时听候有关执法部门的传唤。

上一篇:08 疑点与弦外之音

下一篇:10 公安局长证实苏阿福也被烧死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抗大的普通一兵 - 来自《陈毅传奇》

“新四军要在盐城创办抗大啦!”这一喜讯像春风,迅速吹遍苏北平原。   流落街头的孤儿陈功听到消息后,高兴得三天三夜未合上眼:“抗大既能读书识字,又能打日本鬼子,真好极了。”   一天,他洗干净破衣衫,摔掉讨饭碗,半夜起身兴高采烈往盐城报考抗大,可是两天下来,他连名也未报上。原来,抗大明文规定,报名者必须具备初中以上文化。陈功书房门未进过,连扁担长的一字也认不识,又怎能上抗大呢?   这天,正巧,陈毅来了解报名情况。他见陈功鼓着嘴,倚在墙上,一副不服气的样子,就上前询问。陈功满脸沮丧,气鼓鼓地说:“他们不让我报名上学打鬼子。……去看看 

第三章 论知识和概然推断(一) - 来自《人性论(第一卷 论知性)》

第一节 论知识  有七种[1]不同的哲学关系,即类似、同一、时间和空间关系、数量或数的比例、任何性质的程度、相反和因果关系。这些关系可以分为两类:一类完全决定于我们所比较的各个观念,一类是可以不经过观念的任何变化而变化的。我们是从一个三角形的观念、发现它的三个角等于两个直角的这样一种关系;只要我们的观念不变,这种关系也就不变。相反,两个物体间的接近和远隔的关系,可以仅仅由于它们的位置的改变而有所变化,并不需要对象自身或它们的观念有所变化;这种位置决定于心灵所不能预见的千百种不同的偶然事件。同一关……去看看 

28 漫长的隧道(Ⅰ) - 来自《九死一生》

一   1964年4月23日午前,我被送进监狱的时候,在大院东边的一排平房里,被交给一 个龇着虎牙的三十左右的人。他板着脸,命我掏出身上所带的一切,让他一一检查、登 记并收存,然后再叫我抹下手上的手表。我说早卖掉了,贴补老家了。   “那就算了!”他说。   后来才知道,他是个因为贪污而被劳教的分子,比我早进来两年,和劳教所的队长 们搞熟了,在这儿帮助管理其他劳教分子的零花钱等等,于是他就在不知其底细的人面 前俨然以管教干部自居。   过了这道关,有人带着我走过一溜窑洞,来到一座三层红砖楼房底层紧挨门口的一 间大房间。房……去看看 

第10章 贸易自由化真的是洪水猛兽? - 来自《自由主义入门》

在中国接近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之际,讨论一下这个问题是有意义的。  人们对两年前的东南亚金融危机和俄罗斯、巴西的金融动荡记忆犹新,关于这些金融动荡的根本原因,目前学术界仍没有定论。诸如马哈蒂尔等亚洲价值观的鼓吹者坚持这危机是西方金融投机分子的阴谋,而西方和中国很多学者则认为危机的爆发与这些国家内部蕴涵的结构性和体制性问题有关。由这一危机所引发的强化国际金融投机的监管以至建立国际经济新秩序的讨论,随着危机国家迅速恢复,渐渐地已经听不到了,不过,许多人对全球经济金融自由化(另一种表现形式就是一体化)仍疑……去看看 

爱弥儿 5-8 第八节 - 来自《爱弥儿》

余以一日之功而建塔尔斯与昂其耳二城,而今余身故矣。     据你看,哪一个墓碑的意味深长?我们的碑文,尽管洋洋洒洒地写了一大堆,其实是只适宜于用来吹捧小人的。古代的人是按照人的本来的面目来描写他们的,因此可以看得出他们确实是人。色诺芬在追忆万人大撤退中被奸细出卖而牺牲的几个战士时,称赞他们说:“他们死了,但在战争和友爱中没有留下任何的污点。”这就是他所说的话。不过,请你想一想,在如此简短的一句赞辞中,作者的心中是充满了什么感情。谁要是看不出它的美来,谁就太可怜了!     在赛莫庇勒的一个石碑上刻着这么一……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