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公安局长证实苏阿福也被烧死

 《国家公诉》

  王长恭在“八一三”大火案发生后的三天中没有离开过长山一步,没睡过一个囫囵觉。

  八月十六日下午,根据中央和国务院领导的最新指示精神,省委召开专题研究“八一三”大火的省委常委会,王长恭才拖着疲惫不堪的身子准备离去。临走前还是不太放心,又把公安局长江正流和检察长叶子菁找去,听取最新的案情汇报。

  协调小组的同志走后,王长恭就着这个话题先说了几句,情绪明显不佳,“稳定压倒一切,先花钱消灾吧!这几天重伤员又过去了两个,死亡人数达到了一百五十六人,他们的直系亲属,亲朋好友起码上千号人,必须考虑他们的情绪!决不能让他们跑到省城、北京去群访告状,这个意见我还要在省委常委会上说的!”

  叶子菁和江正流点头应和着,并没就这个话题深谈下去,———他们一个是公安局长,一个是检察长,职责是办案,死难者的善后处理不是他们分工负责的事。

  王长恭挥挥手,“好吧,你们把案子的最新进展情况说说吧!”

  江正流把查铁柱招认的放火事实和立案情况说了一下,坚持认为周培成也有参与放火的嫌疑,“———不过,对周培成目前还没有以涉嫌放火立案,而是以伪证罪立的案,检察院比较谨慎,认为这样做可能比较稳妥。”

  王长恭当即说:“谨慎稳妥是对的,以免将来造成被动嘛!办案权在我们手上,周培成现在也在我们的掌握控制下,以后查实有放火证据再以放火罪立案起诉也不迟!”话头一转,却又道,“但是,子菁同志,这个案子还是要抓紧啊!”

  叶子菁汇报说:“王省长,这个案子我们一直抓得很紧,现在我们的同志全集中到西郊宾馆日夜办公了,今天在会上我和大家说了两点:一是要特事特办,二是要依法立案定案。江局长这边的侦查工作我们一直在积极配合,该立案的立案了,该批捕的也批捕了,省检察院那边也很重视,要求我们市院一天一报。”

  王长恭脸上的表情舒缓了一些,他揉着困涩的眼皮说:“好,好,看来你们公安检察两家合作得不错,这就好!不瞒你们说,我有些担心啊,怕有些同志在这种时候不顾大局,有意无意地给省委、市委添乱。”

  叶子菁心中一紧,马上想到了老领导陈汉杰,以及陈汉杰在这场火灾案发生后的一系列出人意料之外的表现,觉得王长恭这话决不是泛泛而谈,而是实有所指的,既是指变相打横炮的陈汉杰,只怕也是在指她,———她毕竟是陈汉杰任市委书记时提上来的检察长,在王长恭和长山市一些干部群众眼里是陈汉杰的人。

  王长恭点到为止,没再说下去,“正流,子菁同志,你们一定要清楚,目前我们要抓的重点就是两件事,一是妥善处理死难者的赔偿抚恤问题,二是从重从快把这个案子依法办掉,平息广大死难者家属的愤怒情绪!现在社会上传说很多,许多市民好像知道是放火了,纷纷要求严惩凶手,所以,子菁同志啊,你们检察院不能按部就班啊,要特事特办,对放火犯罪分子尽快起诉!”

  江正流赶紧辩解:“社会上的传闻估计也是猜测,放火的说法早就有了!”

  王长恭不悦地看了江正流一眼,“猜测?猜测得这么准啊?你们一定要有政治警惕性,要及时发现反馈有关本案的动向和情况,力争牢牢掌握办案主动权!”

  让叶子菁没想到的是,接下来,王长恭话头一转,过问起了具体案情:“怎么听说大富豪娱乐城的老板,就是那个,啊,苏什么福也被这把火烧死了?三天过去了,这么重要的情况怎么都不汇报啊?正流同志,子菁同志,你们倒说说看!”

  叶子菁觉得自己不便说,怎么解释只怕都解释不清,便把目光投向江正流。

  江正流到底是王长恭一手提起来的干部,对这种带有明显不满的质疑根本没当回事,笑着解释说:“王省长,这您可别误会,我们这三天的重点不是放在查铁柱、周培成这些直接肇事者身上吗?渎职那一块没怎么顾得上,所以,我和叶检他们商量了一下,决定对苏阿福的死暂时保密,这不是担心查渎职时碰到障碍嘛!”

  王长恭盯着江正流,“这个苏阿福是不是真死了?确凿吗?”

  江正流道:“不假,真是烧死了,我和叶检都亲自查看过尸体。”

  叶子菁也证实说:“是的,王省长,这一点我们决不会搞错的!”

  王长恭略一沉思,“这件事还是要汇报,你们要尽快向市委汇报一下!”又指示说,“渎职问题也要一查到底,没有渎职问题放火后果不会这么严重!”

  叶子菁适时地汇报说:“王省长,对渎职这一块,我们已经在查了,第一批六个犯罪嫌疑人已经立案拘留,就是昨天的事,估计马上还要拘几个。”

  看来王长恭还比较满意,“这就好啊!子菁同志,你是检察长,一定要发挥好检察部门的法律监督和查办职务犯罪的职能作用,彻查严办造成放火后果的责任人,和相关管理部门的渎职犯罪人员,在这方面也要给人民群众一个满意的交待!”

  叶子菁苦笑道:“王省长,这类案子比较棘手哩,可不像直接起火原因那么好查,我们的动作不能说不迅速,可还是出现了串供、涂改、假造证据的现象……”

  王长恭说:“对那些涂改证据,弄虚作假,抗拒查处的,可以考虑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从重处理!不过,子菁同志,我也要提醒你一点,可能你心里也有数,长山的干部队伍情况比较复杂,历史上有些恩恩怨怨,你这个检察长就要注意了,决不能带着主观情绪办案,更不能搞得人人自危,人心惶惶,一定要就事论事啊!”

  这既是提醒,也是警告,明白无误的警告。

  叶子菁想了想,诚恳地表明了态度:“王省长,如果有一天,您和省委发现我背离党纪国法另搞一套,可以考虑把我撤换下来,我决不会有什么怨言,真的!”

  王长恭和气地笑了,“子菁同志,言重了吧?”又亲切地说,“替我带个话给老陈吧,请他一定不要这么激动,长山出了这么大的事,谁的脸面都不好看嘛!仅仅是让我和唐朝阳难堪啊?他老陈就不难堪?过去他是市委书记,现在还是市人大主任,就没有一点责任啊?我就承认有领导责任嘛,这几天见了谁都检讨!”

  很明显,王长恭是把叶子菁当作陈汉杰的代言人了,这番话说过以后,没等叶子菁搭什么话,又让秘书小段拿出两小罐茶叶,放到叶子菁面前,“子菁同志,这是浙江省党政代表团上月来我省访问时送的新龙井,我一直给老陈留着呢,你替我带给老陈吧!请他一定多注意身体,少为一些无聊的小事生闷气!”

  叶子菁心里很不自在,却又没法不应,只得把茶叶收到了自己的手提包里。

  让叶子菁没想到的是,王长恭又不无严厉地批评起了江正流,“正流同志,你是怎么回事啊?啊?怎么突然盯上陈小沐了?陈小沐涉什么黑呀?你们的同志究竟掌握了什么证据啊?传得一塌糊涂,难怪老陈对你们公安局意见这么大!”

  江正流显然没有思想准备,怔了一下,慌忙汇报说:“王省长,陈小沐真有涉黑问题啊,在复兴路上开了个小沐饭店,和一些不三不四的人混在一起,欺行霸市,还发生了刀子捅人事件,受害者现在还在医院躺着呢,不抓真不行啊!”

  王长恭不悦地说:“打架斗殴嘛!不是已经拘留几天了吗?赶快放掉吧!”

  江正流似乎挺为难,“王省长,这……这恐怕不行,人家受害者不答应啊!”并看了叶子菁一眼,“叶检正好也在这里,我就实话实说,这恐怕要立案起诉的……”

  王长恭脸上挂不住了,看了看江正流,又看了看叶子菁,“立案起诉?子菁同志,你们当真起诉啊?你叶子菁又怎么去面对老陈啊?”

  叶子菁不知案情内幕,含糊道:“王省长,这案子不是还没移送过来嘛!”

  王长恭冲着江正流脸一拉,“那就不要移送了,你们公安局做做工作,让陈小沐他们多赔点钱,请受害者撤诉!这个陈小沐我知道,一直让老陈头痛得要命!”

  江正流不敢再坚持了,苦着脸道:“好吧,王省长,我们尽量做工作吧!”

  临走,王长恭又加重语气指示说,严重危害社会公共安全的犯罪分子是任何国家任何社会制度都不能容忍的,对放火的查铁柱,要尽快起诉,早杀快杀公开杀!

  王长恭这一连三个“杀”字,给叶子菁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上一篇:09 查铁柱悔罪

下一篇:11 陈汉杰语出惊人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论三个世界 - 来自《通过知识获得解放》

Three Worlds   Ⅰ   在本讲座中,我打算向那些赞同一元论甚至二元论宇宙观的人们提出挑战,并提出多元论的观点。我将提出至少三个不同的但相互作用的亚宇宙的宇宙观。   首先有由物质客体、由石头和星球、由植物和动物、由辐射线和其他形式的物理能量构成的世界。我将把这个物质世界称为“世界1”。   如果想这样做,我们可以把物质的世界1再分为无生命物质客体的世界和生物世界即生物客体的世界;尽管我们要冒区分不明的风险。   其次,有内心的或心理的世界,我们的痛苦与愉快的感觉,我们的思想、我们的决定、我们的……去看看 

“联动”的骚乱说明了什么? - 来自《遇罗克》

阶级斗争的必然产物   不容辩驳的事实证明了,这一小撮处于贵族地位,具有卑鄙污浊的灵魂的高干子弟,是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的宠儿,是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标准选民。   正是这一小撮人,在“评《出身论》”中散布流言蜚语,杜撰最高指示,造成一片假象,好像复辟力量的继承人不是他们,而是出身不好的青年。故说什么“反动剥削家庭出身的人即使非常积极,也要拼命看他们的实质。”“不管是真积极还是假积极,革命的重担反正不能落在他们身上。”言外之意,重担他们是挑定了。这显然是违抗毛主席提出的五项接班人条件的。我们不能不指出,哪些……去看看 

忏悔录 卷十一 - 来自《忏悔录(奥古斯丁)》

一     主啊,永恒既属于你有,你岂有不预知我对你所说的话吗?你岂随时间而才看到时间中发生的事情?那末我何必向你诉说这么一大堆琐事?当然这不是为了使你因我而知道这些事,而是为了激发我和读我书的人们的热情,使我们都说:“主,你是伟大的,你应受一切赞美。”①我已经说过,我还要说:我是由于喜爱你的爱所以才如此做。我们也祈祷,而真理说:“你们求你们的父亲之前,他已知道你们的需要。”②因此,向你诉说我们的忧患和你对待我们的慈爱,是为了向你披露我们的衷情,求你彻底解救我们——因为你已开始解救我们——使我们摆脱自身的烦恼,在……去看看 

第七十八篇 司法部门 - 来自《联邦党人文集》

原载1788年纽约麦克莱恩版第七十八篇(汉密尔顿)致纽约州人民:我们现在进而就拟议中政府的司法部门加以探讨。建立联邦法院的作用及其必要性,在揭露现行邦联制度的弱点时已经明确指出。建立司法机构,在概念上既无异议,可不再加陈述。曾经提出的问题只限于其组成方式与其权限等方面,我们的考察亦将仅限于此。关于其组成方式似可包括以下几个问题:一、法官的任命办法;二、法官的任职期限;三、各级法院的司法权划分与彼此间的关系。一、关于法官的任命办法,与一般联邦官员的任命办法相同,已在前两篇文章中作过详细讨论,此处勿庸赘述。二……去看看 

第七章 李贽——自相冲突的哲学家(下) - 来自《万历十五年》

心学的发展在明代进入高潮。由于王阳明的创造发挥,这种思想已经形成一个完整的系统。王阳明原来也属于朱熹的信徒,据他自己说,他曾经按照朱熹钓方法格物,坐在竹子之前冥思苦想。但是格来格去,始终没有格出一个所以然,自已反而为此病倒。这个故事反映了他相信物质之理和道德之理相通,但是他没有接受理学的类比方法。既然此路不通,他就另辟蹊径,最后终于悟出一个道理,即宇宙间各种事物的“有”,完全出于个人心理上的反映,比如花开花落,如果不被人所看见,花就与心“同归于寂”。所谓天理,就是先天存在于各人心中的、最高尚的原则。忠孝是……去看看